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6 08:12:15
  1. 愛閱小說
  2. 仙俠
  3. 仙路情天
  4. 第二章、噴火

第二章、噴火

更新于:2018-03-18 20:27:19 字數:2262

  “你來當姑娘,你兒子來當小相公嗎?怎么這就走了?還沒接一個客人呢?你以為我的衣服和脂粉不花錢?”謝三娘走近陳瀟母子身后,冷聲笑道。

  陳小憐本來萬分羞愧,不想讓兒子聽到任何這方面的事,可是還是避免不了,母親的保護兒子的本性讓她硬起了頭皮道:“那……三娘,你把我的衣服拿來吧,我把這裙子脫下來還給你,我們就兩不相欠了。真是對不起,我兒子不讓我做,我要跟兒子回家!”說罷,她可憐巴巴地看著謝三娘。

  說到兒子,陳小憐又是一陣酸楚,又看到兩個黑衣男子獰笑的表情,她更加害怕起來,又趕緊加上一句:“我兒子只有十二歲,他啥都不懂,兩位爺不要跟他一般見識。”

  謝三娘哈哈笑了起來,“我這裙子是從揚州二十四橋吳家鋪子買來的,一條兩千個大錢呢,而且是每個姑娘一身,我的女兒們脾氣都大得很,絕不會穿別的女人穿過的裙子,給你兩條路!”她笑了一聲,又道:“要么你給我兩千個通寶,要么你在這里無償做上半年姑娘,自己選吧!”

  “啊……兩千個通寶!”陳小憐自己打上一年的魚都賣不了一千個大錢,她不禁悔恨起來,自己上當了,被訛上了。

  想到謝三娘做官的兄弟,她更加害怕,不禁緊緊抓住了兒子的手,手心都出汗了。

  陳瀟感到了娘親的眼中害怕的神色,輕輕捏了一下娘親的手,然后回頭惡狠狠地瞪了瞪謝三娘和那兩個男子,“你們都去死!”

  說罷他對母親道:“娘,我們走。有兒子在,不用怕!”說著他拽著母親扭頭就走,那種千萬人吾往矣的勁頭,倒是讓陳小憐懸著的心定了一定。

  “哈哈哈!”隨著一聲大笑,陳瀟感覺肩頭被人抓住了,更讓他生氣的是另一個男子竟然伸手要去抓娘親!

  “滾!”陳瀟猛力一推那個男子,那男子一下子被推出去一丈多遠,才跌倒在地上,在地上哎哼著,半天也沒有爬起來。

  見到這個小孩這么厲害,另一個男子也慌了神,趕緊退到了一邊。

  謝三娘也不禁害怕起來,但她不甘心被一個小孩壓住風頭,就立即扭頭一邊跑一邊扯著嗓子大叫起來:“有人來鬧事了,活著的都出來!”

  隨著她的喊聲,立即從岸上的一排房子中涌出來一群人來,六十個篷船中也鉆出來很多人,人越聚越多,不一會就聚攏過來上百號男男女女,將陳瀟母子團團圍住。

  有些消息靈通的人船妓,還在不停指著兩人道:“這就是那個要來做短工的寡婦。模樣還可以呀,怎么還沒接客就走呢。”

  又有人道:“他兒子也不錯呀,那個鼻子那個眼睛,不下于登州城中男妓館中的頭牌,而且眉目間有一股誰也不服的硬氣,貴婦人最喜歡玩這種小相公了。他們母子完全可以一起來呀,娘倆成了同仁,相互之間也有個照應嘛。”

  說著周圍的人都大笑起來。

  陳瀟扭身想走,可是四面都都給人圍了個水泄不通。更有幾個精壯男子抓住他的衣服。

  陳小憐則被嚇壞了,看看兒子,兒子仍舊是滿臉悲憤,狠狠地看著周圍的人,自從剛才瞪了自己一眼之后,他就再也沒有看過自己一眼。兒子心里一定看不起自己了。

  陳小憐不禁萬分悲苦,又怕周圍的人對兒子不利,想到這里,她找到人群之中的老鴇,撲通一聲跪了下來,哭道:“三娘,求求你行行好,饒過我們娘倆吧,我們孤兒寡母相依為命實在不容易,你的裙子我還給你們總行了吧。”

  “好!那你現在就在這里脫下來吧,脫下來裙子,我就放了你們母子。”謝三娘冷笑道。

  “啊……現在?”陳小憐看看周圍的上百雙幸災樂禍的眼睛,愣在了那里,不知如何是好了。

  “怎么不動了,倒是脫呀!你這個小賤人,本來就是耐不住寂寞想要出來賣,來了之后又立起牌坊來了,脫呀,你這個小……”

  謝三娘正在罵著,忽然大叫一聲,跳到了一邊。

  原來是陳瀟抓起距離自己最近的一個男子,朝謝三娘扔去,謝三娘趕緊哎呀一聲一閃身躲開,這人雖然并沒有壓到謝三娘,卻壓倒了幾個船妓。

  陳瀟天生神力,而且在發怒時力氣會增大好幾倍,為了這個原因,他打傷過不少人,為他們母子惹過不少麻煩,讓陳小憐受了不少冤枉氣。

  為此他一直覺得自己是個怪物,現在這個異能倒是派上用場了。

  謝三娘不禁害怕起來,又趕緊退后了兩步,對周圍人喊道:“這小子是個妖怪,兄弟們動家伙吧。”

  隨著謝三娘的命令,呼啦一聲,女人們都退了開去,幾個短打勁裝男子拎刀提槍殺氣騰騰地沖過來了。

  陳瀟心中也不禁有些慌亂起來,雖說自己天生神力,不害怕這些人,可是母親怎么辦?

  就在他愣神的時候,忽然聽得母親喊叫:“干什么!”陳瀟回頭才發現剛才自己扔那個人的時候,母親已經被人圍攏住了。

  “去死。”陳瀟一個箭步沖了過去,抓起來其中一個人的腰帶,猛力往后一甩,那人就被甩開一丈多遠,跌倒在地上爬不起來了,剩下聚攏在陳小憐身邊的人都四散逃開了。

  陳瀟扶起來母親,看到母親臉上的淚痕和歪斜的裙子,他不禁怒不可遏,同時感到眼前一紅,體內一股劇烈的熱氣翻騰,熱氣似乎馬上就要噴薄欲出!

  他感到體內一股熱氣劇烈地推著自己,讓他不由自主抬起了雙臂,只聽“轟!”的一聲,一團紅色火焰從他手心噴出,甫一噴出,這團烈焰就變得有車輪那么大,那群人立即大叫著四散奔逃。

  謝三娘正在附近得意地看著陳瀟母子的笑話,一個躲閃不及,竟然被烈火燒著了衣服,她趕緊嚎叫著撲進河里。

  “妖怪呀,火妖!”隨著此起彼伏的喊叫聲,不一會,剛才那上百號人就跑了個干干凈凈。

  隨著噴出了火焰,陳瀟同時感到最近幾個月來一直在體內涌動的熱氣消失了,心情也平復了下來。

  他奇怪自己噴火,也顧不上去找謝三娘晦氣,謝三娘趁勢掙扎著游開了幾十丈,被一個手下救上了岸。

  而陳瀟只是低頭翻來覆去看了看自己的手,手心沒有任何異樣,既沒有裂縫,也沒有窟窿。

  火是從哪里噴出來的呢?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