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21 07:35:41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血月紅霜
  4. 第四章 朝不保夕時

第四章 朝不保夕時

更新于:2018-03-15 21:29:31 字數:3293

  時光匆匆以是半月,葉勁與劉成二人自得到老劉頭的慷慨相助在校內可謂是順風順水,在加上之前那一仗成名一時成為學校焦點。

  不過此時在校門正人群滾動,倒不是說什么領導來了,也不是某位瀟灑哥又闖下啥大禍了,而是一個大有名氣的劇組前來取景,當然其中自然不乏當紅的明星大腕,要不這群學生怎會如此自覺前來“守門”。

  劉成窩在宿舍郁悶的對葉勁說道:“嘿,我說你是成心要吊死一棵樹上啊,這次來的劇組可不是小貓小蝦,聽說剛出道的玉女姜燕玉和那影后陳冰心都來了,要拍那什么撈子的《千古霸王》。”

  葉勁偏頭看了眼劉成說道:“打聽的這么仔細,為何不去,不用管我。”

  劉成看著葉勁那一副欠扁的樣子笑罵道:“嘿,我說你這小白眼狼,哥我不是想有福同享嗎,在說出來的時候我都答應過你媽要好好的照顧你了,總不能看你打光棍啊!”

  劉成看著葉勁還是不動于衷,接著打氣道:“就去瞧兩眼,又要不是讓你搶人去。嘿,要是你真有這想法,咱今晚……”

  葉勁轉了個身扔下一句:“不去!”就將頭埋在被子里不在理會劉成了。

  看著葉勁鐵了心的不出去,劉成委屈的說了一句:“不去就不去,哥又不是沒見過她們!”雖然只是在電視上……

  葉勁當然也聽出劉成的委屈,再想想其能義不容辭的放棄富家大少的生活陪自己在此受罪于心不安,隨后便起身對著窩到被窩里的劉成喊道:“走吧兄弟,我估摸著這會劇組應該到了。”

  劉成一聽這話,馬上一個鯉魚翻身,哪還有剛才的委靡不振,興奮的說道:“我說你小子咋成圣人了,鬧了半天是胸有成竹啊,哈哈!”

  校門之前人山人海,早以驚動了校內警衛,不過由于事先劇組已經通知校方了,所以警衛還不顯得慌亂。

  而現任天華大學的校長在一棟大樓之中看到此景也不禁擦了擦汗,嘆道:“原來我的學生也是這么有活力啊!”

  擠在人群前沿的一個“富有活力”的女孩看到遠方車隊駛來,興奮的喊道:“來了,來了。”隨即眾人便是一陣騷亂。

  而此時在一處小山之上,劉成想哭的心都有了,拉著葉勁說道:“我說哥們,不帶這么耍的吧,你還真把只可遠觀而不可褻玩發揮到極致了,咋不說好要看的嘛,你拉著我跑這荒山上干啥?”

  葉勁看著滿臉不甘的劉成說道:“下面人群這么多你可能擠進去嗎?而在此處可將下面情景盡觀眼底,在說正主還不一定在這車隊之中!”

  劉成一聽腦子一轉覺得有理,笑罵的說道:“**,還是你小子腦袋靈光,哈哈!”

  也確如葉勁所說,眼下當紅影星早以提前一天進入校內,而此時正跟著編導在拜訪還在天華大學中的老一輩人物。

  車隊緩緩駛進校園的,從第一個有些風騷的帥哥走下車直到車中的人都一一下車后,還是沒有看到時下大紅的兩個女星,圍觀的男同胞們自然是抱怨連連。

  而在小山上的劉成別提多樂呵了,說道:“哈哈哈,那幫兔崽子,讓你們在擠這下傻眼了吧!”

  雖然并未見到當紅的女明星,不過在看到山下那群擠的跟孫子一樣的人后,劉成心里別提有多幸災樂禍了。

  葉勁看到車隊中并沒有那當紅的兩個女明星,心中也是稍感遺憾。

  他想到自己都尚且如此,就更別說是滿心歡喜的劉成了。劉成那么仗義的幫助自己,自己怎么能連這點心愿都不滿足他呢?

  葉勁略想片刻隨機說道:“走,找老劉頭去。”

  劉成不明所以的道:“我說受打擊也不能自暴自棄啊,找什么老頭啊!”

  葉勁翻了下白眼,無語的解釋到:“凡是成商立事的人到了一方后要先干什么?”

  劉成想也沒想直接說道:“拜山頭唄!咦,你是說她們要四處拜訪了,不過那劉老哥夠不夠格啊?”

  葉勁邊走邊分析道:“能在這天華學院立住腳跟,并將你我打架之事擺的風平浪盡自是有不凡之處,值得一拜!”

  …………

  此時秦嶺之下,白江一旁。

  一年過半百的老人正靈巧的穿梭于山林之間,所行之處蚊蟲皆避,所邁步伐頗具高生。

  一處建在山林中的別墅里,劉穎邊修著花草一邊對一旁葉宇說道:“老公,為何這幾日左眼老跳,搞的心緒不寧的。”

  一旁搖椅上葉宇看著劉穎身姿靈巧的出沒于群花煙雨之中,微閉著眼享受著此景,有時葉宇真想自此隱于山水間,上可孝敬父母,間有賢妻相伴,下尚有一子孝順,此生何求?

  不過此時看到妻子峨眉微皺,隨即起身裝出一副閑散高人的模樣說道:“老道我觀娘子,眉清目秀不似有血光之災。不過丟些東西是在所難免的,再者言與其丟掉浪費到不如賜給老道我此災可頃刻寂滅!”

  劉穎撲哧一聲環腰而笑,哪還有剛才的坐立不安,笑斥道:“沒羞沒臊!”誰知話音一落葉宇以是抱住劉穎,就欲取香唇,并還無賴的說道:“這才叫沒羞沒臊!”

  可恰在此時,“咳,咳!”幾聲響起迅速驚起一對鴛鴦!只見葉天霸緩身渡來,說道:“本事沒學多少到會唐突佳人了,丟人,丟人啊!”

  劉穎迅速掙脫葉宇的環抱并還趁勢扭了他一下,紅著臉對著葉天霸說道:“爸,我給您倒茶去。”

  葉宇瞅著闊別數月的老爹無語的說道:“爸,幸好我比較開竅,嘴巴夠甜。要不就沖您這神出鬼沒的身法,兒媳婦不被嚇跑也被羞跑了!”

  葉天霸并未接話,而是照著剛才葉宇捉弄劉穎的語氣說道:“我觀你額頭生有死氣,今日恐有血光之災啊!”葉宇無語的想到,爹您這真傳咋早用過了效果還不錯,不過要糊弄我,嘿嘿……

  只見葉宇還在不良的“沉思”之中,葉天霸一個直腿將葉宇踢了個狗吃屎,看其身法矯健絲毫找不出半分老氣。

  葉宇被一腳踢醒,看著老爹要動真格急忙說道:“爸,悠著點,悠著點,我是您兒啊!”葉天霸手腳并出,招式連接不斷,邊打邊說:“老爹,這是替你消災,與其血流外面,都不如給自家花草施施肥!”

  此時葉天霸渾身冒著精氣,哪像是趕了十幾里山路的樣子,葉宇在那是邊打邊退,看著老頭子玩性大起,心下欲哭無淚的想到,別說是不敢動手,這就是動手也打不過啊,這打也打不過,這跑也沒地跑,難道真要放上幾滴血啊!

  突然轉念一想急呼道:“媽,我爸回來看你了,快下來,快啊!”

  此時葉天霸腦門一黑,心中想到。這小子別的學得不快,這偷奸耍滑到頗具火候,有老子一點風范!

  夜晚,月上正頭,好不浪漫。飯談之間,歡愉和睦。就在此時葉天霸坐在首席隨口問到:“勁兒,這段時日在校可好?”

  劉穎心想,越怕什么越來什么,雖早已編好話語,可嘴上支支吾吾也說不清楚。

  此時,剛啃完雞腿的葉宇,滿口西風的說道:“那小子雖然不愛說話,不好找老婆。但腦子不笨,掛不了!”

  只聽葉宇那玩世不恭的話音剛落就是“啪!”“啪!”的兩聲拍桌子的聲音,這兩聲是一聲蓋過一聲。

  只見一旁風韻猶存的程氏說道:“怎么兒子說兩句話你就蹬鼻子上眼的想干啥啊?”葉宇看著吃憋的老爹,心里暗嘆:“不愧是有媽的孩子像塊寶啊!”

  而就在此時,葉天霸隨身佩玉,突然自行飄起,在這暗淡無光的夜晚中大放光彩。

  葉天霸一觀之下,發現半空之中的寶玉幻化出一座九重仙山的模樣。

  不禁皺眉道:“終是仙山飄渺,浮塵而過啊!”

  而一旁葉家眾人皆是被這異景怔住,最后葉宇開口問道:“爹,這是何異象,難倒天地之間真有神佛?”

  葉天霸嘆道:“宇了,可還知我所說的九重仙山飛天之說。這并非無稽之談,當世之下那距京百里,天華大學所處之地,恰是于此玉對應的飛天之山,不出今夜子時那座仙山自會破空離去!”

  一聽此話,葉宇、劉穎二人皆是一怔。

  心中想到,他們瞞著老爺子把葉勁送進天華大學那不是在將兒子往火坑中推嗎?

  早年他們以是先丟失一女,而今若在喪失一兒這葉家還不真得絕后!?

  一旁并不知情的程氏嘆道:“若是荒山野嶺倒也甚好,可那一座大校,內里萬人豈不無辜受災,老頭你自早知于此,和不阻撓?”

  葉天霸神色一暗,唏噓嘆道:“說起此事與我也大有關聯,遙想當年我尚還年輕氣盛,不知諸多厲害,看那天華學院一心救國,卻無立足之地,隨想以仙山之大氣運改變此校命運,而天華大學也不負所望為我國崛起作出很多奠基,待世道平靜之后,我也曾勸其舉校搬離那地,可誰知老校長以去,新任之人也差點將我送入牢中,說我宣傳迷信!”

  葉天霸感嘆了幾句隨又說道:“前些時日,我觀星月呈祥,那九重仙山日益成型,恐怕不久就要飛天而去,我也曾去勸阻,可結果可想而知,若這仙山可早成幾年或許也可免去這場生靈涂炭……唉,真是孽債啊!”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