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5 19:14:21
  1. 愛閱小說
  2. 武俠
  3. 歲月碑
  4. 三 答案

三 答案

更新于:2018-03-17 07:19:14 字數:3274

字體: 字號:
  “宇宙是如何誕生的?有人提出過大爆炸理論,也有人提出過蟲洞理論,但這些僅僅都是理論而已,按照人類現在的科技水準也僅僅只能提出理論。宇宙的邊界和中心在哪?無從可知。而這些都需要你們,也就是更加年輕的一代去探索,因為人類的天性就是探索。”

  這里是青溪市的一所普通的學校,講臺上的人是某某大學里的教授。因為最近有一項驚動整個科學界的發現,這名教授也就被請到了這所青溪高中里進行演講。

  很明顯,講臺下的那些學生們興致都不是很高,無論是什么有趣的事情只要涉及到學分就立馬變得不有趣了,當然了,學霸除外。

  凌云不是那種呆板的學霸,但他很有耐心的坐在下面在抄著筆記,不是因為學分,而是因為興趣。

  他打小就對于這些東西很感興趣,甚至有打工賺錢買天文望遠鏡的光榮事跡。而這份興趣就像是與生俱來,再加上那位院長大人對他表示的支持,就更加一發不可收拾了。

  “凌云,放學后去游戲廳玩玩吧,我約了很多妹子哦!”凌云身后的一名學生說道。

  凌云整理了一下筆記,擺了擺手說道:“不了,演講結束后我會提前回院子,下次吧。”身后學生聽到后也沒接話,聳了聳肩哦了一聲。

  青溪高中一年級有名大學霸,名字叫凌云,以十四歲的年紀讀到了高一不可謂不神,自從上了學之后他就頻繁的拿到各種獎項和獎學金。沒有別的原因,孤兒的身份讓他自立自強,相對于同齡人他的性格更加的成熟,這大概就是生活的沉淀。

  福利院距離學校不遠,凌云也一直住在這里。不是沒有人來領養過他,而是那位福利院長不愿意將他托付給他人,至于原因那位院長也不愿意說。

  凌云也沒有怪罪院長,從小在院長和院子里的長輩們的關心下長大,就算是天大的錯也不該讓這個養育他的地方來承擔。所以他想盡快的完成學業,然后能靠自己的成績完成一番事業來報答孤兒院。

  凌云剛到院子就看到院長在花壇擺弄花草,往常的這個時候院長應該還沒有回來才對。

  花壇前那個看起來年紀不大卻滿頭華發的人正握著水壺在澆灌花草,看到凌云回來停下了手中的活。年紀不大,仔細觀察院長就會發現他雖然頭發花白,但是臉上并沒有什么皺紋,身體也沒有老人的那種佝僂。

  這不是別人,就是帶著凌云來到這里生活的韓黎。過來這個世界之后發生了許多事情讓他決定經營這所福利院,好在生活了這么久并沒有發生什么很難解決的事情。但是從那之后已經過去了快十五年了,交易的內容就快到了,這十幾年來韓黎一直瞞著凌云,終于在躊躇了許多日子之后準備在今天將真相告訴他,盡管這一切都很難讓人接受。

  凌云走上前向院長問好:“黎叔好,今天怎么這么早就回來了?發生了什么事情嗎?”

  韓黎欣慰的看著眼前人,拍了拍凌云的肩膀,略帶諳啞的嗓音說:“阿凌啊,等下你有空閑的時候去我房間喝杯茶吧。”

  凌云對韓黎點了點頭,背著包進了二樓的房間開始了今天學習的歸納整理。

  直到天邊染上紅暈和肚子發出抗議凌云才意識到已經傍晚了,合上書本向韓黎的房間走去。

  這條路凌云經常走,但是今天卻感到了一種不一樣的感覺。那種感覺很親切,就像那感覺本來就屬于他一樣,這其中又有一點陌生,就像這本來屬于他的卻在這么久之后才感覺到。一條走過千萬遍的走廊今天走出了不一樣的感覺。

  凌云到了韓黎的房間門前,那種感覺非常強烈,好奇心促使他扣了扣門,門后傳來了韓黎請進的聲音。

  擰動門把手推門而入,一抹暗紅色朝凌云撲面而來,一瞬之后又消失不見。

  凌云剛想說話,就被背站在窗前的韓黎打斷。

  “你看到了吧。”

  韓黎轉過身來,黑色的呢子大衣無風自動,臉上的表情非常嚴肅,凌云發誓他從沒見過這么嚴肅的黎叔。

  凌云被剛才那一幕嚇出了一身冷汗,隱約記得以前也發生過這種事。韓黎沒發話他就蹣跚的坐到了沙發上。

  凌云甚至有點懷疑這是不是被掉包了的院長,因為院長平時對任何人都是笑臉相迎。而今天不僅如此的嚴肅,那沙發前的茶幾上還擺放著一把看上去就很鋒利的刀。

  如果說那把刀在鞘中擺在這,凌云就不會想這么多。但眼前的這把刀無鞘,刀鋒上還有剛剛進門看到的那絲暗紅在跳躍。

  韓黎背著手,觀察著凌云的一舉一動,預料之中的情況。

  韓黎用低沉諳啞的聲音說道:“你是我的侄子,我們不是本地的人。”

  凌云只有十四歲,一直被稱為孤兒的他卻突然冒出來一個親人,而這個親人卻一直在身邊不相認。

  凌云的牙齒咬的脆響,咬牙問道:“憑什么?”

  “就憑這把刀!這把刀是你父親留下來的唯一東西,我們叔侄倆來到這個世界快十五年了,之前一直不和你相認是因為要保護你,為了隱藏你的身份我不得不經營這家福利院,我一直在暗中保護著你。”

  凌云呵了一聲,“我一直叫你黎叔,沒想到你還真是我親叔,我能有什么身份?無非是他人眼中的天才少年和社會人士眼中的孤兒,這些身份需要保護嗎?”他停頓了一下繼續說:“什么叫作來到這個世界?我在這里生活了十幾年了你現在告訴我不屬于這里?”

  韓黎料到了這樣的情況,對于凌云的情緒他很了解,說道:“那把刀上的東西就說明了一切,在你已知的科學理論支持下,你能解釋那是什么東西嗎?”

  凌云知道這一切都無法解釋了,因為那抹暗紅不是理論中的任何一種物質,那只能被他理解成一種氣息。

  帶著逃避的心理凌云干脆不去看那把刀,他攥著的拳頭在微微顫抖。其實他很早就感覺到了他與四周的格格不入,七歲那年遇到過一次火災,大火之中他沒有任何的不適。十一歲那年遇到過一次大型車禍,成百的人或受傷或死亡,而他卻毫發無損。

  從那次車禍中他就感覺到了有一股無形的力量在保護著他,過去的他把這一切都理解成了幸運。

  今天知曉了其中原由的凌云雖然有些不甘心,但其實心底還是被這些所說服,他心里有點亂,任誰遭受了這晴天霹靂都不會比他好到哪里去。

  房間里沉默了許久,凌云站起身,插在口袋中的手還是有些不自然。說了一句“我出去逛逛,不要管我。”隨后就緩步走出了房間關上了門。

  房間里的韓黎望著凌云走出的地方,嘆了一口氣。戒煙多年的他從抽屜里拿出了一支煙點上,轉身看向窗外的紅云發了陣呆,苦笑著喃喃道:“阿姐,我盡力了。這十五年我撐過來了。”

  說完這句話,韓黎深吸了一口煙,如釋重負的倒在了椅子上。手指夾著的煙依舊在燒,慢慢的燒到了煙頭然后熄滅,附在煙頭的煙灰隨風落下摔地粉碎。

  出了福利院的凌云漫無目的地走著,他的心里依舊平靜不下來。

  不知不覺他走到了經常來的巷子,很安靜,很適合想事情。

  或許是因為天色將暗,又或許是因為巷子太安靜,凌云又有了一種格格不入的感覺。

  “不屬于這個世界,嗎?”

  凌云正在巷子口發呆,附近的行人越來越少,顯得有些怪異。巷子兩旁的房屋也沒有燈火將明的征兆,屋頂的煙囪上卻不知何時蹲了一個人。

  凌云在這安靜的環境下突然聽到了一聲笑。

  “哈,被你發現了,我藏得這么隱蔽你也能感覺到,不愧是偷渡過來的人呢。”聲音是從屋頂傳來的,既然被發現了那也就不用躲藏了,那個人輕快從屋頂跳下落在了青石板路上。

  一身黑色長褂,頭戴一頂奇怪的警官帽,樣子大概比凌云年長一點點,光這么看上去似乎沒什么不對。可是他的手上有一把小小的匕首,這就不是什么善類了。

  凌云本來想散散心冷靜冷靜再回去的,但是就這么突兀的出現一個人,還口口聲聲的被套上了奇怪的稱謂。心里便生出了一股無名火想發泄在這個不速之客身上。

  “哦喲?被激怒了嗎?你猜我會不會怕呢?”那個人似乎一點都不在乎凌云的心情,只顧著調侃凌云。“小弟弟,說出你是誰,我帶你去參觀我的基地。”

  凌云被莫名其妙的人莫名其妙地開著玩笑,似乎還莫名其妙的要被帶到一個莫名其妙的地方?

  凌云站起身,怒視著眼前的這個人,問道:“你想打架?”語氣一點都不像是開玩笑。

  “被你發現了?明明我隱藏的這么好。”

  話說了一半,那人長褂一抖,手中就出現了一匕一弩,跳著輕佻的腳步迅速與凌云縮短了距離。

  凌云雙手握地發出一陣噼啪響,對著那人沖了過去。

  腳步一動,凌云一臉好奇地問道:“那么,你應該知道答案吧?”

  天色已經暗了下來,地平線上那一輪紅日已經沉了下去,但是就在一條巷子里,還有一道紅色閃過,帶起一陣風聲。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