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21 07:38:00
  1. 愛閱小說
  2. 武俠
  3. 情殤傾城
  4. 第四章 心魔

第四章 心魔

更新于:2018-03-17 13:20:41 字數:4370

字體: 字號:
  天已大亮,蝶衣在情殤的客房里焦急的等待著情殤的歸來,情殤在睡覺的時候蝶衣老是聽到這邊房里有聲響,但在情殤醒來后卻沒發出過什么聲音;蝶衣在醒來后在覺得奇怪的同時習慣性的來到情殤的房間看了一眼,卻發現情殤房里連人影子都沒有一個,哪里還有什么人啊?當時天已經蒙蒙亮了,蝶衣發現房里沒人的時候摸了摸情殤睡覺時蓋的被蓋,希望能確定一下情殤離去有多長時間;情殤帶著藍天冰離開的時候正是半夜時分,此時蝶衣去摸哪又還會有什么溫度,這下蝶衣有點慌了,馬上跑到“天網”曾經的大院,希望情殤能在那里,但到了那里之后卻令蝶衣失望了;蝶衣又到大街上找了幾遍可就是沒有發現情殤的身影,如此反復了好幾次,蝶衣失望了;然后蝶衣又想到了一個不是辦法的辦法,但在此時卻也是最實用的辦法:回客棧等,再怎么樣情殤也不會丟下自己的小師妹不管獨自一人走吧。一開始還好說,但是過了許久情殤還是沒有回來,蝶衣已經急的不行了,可是又沒有什么比在客棧等更好的辦法,所以蝶衣只能又繼續等下去。而另一邊,情殤正在山間慢慢的向著客棧的方向前行著:

  “殺人了?我殺人了?”情殤自問道。

  突然在情殤心里有一個聲音回答他說道:“對,你殺人了,是不是很喜歡殺人時候的那種感覺啊?是不是很享受啊?”

  “是真的?恩?感覺?什么感覺?誰?是誰?誰在和我說話?你是誰?”

  “不用問我是誰,你只需要知道,我,在你心里;我,是無處不在的,只要有活著的生物就會有我。”

  “無處不在的?是什么?...正義...邪惡...”情殤猛的一驚醒,然后問道:“正義與邪惡,你告訴我,你是正還是邪。”

  “哈哈......正義與邪惡?正義,邪惡;什么是正義,什么是邪惡?誰能規定正義就是一定是正義,邪惡就一定是邪惡?自古以來勝者為王,敗者為寇,勝的就是正義,敗的就是邪惡;你與他之間你為勝者,那你就是正義,他就是邪惡;你的內心滋生了我,難道你認為我是邪惡?如果我是那么你也是,我代表你的內心,我是正是邪無關大我,在的只是你。”那聲音似乎是在為自己辯解又似乎是在為情殤解開正與邪的謎題。

  “我心懷邪惡嗎?”情殤迷失了......

  點蒼山,小茅屋外:

  “傲虛兄,進來可好?”無名站在茅屋外對著一背影說道。

  “無名老弟,幾年沒有聯系過,你還是如以前一般的逍遙自在啊,啊!哈哈......”那背影笑道。

  “比起傲虛兄我無名還是自愧不如啊,哈哈...”無名也跟著笑道。

  “哦?哈哈......那倒也是,我去云游四方,你卻終年守在這方圓不過幾十里的‘點蒼’小山丘上;為兄也曾想過許多年啊,也曾邀你與為兄我一起行遍各方,過著路見不平,拔刀相助,陳奸除惡,劫富濟貧的俠客生活,但你卻執意不出‘點蒼’半步;這么多年來你就連要讓為兄去死也不讓為兄死個明白啊”

  “你是不會明白的,我們這么多年出生入死的朋友難道我能有什么可以告訴你而沒有告訴你的么?何況就算我現在告訴你恐怕你也那個興趣聽我講完吧。此次叫老兄過來其實只是為了一件事......”

  “我就知道,你還是和以前一樣啊,沒什么事的時候什么都不會想起來,一但有什么事老弟你第一個想起的人總會是我啊;我有時候還真是不知道我這享譽武林江湖的‘龍神王’能為百年前的劍中神話‘天劍無名’辦事是感到榮幸還是應該感到無奈還是苦惱啊;說吧,老弟你的事肯定不會是那么簡單的。”說完獨自率先走進了小茅屋,但他馬上又叫道:“咦?江湖傳言你無名不是收了三個弟子么?怎么一個也沒有,哎呀!江湖上的傳言還真是不可深信啊。”

  “江湖傳言,傳的是江湖事,不同人在傳,傳的自然也不同;不瞞老兄,此次叫老兄來正是為了我三個弟子中的二弟子......”

  “哦?不會是要我幫你教導教導他吧?不行不行,絕對不行,你知道我修煉的《龍極王道》需要有至剛至陽之氣血脈的人才能修煉的,否則輕則根基大損,重則武功功力全廢終生不能再修習任何武功功法,額...這再重點話,你也知道的,到時候別說是你徒弟了,你徒弟的骨灰你能找的到我都可以跟著你姓了......”傲虛說著說著聲音就沒了雙眼直直的盯著無名,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無名這時在一旁的凳子上坐了下來也同樣直直地看著傲虛,似乎不知道傲虛的話已講完;兩個人就那么一個站著一個坐著的看著對方。

  良久,無名動了一下,然后起身給傲虛和自己倒了杯茶水;要是這時有旁人在的話,無名這對他和傲虛來說不足為道的舉動一定又會成為明天江湖上的大新聞:“百年前消失不見的劍中神話‘天劍無名’又現身了,還和‘龍神王’在一起說話,并且屈身為‘龍神王’添茶倒水......”

  “傲虛兄啊,聽老兄你這么說來似乎是很急著想要找個能繼承你衣缽的傳人啊;本來我還沒有如此打算,現在你一說我一想還真是不錯啊,你要將你的《龍極王道》傳給情殤似乎也是個不錯的選擇啊,他可以修煉我的《傲龍決》難道還不能修煉你的《龍極王道》么?難道我的《傲龍決》還會比你的《龍極王道》差么?”無名笑著把茶遞給傲虛。無名的一句話把一向自持高大的“龍神王傲虛”氣的吹胡子瞪眼。傲虛馬上臉色通紅的叫道,說的叫道:“你......我......我喜歡行俠仗義,救濟百姓,哪會有你這武癡那么悠閑有那么多的時間可以鉆研武學啊,你以為我稀罕你的《傲龍決》啊,你徒弟要真能傳,我還非他不傳不可了呢。哼!”其實說是叫還不如說是吼更來的貼切一些,因為他“叫”的這些話的時候點蒼半個山峰都聽的到;點蒼雖說是小山峰但也有方圓數十里左右的大小,如此可見傲虛這一句話的音量有多大了。

  這時無名面色有點嚴肅起來了,嘆了口氣;說道:“其實,今天老兄過來的本意本是想讓你代我下山一趟,找到我的二弟子情殤,代我幫助他,除掉他的心魔并代我轉告他:只要他做的一切是對的,沒有違背正道的存在的本意就可放開一切去做,無需顧忌其他什么;但也要盡量讓他不要太過的違背本心,以避免自己武功修煉的進度。就這些了,傲虛兄,我想這世上只有你修煉的《龍極王道》功法才能最好最有效的幫助別人去除心魔吧!我也很是相信老兄你啊。”

  聽無名說完,傲虛眉頭微微皺了起來,問道:“心魔?有你‘天劍’在,怎么還會有心魔出現?而且他還是你的弟子。這次的心魔大約是什么時候出現的,老弟你也知道,如果太晚發現,就是《龍極王道》再是厲害我也會拿它沒有辦法的。”

  “大約一周前,我為了他們能更好的修煉,所以我讓他們都下山去塵世歷練,兩天前我在運功時突然感受到二弟子情殤的異常,其他的兩個弟子沒有絲毫的變化;我能隱隱約約感覺到他似乎是一個人并且殺人了,而后不到半天的時間他的心魔也漸漸的出世了,現在我還能感受到他的心在慢慢的向著黑暗的方向下墜;我想可能是情殤三人在下山之后各自回家,情殤家里出了什么事情。傲虛兄,這次或許我的要求有點大,但無論是在公在私希望你也能代我去看一下,我也知道你反正沒有什么事情可做。”無名說道后面語氣中已經微微帶著懇求的味道。

  傲虛也痛快的說道:“好!我們這么多出生入死的兄弟,這次又是為了你的弟子還很有可能將來也是我的弟子,我能有什么理由不去的;反正最近也沒有什么事情好做,我就當是行俠仗義游山玩水走一趟好了,沒什么大不了的。哈哈......”但是馬上他馬上又問道:“不過說回來,我幫了你就沒什么回報嗎?你可要知道這次可是心魔啊,不是那么好辦哦......”

  “好了,你回來我們兄弟兩人再痛飲三百回合,怎么樣?”無名笑著說道。

  傲虛卻馬上苦著個苦瓜臉:“就知道每次都是這么回事,你就沒有什么新鮮好玩的玩意么?”

  無名裝著很無奈的樣子說道:“你也看到了,我這也就這么大的一座小山,我能有什么新鮮的還能好玩的玩意?”

  “好,到時候我們不醉不歸。我現在就先去把你徒弟的事情搞定了,等我回來啊......”沒等話說完無名就已只能看到遠處一個小小的黑點在移動在漸漸地消失不見;但是不一會,無名又看到那個黑點逐漸地放大,傲虛又回來了;因為他不知道情殤在什么地方。

  傲虛回來一臉埋怨的對著無名說道:“無名老弟啊,你等等,要讓我去救人你怎么也不告訴我他在什么地方啊?”

  無名聽了傲虛的話做出一副我就知道你會這么說的表情說道:“我就知道老兄你這么多年還是和以前一樣,無論做什么事都那么馬馬虎虎的;你話還沒說完呢人就已經不見了,我怎么告訴你?這么多年了我跟你說過多少次讓你改一下你就是不聽,現在還怨起我來了。”

  “好了,你現在就告訴你那弟子大概在什么地方就好了,我還等者早點回來讓你陪我喝酒呢。”

  無名將聲音壓制到只有他們兩人能聽到的程度說道:“‘天網總部’。”

  “恩?那不是百年前突然消失不見了的‘天下會’的總壇么?你怎么收了個‘天下會’中人做你的弟子?”傲虛很是咤異的問道。

  “這正是我現在要告訴你的,別用那種眼神看著我,之前沒有告訴你也是你沒給我這個機會嘛,誰叫你先跑的......”無名對視著傲虛傳遞過來的惡狠狠的眼神回答道。

  傲虛似乎也知道是自己錯了,收起那種不懷好意的眼神催促道:“行了,你還是趕緊說完我去救你的徒弟要緊吧,我可不想為了這一個不是什么問題的問題無了你的弟子啊。”

  無名也收起了開玩笑的心態,撿重點說起來:“傲虛兄行走江湖這么多年,也應該知道現在的‘天網’也就是‘天下會’的門主情天涯一共有兩個兒子;第一個兒子因從小不喜歡帝王權術被家族逼得最后獨自一個離家出走;情天涯的第二個兒子在他的大兒子離家出走以后被選為下一任‘天網’門主的接班人,現在還在‘天網’之中;離家出走的那個名叫情殤,也是現在我的二弟子;三年前,我下過一次山......好了,現在是在說正事的時候,不要再開玩笑了。”傲虛聽到無名說起他下過‘點蒼山’又一次用剛才的眼神盯著無名,但聽到無名后一句話馬上又恢復到之前繼續聽無名說下去。

  “我在回‘點蒼’的路上遇到了當時走投無路的情殤,當時我帶他回來的原因有兩個:一個是私人的原因,因為情殤身具純正的炎之血脈極為修煉我的《傲龍決》并且他剛剛接觸塵世,心地很是善良和單純;第二個原因是為了天下武林著想,百年前的‘天下會’因有幫主雄霸而稱霸一時,現在的‘天網’未必就沒有什么厲害的人物,當時我怕在多年之后‘天下會’會攜‘天網’之名卷土重來并且再次為禍天下,所以我將情殤帶了回來是希望到時候他能夠阻止‘天網’做的這一切。這次傲虛兄只要助他出去心魔即可,前往別泄露了關于‘天網’與‘天下會’之間的一切。”

  傲虛聽完沒有做出再次開玩笑的表情,說道:“恩,好吧;我看我還是先去助他出去心魔再說,無論是誰被心魔入體了總不是什么好事。無名老弟,等我回來,我去去就回啊。”傲虛說完展開輕功飛速向山下飛去,不一會又只剩下一個小小的黑點在慢慢地消失然后不見了。而無名則看著傲虛遠去的黑點嘆道:“也不知此次我讓傲虛兄前去到底是對還是錯啊。”說完又回到了茅屋內。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