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2 17:42:20
  1. 愛閱小說
  2. 二次元
  3. 六只錦衣衛
  4. 第一幕 任務

第一幕 任務

更新于:2018-03-16 09:46:40 字數:2649

  “好,那么大家都到齊了,有一件事要公布一下……等等,摩柯呢?還有,小朋友,你是誰啊,我怎么不記得我們中間有一個蘿莉……”“念安……你想死直說。”一邊摩柯怒道。“好啦,開個玩笑。說正事。今晚又有任務了,而且好像對面來頭不小,所以麻煩大家白天的時候準備一下,晚上一起行動。有問題的話……”“我有!”天二舉手道。“問吧。”“今晚幾點出發?”“……大概十點的樣子。”“對方有多少人?”“這個……就是因為不知道才把我們都派去的啊……”“這么說有可能會死咯?”“笨,請問哪一次任務不是有可能會死的?”“……好吧,裝備方面呢?”“把最好的裝備拿上,這次可能是我們所有任務中最危險的一次。”“哦,這么酸爽?”“天二,你夠了。其他人還有什么問題嗎?”然而大家都搖了搖頭:“都被問完了。”“好的,那么大家先去休息,下午集合,討論一下戰術,晚上行動。”“是!”

  回到自己的房間,我打開衣柜,拿出了那套白底藍邊的飛魚服,又把那原配的繡春刀拿出來看了看,然后穿戴整齊,準備了一下,然后走向了角落的一個很不起眼的抽屜。我默默地把它打開,里面躺著一個長方形的小匣子,很窄,三指寬,不過有小臂那么長,一頭有一根線牽出來,線的盡頭有一枚很普通的戒指;連著小匣子的,還有一個護臂。我把小匣子戴到了左手上,戴上戒指,手掌往手背后一靠,伴隨著金屬摩擦的聲音,小匣子里赫然伸出了一段劍刃。我滿意地點點頭,又揚了一下手,劍刃就收回去了。“終于打算用那個了嗎……”背后傳來洛天依的聲音。“什么叫終于……每次覺得會有危險的時候,我不都會帶嗎?”“……這次,真的還回的來嗎。”“哈哈,每次你都問,但每次不都回得來嗎,況且,哪怕真的有人回不來,那也絕對只會有我一個,我絕對會拼死把你們送出來,尤其是你,天依。”這句話我說地擲地有聲。“……”“好啦,你也快去休整一下吧,我先去練練手,打打木人。”“……好的……”我默默地走了出去。總覺得,天依有什么話想說,但又沒說……可能是我想多了吧。然而我不知道的是,她卻實有話想說。而且,對于我來說,是很重要的話。

  “那么大家都到齊了,我們來討論一下作戰計劃:對方住的房子是四合院,門口有重兵守衛,所以不可能直接從正門殺進去,所以,你們從屋頂去……”“等等,既然門口有重兵把手,那么屋頂肯定也有啊,怎么翻?”天二問道。“別急,我和龍牙先去門口吸引注意力,然后天依,你和言和從左邊屋頂下去,天二你和摩柯從右邊下,要抓的人在正中間,里邊可能還有守衛,不過我覺得天二和天依姐弟應該沒什么問題,而且還有言和在,所以這樣部署應該沒問題,好了,有問題現在問。”“那么,假如要抓的那個沒在正房,怎么辦?”“……問得好,那么這樣,摩柯天依,你們兩個去左邊,天二去正房,言和你去右邊,最后在正房集合。”“好”“那么就這么定了,大家再去仔細想想,整頓一下,晚上出發。”“是!”

  “好,那么點一下名……”確定所有人都到齊后,我又強調了一遍任務的危險性。“……還有什么問題趕緊問,沒有的話就出發了。”“都沒有。”“那么,檢查一下武器有沒有問題,有沒有東西忘帶了。”“沒有。”“那么,出發。”我順手把我訂做的兜帽帶上,然后領頭跑了出去,后面幾個人也都跟了出來。這已經不是第一次執行這樣的任務了,所以大家都有不少經驗,再加上平時的訓練,都跑的非常快。大概半個小時后,我們停在了一座豪宅的邊上:“按計劃進行,天依摩柯,你們在這等,言和天二,你們從后面繞過去,一會按我說的做。”“是!”言和和天二立馬摸著墻繞了過去,摩柯也找了個對他的身高來說比較方便的位置,而天依還站在那里,似乎有話要說:“那……那個,念安,有件事,想和你私下說一下……”“哦?好的,我來了。”我走了過去,把耳朵湊近她的嘴唇。“念安,我……我……”此時天依的臉漲得通紅,而我也等的心急,因為任務是爭分奪秒的,我來聽她說話就已經是在耽擱了……“……念安,我……我喜歡你!”說完這話,天依立馬轉頭跑向摩柯站的地方,然而我還在凌亂:開玩笑的吧……天依她……怎么會……“喂,念安!還行不行動了?”我等的黃花菜都涼了好嗎……“哦,抱歉。”打起十萬分的精神,又穩定了一下興奮的情緒,默默地和龍牙走向了正門。“什么人!”兩個守衛拔出了刀“這里閑人免入!”然而我和龍牙就像沒聽到一樣。“再過來別怪我們不客氣!”然而我們還在接著往前走。“靠,他們是聾子嗎?弟兄們,把他們砍死!”兩個守衛拔出了刀向我們沖來,同時,從院子里涌出了大量傭兵。“喲呵,看來明天手會很酸啊。”我微微一笑,而龍牙已經抽出了刀,聽到我還有興趣開玩笑,他也接了一句:“是啊,不過得先確定我們到時候還活著!”言罷,他就揮刀砍翻了一個從過來的傭兵。“哈哈,所言極是!”我站呈半蹲姿勢,一手拿刀鞘,一手似抓刀柄,看準了前面幾個兵舉刀的空檔,瞬間拔刀,橫切,直接將三個士兵削成六段。“靠,我回一下刀才砍一個,你一揮,三個人一刀過,這不公平!”龍牙吐槽道。“不,這很公平。”我也回道:“假如你平時多訓練就可以。”與此同時,又揮刀往斜下方砍了回來,這一刀又是兩個。“……呵呵,回頭記得教教我怎么發力才能一刀過這么多人……”“如果活著回去的話,會的。”

  此時,天依等人也都潛入了那幾間房子,幾個人輪流搜了一圈,最后確定人是在正房沒錯。“言和摩柯,你們從兩邊繞進去,我和天二從正門解決守衛。”“好嘞。”天二率先回答,言和摩柯也跟著答應了,兩人繞到了旁邊。“碰”天二一腳踢開門,室內人不多,也就十幾個,最后面是那個要抓的人。“兄弟們,誰把他們殺了,賞銀一千斤!”“好!”“切,不知死活。”天二直接拔刀砍翻兩個,而天依則是抽出劍,行了個禮,然后開砍,與此同時,言和和摩柯也都從兩邊沖了出來,所以這幾個人分分鐘就被砍死了。“你們……你們是什么人?”看著一地的尸體,那人恐懼的往后縮去,然而后面只有墻。“我們?我們是錦衣衛!”天二驕傲道。“……果然皇上讓你們來捉我了么……”那人沉默良久,終于回應道:“好,那我就隨你們走一趟。”言罷他就伸出雙手,天依掏出繩子,把他雙手困了個結實,然后把他帶出門,往天上放了一支信箭,然后和天二等人把那人拖了回去。

  “喲,天依他們速度挺快的嘛,看樣子可以回去了。”龍牙悠哉道。“是啊,本來還想著是不是要進去幫忙。”我也回了一句。然而在我們身邊的,是無數尸體。“嘛……善后不是我們來的吧……”我無奈。“應該……不是吧,總之先回去。”“汝所言極是!”互相一點頭,一個飛身就上了屋頂,徑直往皇宮跑去。(第一幕完)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