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9 19:57:20
  1. 愛閱小說
  2. 仙俠
  3. 眾生錄之戰歌
  4. 第二章 魂歸天外

第二章 魂歸天外

更新于:2018-03-16 15:57:26 字數:3007

  彪哥看向傍邊的小弟,眼睛微瞇,輕輕點頭。一個懂事兒的黃毛小弟心領神會。向旁邊的同伙,一揮手,“二愣,三胖,走咱們走。”

  其中一個略顯木訥的小青年問道:“咱們,現在去哪里呀,老大都被偷襲了,咱們出來混的,自然得給老大撐起呀,這時候咱不能走。得揍揍那剛剛打老大的二傻子。俺們都在這里給他揍出翔(屎)來。”

  黃毛小弟聽完這話頓時心頭一堵。

  偷偷的看了彪哥一眼,只見彪哥嘴角帶著一絲微笑,大有一副上級領導,調教有方的派頭。心里犯嘀咕了,這老實人拍馬屁還真是不同凡響呀,看彪哥剛才一副便秘的表情,現在看來就是一副飛翔后快感尤存的感覺。

  再偷偷的看了老大一眼,見老大對自己并無不滿后,才說道:“咱這是去追那女的別讓她給跑了~~知道了么”二愣看向彪哥。彪哥點頭示意。

  二愣也意會到彪哥的意思了。頓時大吼一聲:“兄弟們,看見沒有彪哥讓咱們去追剛才那小娘皮,走,動作都給俺快點。走掉了小娘皮小心彪哥把你們當沙包打。”

  其余的小弟頓時一個激靈。全部的小混混頓時吼著嚷著抓小娘皮給彪哥當壓寨夫人。彪哥愣了:“咱雖然是這地頭的一霸,但是好歹也是公眾人物不是~~這么一大群人,這么吼著去那啥.......”彪哥也許真的醉了但是他也知道,這個過程應該是他自己風騷的一甩頭。然后就有聰明伶俐的小弟,帶著一些人去追那個小美女去了。再然后其他的小弟收拾了那不懂事的愣頭青。自己只需要在床上和美女聊聊人生談談理想什么之類的。“

  可事與愿違,等回過神來的時候一群小弟已經要追向那小美女消失的暗巷。

  這時姬軒擋在路口:“諸位大哥別追了,人早跑遠了。天黑路滑小心摔跤。”

  “媽的,哪里來的野小子,你爸沒有教你別隨便做好人么。兄弟們給我打,狠狠的往他身上招呼。”彪哥暴喝一聲。

  姬軒臉色一沉雙拳緊握,有些枯瘦的手臂冒出青筋,心里卻在痛苦著。

  從他記事以來他便問過那個對他如同陌生人一般的母親:“媽媽,媽媽,爸爸~~什么是爸爸呀,其他的小朋友都有爸爸。為什么我沒有呀?”

  那一次媽媽給了他兩耳光,然后他再也沒有問過有關與爸爸的任何事情。包括后來他知道什么是爸爸。他也沒有在問過,也沒有再想過這個問題。在他的認知中他有爸爸但是和沒有爸爸沒有區別,然后媽媽很討厭他,然后更討厭那個他不知道的爸爸。

  略顯單薄的身軀在黑夜中并沒有因為恐懼而退縮。反而因為被接開的傷疤而顫抖,不是恐懼,而是憤怒,為什么我沒有改變自己的力量,如果我擁有力量。我就可以找到我的父親,我可以讓媽媽過更好的生活。雖然她也許并沒有把我當成她的兒子。

  暴怒的姬軒全身抖動的更厲害了,憤怒并沒有讓他喪失理智,反而更加清晰了。他知道自己斗不過這一群人,但是他也不能讓開這條道,姬軒是一個恩怨分明的人,明叔對他一家的照顧,他銘記在心中,這條路不能退。所以他的視線慢慢的移動最終鎖定在彪哥身上。

  被這眼神盯上,彪哥頓時一個寒噤,頭皮有些發麻,感覺像是被猛獸盯住了一般。他討厭這種眼神,堅定而兇悍。擁有這種眼神的都是視人民如草芥的狂人。這種眼神只有在他老大的老大那里看見過,而且沒有這么危險的感覺。

  彪哥努力的咽了口唾沫,看了看周圍的小弟,頓時心中稍安。便大吼道,“還看什么,打他!快~~給我打死他。”

  黃毛感覺表現的時候到了便吼道:“兄弟們上給我往死里打。”一群人便沖了過來。

  姬軒雙手護住要害在猛的竄進人群,頓時感覺手臂,肩,腹部,腰部,不時傳來一陣劇痛,瘦弱的身軀在人群的快速的穿行,也有人想從后面抱住他,然后被他發現甩脫了,漸漸的衣服在前行的過程中被徹底撕壞。因為抓扯的力量沒有了原本有些變慢的速度陡然加快了幾分。

  彪哥心跳越來越快了,那種被盯住的感覺越來越強烈了,強烈的恐懼讓他站在了原地。一動也不能懂。使勁的掐了自己一把,疼得眼淚都快出來了,才使自己從恐懼中掙扎出來。

  正轉身離這份恐懼遠一些,突然一個黑影出現在身邊,彪哥瞳孔猛的一縮,一個傷痕累累的少年出現在面前那似猛獸的眼神正平靜的看著他。沒有一絲的波動。

  姬軒雙臂護住要害,在人群中穿梭,不時的有拳頭落在身上,有小刀在身體上劃過,他甚至沒有時間去感受疼痛,他只知道他要出現在彪哥的面前,然后干掉他,用他能用的一切辦法。終于他穿過了人群,眼前驟然一亮,他到了,奈何身體過于羸弱,體力早已透支能做的估計也只能抬抬手而已,這樣可殺不死眼前這個壯漢。

  感受到體力的流失,身體變冷,姬軒奮力一搏,雙手扣住彪哥的脖子,白凈的牙齒露出來,這時牙齒顯得格外的鋒利,狠狠的咬在彪哥的脖子上,一股溫熱的紅色液體頓時灑在了姬軒的臉色,姬軒緊繃的神經終于放松了。

  正在這時姬軒頓時感覺胸口一涼,一把紅色的尖刺透胸而出。

  原本力竭的姬軒頓時感覺體力更快速的消散,他突然覺得好冷,越來越冷。突然他感覺胸口又暖和了一些。然后意識有些模糊了。他緩緩的回過頭看著背后這人;露出了意思微笑~~~。

  原來在姬軒突圍的時候跟在他后面的是二愣子,二愣子見老大大動脈被咬斷了,頓時抽出別在小腿的軍刺對著,那小子就是一刺,第一次就刺穿心臟。拔出來正打算再刺一刀,突然那小子轉過身來對自己笑了~~二愣子沒有搞清楚狀況想回頭看突然一陣劇痛從胸口傳來。二愣子回頭看竟是黃毛~~

  在二愣子不解的眼神中,黃毛緩緩的說道:“兄弟別怪我,我只想生活的更好,而你卻擋住了我的道路,所以兄弟,你先去照顧好老大,以后兄弟再來道歉。”二愣緩緩的倒在了地上,他沒有閉上眼睛。

  黃毛眼神凌厲打量了一下其他混混說道:“我當老大,誰有意見么?”其中一個小混混剛想開口。黃毛一刀捅在了那小混混心口,漫不經心的甩掉刀上的血緩緩說到:“還有誰?”其他的混混都噤若寒蟬。黃毛打量了一下四周道:“很好,走,撤了,今天大哥剛去其他地兒享福了,我帶領大家把大哥的后事辦好嘍,哥哥帶你們去樂呵樂呵,費用哥全包了~~哈哈......”

  人很快撤了~~彪哥、二愣子都被抬走了只剩下姬軒被丟在那條黑暗的小巷中,鮮血依舊不停的往外冒著......

  李婷婷很快帶著李明跑過來,但是看見的卻是如此心碎的一幕,少年心口被刺穿滿地的鮮血,李婷婷快速的按住姬軒正在流血的胸膛,用手使勁的按住胸口血從指間流出來。李婷婷從來沒有這么惶恐過。

  感覺一份沉甸甸的的感覺壓在自己的胸口。如此的難過、自責、悔恨充斥在心間,慌亂之中拿出了自己平時使用的手絹按在姬軒的胸口。血侵透了手絹、慢慢的想四周蔓延。

  意識漸漸迷失的姬軒,感覺到心里有了一絲溫暖。緩緩睜開雙眼,那雙本就明亮的眼睛,現在宛若星辰,璀璨迷人。“婷婷姐,你沒事吧?”

  “我沒事”李婷婷眼淚止不住的往下掉,“我......”

  未等李婷婷把話說出來,姬軒說道:“婷婷姐、明叔,這幾年多謝你們的幫助,如果沒有你們的幫助也許我都不知道餓死在哪里了,還有我家里的母親可以拜托給你們了嗎?我可能沒有希望在給母親買吃的了。”

  姬軒一邊說一邊看著旁邊的明叔。李明長長的吸了一口氣。十分鄭重:“孩子,明叔感謝你保護婷婷,你母親我會好好照顧的。”

  聽到明叔的話姬軒:“謝謝明叔。”說罷那猶如星辰的眸子漸漸的暗淡下去。

  “唉”看著這一幕李明深深的談了一口氣。脫下那件并不是很干凈的外衣輕輕的披在姬軒的身上。輕輕的扶住跪坐在地上的李婷婷:“好了,婷婷起來了吧,這是命,希望在另一邊過得好一些吧。”李明原本有些麻木的眼神之中閃過一絲戾氣.......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