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20 23:48:31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表白即失憶
  4. 第二章 世界壞掉了

第二章 世界壞掉了

更新于:2018-03-15 19:46:52 字數:3927

字體: 字號:
  小雨丟下我,早不知道跑哪去了,也不知道我在馬路中間發了多長時間呆。呼呼,馬路中間,馬路中間,在馬路中間發呆真的不會造成交通擁堵么?話說,大天朝,俗稱龍的國度。蝦米,我的思維怎么了?

  大天朝叫什么來著?我必須問自己,額,軒轅龍國,切,不對!老夫絕對不允許我的大腦這樣羞辱我的祖國。軒轅,黃帝的姓,龍,感覺很邪惡很霸氣的有木有。反正糾正不過來了,還是叫大天朝好了。

  恩,話說,大天朝的司機們有這么高素質么?我在馬路中間發呆不會撞我。等,我躺在馬路中間,哦,懂了,怪不得沒人理我,八成把偶當成什么重癥患者了吧?

  回想,實在很在意,為什么身為閨蜜的小雨會丟下我?難道吵架了,不行,必須想起來,仔細的想,發生了什么。

  小雨敲詐了一個無牌照的車,然后,我腦中出現了什么,然后看到了小白,然后小白手中閃著白色的光。

  啪的一下,肩膀疼了一下,小雨看著靠著電線桿的我,像個中二病似的手舞足蹈“麻煩,乃老病又犯了,看老朽的。口遁,kis之術。

  “滾!”這一聲在預料之中,我有發呆胡思亂想的毛病,精神病到可以把自己的主要意識圍困住。如果發生那種狀況,只有小雨能救我。用她那讓男生們著迷的嘴唇。

  話說,我是被惡心回來的。

  “真是,乃到底真的還是假的啊,總是在最關鍵的時候回過神來。是不是喜歡那種若即若離的感覺?”小雨帶著些失望,帶著些調戲,帶著那么多的我看不懂的感情。

  “去。”撅起嘴,拍拍稍緊的褲子,再白她一眼,把她當成發情期的生物,冷冷的棄之不顧。別誘惑,我會愛上你,絕對不想在大家那種眼神下舉行那種被狗咬的同性戀婚姻。絕對不要!

  大腦是不是出了什么問題?怎么感覺不正常了呢,據說思想是對物質世界的反應。如果我的思維出問題了,真相只有一個:這個世界壞掉了。

  “怎么了?又發呆,沒問題吧?”小雨那樣的關心,讓我想起了媽媽的感覺。表誤會,我很正常,不是什么孤兒,到這一秒為止也沒經歷過什么不符合道理的事情。

  “老夫好像壞掉了。”呼出一口氣,那從我肺內釋放的水蒸氣那么熱,說話也很困難。忽然沒道理的發燒?難道吸入過多的pm2.5了么?敏銳的偵探直覺告訴我,這里面蘊含著驚天的陰謀。

  對,我嗅到了陰謀的味道。

  小雨抿了抿她誘惑的唇,平日的頑皮消失殆盡,關懷的眼神說不上,那是一種認真。

  她扶起我“別胡思亂想了,老朽抱乃回家。”

  好正經的一句話,可以相信她的誠意,但她哪來那么大力量?在想著什么危險的事情?果然,她裝成王子的樣子想把我公主抱,可惜沒堅持一毫秒就撞了電線桿。

  “怎么辦?乃不會死吧。”她現在沒有開玩笑的情感。看到這樣的她,身體在發燒,心臟卻是溫暖的感覺。畢竟,人活于世需要一摯友,她是在乎我的,這我感覺的很清楚。

  很費力的抬起手,拍拍她的腦袋“沒事,打車回家吧,你不是想和老夫同榻而臥么?”

  她是個樂天派,唯獨對我,她是個悲觀的人,我有一點不正常都能被她感覺出來,還會讓她表露出那樣的性格。

  話說,老夫很自戀吧。

  “不止同榻而臥。”她用那天然呆的羞澀那樣看著我,就算和她是一種生物,又怎么不想好好圈養她呢?

  “不要把老朽想的那么簡單。”不知她哪來的氣,粉嫩的小臉上掛著些倔強,那樣認真的對我說“那么聰明的乃,老朽的感情,不是沒意識到,是忽略吧。”

  多想抱住她,給她一個輕輕的kiss,可惜這里是大街上,我可不想被那些堵在路上的杯具們看熱鬧。逞強么?也許吧,人有時候不能把脆弱展現出來,尤其被人需要的時候。

  那時的我還不懂那么多,只是堅強的站起來,像大人那樣摸摸小雨的腦袋“走了,老朽的媽會著急的。”

  杯具的我們放學很晚,十點半放學,當然,是晚上。寂寞的路燈和成排的車燈為我們點亮回家的路,但卻無法驅逐我們心中的那份凄涼。

  被安排好的人生,討厭上課并不是怕吃苦,而是···這樣沒有自我的人生,討厭。

  我還好,模糊的記憶只有三年,之前的事情會忘的一干二凈,但小雨對我說過。

  5歲就被關進幼兒園,8歲開始小學,各種補習班不說,雪人都要堆成大人們喜歡的樣子。這樣,一直一直,學習著用不到的知識,18歲之前不會有自由。

  到了大學就自由了么?大概吧,不,那自由也是大人給的,不是自己的。

  曾想過,究竟是誰發明了人這樣的生物,被我知道了的話,無論什么代價,也要在他眼睛上“畫”兩個黑眼圈。

  “呼呼,終于到了朕的行宮了。”小雨毫不客氣的躺在我的床上“愛妃,朕寂寞了。”

  認真的?開玩笑吧,我帶著些失望的看看桌上豐盛的晚餐,不,夜宵。桌上又放上那習以為常的紙條,又不在家么?爸爸也是,媽媽也是,為什么我一上高中,他們就要這樣頻繁的出差呢?

  “吶,小雨,你家長也一直不一起么?”我不知為什么要這樣問,有些語言,人不知為什么要說的。

  小雨深吸一口氣,在我的床上打個滾,沒有回答我的問題,自顧自的說著那種任性的話“木床也是可以睡覺的。”

  很好“原來那是木床,公主大人。”我是個普通人家的孩子,不,稍微富裕人家的孩子吧,木床什么的。

  話說,本質上還真是木床。

  小雨喜歡在我面前炫富,但我知道,她那是在自嘲,她恨自己的身份。還記得她那寂寞的話:大小姐,所以沒什么朋友。

  “也許他們把我當朋友,但很可惜,我只把他們當玩具。”

  仇富么,是覺得小雨對我很有用么。不管我以前的動機,但現在,我們確實是朋友,至少我現在是這樣想的。

  “達令,該睡了。”小雨蓋上我的被子,我不能那么閑,打開電腦和臺燈,要繼續我的兩個“工作”。

  “為了給你買個軟床,老夫不好好工作怎么行?”我們倆的話很少涉及現實,但也正是因為這樣,我們避免了現實那些不好的東西,沒什么波折,一直是好朋友。

  小雨穿著不知什么時候換好的我的睡衣,想起什么重要的事情往洗手間跑。當然,她這樣的人,我這樣的人,多么疲勞,不洗澡無法入睡。不像男生,我表哥才不洗澡,趴床上就睡。

  雖然有點惡心,但我也向往著那樣的生活方式吧。

  開著電腦,打開某個語音人體學輸入軟件,一邊誦經一邊寫著老師留的作業。表誤會,我和大多數天朝子民一樣,沒有任何宗教信仰。那為什么要誦經?因為我在創造宗教信仰。

  好吧,簡單的說,形成某種意識形態與價值觀,然后把它傳播出去,用來影響他人。

  “不就寫個小說么?”深入思考的時候沒有時間觀念,不知某個活寶什么時候貼到我的身上,大大咧咧的坐在我的腿上,毫不客氣的關了我的音頻輸入軟件。

  話說,我的發燒什么時候好的?怎么感覺這么不正常?

  “這里有最高級的打字師,用什么沒有思維的軟件。錯別字怎么辦,到時還不是要查一遍稿子,狼,費,時,間。”小雨,想幫我直說,不要拐彎抹角。

  “算了,天朝子民就是拐彎抹角的專家級生物。”我這一句低語,然后燈光下倆女孩開始了各自的工作。

  我是有思考的,一邊寫作業一邊念叨著自己的小說,小雨沒思維,機器一樣乖乖的打著我的話語。

  寫一個不短的方程式,偷瞄小雨一眼,注意她完美的公主一樣的皮膚。穿著睡衣的浴后美人,唔,還好老夫不是牲口。

  “為什么上課也要寫小說,我真擔心你哪天被累死。”小雨了解我,所以不怕給我再多一種思考的任務。

  “斷更很不人道。”我說的大實話,好家伙,炫耀一下自己的文風和天才的情節構筑能力,找個借口就斷更,我恨那些作者。你必須知道,有多少人在凌晨等著更新的提示,大晚上的斷更你懂人權么?

  斷更等于謀財害命,解釋的木有!

  終于,經過老夫和內人的努力,終于在十二點半完成了所有任務。

  早在半小時以前,小雨已經側躺在我的床上呼呼大睡。我一點都不佩服她的睡眠質量,因為老夫也是心無掛礙的魂淡,沾床就深度睡眠的混蛋。

  像往常一樣,十二點半睡覺。真的像往常一樣么?人類究竟是什么,雖說有一定的行動自由,但我總覺得自己是一部超高級的機器人。

  行動范圍,思維范圍總是被圈定在發明人類的東西設定的“程序”里面。

  早晨5點半,我準時睡醒了。但是,我面臨的是,監獄?

  我確定,沒犯過什么法,雖然三年前的記憶一銷而空,但我絕對不是什么殺人犯。為什么會在這里?冰冷,陰暗,潮濕,連個門都沒有,只有一扇小鐵窗的監獄?

  為什么我知道這里是監獄,還有,心中莫名的負罪感又是什么玩意?夢,這絕對是夢,雖然我想這樣說,生物鐘卻告訴我,我現在是醒著的。

  轟的一聲巨響,是爆炸,炸在我所處的監獄的中心。別誤會,這可不是什么炸彈的爆炸,這種級別的爆炸可以瞬間把地球毀掉。是我的妄想癥還是事實?我知道,這樣的爆炸之中我馬上就沒有痛苦的死去。

  可惜啊,呵呵。

  我看到了虛空,身處一種虛空的環境,思維也慢慢的凝固了,這就是靈魂吧?雖然不記得,但很知道,初中的我大量瀏覽了有關宗教和哲學的書籍。宗教上說,人死之后,思維并不是馬上停止。

  靈魂從肉體中被剝離,靈魂和肉體結合所得到的意識會慢慢停止,失去所有的記憶,準備下一次輪回。

  死了?這么不明不白的死去。心中的罪惡感是神馬玩意,為什么要以這種方式結束我的人生?好不容易,我才讓那些男生不再輕視我,好不容易才交到了那么多朋友,好不容易,我···

  不甘心,不是因為自己,實際上,并不在乎自己怎么樣,只在乎我以外的東西。不管在乎不在乎,隨隨便便以世界末日為由終結生物的思維,不甘心。

  額,記起來了,2012不是世界末日,那么,現在一定處在某種胡思亂想之中。小雨,快醒醒。那個懶豬絕對醒不了,要遲到了,不想罰站啊!

  別安慰自己了。

  小雨居然在這種時候出現在我的面前,她抑制不住自己的興奮“愛妃,那樣的爆炸咱們都沒死,乃覺得什么原因?咱們被選中了唄。”自問自答,這種話讓人別扭。

  完了,我瞎想的過程中不會出現他人的面龐,也就是說,這是現實,也就是說

  世界壞掉了。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