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8 18:25:58
  1. 愛閱小說
  2. 仙俠
  3. 仙皇逆君
  4. 第二章 修界

第二章 修界

更新于:2018-03-18 18:40:14 字數:2931

  楊夢不知道自己是如何回到自己的房間的,他失控地暗中狂吼發泄一通后,便覺得整個人仿佛虛脫了一般,全身上下使不出丁點力氣,感覺非常疲憊,眼皮如同灌了鉛一樣,睜不開,雙腿更是重若千斤,舉步維艱,困意無可抑制地襲來。

  艱難的向著自己的房間蠕去,從父母的房間到楊夢的房間僅有百多米的距離,卻走了十多分鐘,終于進入自己的房間,楊夢關上門,衣服、鞋子也沒脫,直接趴到床上睡了起來。楊夢不知道究竟自己這是叫睡過去,還是昏過去。

  “呼呼~”僅僅只是片刻,楊夢便鼾聲大響起來,陰陽魚龍玉依舊緊緊握在他的手里。

  清冷的月華自窗戶傾瀉將房屋照的半亮,陰陽魚龍玉漸漸紅光大放。

  初時,紅光如同燭光搖曳,一亮一暗,漸漸紅光開始濃烈起來,逐漸照紅整間房屋,后來紅光大熾,如同陽光般讓人不敢直視,最終紅光仿如實質般,掩蓋整間屋子里所有事物,只能看到一片血紅,仿佛無邊無際。

  物極必反,當紅光達到最耀眼之時,開始慢慢消散,逐漸變淡,最終如同蒸發一般,消逝一空。楊夢的整個房間里看不出丁點異樣,所有事物如故,而原本趴在床上呼呼大睡的楊夢卻不見了,跟隨著陰陽魚龍玉發出來的紅光人間蒸發。

  楊夢感覺自己做了一個夢,這個夢感覺十分真實,自己從高空墜下,墜入一個霧氣瘴氣彌漫的深淵,十分幸運的掉進深淵底的一口小水潭里,潭水冰冷徹骨,凍得自己瑟瑟發抖。就在自己快要凍僵之時,一位老者悄無聲息來到水潭旁邊,這老者一身長衫,披頭散發,發須花白,胡須虬結,看不清樣貌,不見他有任何動作,自己就憑空而起,落在他的身邊。

  老者緊盯著自己半晌,忽然又蹲下身子在自己身上一陣摸索后,面露狂喜之色,仰天大笑起來:“天隨吾意!天隨吾意!”

  …………

  不知睡了多久,楊夢才開始醒來。醒來的第一感覺便是頭昏腦脹,腰酸背痛,腹內更是饑餓難耐。

  “吸——”楊夢聳動著鼻子,不由贊了一聲,“好香的味道。”

  在楊夢躺身之處的前方一堆篝火正在灼灼燃燒,其上正烤著蛇肉,那蛇肉正是皮焦肉嫩,油脂溢流的時候,光是看著就讓人食指大動,口水直流。但是,在篝火前方一位身著長衫,披頭散發,頭發花白的人卻吸引住了楊夢的目光。夢中那位老者的身形與之的完美重合,讓得楊夢身子一滯。

  隨即楊夢打量四周一番,發現自己竟是躺在山洞中,山洞布置十分簡陋,除了自己所躺之處有一個草鋪之外,再無別物。

  “我這是在哪里?”楊夢十分驚奇,甚至有些惶恐,自己明明是睡在家里,怎么醒來卻在這么個簡陋的山洞中?還有,這位感覺神神秘秘的老者是誰?

  “既是醒來了,就先吃些東西吧。這里是我住的地方,十分簡陋,沒什么好好奇的。”

  老者說話的聲音讓得楊夢有點不適應,他從沒聽過這樣的聲音,蒼桑中帶著落寞,聲音中淡淡的愁意驅之不去。老者一直背對著楊夢,即便說話也沒轉過身子來,似乎在腦后有一雙眼睛,竟然知道楊夢的一舉一動。但是楊夢真的太餓了,不再想其他,其他等吃飽了再做打算。

  拿起正烤著的蛇肉,楊夢也不怕熱,狼吞虎咽起來,只是幾分鐘的時間一條蛇被吃得精光。

  精神好了許多,楊夢問道:“這里是哪里?”

  “這是哪里難道你不知道?”老者反問楊夢。

  “不知道,我記得我在家中睡著,醒來后就到這里了。”楊夢如實回道。

  “什么?!”老者聽到此處,陡然轉過身來,“你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就來到這里?”

  見楊夢點頭,老者小聲呢喃:“難道真是天意!”

  借著篝火的光芒,楊夢看到老者胡須虬結的摸樣,果真跟夢中的老者一模一樣:“難道不是夢!”

  “這里到底是哪里啊?”楊夢再問道。

  “無回深淵。”老者說道。

  “無回深淵?”楊夢疑惑,“沒聽說過,無回深淵屬于哪里?”

  “無回深淵,是修界最深的幽谷,也是整個修界最可怕的地方,聞名整個修界。難道……你不是修界的人?”老者揣測著說,但隨即否決,“不可能,你明明是練氣二層的修為,不是修者如何會練氣法訣。”

  “修界?”

  “練氣?”

  楊夢小聲嘟噥著,修界、練氣這兩個詞他只在仙俠小說里面見過,他腦海靈光一現,不由問道:“前輩,你是修仙者?”

  “嗯,也可以這么說,但準確來說我是修仙者當中的體修。”老者說道。

  “體修?難道修仙者還分類型嗎?”楊夢問道,經上一問,他已經確定自己如同那些仙俠小說中的一些主角一樣,自當代社會離奇穿越到仙俠世界來,這是多么荒誕的事情,但是對于經常看仙俠小說的人來說,這也是常事。而楊夢沒有什么驚慌,相反,他心情壓抑不住的有些激動。他的腦海也飛快的編起了故事,穿越這種事當然不能與外人道。

  老者繼續說道:“當然,體修、法修、符修、妖修,這些都是修仙者,不過,修仙者雖多如過江之鯽,但成仙的卻寥寥無幾,隨著時光流逝,仙早已是傳說中的存在了,因此,修仙者也漸漸不再稱自己為修仙者而是修者了。”

  說道這里,老者突然昂首一聲嘆息,聲音中愁意更濃:“唉……仙……仙……仙道何存……成仙何難……何為成仙路,回首淚濕襟……難啊!”

  楊夢突然覺得自己心中愁苦萬分,情緒好像不受自己控制,淚水不自禁簌簌流下,抬頭望向老者,老者正搖首閉目,火光映照下,兩行淚水熠熠泛光,格外明顯。

  老者突然問道:“小子,你不是修者,為何會練氣法訣?是誰教你的?可曾有師傅?說!”

  老者越說聲音越響,到得最后一個“說”字已震得楊夢耳朵嗡嗡作響。

  楊夢掏了掏耳朵,才說道:“前輩,我也不知道我算不算是修者。我從小無父無母,在山里長大,有一天我摘野果果腹,無意間撿到一本書,我就根據書中的圖畫依葫蘆畫瓢,一個多月后我就覺得我的身子越來越好,越來越靈活。我撿到的那本書可能就是你說的練氣法訣吧。”

  “這么說來,你是沒有師傅的了。”老者的聲音柔和了許多。

  “對,我完全是自己亂練的。”楊夢接嘴,“對了,前輩,你可能給我解釋一下你剛剛說的那些體修、法修、符修、妖修嗎?”

  老者點點頭,稍微頓了一下后才繼續說道:“所謂體修,認為人的身體乃是最大的寶庫,其內隱藏著不可思議的力量,橫練到深處可以滴血重生,破碎虛空。”

  “自然界中風雨雷電,威力無窮,大能者追隨它的力量,這就是法修的來源。法修者,吸納天地間的靈氣煉化成自身靈力,以靈力溝通天地之力,可上天入地,可移山填海。”

  “符修其實是不一樣的體修和法修,符修者不修體不修法,但是他們卻能運用體修與法修的一些能力,他們將力量封印在一紙符箓中。”

  “妖修則是指自然界中那些因為長時間吸取天地日月精華,吃到天地異果而開啟靈智的妖獸。當然也有人另辟蹊徑人與妖結合,獲取妖獸的力量,這也被稱為妖修。”

  楊夢點頭,仔細消化著老者的解釋,而老者也不說話。

  “對了前輩,你是哪種類型的修者?”楊夢問道。

  “我是體修。還有一點我要告訴你,不管是哪種類型的修者,都劃分為后天、先天、紫府、萬象、元神、問鼎、天仙這七種境界。像我已是問鼎境界的修士,只差一步即可成就天仙,可惜,我卡在此境已經七千年了,仙路難成啊,所做的一切努力,為的只是那突破的一瞬間!”

  突然,老者話鋒一轉,道:“小子,說了那么多,說得我口干舌燥,其實,我只是想問你一句話。”

  說道這里,老者停口,雙手背在身后,望著楊夢。而楊夢也是抬頭望著老者。

  “小子,你,可愿拜我為師?!”老者一字一頓鄭重的說道。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