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5 22:16:21
  1. 愛閱小說
  2. 靈異
  3. 惡靈兜
  4. 等你長大

等你長大

更新于:2018-03-18 21:50:16 字數:2219

字體: 字號:
  桂陽城中的吳家,算是城里首富大家。一夜之間全都死得凄慘無比。五十幾口人被撕裂一地這是扯蛋。

  這句話是巡捕房局長說的,還發了話一定要徹底查到底,真相大白。桂陽城報大篇幅登載著吳府滅門案和局長大人的話語。

  沒幾天就被桂陽軍區杜司令給壓下來了。杜家理直氣壯的接手了吳家在桂陽城中所有的產業掛上了杜家的名字。有些明目張膽,可更體現了肆無忌憚的囂張跋扈。

  有些好事者,把吳家滅門慘案編成書。寫得玄乎其玄,玄得讓人讀書起來能玄暈。堪稱神做

  一時在桂陽地區流傳甚廣。

  桂陽城報的記著被這事引起了興趣。組織了幾個人去城里深挖其事情的過程和真實的詳情。

  吳府滅門慘案,在桂陽城熱炒半月有余最后在日本鬼子來后消聲滅跡。杜司令沒讓自己的部隊開一槍就卷了錢財帶著家人跑路了。

  桂陽城換了說話算數的人,以前遮遮掩掩的事現在被挖掘出來。城報辦公樓內,依然有許多人在忙。只是每個人的臉上都帶著死了親爹媽的表情,不情不愿地做著事。

  總編輯室內,徐家匯總編輯一臉熱情的接待兩個日本人一個苦行僧狀扮的日本和尚。

  “什么,太君你們要查吳家滅門慘案~!”徐家匯有些吃驚。難道日本人也喜歡八卦。在和日本人交流半小時后,討得日本人滿臉歡喜送走后,吩咐個人要其叫個高建國的來他辦公室。

  高建國,城報跑外采訪記著也是前次采訪吳家滅門慘案的三個人中的一個。讓他陪著日本人查這件案子最好不過了。

  高建國知道自己推脫不掉,索性就陪日本鬼子玩玩,隨便搞清楚吳家滅門慘案。一舉兩得的事他也樂意,這無關他的愛國觀。只是一個求知真相的理念。在前一次的調查里被杜家強勢給斷了所有想調查的人和單位。連城里都強制不要有人說起這事,那些把吳家慘案寫成書的人都被費了寫字的手。事情就被杜家強壓制了

  第二天,高建國剛到城報樓口就見到了日本人。“你好~!我叫大阪田野,這位是大日本帝國博士山本和城。這位大師是淺草寺的苦行僧巖石隆照。我們是這次調查吳家滅門案的人員,請多多指教。”說完對高建國一個鞠躬,另一個也跟著鞠躬,苦行僧大師只是做個佛揖念了個阿彌陀佛

  高建國不敢托大,畢竟現在日本人在自己國家很是猖狂。沒必要在這下小節上惹事,這無關愛國主義精神。自己很愛國的,你看日本人都在自己面前彎腰低頭了。他自個意淫YY了下,安撫自己的愛國心后也客客氣氣的做個自我介紹,完畢后就開始今天調查任務的開始。

  桂陽城說大不大,說小也不小。但知道吳家滅門案時,全城的老百姓都知道。不管是真是假,都能說得有模有樣,像是在現場看到似得。版本很多,說是被仇家尋仇的,說是狐妖上身得,更有知道錢姨太事的人說是錢姨太的冤魂來報仇的,眾說紛紜雜亂極了。這第一天的調查沒多少有用的線索就完事了。

  送走了日本人后,高建國默默地走在回家得路上。腦子里在想著今天調查得資料。從巡捕房拿到的資料和一些當時在現場的照片,他覺得事情比較復雜。尋仇殺人能這樣把人砍成碎片嗎?尋仇最多殺主要人的,吳家的家主就好了,干嘛把下人都殺了。冤魂報仇,引巡捕房局長的話,扯蛋。那究竟事情是怎樣的呢。他在想著事,沒注意到路上的人。一下就撞了個人。他愣了下,思緒被這個意外給打斷了。抬頭看到自己撞的人是個孩子。難怪自己沒怎么被撞擊力反推到。他歉意地上前要扶起自己撞倒在地的孩子。“小朋友,不好意,都怪叔叔走路沒個眼神。沒撞壞你吧,要不叔叔請你吃麥芽糖。”

  說來也怪。被撞倒在地的孩子沒有哭鬧。看這孩子也就個五六歲,正是哭鬧的年紀。被撞著一屁股坐在地上瞪著眼睛盯著他看,看得高建國有些麻麻的怪味。他摸摸自己的臉“小朋友,是不是叔叔臉上有什么東西啊。”他說完還討出手絹來搽臉。這時一個獵戶妝扮的漢子走過來,背上掛著幾只野兔子來到孩子身邊彎腰就扶起地上的孩子“怎么了,正兒爹爹不是說過嗎,男子漢跌到了得自己站起來。”

  正兒這時臉上才露出笑容對著他爹爹笑得很燦爛。“那個叔叔很奇怪。”正兒的爹爹隨著正兒指的方向看到了高建國。高建國停止了搽臉,尷尬地對著正兒的父親笑道“一時沒注意,撞到你家孩子。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正兒的父親沒有說哈,一臉嚴肅的低著頭皺著眉頭。

  高建國見對方沒有想理會自己的意思,也就不想沒皮沒臉的湊上去。說了聲有事到報館找他就要從正兒兩父子身邊走過。當他越過正兒父子一個身子的嫌隙時,就聽到一個很沉穩的聲音對他說“高先生,最近最好放下你調查的事情。不然有性命之憂。”高建國有些奇怪,自己最近調查的事情就只有吳家滅門慘案。這兩父子從來沒見過,看打扮著裝不像城里人,倒像經常出沒山林的獵戶。一個獵戶說的話有多少可信的。

  但高建國還是轉過身來想找他聊聊,說不定他和吳家有什么牽扯的呢。桂陽雖說不大,吳家卻在桂陽有千絲萬縷的人脈牽扯。說不定這獵戶還是吳家在城外農莊的莊丁也不一定。但轉身后,那對父子就不見了。這個也太見鬼了吧。高建國有些發愣,兩個活生生的人一轉身就消失不見

  這還沒天黑呢,這還是晚霞映照的天空,能看清所有的事物。怎么會這樣呢。高建國死命地揉了揉眼睛,除了眼睛被揉得有些發酸外。該看到的能看到,不該看到的依舊還是沒有在他眼珠子里。

  在貴陽城外的山道上,正兒這對父子在爬著山坡。“爹爹~!為什么那個叔叔的頭發是短發,可他的影子卻是長發呢?”“正兒乖,你看到的是他身邊一個阿姨的影子和他的影子重疊了。”“可我沒看到叔叔身邊有個阿姨啊~?”“爹爹看到了”“為什么爹爹看得到,正兒看不到呢?”

  “等你長大了就看得到了”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