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2 07:43:14
  1. 愛閱小說
  2. 游戲
  3. 網游之老不死
  4. 第一章 游戲前言

第一章 游戲前言

更新于:2018-03-16 14:36:07 字數:6161

  第一章游戲前言

  在中國某省某市的某縣某坐荒山的一條河流旁邊的一個村莊的一座看上去不怎么樣的房屋的院子里。沒有花,也沒有草,卻有一個大大的水池,在水池中,一個頑皮的少年正在戲水,不過看上去似乎很不安。

  “老不死的,我都泡了6天了,我可以出去了嗎?你看看鬼鬼正在叫我呢,他好象餓了,我去喂他好不好?”“少跟我油腔滑調,我看是你自己餓了吧,鬼鬼不用你管,天黑之前你給我老實的呆在水里,這個是為師對你好,這水池里的藥材,為師收集了十幾年,跑遍了大半個中國山川河流。這是為師對你最后的洗筋伐髓,明天你想去哪就去哪,告訴你一直想知道的事情,為師就不再管你了!你給我老實呆著,為師去給你那一樣東西。”剛說完,這老不死的就不見了,不過我也不敢出去,以前已沒次泡藥澡,老不死前腳剛閃,子天就爬出了藥池,可是每次都給老不死的輕易的抓住封住他的經脈丟完藥池里。

  “老不死”是子天的師傅,他叫什么名字,子天小時候問過一次,可是他沒告訴子天,之后,子天就一直“老不死”的不改口的叫下去了。

  “老不死,又想騙我?我這幼小的心靈怎么老是受傷啊,唉,去吧,去吧,我呆到天黑就是,說什么明天讓我走,鬼才信你。噢,鬼還真信你,鬼鬼信你啊,哈哈!死鬼鬼等我出來,看我不扁死你,把宰了你考著吃,想怎么吃就怎么吃,左一口來右一口,我咬一口來吐一口,哈哈!”“汪,汪汪,汪汪汪……”哈哈,鬼鬼,你叫也沒用,站在哪不準動哈,給本少爺護功,我要練功啦,等我出來,大大的有賞!

  鬼鬼是一條狗,而且是一條厲害的狗!在子天幾歲的時候,每次在練功的時候,他師傅就讓它去追鬼鬼,追上了就算完成任務了。可是他總是追不上。這到是沒什么,但是讓子天在前面跑,鬼鬼在后面追的時候,他可就慘了,沒有一次不是光著屁股爬回來的,有時候屁股上還留著鬼鬼的“香吻”。直到他十歲的時候,風水輪流轉了!他終于可以輕易的追上鬼鬼了,每次都在鬼鬼的屁股上揪下一綴毛,追了那么幾十吃之后,鬼鬼的屁股上,已經變成“大漠”了,杳無狗毛了。于是總是遠遠的望著子天,那怕他手上拿著香噴噴的骨頭,也覺不接近。

  “啊哈,終于天黑了,鬼鬼,老不死,我來了!快點把吃的準備好,本少爺要用膳啦!”接著,楊子天便從那讓他呆得厭煩的水池里飛了出來,原本趴在水池邊的鬼鬼,嚇得尿都出來了,飛快的向房子跑去,不過他那有子天快,不到2秒鐘,就被子天以大力神龍爪抓住了。“哈哈,跑什么,難怪最近我怎么老是吃不下飯,沒胃口,原來我想吃狗肉了!”“汪汪,汪,汪……”

  “臭小子,快點過來,我有要緊事告訴你,這次我沒跟你開玩笑。經過為師幫你配置的藥物泡澡,你的根骨筋髓都已得到了徹底的改變,你能不能把神龍神功練到第十層,只能看你自己了,為師該教你的都已經教了,沒有教你的,你也學會了不小,真是學無不術。”這個時候,楊子天把眼睛瞪的大大的,對著老不死做著鬼臉,似乎自己很了不起。

  “這次的洗髓,你可能沒有什么感覺,不過你以后會慢慢的發現的,為師我也老了,哼,都是被你這個臭小子氣老的,想當年,我可是風度偏偏楚楚留香,人見人愛車見車載的大帥哥,帥哥我一回頭,長江之水倒著流;帥哥我兩回頭,美女之吻牽牽著走,帥哥我三回頭……”“打住,打住,老不死的你有完沒完啊,少臭美,我看你是人見人倒,車見車翻……,你說了明天讓我走,可是真的?”“哼,和你這臭小子說了你也不懂,當初那個……算了,不說了。和你說正事吧,如今你的神龍神功已經練到了第6層,出去也沒什么人欺負你了,(你不欺負別人那就更好了,老不死這十五年來可吃了這小子不少的苦,在心里嘀咕著。)對付6階以下的人,夠用了。”

  “現在我告訴你的一直想知道的事情,關于你的身世,我不能告訴你,至于你的父母是誰,你以后會知道的。還有神龍神功,是你祖上一直傳下來的,這篇神學,被一些家族和幾個老不死的追了百年了,所以你到了外面無論是誰,你都不能說,知道嗎?這是你出去我對你唯一的要求,要是你做不到,你在再這里陪鬼鬼玩幾年吧。因為一但走漏消息就有可能引來殺身之禍。現在,難免那些老不死的還在追查。你在外面不要亂用武功。碰上那些老不死的,你還不是對手。所以我才會帶你在這個鳥不拉屎杳無人煙的地方一呆就是幾十年,唉,我的青春啊,都壞在你這臭小子身上,所以你要給我好好的那功夫學好。”

  “這是你的身份證,明天你就去你的大師伯那吧,他會照顧你的!哈哈,我終于輕松啦!現在你就安心的再呆一夜吧,明天你就自由了。廚房里,有吃的,快去吧,再不去,鬼鬼吃完了可別怪我啊,還有,鬼鬼,我會照顧它的。你帶去你大師兄那不方便。為師現在就走了,你好自為知,好好努力,要牢記為師對你的教訓,如果你做出了什么傷天害理事情,我絕不輕饒你!”剛說完,又不見了,這老不死的不知道練到什么程度了,簡直無法想象。楊子天在心里想著。

  “老不死,噢,師傅,我會記住你對我的教誨的,徒兒一定好好做人,我也會想你的;雖然這十幾年,你老是折磨我,雖然我剛練功夫的時候,不但你自己打我屁股,還讓那死鬼鬼也追著咬我的屁股,然后治好了再讓它咬我那紅通通又小又可愛的屁股,哼,鬼才想你,哼,老不死的,去吧去吧,去找你的老情人約會吧,說不定她找跟別人跑了,哈哈!”

  “臭小子,我看你還真是不見棺材不流淚,老不死我還沒走呢,呸呸呸,都是你個烏鴉嘴,害為師都一下中招了,我才不是老不死。不過這幾十年,還從沒聽你叫聲師傅,我這個感動啊!接著,這個是為師給你的禮物,不要搞丟了!”說完之后就真的走了。

  子天摸著他師傅給他的東西,看了看,是個戒指,看上去卻不怎么美觀,不過他還是把它戴在了手指上。抬頭望了望遠方的夜空,黑黑的什么也看不清,有滴熱淚從他的眼角滑落而下,打心底他還是舍不得他師傅的,這幾十年來,他沒有伙伴,沒有好玩的玩具,沒有好好吃的東西,有的只是對他嚴厲的師傅,有的只是等著他練的功夫,有的只是追在他屁股后面的鬼鬼,除此之外,他還真是什么都沒了。師傅就是他唯一的親人。再見了,師傅,我一定會努力練功的!我一定要青出于藍而勝于藍,打敗你這個老不死,再去尋解我的身世之迷。

  第二天一大早,楊子天就帶了幾件換洗的衣服去他大師伯那了,十二歲的時候,他師傅帶他去過他大師伯家,所以記的怎么去的路。哈哈,我終于可以走出這個鳥不拉屎的地方了!

  子天的大師伯住在GX省桂林市,畢竟這里山水好風景好環境好,還是全國的十佳旅游城市。楊子天大師伯家,處于漓江的上游地帶,離市區4公里左右,住在一個叫清心花園的小區里。這小區都是有錢有權的人住的,三層樓的中式別墅型,這小區大楷一100多戶人家。楊子天大師伯叫費家豪,是一個退休的中央官員,具體的是什么官員,他大師伯從來都沒說起過。

  子天坐了40多分鐘的車,終于抵達了大師兄家。他大師兄有一女一子,兒子叫費成,今年20歲。女兒叫費彗,也是15歲,不過恰恰比子天小了幾天,所以讓她感覺很不舒服,每次子天一到她家,她就非逼的子天叫姐姐,不過打又打不過,斗嘴也斗不過。這不,子天剛到,一出好戲就又上演了。

  “哎呀,我的乖弟弟呀,又來了呀,這次帶了什么禮物給姐姐呀?如果沒帶,看我不打你的小屁屁!你可不要告訴我,剛好你的屁股又癢了?放心吧,這次姐姐我會好心的舒服的對待你的小屁屁的!”子天一聽,就和她攪上了。“喲嘿,這不是小彗嘛,幾年沒見,長這么大了,丑小鴨變成花姑娘了(看過潘長江的《舉起手來》人應該都知道-花姑娘-是什么意思,如果沒看過的建議去看下),哎呀,就是那張嘴還沒長全,見了哥哥也不叫,還想著要禮物,我就是有禮物,也送不出手啊,如果叫聲哥哥的話,我還是很樂意的把這個漂亮的戒指送給某人的。”子天其實也沒禮物,就老不死的送他的那戒指,他戴在手上挺不舒服的,所以想把它送給小彗,這小彗的纏人功夫了得啊。

  “哼,那么黑咕溜秋的破戒指,從哪堆垃圾里檢的啊?送我?我還不想弄臟了我漂亮的滑滑的手指”“你…,不想要,我還不想送呢,這可是無價之寶,現在經你這么一說,你上次說過要嫁過我的,你現在就是以身相許,我都還的考慮考慮,畢竟這是人生大事啊,我還得問聲我的大師伯啊!”說完翹著他的小屁股,望也不望小彗就走進了他大師伯家,似乎急著去向他的大師伯拿注意。這一說,氣的費彗小眼蹬小腳。

  “子天來了啊,怎么不先打個電話給我,你費成哥在QH讀書不在家,我叫小彗去接你呀,坐車很累吧,來,坐師伯這里來,讓我好好看看。幾年沒見,長成帥小伙了,這身肌肉真結實,好,功夫一定練的很好了,唉,你費成哥,總是想著讀書,總不練功,而你小彗妹妹最近卻練的蠻勤快的,你上次來之前一直不怎么練的,你走了以后,整個人就感覺變了一樣,小姑娘家的整天練的渾身臟西西的,不過我到是蠻開心的以后就不用擔心被人欺負了,不過我又擔心,這丫頭,這樣下去,以后嫁給誰啊!”說完看了看子天,似乎在說,你小子,這丫頭以后就交給你了。

  “爸,說什么話啊,眼下就有人欺負我了,還說什么以后啊,什么嫁不出去啊,呸呸呸,追姑娘的人海了去了,本姑娘可是人見人愛車見車載的美女,才不是某人口中說的什么花姑娘,那么難聽的銜頭,本姑娘才不要。”子天心里一納悶,這話怎么跟老不死說的一樣啊,不知道誰師誰徒。

  不過這子天一到他大師伯家,是有人歡喜有人愁啊,喜的是誰呢?當然是他大師伯了,小彗丫頭肯定也是歡喜的,只是兩個人愛彼此斗來斗去而已。那愁的又是誰呢?這是他的師娘──倪青青。因為啊,子天每次一到她家來,就和小彗搞的全家烏煙瘴氣,亂七八糟的。她擔心小彗跟子天在一起沾染上壞習慣,這不,小彗如此的練武,就是受了子天的影響,只是小彗一練武啊,就出現了如上情況。

  還有就是子天這小子,小小的年紀,卻愛喝酒,而且還很厲害。和他師傅在一起的時候,經常寸他師傅不在家翻這翻那,有一天,翻出了一瓶子,重重的,好象裝了什么東西在里面,好奇心,迫使他打開了瓶蓋,有揭蓋就聞到奇特的香味,他也想也沒想,就喝了一口試著,反正是死不了的,因為他每次受傷感覺要死的時候,他的師傅都會很快的救活他,然后繼續練功,所以他的膽子就慢慢的天不怕地不怕了。后來就老是存他師傅不在家的時候偷酒喝。直到一天被老不死的發現酒不見了,才知道這臭小子偷了他的酒喝。老不死當時氣的要死,于是開始把酒藏起來,不過老不死怎么藏,那臭小子還是找的到。所以這小子,喝酒極厲害!

  當子天在他師伯家酒隱犯了的時候,就偷偷的拿了他師伯幾瓶酒喝了,事后卻被倪青青發現了。被倪青青教訓的低頭哈腰。事后還罰了他幾天的家務活,本來就不怎么會做的子天,做起來更是粗心的很,洗碗洗到了只剩幾個完整的,拖地拖到練起功來了,墻上到處是他練功的痕跡。倪青青一見,更是氣的要死。所以一見到他啊,心里就犯愁了。

  這次子天到師伯家,酒隱犯了,卻不敢向他師伯討酒喝,更不敢再去偷了!于是,便和小彗比武,輸了就要答應對方一件事情。想對不要想,小彗怎么打的過子天呢,不過這丫頭死命不服輸,從中午一直纏著子天斗到了天黑,從屋內斗到屋外,從屋外斗到小區內。斗的一身象個乞丐,才回來。于是就答應了子天的忙。于是就開始著智拍騙小彗怎么偷酒了,一想到明天師伯家要來客人。

  “小彗啊,明天師伯說了有客人來,叫我幫他把酒拿出來擦擦,這事簡單,你去幫我拿來,我來擦吧,其他的就沒你事了。”這丫頭覺的沒什么,就從他老爸的藏酒窟里弄了幾瓶酒出來,酒瓶上面寫著XO兩大字,子天當然知道是什么酒,當時興奮的要死,卻裝著不滿意的樣子,“就這些嗎?怎么全部是一樣的啊,再去拿幾瓶其他的來,我寸著有時間全部擦擦,我明天答應你繼續陪你玩(打架)”“好,你說的啊,不過不可以告訴我媽哦,我現在就去拿。”之后還真找出一些不一樣的酒,1949年的紅酒,1930年的茅臺酒等。

  子天一見,“哇靠,找了這么久就這么幾瓶啊,算了,難的你有心,明天我一定答應你陪你玩是了。”說完抱起幾瓶酒,飛快的閃了。當然他不可能在他師伯家喝的,當然其他人也不知道他到底在那喝的。遲到第二天,他師伯家來了客人,要酒招待,待他師娘倪青青找酒時,卻發現酒不見了,連瓶都找不到,問了下他師伯“老公,酒呢?你全喝光了,怎么一瓶沒了?”“沒有啊,這段時間我血壓高,不是沒喝酒嗎?怎么會不見了呢,再找找,再找找,我要和我的兄弟好生好幾杯!”

  這時候,小彗丫頭跑了出來,“爸,你昨天不是叫子天幫你擦酒嗎?我全部拿出來給他擦去了,怎么樣,你的女兒乖吧!”“噢,原來是這樣啊,你快去叫子天來,問下酒放在什么地方。我要和你方叔叔喝酒呢,等下你方叔叔有你禮物送你哦,快跟你方叔叔問好!”“方叔叔好,方叔叔真是越活越年輕了,比我爸帥多了!”接著對他爸說“爸,我今天一天沒都看到子天啊,我也在找他呢,不知道這臭小子跑到什么地方去了,我再去找找吧。”

  “家豪兄啊,你這女兒真是乖巧懂事啊,我那女兒啊,如果有小彗一半那么懂事就好了,唉。對了這次來,的確是給小成小彗送禮物來的!”接著有人從外面抬進來兩臺機器。接著說到,“這是我國龍新集團最新科技,制作出來的虛擬游戲《世界》生態艙,由我國政府聲明發表和發行。還有虛擬游戲頭盔,不過那個比這個又差點。”接下來和費家豪解說了關于游戲設備的事情。“家豪兄啊,其實這次來,還是有事情要拜托你幫忙,眼前馬上要馬上開始運行游戲了,國家下令讓我負責《世界》生態主腦的所在地的安全,但是某些國家虎勢眈眈啊,在游戲主機《世界》生態主腦的區域,軍部已經下達了A級防御令,但是我還是不怎么放心,所以啊,我想請你找你幫下忙,你看可以不?”

  “方兄啊,好說,這不但是處于對“和平”生態主腦的安全,還處于對我國的名譽安全,我答應你。”“那太謝謝家豪兄了,眼下我還有急事,那我就先告辭了,改天我請你喝酒,咱們兄弟來個不醉不歸,哈哈!”“唉,方兄,實在不好意思,來了都沒請你喝杯酒,不過我知道你現在忙大事,我就不耽擱你的寶貴時間了,好,改天我們不醉不歸!”

  待小彗發現子天的時候,發現他倒在屋后的草地上。她一下急了,以為他出事了,馬上爸爸,爸爸的喊過不停,費家豪倪青青一聽,急忙趕了過來,看到子天到在地上,也嚇出了一身冷汗,心里嘀咕著子天千萬么出事,“大哥要我照顧他,這剛一來就出事了,我真是對不起大哥啊!”待把他抱起之后他就發現異常了,這小子根本就沒出什么事,而是喝酒了,還喝的很多,一看旁邊的酒瓶子就知道了,而且還喝醉了。便倒在這里睡著了。這些酒啊,不但是名酒,有的更是高度酒啊,喝了這么多,是神仙都要倒!

  幾小時之后。“呵呵,師伯啊,這個…這個,因為…因為我,對不起啊,師伯,我也就喝了幾瓶而已,但那個味道太香了,太迷人了,讓我太沉醉了,比起老不死的那些酒是好喝多了!”說完也不管他師伯怎么處治他,卻沉于那種醉生夢死的感覺里頭去了…“好你個臭小子,喝了我那么多的酒,還說成是幾瓶,那可是我幾年的酒啊,你這小子,一來就喝完了,我跟你沒完”說完他的手就和子天的屁股招呼上了,接著傳出一聲比子天被鬼鬼追著逃生時的尖叫聲還難聽。

  “臭小子,這次就原諒你了,沒有下次,小小年紀怎么就學會喝酒了,真不知我大哥是怎么教的你,下次要喝,要跟我打聲招呼,不許再偷我的酒喝了。小彗,子天你們過來,看看你們方叔叔送了你們什么好禮物!”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