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6 08:12:32
  1. 愛閱小說
  2. 都市
  3. 千里之戀
  4. 第一章,前言

第一章,前言

更新于:2018-03-17 11:25:16 字數:3147

字體: 字號:
  隨著網絡的飛速發展,網絡也已經深入我們的生活。很難想象沒有網絡的生活,也是隨著網絡的深入生活,在05年的時候,網絡出現了一個新詞——網戀。對于現在的我們來說已經是老掉牙了,每每一段時間,豐富的網絡用語在生活中不脛而走。

  在09的時候,我爸霸氣的決定給我買臺電腦。那時我讀的是專科學電子的,所以每天用電腦的時間很多。不過我幾乎不是用來學習和游戲的。每天聊聊天看看小說電影什么的,小棣的出場真的很突然,直到后來我取笑她說:“天空一聲巨響,胡小棣閃亮登場!”

  聽見滴滴的聲音,點開對話框“你是男是女亦是人妖”我靠橫。

  “我不知道!要不你來試試,是男是女!”

  …………

  后來我們,經常沒聊天,當我提出開視頻,她都拒絕。也許是因為拒絕顯得神秘吧,每天的聊天越來越顯得曖昧起來。我想過她是不是長得沒法見人啊?我發現我越來越喜歡跟她說話,甚至看見她不在線會感到失落。

  快畢業了,考試越來越緊,我還要復習。我沒有太多的時間上網了,我又想跟她聊天。于是,我鼓起勇氣要她的電話號碼。我準備好了被拒絕的心態,她很快的回復了她的號碼。

  我特激動拿出我的洛基亞直接播過去了,對方也很快接通了。我努力的平復自己的心情:“是胡小棣嗎?”

  “嗯,尹沐對吧?”對面的聲音不是很動聽,但聽起來有點純凈的感覺。沒有刻意的去掩飾。

  “是啊!在干嘛呢你?”俗套的問題。

  “打電話啊!”好吧,她還能開玩笑的。

  “廢話,我能不知道嗎?”其實我們在網上聊的很開了,只是第一次打電話有點激動。聽她開玩笑我也放開了。

  自那以后我們天天打電話。因為是長途,我的零花錢不多,老是忘交話費,經典的半月光。我的手機經常性的欠費,她打不通我的就會在淘寶給我沖話費。不知為何,感覺好好見她。聊了一年多了,照片都沒見過。

  經過兩月的奮斗,我終于拿到了大學畢業證。出了這門,咱以后也敢說我是大學生了。同學們發起組織,說要去好好痛快的玩一把。把我們這市玩它一遍。我們在市區里有名的飯店的吃飯喝酒,這是我們的散伙飯。明天就該收拾行李各奔東西了,我們喝了很多酒。很多女同學不勝酒力,互相抱著哇哇大哭,有的直接在衛生間吐了半個鐘頭,跑出來哈哈大笑。

  忽然感覺好像她了,我拿出手機撥通了她的號碼。

  “喂”手機里傳出軟綿綿的的聲音。

  “睡了嗎?”也許是酒精的作用我想象著TA入睡的樣子,傻傻的笑了。

  “剛睡著你就打過來了”

  “怎么睡的這么晚?”

  “工作上的事,加了會班‘

  “嗯,我想說件事……”我想說喜歡她,當我發現自己愛上她的時候,曾無數次的幻想著表白的場景。也無數次的制止了自己,我害怕她會拒絕我。如果她拒絕我很可能以后我們朋友的都沒得做了,我也想過她會接受我的表白,可是我們相距千里。那分愛又能經得起蹉跎嗎?

  “好!說吧”對面依舊軟綿綿的聲音。我不知道怎么說,我怕拒絕怕失去。

  ……

  “怎么不說話?”

  我平復著自己快發崩裂的神經,我的思念跟著酒精的作用,已經無法壓制了:“我喜歡你!!!”說完這句話我忽然感覺自己驚天地,泣鬼神的氣魄。

  “嗯。我也喜歡你啊!”對面依然平靜,好像我說的廢話一樣的。

  “我說的是真的!不是在跟你開玩笑!”我慌了。我怕她認為我是開玩笑的。

  “我也是認真的啊,不然你以為我錢多啊,老是給你充話費”

  “嗯,那我們可以交往嗎?”我忐忑的問。

  “你說呢?”慘淡的語氣,跟我好像云泥之別。我是泥……

  “能讓我看看你嗎?”我諾諾的問。

  “還是先不好了,到時會讓你看到得。只是我怕你看到就不喜歡我了”對面呵呵的說。

  “我才不會,我不在乎你的外貌。”我慷慨激昂的說,好像少先隊員宣誓一樣的。

  “我相信你,我先睡了。好困!”

  “嗯,你睡吧,同學等我呢!”

  “好,你也早點回去睡,不要太晚了,晚安”

  “嗯,晚安!”

  嘟嘟……電話掛了。掛了電話我回到我們那個包間,看著同學們可笑又可愛的樣子,有趴在桌子上鼻聲大鼾的,有在窗邊看著窗外川流不息的車流大嘆人生的,有拉著手紅著臉非要再喝下去的……記得有人說:“酒是拉近關系的最好媒介”對于這句話我的體會倒不是很深,不過我們一起三年多,酒的作用也許就不那么重要。我相信多少年以后我還會記得這里的所有人與物。

  小楊看見我站在門口苦笑的搖頭,一跌一顫的過來拉我讓我喝酒。我雖然沒什么酒量,但今天也興致高昂。大喊“來!不醉不休”!小楊算是我們班酒量頂尖的,不愛學習,整天不是睡覺就是上網喝酒泡妹。不過他的集體感很強,經常為班里的同學出頭。所以對于這個有點痞氣同學,同學們還是很愿意跟他做朋友。

  酒戰到5點多,可能是心情好的愿意我喝了很多,但感覺只是漲肚,其它沒什么。小楊大贊我:“人才啊!深藏不露”

  同學們漸漸的醒了過來,跟著回到學校。我倒頭就睡覺了。

  這一覺睡得很沉,最后還是被電話鈴聲吵醒的。伸手摸摸枕邊,沒有。我一下坐起來在床上找著,找了幾秒才發現原來在褲子口袋里。沒看號碼,直接接了:“小子!考完了沒?”是我爸的聲音。

  “完了啊!”我迷糊的應著。

  “什么時候回來?”

  “明天吧!我買的21的車票”我回答著。

  “今天不就是21號嗎?睡糊涂了啊!”

  “什么!”我看了下手機21號11點了“啊,我沒時間了,就這樣啊爸。還有5個小時火車就開了。我收拾東西了”沒等我爸回我,按了電話。

  從電腦,衣服收拾起,將近花了我二個半小時的時間,終于把行李歸置好了。我坐在收拾好的空床上,看了看這個睡了三年的宿舍。回憶著發生的點點滴滴,記得剛分到這個宿舍大家互相不認識。不知道是誰提議大家介紹下自己,結果我把我家的戶口本報了一遍,惹得大家哈哈大笑。

  提著行李出門,幸好我是一樓宿舍,不然這么多東西不知道要搬到什么時候。推著我的東西一步步的離著校門走去,現在里學校人少多了,大概回家了吧。對著過往的學弟學妹還有同級同學笑了笑,雖然都不認識。就算有人以為我是神經病也好,反正你們沒機會見到我了。

  出了校門攔了輛的士,直奔火車站。不遠15鐘的路程。

  到了火車站,把行李拉著擠上了火車。經過漫長的5個小時,列車駛入我們市。又是幾經反轉,到家了。

  我一腳踹開我家的門,“老頭出來迎貴賓了。””

  “嘿我說你這小子,皮欠是吧!”我爸穿著他的大褲衩指著我罵道。

  “你們爺兩就不可以消停會!一到家就神經”我媽也出來了。

  “媽,我回來了”wo說。

  “嗯,吃飯沒有?”我媽過來幫我拿行李放好。

  “沒呢,火車上的飯菜太難吃了”我早餓了,昨晚到現在滴水未沾。

  我媽去給我弄吃的了,我爸讓我坐著:“畢業了,想去哪里?”

  “我還沒想好,我先看看吧。”

  “要不,給你姑父做?‘wo爸提議說。我姑父在我們縣城里開了個電子廠,很小也就二三十人的樣子。

  “我不去,他的廠才起步,人又少!”

  “隨你,你自己決定吧,那么大的人了。過幾年就得結婚了,不要還是跟孩子一樣就行了。”我爸不會強迫我什么。

  “嗯,我知道!”說著,我媽端來一碗面。很香上面淋了芝麻油,還有很多作料。

  飽飽吃完了,我媽還問我夠不夠。我直搖頭不要了。

  在家天天就是上網,也在網上投了幾份簡歷,等著消息。讓我始料不及的是,所有的簡歷都像石沉大海一樣。連浪花都不曾激起。

  小棣幾乎每天準時7點給我打電話,好幾次我爸問我是誰,是不是女朋友。我含糊的編著關系,并不是我怕什么。我爸也不會干涉我交女朋友,可是我們畢竟相隔千里,又是在網絡上相識的所以暫時我不打算。點破什么。

  每天不知道要做些什么,上網看電影,投簡歷。可是簡歷越投越沒信心,難道我努力拼死拼活讀的大學真的那么一文不值?我媽也在托人給我找工作,可是大部分是去工廠里做一線員工,我沒有去。我是大學生,雖然說是專科,可也是大學生啊。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