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20 23:47:03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滄月如神
  4. 第一章 凱爾特家族

第一章 凱爾特家族

更新于:2018-03-18 13:20:29 字數:3520

字體: 字號:
  青山鎮坐落在卡洛帝國和光明圣殿的邊界山脈,這里遠離了大城市的繁榮,人與人之間的虛與委蛇,而又有一分小山村的恬靜自由,青山鎮很早以前出過一個大人物,所以這里雖然是個不起眼的村子,但也稱鎮。

  是冬——晨曦,漫天飛舞的雪紛飛著,散落向大地,好似而有的樹枝,因為擔不動雪的重量而折斷,鎮里的大街上,一個穿著單薄的少年,臉和手都凍得通紅,羊角型的氈帽也勉強護住頭部,那灰色的皮襖顯得極有“歷史”(太破舊了)凍得手面龜裂的雙手緊握著打掃*,清理著街道上的積雪。

  在離少年不遠的一個商鋪中,一個身著紫色貂皮大衣,嘴里叼著煙卷的大叔,胸前一枚金色的徽章,上面鐫刻著一個名字-約翰金,象征著他在這個村子里的地位——鎮長。透過窗戶,默默地注視著大街上這個孤單凄涼的身影。

  少年掃著路面上厚厚的積雪,一個小山似的身影突然出現在他面前,少年先是一驚,而后抬頭仔細一看,緊張的表情頓然又松弛,眼前的人正是青山鎮的鎮長,約翰大叔,他的慈祥與友善深得人心。約翰沖著少年露出慈祥的微笑,少年臉上洋溢著一絲的溫暖與感動

  。

  約翰粗大的手輕輕地拍在少年的肩上,微笑的說道:“孩子,跟我到我家暖和一下,吃點東西。”說完便拉著少年去自己家的店。

  ......

  鎮長的屋子里,簡單的裝飾品把屋子襯托出一種自然,恬靜,樸實。村民們把鎮長家的裝飾稱為地道的約翰鎮長的風格,斜對門有個墻爐,爐里的木塊努力地燃燒著自己,不時還發出“噗,,的聲音。少年坐在里火爐最近的座位上,暖和著自己的凍得發顫的身子,沐浴著溫暖,少年托起腮幫,陷入自己過去的回憶。大叔在廚房里嫻熟的cooking早餐。

  “小家伙,來—我們的早飯已經好了”約翰大叔腰間系著藍色的圍裙,在配上他高達粗壯的身軀,顯得分外的滑稽。這就是鎮長約翰金,有時候幽默的像個頑童,有時嚴厲的時候像個嚴父,.....

  聽到約翰叔叔的叫喊,少年先是本能的身子一顫,然后又低下頭,緩緩地走過去。長時間的被欺負侮辱,稍大一點的聲音都會使少年的內心產生一絲的恐懼。窗外,大雪像是無窮無盡似的,下個不停。

  約翰察覺到少年的一絲恐懼,頓了一下,心里嘆息道:“那金烏商行的烏里.貝斯真是太霸道了,自他的到來,青山鎮的村民可是遭殃了,我也盡自己一點微薄之力,幫幫這個少年。”

  “駕;;..”三名身穿青色重盔的勇士,頭頂的紅色長纓代表著卡洛帝國的特種戰隊,駕著渾身被鐵片包裹的戰馬,馳騁在鄉間的小道上。

  “咦,怎么有三個玄階的高手向我青山鎮本來,難道我的身份暴露了??”就在少年和約翰吃著早餐的時候,身為地階強者的約翰同過超強的感知力鎖定遠方三個高手,身體不自主的斗氣涌出,形成一副黃金色的斗氣鎧甲,(雖然不是很完美)。一旁吃飯的少年看傻了眼。

  待三個強者的氣息逐漸遠離自己所在的區域,約翰這才放松下來,在看少年,一副震驚的表情,直勾勾的盯著眼前的鎮長。

  約翰也知道自己暴露了自己,黃金色的斗氣鎧甲告訴少年,眼前這個慈祥的鎮長,還是一個強大的戰士。

  少年砰地一聲跪在約翰面前,那雙充滿迷茫的眸子瞬間轉為充滿渴望的烈火,那早已干渴的眼眶猶如洪水爆發,從眼角順著臉龐傾下,激動的說道:“鎮長大人,請你收我為徒吧,我的家人都死了,唯獨我僥幸不死,還活在這個世界上,我想為他們報仇,即使犧牲自己的一切。就請收下我吧。”

  看這眼前的少年,如此誠懇的跪在地上,約翰的內心也不是滋味,說道:“孩子,大叔是有心無力啊~!”

  少年說道:“大叔是嫌我沒有天賦嗎?我可以學~~~~~,給我點時間,讓我證明給您看。”

  約翰說道:“孩子,我的身份很危險,你跟著我說不定什么時候就會死。大叔不想連累你”。走到少年身旁,將少年扶起。

  少年說道:“大叔,你是什么什么身份我不在乎,我只知道您是一個好人,你經常的幫助別人,我愿意跟著你,就算有一天真的會死,我也只會感激大叔對我的大恩。”

  約翰坐在沙發上,看著眼前的這個少年,若有所思,窗外——雪漸漸停了,一片銀白色的世界呈現在約翰的面前,就在三十年前,自己也同樣是個落魄的孩子,被一個神秘的戰士就下,然后翻越大雪山,去拜師。

  “也許這是上天安排的,我走了師傅的老路,現在有遇到了這個孩子。”約翰自嘲道。

  一個瞬息,約翰來到少年的身后,一把將其提起,屋里的書架突然抖動,一個密道出現在二人面前,又是一個瞬身,二人便消失在原地,密道再度消失,屋里一切恢復如常。

  密室里,少年正對著約翰,微弱的蠟燭燃燒著,伴隨這少年越來越快的心跳,自己能不能成功的拜師,就在這一會了。

  脫下~~~~

  撕下~~~~

  解下~~~~

  眼前的約翰大叔活脫脫的變成了一個女人,一個散發著成熟,貴族的氣質,溫文爾雅,少年驚呆了,他從沒有見過如此漂亮的女人。

  “既然我決定要收你為徒,我的身份自然不會瞞你,我原名叫木有緣支柱,是其他大陸上的。”木有緣支柱笑著說道。

  少年緩過神來,靦腆的說道:“大人,不,師傅,你這么說是答應收我為徒,師傅放心,你的身份我是不會告訴別人的。”

  木有緣支柱說道:“小家伙,你叫什么名字?你的家呢?”

  一提起自己的家,少年的臉色又變得暗淡,充滿了愁苦與悲憤不甘,幾個呼氣喘氣,少年說道:“師傅,我全名叫—魯撒克凱爾特,家在暗巫郡的阪神鎮,我們家是當地的一個小貴族家庭,我的父親是帝國的一個軍官,兩年前,我父親在回家的路上遇到了一個受傷的村民,就把他救下,誰知那個村民是帝國的通緝犯,得知此事后,我父親想上級的軍官表明自己的清白,可是因為以前我父親曾得罪過軍部的三把手的二公子,于是我們一家被判上了窩藏帝國通緝犯的罪名,之后我就家破人亡,來到了這里了......”

  說著說著,往事又勾起了內心的痛楚,少年的眼淚不禁奪眶而出。

  看著眼前的少年如此遭遇,木有緣支柱也很憐惜這個剛收的徒兒,像是這種遭遇的人,大陸上并不少見,魯克能活到現在已經是奇跡了(在卡洛帝國,作為通緝犯在一年沒被神諭的騎士殺掉是很難得的)。

  今天,師徒二人是無話不談,魯克也覺得自己的師傅很好相處,自己能在最落魄的時候遇到這么好的師傅,真乃上天的眷顧啊,感覺著心里那死水漸漸的流動,

  另一個場景:魯克和父親(凱特凱爾特)站在凱爾特家族的密室里,凱特今天的深情嚴肅莊重,像是在向凱爾特的祖先祈禱著什么,那樣的虔誠,年幼的魯克好奇的站在高大的父親的一側,好奇的大量著四周,密室里長年的陰冷使得魯克不由自主的身體打顫。在凱特的正前方,一尊好似魔神一樣的雕塑屹立在密室的正中央,周圍堆放著很多死去人的尸骨,像是給魔神的祭祀品。

  一聲“偉大的凱爾特祖先,在您的庇佑下,凱爾特的血脈得以流傳到現在,可是,擁有你的血脈的子孫越來越少,我們戰神的血脈被沖的越來越淡,下面,我的長子,作為我們家族的僅有的幾個男丁,進行血脈的鑒定,測一下血脈的濃度。”凱特一聲高呼到。

  慈祥的父親在魯克面前第一次那么的嚴肅,使得魯克心里生出莫名的緊張感來。父親要干什么?滿腦子問好的魯克,一雙青澀的黑黑大眼睛,盯著父親的一舉一動。

  在凱特念完儀式所必需的詞后,轉過身來,對著自己的兒子,說道:“魯克,伸出你的右手,不要害怕,不是很疼的。”一邊說著一邊將魯克抱起,放到圣像的左邊,地面有一些凹陷,隱隱約約的有刻著一些古老的字符。

  ......

  在一系列繁瑣的準備完成以后,那些看似一般的古老字符的伴隨著暗格的移位,都活了起來,紛紛爭先恐后的倚著某種陣形轉動起來,原本屹立在中央的圣像仿佛活了起來,雙手接了一個印,一股強光涌向魯克...

  之后,魯克的父親再也沒有和自己談起過這件事。

  現在年紀稍大一些的魯克,又經歷了這么多的坎坷,在回想這件事時,也看的更深了,自己的家族肯定有什么不可告人的身份。現在遇到對自己這么好的師傅,魯克在左右的掂量著,是否和告訴師傅。

  木有緣支柱看著這個新收的徒弟,魯克像是有什么話要對自己說,但又猶豫不決。說道:“魯克,我給你看一樣東西”

  魯克一怔,“是,師傅。”在魯克的心里,師傅就要尊敬,服從的,這也是生在貴族家庭長期等級制度熏陶的結果。木有緣支柱雖然討厭那些可惡的等級制度,但想讓自己的徒弟改變,地確需要很多的時間。

  一會兒~~~~~~

  一個晶瑩剔透的圓環出現在魯克的面前,上面可有十分微小的圖案,木有緣支柱小心翼翼地把它放到魯克的手里,說道:“這是我年輕時我師父傳給我的寶貝,現在給你,你可要好好守著,一直帶在身上,但不要被別人看到。”

  雙手捧著玉環,好奇的打量著,魯克問道:“師傅,這個寶貝有什么用途。”

  木有緣支柱神秘一笑,說道:“你記得每日都帶著,日后他有什么好處你慢慢就能感覺的到.”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