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20-08-08 16:15:50
  1. 愛閱小說
  2. 都市
  3. 頂級教師
  4. 第一章 這戲演得不錯

第一章 這戲演得不錯

更新于:2018-03-14 21:36:50 字數:3124

字體: 字號:
  “俊生哥哥,咱們到小樹林走走吧!順便采采花,再跟你聊聊我的心事。好嗎?”爬在柳俊生家矮墻頭的芙兒脆聲脆氣地說道。

  “暫時別提這事,好男兒志在四方,我還要到外面去闖蕩呢!”

  “不嘛,俊生哥哥,等會讓你看看我新買的肉色裝哦!快來吧!”芙兒不依不饒,繼續誘惑著他。

  “肉色裝?”柳俊生腦子里立即出現了一幅春光無限的畫面,頓時,只覺得喉干舌燥,身子骨酥麻了半邊。

  “你等等我,我換件衣服就來!咦!你的臉怎么看不清了?把你頭發撥開些,讓我看看……”

  “死出,那么性急?那你看吧!”芙兒邊說邊弄開了遮住臉的長發。

  “啊!叉你老母,你這個小騙子!就你長得鬼斧神工,呲牙咧嘴的樣子竟然敢冒充美女?”

  柳俊生凄慘地大叫一聲,一下從床上坐了起來。“媽媽的,真晦氣,連灰毛畜生都欺負到老子的頭上來了!”他望著床尾一只老毛耗子的灰影恨恨地罵道。

  被老鼠驚了這一下,他頓時睡意全無,斜披著茄克衫,趿拉著鞋子就到廚房找吃的了。

  說是“廚房”,其實就是一間低矮的土坯房,到了汛水季節,里面和外面的水一樣多;冬天呢,更是遭罪,四面灌風,猶如身處阿拉山風口。

  聞著滿屋子的陳尿味,他的目光四下里擴散開來,希望像老毛耗子一樣,找到哪怕一丁點能塞牙縫的東西。可是尋覓了一圈,除了案板上擱著的幾只臟土碗以外,一無所獲。

  “唉!”他深深地嘆了一口氣,不甘心地摸了摸鍋灶,如同他的心一般,也是瓦涼瓦涼的。

  他縮了縮脖子,準備向門外走去,因失望沮喪,不提防踩到了放在門口不知多長時間的一盆死水。“撲通”一聲,濺了他一身。

  他準備換身衣服,可翻遍所有的衣服,不是破舊不堪,就是臟得好比涂了一層漿糊。估計放在一個平面上都能屹立不倒。

  “今天真是不順,不如出去散散心吧!”這么想著,他就晃晃悠悠地頂著“蘑菇云”似的雞窩頭出了門。好在老娘早就出門忙活去了。不到晌午是堅決不會回來的,因為他們家從來都是一天只吃兩頓飯。

  小鎮子離家并不遠,沒多長時間就到了。別看鎮子不大,可人流量著實不少,再加上恰逢今天趕集,更是熱鬧非凡。

  熙熙攘攘的人群中:有性感迷人的少婦挽著挺胸凸肚的男人;也有為生計忙碌,一臉滄桑的生意人;更有掙扎在貧困線處于水深火熱中的窮苦大眾。顯然,柳俊生應該劃歸后一個范疇。

  此刻,他如圣僧入定,眼睛里的焦點死死地定在了自己身前一位秀發披肩,屁股奇大的女子身上。他一面看,一面艱難地吞咽著連他自己也說不清是肚餓還是眼饞的口水。

  眼看目標即將就要淹沒于茫茫人海當中,說時遲,那時快,他好比劉易斯附體,博爾特上身,一個箭步沖了上去,右手在那渾圓的屁股上狠狠地捏了一把。

  “哎……呀!討厭!”那位“姑娘”張著血盆大口猛地轉過身來朝他笑瞇瞇地嚷道。

  “啊、啊!沒有搞錯吧?”柳俊生驚得差點下巴掉在地上。

  “真是點背!看來今天出師不利。”柳俊生郁悶得直想吐血。他像只瘟頭雞似的正準備坐下來歇息一會,眼一瞥,就發現左側不遠處正圍著一大群人。

  莫非是有人掉錢包了?還是有人在街頭賣藝?或者是有人在搞行為藝術……

  對于當下人們喜歡看熱鬧的心理,柳俊生也免不掉沾染了。雖然把自己的快感建立在別人的痛苦之上是不對的,但他還是為自己找到了一個恰如其分的理由——如果是不平的事,自己會挺身而出的。

  想到這里,他如同一位降臨人間的正義使者,大義凜然,握緊拳頭就擁了上去。

  扒開人群一看:他不由得驚呆了。敢情這個世界上還有人比他過得還凄苦呢!

  圍成圓圈的中間,一個半大小子,赤著上身,黝黑的皮膚上冒出密密麻麻的雞皮疙瘩。他的左腿從膝蓋部位就斷掉了,只有右腳從絲絲縷縷的褲管中伸了出來。柳俊生看著他細如麻桿般的小腿,心里不由得隱隱作疼。

  柳俊生撫摸著他那排骨似的雞胸,眼里不由蹦出幾顆晶瑩的淚花兒。為了掩飾自己的窘態,他脫下了自己身上那件不知有多少年歷史的灰布外套披在了他的身上。

  “啪、啪……”人群中響起了一陣熱烈的掌聲。大家都被他的善良和愛心感染了,甚至還有人懷疑眼前這個乞丐很可能就是他失散多年的親兄弟。

  一位老婆婆走過來,伸出顫顫巍巍如同枯樹皮的手在他小腦袋上摩娑著。嘴里發出喃喃地聲音:“多可憐的孩子呀!我家像你這般大的孫子還在他娘懷里撒嬌呢!”

  好像是為了配合他這個悲情角色,他睜開了一直緊閉著的眼睛。

  于是,人們發現了更加令人驚異而痛心的事——他的眼睛竟然是瞎的,眼里全是白仁,瞳孔什么的根本就看不到。

  “真是作孽啊……”一位大姐邊嘆氣邊來到了男孩的面前。

  “你家里還有什么人嗎?為什么他們都不管你了……”這位性急的中年婦女一連提出了好幾個問題。

  男孩聽到她的話,長長地吸了口氣,眼皮又塌蒙下來。好像不愿再回到那段不堪回首的往事當中。

  不過,他也許是感受到了大家對他的關心與真誠,他抿了抿干裂的嘴唇,悠悠地還是開了口:

  “那是一個月黑風高的夜晚,一場無情的大火燒毀了我美麗的家園……”說到這兒,他眉頭緊皺,臉上的肌肉不斷地抽搐著,最后竟忍不住哽咽起來。

  “別激動,歇歇再說!”有人扶著他肩頭小心地安撫著。一位穿西服的大哥還遞給了他一瓶礦泉水。

  他接過礦泉水,牛飲般地把它全部灌了下去。然后揉了揉眼睛,雖然暫時是沒有什么淚水,接著又緩緩地繼續說了下去:

  “我父母親在這場大火中雙雙離開人世,年幼的妹妹也深受重傷……”

  “那她現在呢?”

  “她……她因為實在拿不出錢醫治,已經不在人間了……”說完。他緊咬著嘴唇,肩膀一聳一聳的,顯然這樣的慘事讓他跌進了無盡的傷痛欲絕中。

  “真慘啊……”圍觀的人群中響起了此起彼伏的嘆息聲。

  “你家里還有親人嗎?”

  “我奶奶還在,她已經走不動了,躺在床上指望著我帶吃的回去呢。”說完,他又一次抽噎起來。

  “啊!天啦……”人群中再一次響起了唏噓聲。

  “我們幫幫這個可憐的孩子吧!”不知誰帶頭在人群中喊了一嗓子。

  頓時,無數的鋼镚兒雨點般地向他面前擺放的一只豁口土碗飛過來。其中不乏有大面額的紙幣。甚至還有一張無名土豪施舍的紅牛兒。一眨眼的工夫,破碗里就全部裝滿了,旁邊地上七零八落的也不少。

  男孩子耳朵里聽著地上“噼里啪啦”的聲音,一邊磕頭如搗蒜,一邊嘴里不停地說著:“謝謝大叔大媽、大哥大姐、弟弟妹妹……”

  這一切看得柳俊生心眼癢癢的。“媽媽的,看來乞丐這個職業很有前(錢)景啊!”就在他感嘆的不經意間,突然,他看到了男孩眼里露出了一絲狡黯,雖然僅是一閃而過,但還是被他捕捉到了。憑借他超凡入圣的洞察能力,他覺得這里面肯定有問題。

  他輕輕貼近男孩子的耳朵,猛然喊了句:“快跑,有蛇!”

  “啊!在哪里?”聽到他的話,男孩子一下就跳了起來。一雙又大又亮的眼睛四下里張望。

  “不是吧……”圍觀的人群中個個驚得目瞪口呆,這也太不可思議了,前一個還是斷腿失明的悲慘孤兒,一下就轉化成了這個樣子,看來今年全球最佳表演個人獎非他莫屬了!”

  “脫掉衣服,馬上從我們眼前消失,我可以既往不咎!”柳俊生覺得自己的表演時間到了。他挺直了胸膛,眼睛里射出堅毅的光芒。這一瞬間,他覺得自己就是拯救人間蒼生的如來佛祖。那當頭照的陽光直如沐浴了一層圣潔的光輝。

  但是他明顯高估了自己的實力。

  這小子只是隨意撣了撣身上的灰塵,眼睛輕蔑地斜視著眼前這個皮膚稍黑,套一件皺巴巴的襯衫,胡亂搭配一條粗黑棉布褲的土氣男人。嘴里嘲笑著說:

  “你還是回去幫你老娘打豬草吧!我的閑事不用你操心!”

  “什么……”柳俊生當眾被一個孩子如此嘲弄,氣血直涌腦門,揚起拳頭就要捧他。

  男孩子看他氣急敗壞,倒也有幾分兇狠,當下毫不遲疑,把右手大拇指和食指放進嘴巴里響亮地打了一個胡哨。

  柳俊生剛要開口說話,就看到了……


更多精彩男頻小說微信關注公眾號“51云閱讀”(或者微信搜索公眾號“51云閱讀”關注)繼續閱讀

微信掃一掃

添加方法:

1、將二維碼截圖保存至相冊

2、打開微信--掃一掃--相冊,選中相冊中的二維碼圖片后關注公眾號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