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20-08-04 13:39:24
  1. 愛閱小說
  2. 奇幻
  3. 佛然傳奇
  4. 第二章

第二章

更新于:2018-03-14 21:36:14 字數:4935

字體: 字號:
  黎明前永遠是最黑暗的,但此刻邊城上燈火通明,一排排弓弩手掩映在城墻之后,每個人臉上都是緊張的表情,目光死死盯著城外數千米開外的地方。那里正是蠻族的部隊,他們不像佛然軍隊穿著厚重的金屬盔甲,而是穿著用蠻族特殊藥水浸泡的獸皮制成的戰衣。這種戰衣有著盔甲般的韌性,而且又很輕便,極其適合戰斗使用。此時蠻族軍前部,一排排的狼騎正一手揮舞著手中的大刀一手牢牢牽住身下的灰色巨狼,這些巨浪正不斷發出嘶吼,嘴中冒出陣陣,看的出來這些嗜血的巨獸也是相當興奮,只等主人下令變會立刻帶著主人沖去出。

  “看樣子,他們已經有所防備了啊,”一個身材高大的蠻族將軍懶懶的說道,他大約四十歲左右,披散著長發,穿著一件厚厚的裘衣,臉上刺著神秘的圖案。他身下騎著的巨狼也與眾不同是一只渾身雪白的狼,與其說是狼但身形更壯似一只棕熊。它沒有表現出與其他同類般相似的亢奮,而是歪著頭,與他主人一樣用狡黠的眼晴懶懶的看著周圍的一切。他的主人撫摩了一下它的腦袋,這讓它很舒服的低吼了一聲。

  “主人,我們現在要進攻嗎?”蠻族將軍身邊的一個隨從問道。“不用著急,反正這座城不會跑,又何必在乎這一時半會呢?”蠻族將軍似乎完全不把佛然的戰士放在眼里,他又懶懶的活動了身體,讓自己坐的更舒服,看著遠處的城堡淡淡的怪笑了一下,“等我們的朋友準備好了,我們再進攻...”說著,他的目光突然變得兇狠起來,“我會讓這座城徹底的毀滅...”

  “將軍,看樣子他們似乎并不急著要攻過來啊,”將軍的隨從看了看遠處的情形轉身像將軍問道,“我們現在該怎么辦?”

  “蠻族一向很狡猾,他們不急著進攻肯定有問題。我們不要輕舉妄動,以免中了他們的圈套。況且對方大約有萬人左右,我軍守軍只有三千人,不能硬拼。你傳令下去全軍待命,堅守城池,并且時刻注意敵人的動向!”將軍也琢磨不透蠻族的意圖,眉頭緊鎖。他猛然間看到了蠻軍中的白色巨狼,不由的渾身抽搐了一下,

  “沒想到蠻王蚩托親自來了,這可不是好兆頭...”他心里暗想道。

  天色漸漸變亮了起來,蠻軍依舊沒有進一步的行動。而守城的士兵們由于一夜的高度緊張現在變得有點疲憊。“全部給我抖擻精神,不要松懈,敵人隨時會進攻,”將軍來回在城樓上走著大聲提醒著士兵們,他的心中也是萬分焦急,時間拖得越久,士兵的氣勢只會越低。

  “將軍,現在我們的戰士們都有些疲憊了,再拖下去只會對我們不利啊。不如我們主動出擊...”將軍的隨從說道。

  “不行,敵眾我寡,貿然出擊無疑是以卵擊石,堅守城池才是最好的辦法...”將軍憂慮的看著對面,“蠻族一直拖著不進攻,恐怕還有別的什么陰謀。”

  正當將軍說話間,只聽到一聲凄厲無比的長嘯響徹戈壁。將軍遠遠看去,遠處蠻王站在高處,揮舞著大刀指向這邊,身下的白色巨狼這仰天長嘯。而無數的狼騎們立刻向潮水般向這邊撲來。

  “蠻族進攻了,弓弩手準備!”將軍看著對方正快速的撲過來,大聲朝著自己的弓弩手喊道。弓弩手們聽到立刻張弓搭箭,瞄準了越來越近的狼騎。“放箭!!!”一聲令下,弓弩手們立刻將拉滿的弓箭放開,漫天箭雨直射向狼騎兵們。狼騎的速度略微頓了頓,不少狼騎兵中箭到底。但仍然有很多狼騎接著灰狼出色的速度沖到了城下,他們大聲的咆哮著拋出飛索鉤住城墻便往城墻上爬去。而身后更多的狼騎們則一邊往前沖鋒一邊向城樓上擲出飛矛,給他們做掩護。很快的,守城的弓弩手也受到了不少的損失,使得攻擊也減弱下來了。而狼騎們也利用這個機會快速的涌到城爬了上來。

  “弓弩手加大火力,給我把他們逼退,”將軍隨手將一個爬上來的蠻族戰士砍死,轉身對著將士們大聲喊道,“傳我命令,城下的戰士出城迎敵!!!”

  城門迅速被打開了,城內的戰士們早已整裝待發,殺死沖進來的數個狼騎兵后立刻涌了出來,沖向蠻族狼騎。

  蠻族戰士見到涌出的佛然戰士,放棄了爬城樓,轉而向他們攻過來。這正好給了佛然弓弩手機會。城樓上的戰士們殺退了登樓的蠻軍,可以集中火力為地面部隊做掩護。佛然戰士們在弓箭的火力配合下,很快就沖散了狼騎的陣型。狼騎雖然人多,但一旦陣型被沖散開來,就可以逐個擊破。此時,將軍也已經騎馬沖到了戰場上,他沉著的指揮著戰士們進攻,并不斷激勵著身邊的戰士們。受到鼓舞的戰士們,士氣高漲奮勇殺敵。

  紀軒也在其中,他大步沖在進攻陣列的最前端。他現在內心即緊張而興奮,緊緊的握住劍面朝著向他奔來的一個狼騎。這個狼騎大聲吼叫揮舞手中的刀砍向紀軒,紀軒奮力用劍擋開攻擊,隨即大喝一聲,一腳踢在灰狼身上。那灰狼吃痛身子一歪,那狼騎兵就摔了下來。紀軒沒有猶豫立刻大步向前一劍刺向蠻兵胸口,那狼騎兵悶哼一聲便死了。就在此時,那狼騎的灰狼突然向紀軒猛撲過來,紀軒急忙躲閃過灰狼的巨爪,并轉身橫手一劍砍過去,正砍在狼背上,這一劍用力極大,那灰狼嗷嗚一聲摔了出去,掙扎了幾步就再也沒起來了。

  “為了王國的榮耀,你們就是王國最堅強的壁壘!!!”另一邊將軍正高聲向身邊的將士們呼喊著。很顯然蠻族狼騎也注意到了這個騎馬的人是佛然將軍,于是大量的狼騎朝這邊沖殺過來。“保護將軍,”守在將軍前面的一個守衛大聲喊著,卻被撲來的一個狼騎砍死。隨即這個狼騎又看向將軍,他怪吼一聲,身下的灰狼便帶著他騰空撲向了將軍。將軍冷冷的看著他猛提了一下韁繩,戰馬嘶鳴了一聲便前蹄騰空立了起來,正好將撲來的灰狼踢了出去。隨即將軍策馬一躍,正好踩在灰狼腦袋上,那只灰狼還沒來得及哼一聲便死了。而將軍右手握劍俯身刺死了這個狼騎。

  將軍殺死了這個狼騎,卻從旁邊又殺出來一個蠻族戰士,他一刀砍斷了將軍的馬腿。戰馬悲鳴了一聲,將將軍掀了下去。這個狼騎哈哈大笑一聲,立刻揮刀向將軍砍去。將軍被掀倒在地,佩劍被拋在一邊。將軍見無處可擋,嘆了一口氣慢慢閉上了眼睛。

  將軍心有不甘,但只能靜靜的等待著死神的降臨。然而刀并沒有朝自己看下來,他睜開眼看了看,只見這個狼騎已經倒在了一邊,后背有一道深深的口子。

  “將軍,你沒事吧,”將軍抬頭看去,紀軒正站在自己面前,他伸出手把將軍拉了起來。

  “紀軒,你剛才救了我一命,”將軍感激的看著紀軒,感慨的說道,“十八年前,你父親救過我一命,現在你又救了我一命。我欠你們父子的實在是太多了...”

  紀軒以為他只是在說些感激的話,微微一笑,“將軍,這是我應該做的。”將軍不再說話,俯身接過紀軒撿起的劍,眼睛盯著敵人說道,“那好吧,就讓我們先解決眼前的問題再說。”

  “真是有趣,佛然的小丑們比我想象的要頑強嘛,”蠻王蚩拖在戰場的后方注視著眼前的戰局,他歪著頭,輕蔑的看著佛然的戰士們,“還以為我的部隊能夠一舉擊垮他們呢。”他轉身看著旁邊的隨從說,“你傳令下去,全軍撤退!”

  “主,主人,再給點時間,我們一定會殺光他們,奪下要塞的!”蠻王身邊的隨從以為蠻王對現在的戰局很不滿意,連忙說道。

  “我說了話沒聽到么,趕緊傳令下去!”蠻王不耐煩的對他吼道,隨即嘴角露出一絲詭笑,“看了這么長時間的表演,我都有點無聊了。”

  很快的從蠻軍后方傳出了一陣烏角號聲,這是蠻軍撤退的信號。聽到烏角號聲的蠻軍無心戀戰,立刻調轉方向朝自己陣營的方向撤退。“蠻軍要撤退了,”將軍看著遠處吹號角的蠻族士兵大聲說道,“佛然的戰士們,趁現在追擊敵人!!!”佛然眾將士,看到蠻軍被自己打退了,心中也是振奮不已,聽到將軍的命令,立刻奮勇向前追殺撤退的蠻族戰士。然而就在離蠻族后方幾百米遠的地方,不少蠻族士兵和佛然戰士突然陷入地下,隨即伴隨著撕心裂肺的吼叫,大片鮮血濺出了地面。

  “快撤退,有埋伏,”將軍連忙叫喊道,但突然他的身下伸出了一雙醬紫色的手,牢牢抓住了將軍的雙腿往地下拽。將軍失去重心摔倒在地,他立刻把劍用力插入土中,雙手牢牢抓住,并不斷蹬腿掙脫。然而這雙手抓的緊緊的,而且手上長長的爪子已經摳破了將軍的護腿,將軍頭上冒出了冷汗,他看到周圍,越來越多的人被拖入地下。而拽住將軍腿的手上力氣越來越多,將軍已經快支持不住了。正在這時,一個戰士趕到將軍身邊一劍砍斷了那雙手,扶起了將軍,“將軍你沒事吧。”

  將軍拄著插在地上的劍大口大口的喘著氣,隨意的擺了擺手,“我沒事,趕緊撤退。”正在將軍說話間,那個戰士身后的地里突然竄出了一個身影,兩只被砍斷手的胳膊牢牢卡住了他的脖子。這個戰士立刻被勒的滿臉通紅,兩只手胡亂的朝后撕扯。而身后這個怪物發出了野獸般的吼叫,隨即猛然用力居然把這個戰士的頭給勒斷了,大片鮮血濺到了他的臉上。他身形枯瘦,渾身醬紫色,有些地方高度腐爛。他見到了血似乎變得十分興奮,他伸出細長的舌頭舔著嘴角的鮮血,充血的眼珠中透出了貪婪的目光。突然他朝天大吼一聲,立刻又抓起癱倒的尸體,開裂的大嘴對著還在不斷冒血的脖子大口的吮吸著。

  將軍完全被眼前的怪物給震驚了,隨即他回了回神,看了看四周,不少和眼前相同的怪物正從土里爬出來。兩邊的戰士都如將軍般震驚的看著這些土里爬出來的怪物,一時間竟然都忘了逃跑。將軍倒吸一口冷氣,大聲喊道,“全軍撤退,快撤退!!!”

  這一聲大喊才把人們給叫醒過來,人們立刻四散撤退。而這些怪物雖然從土地爬出來了速度很慢,但一旦爬出來了行動便變得十分迅速,他們嘶吼著攻擊附近的人——無論是佛然還是蠻族。

  將軍眼前的這個怪物也被將軍的喊聲吸引了。他抬頭看向將軍,隨即扔掉了尸體,嘶吼一聲便立刻向將軍沖了過來。將軍見狀立刻拔劍,眼疾手快一劍刺向怪物胸口。而然這怪物只是頓了一頓,居然刺著劍繼續朝將軍移動。將軍明顯吃了一驚,立刻轉動劍刃,大喝一聲橫著用力一切,把這怪物從胸口砍成了兩半,這下這個怪物才算是徹底不動彈了。將軍長長的舒了一口氣,轉身要走,但雙腳剛才被怪物抓傷,一吃力雙腿一軟就要倒下來,將軍連忙將劍插到地上支撐著才沒摔下來。

  此時又有一個怪物朝這邊跑來,他速度很快,一下就把將軍撲倒在地。將軍咬著牙,雙手將劍擋住怪物的雙手。怪物不斷嘶吼著,陣陣惡臭從他嘴里吐了出來。將軍漸漸的有點力不從心了,汗珠不斷的冒了出來。這時紀軒急忙趕到了,他看到這個情形,立刻一腳把這個怪物踢開,并上前把將軍拉開到一邊,隨即持劍擋在將軍面前,注視著眼前這個怪物。而這個怪物也半蹲著四肢著地,不斷朝紀軒嘶吼著。

  “紀軒,小心。這怪物一般的刺傷對他無效。”將軍支撐著坐了起來,咳嗽了一聲,緊張的看著紀軒。

  “嗯,我知道了。”紀軒緊緊的盯著這個怪物,“將軍,這是什么怪物?”將軍皺了皺眉頭,“我也不是很清楚,看起來就是些活過來的死尸。”

  正當他們說話間,這怪物大吼了一聲朝紀軒撲了過去,紀軒立馬跳向一旁,揮劍向他砍去。但這個怪物反應也是極快,立刻往旁邊一躍,腳剛一落地便又向紀軒撲來。紀軒來不及揮劍,只能用腳一踹。這一腳正揣在怪物胸口,怪物大叫一聲摔了出去。紀軒見狀立刻大喝一聲,跳過去揮刀砍在怪物胸口。但這怪物還沒有死,大吼著伸手朝紀軒抓去。紀軒躲避著怪物的雙手,牢牢的握住斜砍在怪物胸口的劍。

  “紀軒,要把他砍成兩段。”將軍在后面提醒道。紀軒立刻大喝一聲,雙手一用力,將怪物砍成了兩段。紀軒見怪物不再動彈了,這才上前將將軍扶起來。“將軍,你沒事吧。”

  “我腿受傷了,跑不了了。你不要管我,你快走,”將軍喘著粗氣說道。

  “將軍,我一定會帶你走的。”紀軒看到將軍的腿正往外滲血不由的皺了皺眉,隨即他看了看四周,發現不遠處有一只灰狼正與一個怪物對峙著。紀軒連忙對將軍說,“將軍你在這等我一下,我馬上就過來。”說著他讓將軍坐下,便朝那邊跑去。

  紀軒朝灰狼跑去,而此時灰狼正與怪物撕咬在一起。紀軒眼疾手快從背后一劍砍斷怪物的頭,隨即立刻跨身騎到灰狼背上。那灰狼明顯感到背上的不是自己的主人,便的狂躁不已,不斷奔跑抖動想把紀軒掀下來。紀軒牢牢抓住灰狼的鬃毛,兩腿夾緊保持平衡。這灰狼剛和怪物撕咬一番,早已精疲力盡,很快便發出“嗚嗚”的叫聲像紀軒屈服了下來。紀軒心中大喜立刻驅狼趕到將軍身邊。

  “將軍,快上來”紀軒伸手給將軍。

  “沒想到你還會馴狼,”將軍接過手,跨到紀軒身后,微微了笑了笑。

  “呵呵,爺爺以前教我訓過馬。我想馴狼和馴馬應該差不多吧,”紀軒也笑了笑,隨即用力拉扯了一下灰狼鬃毛,“將軍坐穩了。”灰狼低吼一聲,朝著城門奔去。


更多精彩男頻小說微信關注公眾號“51云閱讀”(或者微信搜索公眾號“51云閱讀”關注)繼續閱讀

微信掃一掃

添加方法:

1、將二維碼截圖保存至相冊

2、打開微信--掃一掃--相冊,選中相冊中的二維碼圖片后關注公眾號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