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21 07:39:18
  1. 愛閱小說
  2. 科幻
  3. 傲雪無痕
  4. 第三章 各懷鬼胎

第三章 各懷鬼胎

更新于:2018-03-15 20:47:33 字數:2641

字體: 字號:
  九月份的京城,秋高氣爽,總能給人一種清逸嫻靜的感覺,晚上皓月當空,月色柔和透亮,滿天星光璀璨映照在了白府的花園更顯得褶褶生輝,花園內有槐樹,竹子,桂花,杜鵑花,菊花和各式各樣的盆景等植物把花園映托的是姹紫嫣紅,生機盎然!還有紫色的七彩扶桑和帶刺的海棠在一條條小石頭鋪成的小路兩側展枝吐艷。花園中心是一個人工湖,里面成群的的大紅錦鯉魚在水里追逐嬉戲,湖中心是個八角亭,亭子后邊是座由石頭堆成的假山,不難看出這花園的主人也是費盡了心思是一個有品位懂得欣賞知道享受生活的人,此時花園的主人也就是白景升白老爺和他兄弟白景泰還有鏢局大老板吳東陽正坐在亭子的石桌前敘酒暢談,說到盡興處的時候,三人同時哈哈大笑起來,盡是一片喜悅祥和之意。看得出來白景升今天晚上很高興,他覺得二弟白景泰現在已經洗心革面,而且又有了屬于自己的家業和事業,他是在替他二弟白景泰高興,所以不免得多喝了幾杯,這時已有些醉意了,況且時間也不早了,對他二人道“二弟啊,老吳啊,今天你們來了我真是太高興了,好久都沒有像今天這么高興了”說完打了個酒嗝接著說“哥哥我不是年輕時了,這才沒喝幾杯,竟然有點醉了”說完三人又是哈哈大笑了起來,二弟白景泰便附和著對吳東陽說“真的,老吳,我大哥年輕的時候那真是千杯不醉啊,我們這附近的人都沒有大哥酒量好”吳東陽故作遺憾的說道“哎呀!真是相逢恨晚啊!我若是早早就認識白大哥的話,咱倆肯定要喝他個三天三夜,昏天暗地才罷休啊”!說完又是一片笑聲,白景升說道“是啊,我怎么就沒有早早的就結識吳老弟呢!哎,不過現在也不晚啊,你們說是吧?”二人連連稱是,接著道“看來不服老是不行了,嗯,這正和你們說著話呢我都快要睡著了”老吳趕忙說道“白大哥,您家大業大又日理萬機,況且又喝了這么多酒了,您還是早早的歇息去吧”!說完便喚來了旁邊侍酒的丫鬟“快送你家老爺回房休息吧”!白景升連忙說道“不不不,我回房休息了,卻冷落了兄弟二人,我怎么好意思呢!”二弟白景泰說道“沒關系大哥,都是自家兄弟,您先去休息吧,我和老吳從蘇州城趕路過來確實也累了,反正以后有的是時間,咱們明天再接著喝!”“對啊,白大哥,咱們明天接著喝”!老吳在一旁附和道,這時白景升也不好再推辭了,紅著眼睛直著舌頭語無倫次的說道“那好吧,那我得先送你們回房我再回去”二人剛要推脫,白景升說道“別再說了,我親自送你們,走”!說著便站起了身,旁邊的兩個丫鬟趕緊上前去扶他的胳膊,,白景升一甩,生氣的說“別扶我,我沒喝醉,我能走”說完晃晃悠悠的拉著白景泰和吳東陽的手便往貴客的廂房走去,他二人被拉著也沒有辦法只是在兩旁順勢攙扶著白景升,白景升邊走邊自言自語的說道“高興,我今天高興……”等送到了他二人的廂房門口的時候二人一看白景升竟然在他二人的攙扶下睡著了!二人相視搖頭一笑便又喚來丫鬟把白景升送回去,二人便也回房了!第二天,丫鬟拍白景泰和吳東陽的房門讓他們去吃早飯,卻只有白景泰一人出來了,丫鬟趕忙請安“二老爺早,大老爺在膳堂準備好了早飯讓我來帶您和吳老爺過去用膳!”白景泰哦了一聲道“好,走,帶我前去!”丫鬟問道“二老爺,怎沒見吳老爺呢?”白景泰顯然沒想到一個小丫鬟會突然問起吳東陽,支支吾吾的說道“這,這個……”然后回過神來兇狠的說道“你說你一個下人管那么多干嘛,該問的問,不該問的別問,是不是活的不耐煩了?”丫鬟看著兇神惡煞的白景泰眼淚都快嚇出來了,連忙跪下低著頭認錯道“奴婢知錯了,奴婢知錯了!以后再不敢了,還請二老爺不要責罰奴婢”見丫鬟都跪下認錯了,他也不好再說些什么,再說這又不是他白景泰家的丫鬟,便笑著扶起來驚慌失措的丫鬟,說道“好了,起來吧,我剛才是在給你開玩笑故意嚇唬你呢,你千萬別往心里去啊,好了,你不是要帶我去吃飯嗎,前面帶路吧”小丫鬟這才轉身帶著白景泰向膳堂走去。到了膳堂白景升早早的就在里面等待了,見白景泰進來,便招呼他坐下,沒看見吳東陽,便問白景泰“二弟,老吳呢,他怎么沒來吃飯啊?”白景泰答道“噢,老吳一早便去城里拜訪他城里的老朋友了,說今天不在家吃飯了,要晚些時候才回來,因為老吳早起走的時候天還沒亮,怕打擾到您,所以就沒有來向您打招呼,還特意讓我今天務必給您陪不是”“哦,是這樣啊”白景升又問到“哎,他的朋友叫什么名字啊?昨天怎么也沒聽他提起過!”白景泰連忙應付的說道“我也不清楚,吳老板為人仗義,也喜歡交朋友,故朋友遍天下,再說,他沒說,我便也沒問!”白景升道“對,朋友多了好辦事啊!”哦對,你看我,光顧著說話了,飯菜都還沒動呢,來,景泰,吃飯,吃飯,呵呵呵呵……”白景泰應了一聲便端著碗筷大口的吃了起來。然后再說吳東陽,其實他根本就沒有去拜訪他的好友,他早起一早便從白府出來了,然后鬼鬼祟祟的走進了城東的一家客棧之后就一直沒有再出來過,直到日落西山街上的行人慢慢的稀少才走了出來,等他回到白府的時候大家都已經吃完晚飯各自休息了,然后直接快步回到房間門口輕輕的叩了幾下門,白景泰便把門開開讓他進去后再探頭向外看,發現沒人跟蹤和注意了才連忙關門退回屋內,透著屋里的燈光看見他二人好像在秘密謀劃著什么不可見人的事情,正巧這一切被大小姐小雪的丫鬟小翠看見了,小翠心想,這二人怎么這么奇怪啊!是不是有什么不可見人的事情啊,由于經不住好奇心的驅使,她躡手躡腳的來到了窗臺下偷偷的聽了起來,這個時候只聽到屋里好象是二爺白景泰的聲音“老吳,怎么樣,你的人都到了嗎”?吳東陽輕聲道“嗯,都來了,昨天半夜就來了,就住在城東的福來客棧之中”白景泰激動的說道“太好了,老吳,我們一定要干凈利落啊,為免后患,一定要斬草除根啊!”吳東陽說道“這點你就放心吧白兄,你也知道我又不是第一次了,我吳東陽既做鏢局,也做打家劫舍的強盜,只要價錢給的合理我什么都干,所以應你的要求,這次一共來了十個人都是鏢局內的高手,再說了,有我們兩個在這做內應,到時候里應外合,肯定會萬無一失的!”白景泰說“那就好,那就好”吳東陽接著說“白兄啊,那事成之后您當應我的報酬到時候可不能反悔啊?”白景泰連忙答道“那是那是,我也說到做到,事成之后,我肯定會如數把剩下的十萬兩黃金給您的!”吳東陽輕聲笑著說“好,那就好,相信白兄也不是食言之人”白景升又問道“那準備什么時候動手”吳東陽道道“免得夜長夢多,就在今天后半夜”白景泰聽到后感慨的嘆氣道“大哥啊,從小到大你一直都比我強,這點我承認,但是你沒有我心狠手辣,人們都說財色迷人眼,這次別怪兄弟我心狠手辣了,今晚就送你上西天”。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