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22 19:41:30
  1. 愛閱小說
  2. 都市
  3. 毒門絕藝
  4. 第2章 巨額賠償

第2章 巨額賠償

更新于:2018-03-16 14:29:58 字數:4213

字體: 字號:
毒門絕藝目錄
共67章
  樓道里傳來一陣腳步聲,緊接著向部長出現在林溪面前,表情嚴肅。

  石頭指著地上的儀器說道:“向部長你看,壓力表都砸壞了,連指針都變形了。”

  “怎么搞的?”向部長彎下腰拿起壓力表,碎玻璃片掉落一地。

  “我不小心弄摔地上了。”林溪又驚又怕地答道。

  向部長看著林溪,生氣地罵道:“林溪,你可真是成事不足敗事有余,昨天的事還沒翻篇,今天你又捅出個大婁子來,我看你們部門一天不搞點事出來,你是悶得慌是不是?馬上叫他們部長過來。”

  林溪被一頓痛罵后,頓時滿臉通紅,這才意識到事態的嚴重性。石頭打電話給吳部長,林溪看著地上壞掉的堵漏儀器,還有即將到來的吳部長,一時間不知道如何是好。

  吳小龍的腳步聲在樓道響起,片刻之后,他的聲音傳來:“怎么了?向部長。”

  “你自己看吧,剛買的儀器才用一次就被你們部門整壞了。”

  吳小龍走過來,看了一眼地上的壓力表。“你是怎么搞的?”

  “剛才正要收管子,石頭走過來接水,我就起來讓他,沒想到一不小心壓力表就掉在地上了,噴槍落在上面,就打碎了表盤。”林溪解釋道。

  “是你自己掉地上的啊,跟我可沒關系。”石頭立馬推卸責任般說道。其實林溪說的是事實,他并沒有想要推卸責任的意思。

  “一不小心掉地上了?你真是厲害,叫你辦這點事情你都辦不好,我看你拿什么賠。”

  “賠?”向部長不屑地哼了一聲,“他賠的起嗎?這東西是他說賠就能賠的?光儀器就花了十幾萬,這個是一體的,儀表壞了,整個儀器就壞了。”

  林溪一聽,只感覺腦袋跟被丟了原子彈一樣炸了開來,瞬間天旋地轉。

  “這個儀器我知道很貴,但是光壞個表盤,里面沒壞,應該是可以更換的吧?”吳部長說。

  “反正這件事跟我們部門無關,要賠也是你們部門的事,你自己叫林溪做好心理準備,這個東西就算是換,也不便宜。”

  “這樣,你先聯系廠家,看修理這個儀器到底要多少錢,到時候我再想辦法。”吳部長好言好語的說道。

  林溪跟吳部長相處也有一年了,他覺得部長雖然平時對自己嚴厲,但關鍵時刻總是維護著他,這或許也是他從來沒有想過要離開這里的根本原因吧,吳部長私底下還邀他一起吃過飯,他覺得部長是個心地善良的人。

  吳部長見林溪嚇得不輕,拍著他的肩膀說道:“林溪,你先回辦公室,等下找個人一起把閘門的黃油抹了。”林溪像獲救了一樣從辦公室走出去,但想到要賠償這件事,整個人都軟了。

  下到樓下辦公室,小張提著黃油桶等著他。

  “到底怎么了,林溪,看你臉色這么難看,是不是發生什么不好的事了?”

  “昨天堵漏的那個儀器,被我不小心弄壞了。”林溪說道。

  “啊?不會吧,哪里壞了?”小張深表同情的問道。

  “儀表盤破了。向部長說要換可能也要好幾萬。”

  “不會吧,這么貴,什么鬼東西。要這么多錢修?”

  “你不懂,那個是精密儀器,光買就要十幾萬。我真是想把我的手砍了,怎么這種倒霉事偏偏發生在我頭上。”林溪抱怨道。

  “林溪,你不要怕,這件事我也有份,要不是昨天發生那件事,也不會搬出那個儀器,如果沒有搬出那個儀器,你也不會弄壞它了。都是我不好,要賠我跟你一起賠。”小張鄭重其事地說道。

  “謝謝你,這件事跟你沒有關系,是我一個人弄壞的,當然由我一個人來承擔。你不要替我擔心,我會自己想辦法的。”

  小張嘆了口氣,繼續說道:“林溪,其實在這里工作這么久,就你把我當朋友,作為朋友,我不能不講義氣,公司要真讓你賠償,我認一半,我張裕說話算話。”

  林溪看了張裕一眼,彎起嘴角笑了起來。兩人一起走到柴油儲罐區給閥門抹油,由于擔心巨額賠償,整個過程林溪都提心吊膽的。賠償是板上釘釘的事了,只看究竟要賠多少,他心理一直懸著,如果真要賠償,那只有動用小妹的大學學費了,而且都還不一定夠。

  抹到快一半的時候,林溪的電話終于響了,他知道是吳部長打來的。

  “林溪,黃油抹完了就回辦公室來。”吳部長沒有明說回去做什么,但是林溪不用想都知道了。

  “部長叫我們抹完了就回去。”林溪憂心忡忡的說道。

  路上,張裕見林溪悶悶不樂,安慰道:“別擔心,有我陪你,就算是上刀山下火海,我也跟你一起扛。”

  林溪雖然被這句話搞的一身雞皮疙瘩,但同時也被感動得一塌糊涂。

  距離辦公室三米遠的地方,林溪放慢了腳步,但很快,他又鼓起了勇氣。

  吳部長坐在辦公桌前,見林溪和張裕走進來,便說道:“剛才向部長那邊已經打電話問了,他們說要拿回去修理,得重新組裝,配件和手工費加起來一共是……”

  吳部長頓了頓,沒有說出口的話讓林溪緊張得口干舌燥。

  “一共是多少?”張裕迫不及待地問道。

  “一共四萬塊錢。”雖然是面對自己的手下,但吳部長好像還是經過了一番考慮之后才把話說出來。他長長的嘆了口氣,望著林溪。

  林溪一聽到四萬,頓時一驚,心想我哪來這么多錢?

  就算把我所有家當拿去變賣了也湊不出這么多錢啊。

  “我知道這很為難,尤其是你們現在這點工資,四萬塊錢對你來說不是筆小數,我手里暫時能拿出來一萬塊,我可以借給你,剩下的就只有靠你自己想辦法了。”

  林溪咬著牙,痛恨自己當時沒有拿穩,要是不站起來也不會捅出婁子來。要不是恰好那時候石頭過來接水喝,他也不會把東西摔碎。雖然并沒有責怪石頭的意思,但是他當時的做法和心理讓林溪心寒。

  “謝謝部長,剩下的錢,我會想辦法的。”林溪故作輕松地說道。

  “部長,林溪剩下的賠償金,我愿出兩萬。”小張自告奮勇地說道,“林溪,這件事說起來也是因我而起,我愿意承擔這筆費用。”

  “林溪,你看著辦吧。這件事秦總也已經知道了,他說最遲兩個星期內必須把錢湊齊,其實本來修理費只要三萬八,秦總覺得必須給你個教訓,罰你款兩千,相當于扣除你一個月的工資。他這么做也是有他的道理,不然以后大家都不知道愛惜公司的財產。”吳部長有些為難的把話說完。

  “嗯,我會在規定期限內把錢湊齊的。”雖然這么說,但林溪心里對秦總又多了一絲不近人情的印象。

  下班回到家后,林溪依舊吃了一碗泡面,一想到要在兩個星期內湊齊四萬塊,他的心就跟被冰凍似的,連泡面都沒吃完就扔了,也再沒有心情玩游戲了。

  他想到了小妹的學費,里面正好有四萬塊,如果挪用一下的話,到時候要交學費再想辦法,應該可以勉強應付下去。可是,這筆錢是大叔去世前留給小妹的,專門供她念書用,怎么能隨隨便便就用?要是大叔在天之靈知道了,一定不會放過林溪。但是除此之外,他沒有別的辦法。林溪找到壓箱底的那張卡,想來想去,還是拿不定主意。他決定先打電話跟小妹商量一下。

  小妹在北方念書,今年讀大二,暑假沒有回來,在那邊打暑假工。林溪一直把她當成自己的驕傲,至少她以后一定比自己有出息。說不定還能出國深造,只不過費用恐怕是個難題,不過不要緊,時間還長。

  電話打通了。

  “喂,哥,你終于想起來給我打電話了?我還以為你都快把我忘了呢!”小妹在電話里說道,她的聲音還是那么親切。

  “小妹,最近還好吧?”林溪問。

  “好著呢,只是不知道怎么搞的,最近老睡不著覺,好像總感覺有什么事要發生。”

  “是不是學習太累了?你別成天悶在圖書館,偶爾也出去走走啊,跑跑步什么的,也鍛煉一下身體。”

  “有啊,我平時晚上都有去操場跑兩圈的。只是現在天氣變冷了,人也跟著變懶了。哥,你那邊現在也很冷的,對了,我在網上給你買了一條圍巾,估計沒兩天就到了。你可要多穿點哦,別感冒了。”面對小妹的關心,林溪竟然突然有些不好意思提起學費的事。

  “嗯,我知道了,”林溪想了想,還是鼓起勇氣把藏在心里的話說了出來,“小妹,哥能不能跟你商量個事?”

  “哥,有什么事你盡管說吧,我聽著呢!”

  “是哥工作上的事,該怎么跟你說呢?”

  “你說吧,沒事。”

  “好吧,那我就說了,其實事情是這樣的,哥今天不小心摔壞了公司的一個貴重儀器,公司要求我賠償,這個東西修理起來挺麻煩的,所以我沒有辦法承擔這筆費用。”林溪說到這里,又想起了大叔,他突然覺得自己很沒用,竟然淪落到如此地步。

  “哥,你是不是想用大叔就給我留下的學費去賠償?”小妹說道,“沒事,你拿去吧,我現在也暫時不需要那筆錢,而且我跟你說,我已經拿到了今年學校的獎學金,有八千塊呢!哈哈。下學期的學費都有了。”

  林溪聽到這個消息,多少有些欣慰。“小妹,你真是好樣的,哥讀了那么多年書,就從沒有拿過獎學金,你算是給我們長臉了。”

  “哈哈,我是誰呀,我可是林瀟瀟啊!”聽的出來,小妹笑的很開心,這是她的口頭禪,她一向都這么活潑可愛,也難怪從小就深得大叔疼愛。

  “林瀟瀟同學,不要得意忘形了。在學校一定要照顧好自己,不要讓我擔心,早上不許不吃早飯就去上課,不然最容易患胃病,知道嗎?”林溪心情多少變得好起來了,本以為小妹會反對,沒想到她這么爽快就答應了,人生在世,有親人的關心真的讓人感覺無比溫暖,他也情不自禁地關心起小妹來。

  “知道了,哥。我都恨不得用筆記下來了。”林瀟瀟打趣道。

  “知道你又嫌我啰嗦了。好了,不跟你說了,你忙你的吧!”

  “嗯,拜拜。”

  想到小妹可愛淘氣的樣子,林溪又發自內心地笑了。這笑容,很久都沒有出現在他臉上了。他走進小妹的房間,看到里面的東西都還保持著原樣,內心仿佛又多了一份從容。書桌正面的墻上貼著一大片照片,都是他們一家人的,看著那些照片,往事涌上心頭,心情瞬間變得舒暢起來。

  還是一如往常,他的視線又一次被一張他跟大叔在大山腳下的合影吸引了。那是大叔去世前留下的最后一張照片。換句話說,他臨終前,似乎有件事或者一件珍貴的東西還令他念念不忘,那東西一定還在那山里。

  林溪清晰地記得,那是大叔第三次帶他進山,照片是小妹照的,本來大叔不準小妹去,是她無聊硬要跟著去。

  林溪覺得那座山跟大叔之間,一定有著某種特殊的聯系,霧氣騰騰的大山仿佛謎一樣的存在,就像大叔的一生,也充滿了無數個謎。

  大叔姓吳,五行缺木,所以起名叫吳樹棲,別人都叫他吳老七,他中等身材,為人和善,唯一的毛病就是腿有點瘸。五十多歲的樣子,具體數字林溪不是很清楚。

  每次去,大叔都好像有什么事情要跟他交代,但每次都欲言又止。他總覺得大叔肯定有些不為人知的過去,以及令他左右為難的驚天大秘密。

  林溪明白,想要解開這個謎團,只有從大叔的房間入手,因為大叔臨終前叮囑過他,就算再窮,也不能把房子賣掉。雖然不明白原因,但他一直遵守著這個約定。

  可是對于整件事,林溪一直以來都不想知道更多,他怕牽扯出一些不該知道的過去。

字體: 字號:
毒門絕藝目錄
共67章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