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5 19:21:05
  1. 愛閱小說
  2. 奇幻
  3. 起源大帝
  4. 第一章:格殺勿論

第一章:格殺勿論

更新于:2018-03-18 12:26:30 字數:2609

字體: 字號:
  馬蒂然的西部海岸,人類城邦西格里爾作為大陸上美德的典范,它的光輝閃耀著其他所有人類居住地。西格里爾人命的共同目標是通過善良和正義讓所有人都過得更好,他們認為惡毒自私如同疾病,應當從人類靈魂中根除。來到西格里爾并定居在此的人們,具有和本地居民一樣的理想和美德。損人利己的人很快就會發現,在這里他們下場是放逐......或者更糟

  然而,西格里爾的生活并非如同烏托邦夢境。西格里爾自豪的視自己為馬蒂然的道德先鋒,他們采用嚴酷刑罰確保他們的道德準則是居民們的唯一準則。任何形式的犯罪都將受到嚴懲,西格里爾沒有輕罪之說。

  “將軍,前方已經探查到叛民的蹤跡請您下令”一名士兵穿著的將士單膝下跪恭敬的說道。“哦,知道了。士兵,你做的很不錯,叫兄弟們先去后方休息吧。”身著精美打造鎧甲的將軍隨意擺了擺手招呼了前來報告的士兵,隨即拔出佩劍舉過頭頂,太陽照在佩劍之上,金光閃閃威武霸氣讓我們絲毫不懷疑西格里爾帝國的打造技藝。隨即向后方士兵大聲喊道:“我們都知道叛徒的下場,為了西格里爾。殺無赦!”。隨后是士兵們來自心底的怒吼,為了西格里爾。是的,偉大的國王賜予我們肥沃的土地,讓人民們安居樂業。如果有人敢范我西格里爾者,雖遠,必殺。

  在西格里爾的東部地區,這里少有人煙,除了來回通往西格里爾的商隊之外幾乎沒有人愿意出現在這種鳥不拉屎的地方,到處是動物腐爛的尸體,令人作嘔的沼氣。這里就是馬蒂然有名的沼澤:卡拉沼澤。強大的蜥蜴人占據了卡拉沼澤大部分地區,這種類似人類一樣,只不過是趴在地上長著長長尾巴的家伙們最喜歡吃的就是人肉了,基本每一個成年的蜥蜴戰士都可以輕易撕裂人類的身體而大多死在卡拉沙漠的人類都是西格里爾的人民,這讓這一個愛好和平,喜愛生活的國度很不開心。百年來,帝國上上下下,大到帝國軍隊,小到傭兵組織經過無數次的征戰還是不能將這些令人作嘔的蜥蜴們從馬蒂然大陸上除名。不過近些年仿佛這些大家伙們也聰明了,不在隨意食殺帝國的商隊和人名。這也讓帝國的高層對這片區域放松了不少。“是的,至少這些大家伙們不在惹麻煩了。況且我們也不是一次兩次向這些大蜥蜴們征戰了,結果并不好,雖然人民們總能在軍隊聽到好的消息,但是我們知道的,這征戰效果并不好。這些蜥蜴人太狡猾了,加上他們得天獨厚的地理環境已經讓許多士兵做出了無謂的犧牲。”帝國的官員總是這樣和國王說,導致國王也放棄了讓這些蜥蜴們消失的打算,況且要付出的代價并不小,況且當下......

  “將軍,前面就是叛民的落腳點了”士兵恭敬的向將軍匯報道。“該死的瑞文,該死的叛軍。跑到卡拉沼澤這種鳥不拉屎的地方躲著,我真佩服他們的運氣,這幾天的追殺沒讓他們成為蜥蜴人的晚餐。告訴兄弟們開始動手了,勿論男女老少格殺勿論!”馬背上那個被稱為將軍的人皺著眉說道。

  巨石上的女人仿佛在眺望什么,女人一身戎裝,仔細看來還是西格里爾標準的鎧甲,只是鎧甲上面破損不堪。女子臉龐深深埋在身上的鎧甲中讓人看不清模樣,但是光看身材女子就比往常的女子健壯幾分,甚至在若隱若現的胳臂大腿處可以看到具有爆炸性的肌肉,女子左手握劍,右手戴著一個大出本身手掌數倍的手套,手套上一層層鐵片將手套盡數包裹在加上女子充滿爆炸性的肌肉就算是男人也不能小瞧女子一拳的力量,不光說拳頭,重點在他左手握著的劍。天吶,該劍的長度已經超出了女子的身高,寬度居然有兩尺有余。我們絕對無法想象,這樣看似強壯的女子如何揮舞起這樣一把巨劍。劍身看似樸實無華,但仔細看來,整把劍從兼并到劍身全部布滿了隱秘的符文,一圈圈環繞劍身。在西格里爾魔法社待過的人肯定能看出這些看似詭異的符文的威力,這是一件附魔武器,至于附魔程度就不清楚了。至少內些剛到魔法社不久的魔法師來說,劍身的符文他們應該一點也看不懂......“恩,我聞到了殺氣。”女子握了握手中的大劍沉聲說道。“噢,我尊敬的瑞文長官,我想您多慮了吧。我們已經逃出帝國軍隊包圍很久了”身邊的一名騎兵恭敬的說道。“恩,路費可,你跟了我多久了?我的直覺錯過嗎?”叫做路費可的年輕騎兵趕緊調整了語氣,恭敬的答道:“對不起,瑞文長官。我不是質疑您的直覺,只是......”瑞文擺了擺手打斷了路費可將要說的話,嚴肅道:“叫士兵們注意警戒,婦女老幼們走到隊伍的前排。在沒有到嚎叫沼澤之前我想我們的前方應該不會有敵人的”路費可猶豫了一下,又看了一眼瑞文長官恭敬道:"是,長官"隨后便離去。“馬歇爾,你要追我到什么時候....”瑞文輕聲低語道,語氣充滿了悲傷與愧疚。

  “你說我們的長官是不是讓馬歇爾追怕了?我們都逃到什么地方了。”一名放哨的普通士兵向另一名士兵低語道。“住嘴,不要對瑞文長官有任何質疑。長官這么做一定有他的道理,況且帝國不會放....."話剛說道一半這名士兵就仰面倒下,躺在地上一動不動。與睡著了唯一不同的是他頭上插了一把弓箭,弓箭刺穿了他的右眼紅底白的流了一臉。旁邊的士兵先是愣神了一秒,緊接的眼中閃過一抹恐懼:"敵敵敵襲!"QIU又是一聲,這名士兵也是仰面倒下,眼中還充滿了恐懼。此時此刻沼澤之上一聲高過一聲,全部都是大喊敵襲,通過他們的叫喊可以深深看出對敵人的恐懼。瑞文中皺了皺眉頭,站在巨石之上眺望后方。先是幾匹駿馬出現在了視野之上,緊接著是密密麻麻的騎兵部隊。瑞文看了看天空,仿佛在祈禱什么隨即轉身喊道:“敵襲,注意隊列,保護好老幼病殘,有戰斗力的人全部集合。”僅僅幾秒時間,剛剛看似混亂的隊伍整齊劃一擺好了防御架勢,由此看出這一定是一支精銳的部隊。

  馬歇爾將軍看著對面瑞文的殘兵大笑道:“哈哈,瑞文。跑啊,怎么不跑了?”瑞文握了握手中的巨劍嘆氣道:“馬歇爾,看來你就是要把我們趕緊殺絕了。別人不知道,你還不知道嗎?卡拉沼澤和嚎叫沼澤的交界處只有一條能容下兩人通往的陸地,我的這些人馬要是慌亂后退能逃到嚎叫沼澤的一定不過兩成剩下的都會陷入沼澤,看來你算計我們很久了吧。”“哈哈,不愧是西格里爾的第一強將。可是叛徒終究是叛徒”馬歇爾先是大聲嘲諷道隨即是嚴肅的說道。瑞文看了看自己的部下,又看了看對面整齊劃一的軍隊不由嘆氣道:“馬歇爾,難道你對帝國只是盲目的追崇嗎?他們已經讓你變的一身殺氣,你手中的血恐怕能染紅整個西爾馬河了吧”馬歇爾隨即大笑:“笑話,若是說殺戮,你手中的鮮血恐怕能染紅整個征服者海了。不要裝什么圣潔了,今天為了西格里爾我定要將你斬殺于此,叛徒就應該有叛徒的下場!”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