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8 18:24:46
  1. 愛閱小說
  2. 仙俠
  3. 昊天君臨
  4. 第二章 憶神符

第二章 憶神符

更新于:2018-03-18 21:09:27 字數:2203

字體: 字號:
  二憶神符

  莊君昊聽那聲音似是有些熟悉,連忙說道:“莫不成是胡仙子折返么?”

  身形一閃,裊裊婷婷的正是那胡姓女子去而復返,她面帶憂色,說道:“想不到莊公子琴藝出眾,在這曠野深山之中惜無知音聆聽。”

  莊君昊搖頭苦笑道:“命在旦夕之間,悲憤一曲,還有何奢求?”

  “我略懂一點岐黃之術,不知莊公子能否讓我搭一搭脈,我觀公子面色如常,九毒池水也是傳說中的毒物,未必不是以訛傳訛。”

  胡姓女子說到此處,莊君昊感覺全身并無半分不適之處,他求生之心頓起,連忙站起身來伸出手,說道:“有勞胡仙子施神術。”

  胡姓女子抿嘴一笑,并不伸手搭脈,從頭上拔下金釵,兩人相距三丈有余,只見那胡仙子將金釵在空中一拋,手掐法訣,金釵緩緩飛落在莊君昊手腕處,莊君昊只覺手腕一涼,索性也不躲閃,任由金釵在手腕處懸停。

  胡仙子輕闔雙目,片刻之間睜眼笑道:“莊公子脈象沉穩,并未有中毒之后衰弱之像,若非公子體質奇異,善避百毒,便是這九毒池水名不副實。”

  莊君昊聽完并非欣喜,低頭不語。胡仙子揮手召回金釵,問道:“不知公子還有何疑慮?”

  胡仙子連問數聲,莊君昊好似渾然不聞,陷入沉思。胡仙子臉現怒容,隨即消隱,淡淡一笑道:“我于空中飛行之際聽聞你的琴音憤懣凄苦,動了惻隱之心,莊生何以如此畏死,既不信妾身我的脈診,你好自為之吧。”

  莊君昊忙道:“胡仙子息怒,我并非畏死,只是忽然想起十余年前一事,細細思量,那時候年紀尚幼,并不記得十分完全。”

  “哦?說來聽聽。”

  “十年前我剛剛開蒙,一日黃昏散學返家,大風忽起,風中似有萬千兵將個個持利刃,牽猛獸,猙獰兇惡,我驚嚇過度,躺倒在地,被鄉人送回家中,一連數日昏迷不醒。”

  胡仙子忽道:“你這像是中了撒豆成兵的幻術,也不知是何人如此歹毒,竟用法術對付個小孩子。”

  莊君昊心道:“你師兄方才不也用法術欺負我一個凡人么?”他感念胡仙子慈心回護,隱而不發,續道:“我全家上下自是心急如焚,到第五天中夜,月明星稀,門口來了個身穿紫色道袍的老道士,身后背一個碩大葫蘆,口稱專程來救我性命。迎入門中,我父命人抬來黃白之物不計其數,道人微微皺眉,也不說話,從葫蘆里挑出一個銀白色的藥丸,要了一碗凈水,將藥丸合在水里灌我服下。片刻之間我便蘇醒過來,但體虛力弱,不久便又昏睡過去。”

  “道人待我睡去,喚我父將金銀撤下,我父亦非渾人,感激世外高人救命,擺下上等素筵,道人只看了一眼,并不吃喝,說,你兒子性命已無礙,他雖生帶劫運纏身,福緣亦深厚無比,我給他服下神符丹,自此再無三尸九蟲侵擾,百病不生。說完抽身便走。我父連忙叫道,請仙人留下姓名。道人身體消隱,漸化一道沖天紫氣,留下了一句我乃羅浮山葛洪是也。自此我父在家中立下葛洪真人生祠,命我日日拜祭,不敢怠慢。”

  胡仙子睜大眼睛說:“莊公子,我沒聽清楚,你再說一遍,那個道人叫什么名字?”

  莊君昊道:“羅浮山葛洪真人。”

  “公子不可戲言,我看這九毒池水并非要人性命,卻是要人發瘋發癡,胡言亂語。”

  莊君昊不解道:“仙子,你莫不是不信?”

  “我雖是個鄉野女子,粗通道術,但是羅浮山葛,葛真人還是知道的。”她似是不敢提及葛洪的名諱,十分忌憚。

  莊君昊道:“你是說葛洪真人十分有名,無人不知?”

  胡仙子說道:“你們這些凡夫俗子自是不知道,既然莊公子有丹道大真人的庇護,我也是不自量力多管閑事了。就此辭過公子了。”

  莊君昊忙道:“仙子莫急,我一介書生又怎么知道你們神仙中人的深淺,這些都是我父轉達,我當時年紀尚幼,連道人模樣都記不清了。”

  胡仙子將信將疑,說道:“與那羅浮山葛真人相比,我們就如螻蟻一般,連仙字的邊兒都碰不到,哪敢同稱神仙中人?”

  莊君昊笑道:“我這會兒身體并無異狀,想來是葛真人在我體內種下了福祉,仙子就此別過,方才我畏死失態,真真慚愧。”說完以袖面遮臉,甚是羞臊。

  胡仙子忽道:“莊公子不忙,你可知此處為何地么?”

  莊君昊搖搖頭道:“愿聞仙子指教。”

  胡仙子一笑道:“此山名叫大洪山,常年濃霧彌漫,人跡罕至,確是個修道的好去處,大洪山上九毒池,魂魄盡收無一誤,說的就是山上有一池水劇毒無比,我和黃師兄此次受邀前來赴會,臨行前就知曉這毒水萬萬飲不得,想不到莊公子卻服過神符丹,想來也是天之造化,命不該絕。”

  莊君昊道:“小生豈敢奪天之造化,想來上蒼不忍我孤身葬于孤山,做一個野鬼罷了。不知大洪山如此曲遠通幽,有何盛會?”

  “自然不是你們凡人能介入的,說起這盛會么,大洪山方圓百十里,豈能無主?我和黃師兄是受了山主邀約前來。”胡仙子正說話間,樹林中突然一陣聲響,風吹塵散間竄出一只斑斕猛虎,低低咆哮幾聲,兩只綠油油的虎目盯著兩人,前爪刨地,似是要作勢撲擊。

  莊君昊大驚失色,差點癱倒在地。胡仙子定睛瞧了瞧,隨即一笑,裊裊婷婷往前就走。

  莊君昊連忙說道:“仙子不可!”哪知那胡仙子走到老虎切近,伸手輕輕在老虎頭上一按,那老虎眼神頓時渙散,四肢趴倒,再無聲息,此時林中有人大喝一聲:“哪來的妖女,膽敢降我的畜生,不要命了么?”

  言畢只見林中黑煙四起,胡仙子臉色一變,那老虎在地上滾了三滾,起身長嘯,林中那人惡狠狠說道:“妖女速速報上名字師承,乖乖讓我收取了內丹,免得多受苦楚。”

  胡仙子雙袖一揮,飛身護在莊君昊身前,喝道:“小女乃一介散修,受大洪山山主邀約前來赴會,不知林間哪位道友,可否現身一見。”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