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20-08-08 17:24:33
  1. 愛閱小說
  2. 都市
  3. 瘋火兵痞
  4. 第二章:撞大眾吧

第二章:撞大眾吧

更新于:2018-03-14 21:12:27 字數:3322

字體: 字號:
  王鋒的選擇退出在黑暗界看來是很奇怪的,王鋒可是黑暗界的一奇葩或者說是一枝獨秀,無人替代的尖兵,怎么說退役就退役了呢?當然,王鋒退役這對于大家來說也是好事一樁,最起碼以后的任務大家都不會再擔心王鋒搶了去。

  起初大家都以為這是神經病王鋒和黑暗界開的玩笑,但是一個月過去了,王鋒真的是消聲滅跡了。甚至有的人專門尋找過王鋒,王鋒真的是蹤跡全無。

  一個月,兩個月,王鋒徹底消失在了黑暗界之中,刀鋒的代號不再接受任何任務。

  兩個月的時間王鋒能干什么?兩個月的時間,王鋒還真的是干了一件不得了的事情。

  地點長海,時間,兩個月之后。

  六月份的長海一大清早就開始給人們一種夏天的煎熬,熱,很熱,非常之熱,熱到人們都想扒皮的地步。而長海南方的天氣還和北方的天氣不一樣,北方的熱是燥熱。南方不一樣,南方的天氣可以被稱為鬼天氣,是濕熱。

  不過這夏天對于男人們來說,那可謂真的是進入了天堂。好色是雄性動物的天性,這一點是毋庸置疑的。從一大清早開始,大街上那各種白花花的姑娘們各種露。

  展現自己的美恰恰也是女人的天性,女人和男人都是奇怪的生物。當然,人本身就是奇怪的生物。

  奇怪什么?奇怪道一大清早就開始伴隨著音樂扭動起來的地步,在長海浦東新區商業街的新民大街十字路口前面的公園里。當太陽剛剛升起的時候,讓人無法拒絕的‘小蘋果’就開始死循環的在律動。

  “你是我的小呀小蘋果,怎么愛你...”公園里的大媽大爺們那歡快的各種蹦跶,至于是不是兩口子那還真的是說不上來的。

  公園對面一條街上是賣各種早飯的商鋪或者是三輪車商販,這里已經成為了商業街區上班族購買早飯的必經之地。

  奇怪的是,在這一條街的某一個位置,一煎餅果子的生意是相當的火爆,火爆到什么程度?火爆到有很多老外都在這里排隊的節奏。

  賣煎餅果子的不是別人,正是從黑暗界退役下來的刀鋒戰士,王鋒。王鋒此一刻正歡快的攤煎餅用英語詢問面前這個黑的比煤球還黑的老外:“先生,要幾個雞蛋?香菜要不要,蔥花多少?”

  “隨便!”老外到時很好隨便,反正在各國的老外看來,但凡是華夏的食物,那都是美食。

  王鋒很奇怪,如此之熱的天氣外加這煎餅爐子那么滾燙,他依然是穿著長襯衫,即便他汗流浹背他也不脫掉。

  不到三分鐘的時間,一奢華版的至尊煎餅果子出爐:“十塊錢!”

  似乎,哪里不對吧?

  王鋒不是被德叔喊回來干什么,怎么王鋒反而在這里賣起了煎餅果子呢?這一點,德叔也很想知道。在遠處一大切諾基副駕駛坐著的德叔一臉茫然:“兩個月了,這小子到底要做什么?”

  駕駛位置的司機更加困惑:“德叔,你確定你找的是什么高手,而不是在國外賣煎餅果子發家的小販?還別說,這小子這兩個月的生意還真的不是一般的好,我粗略的算了算,這小子兩個月的純利潤最少有五萬塊錢,這賣個煎餅果子都要靠顏值嗎?”

  這司機為什么會這么問?因為,王鋒本身就是標準的帥哥,或者用標準說是瞧不起王鋒,確切的說王鋒可以去當職業的模特了,標準的身材外加男人見了都會羨慕的撲克臉。

  十年的戰爭早就給了年輕王鋒臉上一種成熟,一種剛烈的神韻,這種神韻一般活在都市的人是不會有的。而為什么要說王鋒要靠顏值呢?主要是因為一點,那就是王鋒真他嗎的很帥,這前來買煎餅果子的女的,白領金領什么的有百分之六十都會給王鋒索要聯系方式,這何必要在這里賣煎餅果子,直接去當鴨不就行了,或者被包養。

  德叔聽到司機這話臉都耷拉下來了:“我還以為這小子在回來的路上是和我開玩笑,誰知道這神經病真的來賣煎餅果子了,這家伙到底是怎么想的,老板臨死之前留下的囑托他壓根就沒有當一回事。”德叔比誰都著急,他的老板死于空難,死前囑托王鋒可是這王鋒怎么這么任性?

  司機到不那么認為,司機從自己衣兜里拿出半個煎餅果子吃起來說到:“德叔,你還別說,這小子還真的不愧被這里的人稱為煎餅王子,這煎餅,果子的味道,還真的,不錯。”

  德叔這老臉更加的黑了,這家伙什么時候還買了王鋒一個煎餅果子,不過聞起來似乎味道還真的是不錯。

  司機吃到一半的時候突然想起什么:“哦,對了德叔,他讓我轉告你什么他的計劃快要成功了。”這才是重點,聽到司機說這話,德叔這才滿意的點了點頭:“恩,只要他知道自己該干什么就行。”德叔這才放下心來樂呵呵的一笑:“哈哈,去給我也買一個煎餅果子去!”

  王鋒此一刻正和一法國美女拍照,王鋒這手持鏟刀做了一個賣萌的表情,咔嚓剛照完王鋒直接來了一句:“二十塊錢!”這法國姑娘很大方的直接給了一百塊錢,這旁邊的商販們那叫一個羨慕嫉妒恨。

  大切諾基的司機快走到王鋒三輪車旁邊的時候,猛然不知道是誰喊了一聲:“城管大隊來啦!”那聲音之大,瞬間周圍的三輪車商販們開始猶如老鼠見了貓一樣,開始胡亂的亂竄起來。

  王鋒這家伙一樣,這王鋒跳上三輪車開始狂蹬三輪車,那家伙起步的速度還真的不低,三輪車的后胎都在地上打滾,這司機還沒有走到王鋒旁邊王鋒就閃了。

  果不其然,這傳說是華夏最厲害的城管大隊猶如天降神兵一樣的空降般的直接開始打雜三輪車的商販們,有的三輪車還沒有起步就直接被扣住了。

  王鋒好一點,最起碼王鋒還起步在逃竄。城管大隊是什么部門?那可是號稱三千城管就可以收復寶島的戰斗力的部門,這家伙瞬間就有幾個制服身影的人追著王鋒而去。

  “我艸,我艸,我艸!這都是連長跑出身的嗎?”王鋒騎著三輪車一邊喊一邊逃,不過就在此時王鋒專門看了一眼自己帶了十年的軍事手表:“恩,時間剛剛好!”

  王鋒這壓根似乎就不是在逃跑的意思,故意將自己的速度放慢讓身后的城管追,同時又不讓追上。

  很快到了一個路口汽車門在等紅燈,王鋒一眼就鎖定了一輛車,這輛車問王鋒很熟悉正是自己的目標。

  “閃開啊,閃開啊,左邊是寶馬,右邊是奔馳,前面的大眾,他嗎的來不及了,撞大眾吧!”王鋒這喊聲喊的,就連身后的城管都聽的是清清楚楚的,周圍的民眾都注意到這超速的三輪車直勾勾的撞向那一輛所謂的大眾。

  不錯,那確實是一輛大眾汽車,而可惜的是那輛大眾不是別的車,正是大眾里最貴的豪華轎車,輝騰。

  桄榔,清脆悅耳的碰撞聲音。

  “這****竟然不認識輝騰,奔馳寶馬不撞撞輝騰,這下好玩了!”

  “哈哈,這神經病敢撞輝騰,不認識車吧!”

  這后面的城管一見這陣勢,立馬掉頭走人了,這兄弟是攤上大事了,他們要是再攙和進來就真的是不好了,他們可是臨時工,出了這事要是攙和進來飯碗可就保不住了。

  此一刻,王鋒躺在地上捂著自己的小蠻腰:“哎喲,我的腿啊!”這神經病,腿疼捂住自己的腰,這碰瓷能不能專業一點。

  輝騰車的側身被三輪車掛了很長很長一道印記,這怎么地也得小幾萬才能修好。就在王鋒捂住自己腰喊腿疼的時候,汽車駕駛員下來那很不爽的表情:“你找死是嗎?兩邊垃圾車你不撞,你撞這車,賣了你都賠不起!”

  王鋒這表現出來的是一市井小民的反應,這立馬就跳起來沖著司機喊:“咋地,你一破大眾老子我還賠不起了。”這王鋒當然是裝出來的,王鋒當然知道這車好幾百萬,撞他是故意的。

  王鋒這說著,從自己的衣兜里掏出一大堆的零錢:“這里是一千塊錢,夠不?”這周圍看熱鬧的人真的是替王鋒擔心。

  司機冷冷一笑:“哼,這車兩百多萬,你認為一千塊錢能修好這么長的痕跡?”當司機說出這話的時候,王鋒那不爽的破口大罵:“你二嬸的,我這三輪車是航天金屬打造的,三千多萬,你說你怎么賠吧!”王鋒說話的時候,專門撇了一眼車內,車后面是坐著人的,這個人才是王鋒的目標。

  這司機還真的是第一次碰到這種無賴,司機也是下意識的看了一眼車內。這王鋒立馬逮住機會:“你一個司機喊什么喊,讓你們老板來和我講道理,如果真的我錯了的話,我陪,如果你跟我擱著扯犢子,信不信老子削死你!”這王鋒還是不爽,這是典型的痞子精神。

  無賴,不要臉。

  司機一看遇到無賴了,這只能找自己的老板定奪進了車里詢問自己的老板。而同時,遠處觀察的德叔和司機二人那叫一個意外加意外。

  司機是目瞪口呆的看著這一幕:“德叔,過去嗎?大小姐”二這司機的話還沒說完,德叔樂呵呵的一笑:“呵呵,不用,等等看,我終于知道這小子為什么在黑暗號稱痞子了!”德叔這話司機是一臉困惑,這王鋒撞的可是他們集團的唯一繼承人。


更多精彩男頻小說微信關注公眾號“51云閱讀”(或者微信搜索公眾號“51云閱讀”關注)繼續閱讀

微信掃一掃

添加方法:

1、將二維碼截圖保存至相冊

2、打開微信--掃一掃--相冊,選中相冊中的二維碼圖片后關注公眾號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