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5 14:23:22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千佛變
  4. 第001章 方暮雪

第001章 方暮雪

更新于:2018-03-15 18:49:31 字數:3536

字體: 字號:
  縱使身前萬世浮華,死后依舊是黃土一坯。人生在世短短數十載,且過且珍惜。

  …………

  “這是哪里?”周寒皺起眉頭。

  此時此刻,他站在懸崖邊,衣袖鼓風,發絲飄飄,眼前萬里江山,一眼望不到邊。紅日東升,浩氣翻滾,宛若九天仙境。

  周寒是地球人,剛剛大三放假,背著背包去藏區旅行,不幸遇到了山崩。

  “難道我已經死了,來到了天國?”周寒不解。饒是藏區被譽為天堂,也不應該有如此美景吧。

  “天空中飄來的是什么東西,像是一口水缸。”

  好刺眼!水缸一樣的東西越飛越近,金光萬丈,刺痛周寒眼睛。

  周寒抬手擋在眼前。

  片刻之后,金光衰減,周寒慢慢睜開眼。眼前東西一目了然,不是水缸,是個奇怪壇子,與張衡所造地動儀極為相似。地動儀體型細長,而那壇子則是扁平,壇面紋有琉璃銘文金身,四周有八條倒掛青龍,龍頜各吐一顆白色玉珠,造型巧奪天工,令人嘆服。

  金壇落在懸崖邊,觸地一瞬間震的地動山搖。

  周寒立腳不穩,搖搖晃晃差點跌倒,走到跟前,往金壇里一瞧,他驚住了。

  那是什么?!

  金壇里有半缸水,水中有一片蓮葉,蓮葉上躺著一巴掌大小女子,一席白衣,安詳若睡美人。

  周寒差點失聲叫出’睡美人’三個字。

  看到這一幕,他又驚又喜,驚的是這里究竟是什么世界,喜的是自己竟然看到了只存在于傳說中的睡美人。

  她是誰?她從哪里來?為什么她會飛到我跟前?她是不是會縮地成寸的仙術?

  周寒腦中思潮翻滾。

  咦,她醒了。

  白衣女子幽幽醒來,揉揉惺忪睡眼,看到周寒站在金壇外,非但不害怕,反而站起身子在蓮葉上朝他走出兩步,與他遙遙相望。

  “周大哥,你終于回來了。”女子語氣中透露著驚喜與盼望。

  我終于回來了,什么意思?好像我從這里離開了很久。她似乎是認識我,這到底是怎么回事?周寒一頭霧水。

  看到女子眼淚簌簌而落,周寒感到震驚:“你是誰?你認識我。”

  “我是暮雪,周大哥,你不記得我了嗎?我是方暮雪。”女子語氣焦急。抬起胳膊,擼起衣袖,蔥白手腕上露出七彩云海石手鏈,光彩奪目。

  “你看,這是你送我的手鏈,你說等你征服煙云八十州時,就會回來娶我,我一直在等你,難道你忘了曾經對我許下的諾言了嗎?”女子眼神滯澀,望穿秋水一般,流露出無盡期盼。

  征服煙云八十州,回來娶她。周寒頭腦嗡的一聲,仿佛被千斤鐵錘擊中,遙遠的記憶隱約在頭腦中清晰起來。

  煙云王朝,帝都‘星羅城’驃騎將軍。出身貧窮,少年為將。二十五歲被封星羅城第一將軍,被譽為不世出之奇才。有感天下混亂,戰事不斷,百姓連年遭受妖蠻侵犯,勢要整飭煙云王朝,以及周遭千里秩序,為煙云王朝開創百年太平。

  可惜當時年輕氣盛,剛愎自用,不聽人勸,終究出身未捷,喪命妖蠻之手。

  “方暮雪。”周寒喃喃囈語。

  他想了起來,方暮雪與他青梅竹馬、兩小無猜,從小就與他指腹為婚,她手上那串云海石手鏈是他在云海沼澤擊殺蠻妖時偶然得到的一塊七彩云海石,請工匠所做。

  二十五歲那年,星羅城外錦旗招展,百姓十里相送,方暮雪就在其中,沒想到那一別,便成了永別。

  “周大哥,你答應過我要平安回來,為什么你沒有做到,你去了哪里?你知道我等的好苦嗎?”

  “我……”周寒啞然,他不知道自己那一走讓方暮雪受了多少苦。但他心中清楚,星羅城里有很多人對他恨之入骨,一旦他出事,所有對他的不滿與積怨都有可能發泄到方暮雪頭上。給方暮雪帶去快樂的同時,也給她埋藏了很多禍根。

  “周大哥。”周寒正在回憶著,忽然時空一轉,他卻看到另外一幅景象。

  房間內霧氣氤氳,自己置身一個浴桶中,赤身裸*體,正在洗澡。浴湯里撒著許多不知名花瓣,散發著奇異香味。

  “這又是哪里?”“剛剛是誰在叫我?”周寒四下查看,不僅又要問,究竟哪個是夢,哪個才是真。

  “已經過了一炷香的時間了。”外面又響起女孩聲音。

  一炷香時間?周寒不解,朝聲音傳來方向看過去。房間裝修古色古香,是古代房間格調。雖然看多了穿越小說,但真的臨到自己頭上,還是讓他感到不可思議。

  突然之間,腦袋里又多了一段記憶。

  原來他真的穿越了,這里不是地球,也并非上古,上古已過去數千年,而這里正是夢中所提到的煙云王朝。

  為維護統治,煙云王朝自建立以來,開國君主就制定禁武律令,并昭告天下,私自習武者懲以鞭笞,私開武院者當街問斬。

  從此天下文理昌盛,武道逐漸變稱非富即貴的玩物。

  與此同時,當朝者為奴化百姓,不斷廣修禪院,鼓勵百姓燒香禮佛,修身養性,秉承佛門與世無爭,諸事為善的理念。并召集天下禪學高人共同編纂禪意學說,歷經十年,綜合各種禪佛經書終于打造出《世間法禪經》一書。書成之日,同樣昭告天下,只要潛心修煉禪學,一樣可以把修為修煉到直逼武道化境,化境之后便可以禪意接引極樂與婆娑兩大世界。

  《世間法禪經》一書開篇即把禪學分了個清清楚楚。

  禪分三種境界:一為世間禪,二為出世禪,三為出世間上上禪。

  修禪終究是修禪意,禪意是一種力量,可以禪意掌控天地元氣。禪者動念,可身心俱堅,不懼鬼怪,佛尊動念,可移山填海。禪意越高,境界越高。

  ‘禪定天下、佛通九天’便是《世間法禪經》的主旨。

  禪宗修煉分成九步:禪定觀想,肉身金剛、靈光乍現、佛體大成、堪破時光、超凡入圣、天地無界、諸天輪回、萬古長存,每步九階,九九歸一,方可成就無量尊神。

  “萬古長存,人真的可以萬古長存嗎?”周寒心潮澎湃,原本一直認為宗教都是虛妄,是當權者蒙蔽世人的工具。

  今日這般遭遇,分明一個博大世界大門在向他徐徐打開。

  “禪定天下,佛通九天。不愧是禪學高人,果然老謀深算,簡單八個字,不僅迎合了當權者煞費苦心引導百姓燒香禮佛的意圖,而且還引的百姓癡心向佛,對極樂世界心向往之,從此戾氣泯滅,也就不會對皇權產生威脅。”

  周寒震驚著,上一世,他對佛門沒有什么了解,可以說只知皮毛。與這個世界的禪宗兩相一對比,這個世界的禪宗和地球上的佛門完全不同。可以毫不夸張地說,這個世界獨樹一幟,迥然不同。

  另外,這個世界沒有三皇五帝,沒有秦皇漢武,更沒有唐宋元明清,這是一個截然不同的世界,仿佛是三千世界當中的其中一個。

  “只要能夠‘禪定觀想’,在周身生成禪意,就可以獲得禪宗密法,甚至能格物明理,由面觀心,知人善惡,進而對其進行教化,禪法化人,法大化心,使惡人向善,積累功德。這一點倒是和世俗寺廟一樣,都是勸人向善。不過,要是修煉到‘肉身金剛’那就厲害了,血肉化為金剛之軀,能‘口吐禪語’,禪語出,則禪法出,禪法出,則可退妖魔。這里的妖魔,不單單是指實際意義上的妖魔鬼怪,另外還指意圖不軌的人。”

  “佛家有云,小人如鬼。對付小人,不必講理,免得防備不周,受其戕害。禪語富有禪意,禪意牽動天地元氣,形成有形力量,即可退敵或者殺敵。”

  咚咚咚!

  敲門聲又起。

  “周大哥,你洗好了嗎?”

  周寒恍然記起,門外敲門女孩是他指腹為婚、青梅竹馬的未婚妻,正是方暮雪。方暮雪父親方揚與他父親周慶安是八拜之交,曾經一同抵御外族妖蠻劫掠,生死與共。

  周寒還未出生之時,方揚就與周慶安立下誓言,兩人后代,若同為男孩就義結金蘭,若為一男一女則結成夫妻。

  后來,方揚在一次妖蠻襲擾時不幸身亡,方沐雪母親改嫁他人,便把方暮雪寄養在了周家,說是寄養,實則是給了周家。

  周家待方暮雪視如己出,當親閨女一樣養著,周寒她和也情同親兄妹。可好景不長,邊境連年混亂,周慶安被征去當兵,戰死沙場,周寒母親悲傷欲絕,終日以淚洗面,后來因遭受村上漢子侮辱,投井自殺了。

  屋漏偏逢連夜雨,船遲又遇打頭風。周寒母親死后,周寒竟然一病不起,若非有方暮雪悉心照料,只怕兩年前就一命嗚呼了。

  如今,周寒和方暮雪生活艱苦,全憑當年周慶安和方揚救過的好心人以及周家族人接濟,否則兩人早就淪落街頭,到外鄉乞討去了。那些接濟人當中,尤數周寒大伯家的堂兄最為積極。

  周寒堂兄名叫周山,周山已有家室,有妻有兒,按理當專心持家過日子才是,可此人心術不正,好逸惡勞,覬覦方暮雪年輕貌美。有一次方暮雪前去借糧,他居然動手動腳,幸好方暮雪跟周慶安學過幾招拳腳功夫,才免遭侮辱。

  周寒看在眼里,恨在心里,可身子骨羸弱不堪,動彈尚且困難,更別說是去打人。

  其實,周寒心知肚明,打方暮雪主意的不止周山一個,村上那些單身的或者有妻女的漢子都眼饞著呢。

  前些日子,方暮雪出去挖野菜,回來時流著眼淚,竹籃也弄丟了,雖說她說沒事,只是摔了一腳,但周寒看的出來,方暮雪是在外面被人欺負了。

  在周寒面前,方暮雪總是表現出一幅堅強模樣,為的是不想讓周寒動氣,影響身體。在十五歲的方暮雪看來,即便周寒臥病在床,但總歸還活著,有他在,那她就還有個依靠,有個主心骨。

  一旦周寒死了,她真不知道該怎么過下去。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