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2 07:40:16
  1. 愛閱小說
  2. 軍事
  3. 逆戰之異變狂潮
  4. 第二章 幸存者

第二章 幸存者

更新于:2018-03-17 07:41:50 字數:3232

  “古拉德博士,我有個問題想問你一下,您為什么會想到用天花病毒來造福人類呢?”瓦西里問道。

  古拉德看著窗外,沉默了一會說道:“三戰時,我和一群難民一起躲到了避難室,在這群人中有一個受到天花病毒的感染,當時人們提議將他扔出去,不然所有人都會被感染。接著一群人動起手來。那時,那個病毒攜帶者,想要反抗卻沒有力氣,他就被這樣無情的扔了出去。可是,過了一會,多來克合金的大門突然出現了幾個凸起,那沉悶的聲音讓大家毛骨悚然。又持續了一會兒便沒有了聲音。幾個小時以后,大家打開了大門,發現那個病毒攜帶者已經變了模樣:渾身暗紅幾乎滲出血來,兩臂的肌肉膨脹,而他的臉,已經沒有了人的樣子。當時我就想,如果這種病毒,加以改善,不就可以使人類進化一個層次,直到后來,我的想法被那群蠢貨直接否決,我連解釋的機會都沒有……”此時,他的眼里已經充滿淚水。

  “博士,您一定是對的。我們TheCompany就是喜歡幫助向您這樣的天才。”

  古拉德沒有說話,默默地看著窗外。沉默了一會兒后。古拉德問道:“還有多久?”

  “我們已經進入埃及境內了,再稍等片刻。”

  在這座已被戰爭損壞的不成樣子的古城之上,一艘飛機緩緩的落下,周圍卷起了一陣黃沙。

  “博士,您的實驗室就在這里——錫瓦。”此時的瓦西里帶上了墨鏡,因為飛機的聲音太大,他也不得不增高自己的音量。

  此時的古拉德毫無表情,只是向瓦西里問道:“我的實驗室在那里?”

  “前方不遠處的那棟房子。”瓦西里用手指到。

  古拉德看了過去,那棟“房子”其實已經殘破不堪,隨時有倒塌的危險。古拉德不禁眉頭一皺,瓦西里看到他的表情,笑道:“博士,別擔心,這只是偽裝。真正的實驗室在地下。古拉德聽到這里,眉頭這才舒展開。

  兩人進入了那座房子里。來到了一個屋子前,瓦西里對古拉德說:“博士,用您的“鑰匙”開門吧。”“‘鑰匙’?”古拉德想了想拿出了那張卡片,他仔細看了看這扇門,有一個貌似用刀砍出來的口子,他把卡插了進去。接著傳來了一聲機械的聲音,門緩緩打開了。

  “這鑰匙是特制的,門是用超合金的材料打造的,所以您絕對不會被別人打擾的。實驗室在底下100米處。您一進去,直通實驗室。”古拉德大量了一下里面,和普通的電梯沒有什么區別。

  “如果沒有什么問題,我就先走了,博士。”瓦西里還是一臉微笑。

  “里面,確定關著一千個人?難道……“

  “沒事的,您放心。”他的眼神瞬間變得冰冷,“他們都是舊人類。”

  古拉德也沒有多問,說道:“好的,你走吧。”接著,古拉德走進電梯里。“咚”的一聲,門關上了,接著瓦西里臉上的笑容瞬間消失,換成一張冷酷的臉

  “總部,我是霹靂,任務完成,準備返回。”……

  古拉德看著面前的變異體,說道,接下來看看他的能力如何。接著,十件籠子連到了一起,中間的隔板瞬間消失,那九個人看見眼前這個怪物,都不由得流露出驚恐的神色,連連后退,直到最后一個籠子時,他們才意識到,逃是沒有用的,九個人便沖了上去。

  “一個,兩個,三個……九個。”古拉德數到。

  最后一個人看前面的人全部死亡,他知道反抗是沒有用的了,頹然的躺在籠子里等死,變異體走到頭面前,用右手舉起了他,左手穿膛而過。

  “好強大的殺傷力!”顯示器里的人驚呼。那人并不是瓦西里,自從他來這個實驗室之

  后,聯絡他的人沒有一次是他。他也并不在意,可能是辭職了,或者是開除了。

  “博士,明天組織會派人來接你,您準備一下吧。”

  “可是現在還有一個問題沒有解決。”

  “什么問題?“

  “我無法保證他有神智。”

  那人遲疑一下,說道:“這些事情,組織會解決的。見古拉德沒有回答,他又說道:“博士,明天組織會派人來接您的,你準備一下吧。”

  古拉德掉頭向實驗室走去,嘴里念叨著。

  “你們的死,是值得的。”

  一夜無話,知道第二天一早,這座古城又來了一個不速之客——一架巨型運輸機,再此降落。艙門一開,一個年輕人走了下來。看了看四周。拿起手中的通訊器說道;“博士,我們已經到了,請您趕快登機。”通訊器中的古拉德說道:“變異體呢,怎么搬出去?”“這個您放心,我們自有安排。”

  過了一會,古拉德從那廢墟中走出。

  “博士,您可以登機了。”

  “請問?瓦西里怎么沒來?”

  “他在執行任務。”

  “那你是?”

  “萬陽。”

  古拉德上了飛機,而萬陽正在用通訊器探測著地面。

  “就是這里了。”他用通訊器向飛機發送了一個訊號,接著他想身后走去。只見飛機下面的甲板打開,伸出一架激光炮。那激光炮不斷聚集著光束,向著剛才的位置打去。

  “轟。”黃沙卷起。

  過了一會,黃沙散去,只見剛才的地方出現一個直徑10米多的大洞,就像一個光滑的圓,四周的黃沙時不時的涌進去。接著,飛機的機翼上伸出一只機械臂,伸向那個洞口。幾分鐘后,那只關著變異體的高強化透明金屬的籠子被拉了上來。此時,飛機底部的甲板打開,籠子被送了進去。

  “變異體已裝載完畢,準備毀掉實驗室。”

  這時飛船落下,他調轉方向走向飛船,接著,從腰帶上拿出兩顆濃縮磁能炸彈,向坑洞扔去。然后又拿出了墨鏡戴在了頭上。

  身后,火光沖天。

  “任務完成,準備返回。”

  夜幕降臨,這座古城恢復了平靜。突然,一種奇怪的吼聲從地下傳出。接著,又是平靜。這時,一只手從早上那個坑洞中伸出,然后又伸出了第二只。伴隨著凄厲的吼聲,一個人從里面爬了出來。

  “吼吼吼!”

  用盡了最后的力氣,他倒了下來。

  周圍,又是一片死寂。

  第二天,太陽漸漸地升高,周圍的動物從遠處看向那個幸存者,他的年齡只有二三十歲的樣子,而身上的肌肉卻非常發達,呈褐色。雙目微閉,胸膛也沒有起伏,不知道是死是活。

  烈日下,那個幸存者緩緩地睜開了眼睛,他的腦子在不斷的回憶……

  這時,一只獵豹沖了過來。

  “噗嗤”一聲,那只獵豹被擊穿了身體。周圍的動物四散奔逃。他看了看那只已死的獵

  豹,大吃起來。吃著吃著。他的腦海里面浮現出一張畫面:自己被一只怪物擊穿了胸膛。

  “啊!”他把那只獵豹扔出了百米開外。

  他捂著頭,跪在了地上,沉吟道:“我是誰?”

  過了一會,他站起來,沒目的瘋跑,速度之快,帶起了一陣黃沙。

  不知跑了多久,天黑了下來,他終于看到了一戶人家。

  伴隨著一陣敲門聲,門打開了,里面站著的是一個穿著阿拉伯長袍的中年男子。看到這位幸存者的模樣,不免有些驚訝。

  “先生您找哪位?”

  幸存者本身也是埃及人,他指了指肚子,便倒下了。

  不知過了多久,他緩緩的睜開了雙眼,朦朧中一個小女孩興奮地喊叫著:“爸爸媽媽,叔叔醒了!”他揉了揉眼睛,只見一對夫婦走了過來,男主人微笑著對幸存者說道:“你總算醒了,可擔心死我們了。對了,你叫什么名字?”

  “名字?名字……錫瓦。”

  “錫瓦嗎?你從哪里來?”

  他想了想說:“錫瓦。”

  “從那里來?沒想到那里還有人居住。”

  “克羅克,別問了,人家躺了一天一夜了。一定很餓了,還不給人拿點東西吃。”

  男人笑道:“是啊,是啊!”

  那個小女孩走進了廚房,拿出了一盤Aysh。

  “叔叔,給。”小女孩甜美的笑道。

  錫瓦接過了食物,嘴里囁嚅著。

  “謝…..謝謝。”

  “不客氣,叔叔,我媽媽的手藝是全天下最好的。”

  錫瓦看了看盤子里的Aysh,狼吞虎咽的吃了起來。

  “叔叔,你的嘴上沾了芝麻哦。”

  那一天他吃了這家人一個星期的食物。

  第二天天還沒有亮,錫瓦便出了門,等一家人都醒過來后,小女孩問道:“爸爸,叔叔會回來嗎?”

  “應該會吧。”男人說道。

  就在一家人正在做早飯的時候,錫瓦走了進來。

  “叔叔!”小女孩跑上前去抱住了他。

  錫瓦將她放到自己的肩膀上,因為病毒的原因,他的身高將近一米九。

  “我……我弄了一些事物,放在了外面。”

  男人說了一聲謝謝,便走向外面。

  “給您添麻煩了。”女人說道。

  “老婆!老婆!快出來!”

  “怎么了?”女人便問邊向外面走。

  只見外面,躺著數十只野獸的尸體。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