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20-08-05 21:08:14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戮天圣皇
  4. 第三章:主人和仆人的日常生活

第三章:主人和仆人的日常生活

更新于:2018-03-14 20:25:28 字數:3216

字體: 字號:
  “那個......慕舒瑤額大小姐你確定我是跟班而不是搬運工?”別院里,凌虛看著堆積如山的‘必備品’冷汗直冒。

  畫面回到半個小時前,兩人簽訂協議之后,凌虛在慕舒瑤的帶領下走進了這個不算很大的別墅內。

  檀木幽香撲鼻,四處也是一副仿古的裝扮,高三層,雅閣八間,不同質地的臥榻一共鋪好九床,干凈利落。給人一種清爽明悟的感覺,真是閑人獨步雅閣間,看花自有詩意來。把清幽典雅四字體現到了極致。

  八個雅閣成八卦的卦印排開八個方向,非請勿入者必將迷失在八門遁甲之內。正當凌虛驚訝不絕的時候(個人認為這個時候適合用覺)他和慕舒瑤來到了庭院之中。

  還未來的及去欣賞別院的奇花異草,和更加精致的亭臺樓閣時。慕舒瑤在腰間的雪花配飾上輕輕一劃,正當凌虛納悶這小妮子準備干嘛?的時候,幽靜的小院里就沒了他的立足之地。

  于是就有了現在的情況。

  看著如山大小的“不名”堆積物,凌虛不自覺的吞了吞口水,開始擔心自己是不是該開更高的薪水。

  “愣什么?跟班的工資白要的?”看著剛才殺價如殺雞的凌虛有點發愣,慕舒瑤頓時開心不少。

  “作為一名合格的跟班我覺得這些活路不應該讓尊貴的大小姐您的第一個跟班來干,這樣會有損大小姐的名頭嘎不過這件事天知地知你知我知,只要我不說沒人知道,恩大小姐這個花崗巖要搬到哪里?”看著寒氣逼人的無名雪劍,凌虛毫不猶豫的抓起一塊漂亮的‘小石腳’往前走去。

  “喂你那塊花崗巖就放這里當假山。”俏生生的聲音傳來

  但是凌虛現在對她可是沒有俏生生的這種感覺,任誰再厲害背著十幾米高的花崗巖就算不累心里面也不舒服啊。然而對于十四歲左右的凌虛來說這的確有點嚇人,不過也還在承受范圍。

  ......

  “喂誰讓你把我的布娃娃丟掉的。”慕舒瑤撿起凌虛隨手扔開的一個布偶紅著眼圈道。

  凌虛有點奇怪,坑她六萬塊銀幣的時候也沒見她如此傷心啊,怎么為了一個小布偶這么傷心?老爹說的對,女人心海底針啊。

  看著獨自生悶氣的慕舒瑤,凌虛趕忙靠著假山休息一會兒,這小妮子絕對故意的呼哧,呼哧。

  “哼~~~”惡狠狠的對凌虛嬌哼一聲,扭頭跑入一間閣樓內。

  “唉”看著還有半院子的必備品,凌虛無奈嘆息一聲,又開始忙碌起來。

  不知不覺太陽的余暉已經完全消散,灰蒙蒙的月色悄然爬上天空。

  別院里有恢復了清幽雅靜,不同的是幽幽的檀木香味里混雜了一種更加濃厚的香味,聞到就有種食指大開的感覺。

  脫去風衣的凌虛,此時圍上了一條可愛的圍裙,拿著一個兔子手柄的鍋鏟,和一個胡蘿卜外形的鍋,上下翻炒,香味從胡蘿卜里飄出,引出了某只生悶氣的兔子。

  鍋里似是帶有形狀的香氣吸引來了某只穿著兔子睡衣的兔子。

  飛奔而來“啪~~”毫不淑女的一腳踹開們,一雙兔爪啊呸一雙玉手探向鍋內。

  “咦?你是誰?你怎么在這里?”炙熱的熱量讓慕舒瑤睜開雙眼,靈動的大眼睛注視著凌虛,似是在驚訝眼前這個和自己差不多的女孩子是誰。

  看著四處張望的慕舒瑤凌虛忍俊不已。

  “你把我家的黑小子弄哪里了。”環顧四周未發現自己那個一身黑衣的跟班,慕舒瑤警惕的問道。

  “大小姐你醒了。”凌虛淡定的說道。對于慕舒瑤的舉動沒有絲毫驚訝。

  “你,你,你,你,你是人是妖啊?本小姐可不怕你啊”自己為自己裝著膽,但是膽是沒什么問題了,腿卻不住的抖著。

  “大小姐吃飯吧別鬧了。”凌虛捋一捋垂落的頭發,將發簪卸下,黑色的瀑布直泄而下,將手中的紫金龍頭簪不著痕跡的收入袖中,白色的布條隨意的綁起青絲。凌虛整個動作雖然平常,但是莫名的氣質讓人不自覺的去欣賞。

  比如看呆的慕舒瑤......

  幾分鐘之后,慕舒瑤才緩過神來。“你是姐姐還是妹妹啊?”可愛的面容和可愛的眼睛配合在一起,真的具有極大的殺傷力,但是很顯然對某人無效。

  “我是哥哥。”凌虛將菜盤端上,將碗筷擺好。

  “凌虛開始你怎么不這樣呢,非要大熱天裹著風衣。”咬著吸管(別問我吸管哪里來的。)小手拄著腦袋問道。

  凌虛填好飯菜,將慕舒瑤手里的果汁拿開。僅然一副哥哥呃姐姐模樣。

  “不知道你喜歡吃清淡的還是辣的所以四菜一湯”凌虛指著菜肴說道。

  色調搭配還是起盤的位置都無可挑剔,如果換個注意力集中的有心人肯定會發現凌虛的不一般。然他的主人似乎不是的......看著大口吃著麻婆豆腐的慕舒瑤(想到一個人呢)凌虛抿了一口清茶。

  這樣想吃就吃才是真正的大智慧吧。

  “啊~~~”一聲慘叫,凌虛看著可憐巴巴的慕舒瑤忙問道問道:“怎么了?不好吃還是?”

  “太好次,繞道熱透了”(太好吃,咬到舌頭了。)看著一張小臉通紅的慕舒瑤,凌虛說道:“喝點額那是我的水!”

  看著慕舒瑤看都不看,拿起自己的杯子猛灌兩口。在心疼好茶的同時疑惑不已,什么時候女孩子都變得這么開放了?

  “什么”慕舒瑤沒聽清楚,問道。

  “額,沒什么了”凌虛繼續夾著菜。

  慕舒瑤似乎感覺這清茶味道不錯,有種甘甜的味道對凌虛說道:“什么茶啊我怎么沒喝過,咦這杯子不是我的。”

  “恩,我帶的茶”

  聽到是凌虛自己的茶,不知道想占便宜還是還有些生氣,又準備猛灌一口。

  “杯子也是我的杯子。”凌虛還是一副淡淡的口氣。

  “噗~~~”

  天降甘露......剛喝一口茶的慕舒瑤聽到凌虛說這是他的杯子,立馬就噴出來了。

  然凌虛和慕舒瑤面對面坐,結果~~~洗刷刷洗刷刷(←←有什么奇怪的東西混進來了)

  “干什么嘛,好好地一杯茶。”凌虛看著噴了自己一臉的好茶,十分肉疼。

  “杯子是你你你你的?”慕舒瑤瞪大了眼睛一臉上帝告訴我這不是真的的感覺。

  “杯子是我的茶也是我的”凌虛擦了擦臉,繼續吃飯。

  慕舒瑤可愛的大眼睛里滿是不可思議,自己的初初初吻間接的給了這個長得漂亮的窮小子?

  雖然之后凌虛給慕舒瑤的改觀很大,但是一個人的第一映像決定了很多。

  不管慕舒瑤在想什么在如何碎碎念,我們的主角凌虛同學仍在淡定的吃著以后最愛吃的麻婆豆腐。

  “咳咳咳~~~”被慕舒瑤奇奇怪怪的舉動嚇到的凌虛,一下子被麻婆豆腐的湯汁嗆到,

  抓起自己的茶杯,沒水!拿起果汁就喝了一口。

  感覺真是舒暢。咦這杯子是誰的。呃納尼!看著直勾勾盯著自己的慕舒瑤,凌虛知道這頓晚飯是沒法安安靜靜吃下去了。

  而在三十秒前慕舒瑤還在以這只是自己單方面的不上算為借口,然而就要名真言順找到借口時,看到凌虛拿著自己的杯子一飲而盡。果斷炸毛。

  凌虛此時內心就別提多蛋疼了,宛如一萬頭草泥馬踐踏而過。看著慕舒瑤要噴火的眼神,“大小姐我該收拾碗筷了,您可以回房洗浴休息了。”

  “他讓我走?跟個沒事人一樣?”慕舒瑤可愛的眉頭一皺:“不對,應該是他這個混蛋吃干抹凈了跟個沒事人一樣讓我走,不負責任?吃干抹凈就想完事?”

  不得不說女人的內心十分強大,不管是女人還是女孩。只要生命中有一段時間每月持續掉血的,都是戰斗力高強,腦洞奇大的特等族類。

  “嘎?”感受到背后的滔天,怒氣,凌虛突然發現,自己向往的普通日常生活似乎也并非那么美好啊。

  以下鏡頭未婚人士看不到,已婚人士聽聲音就明白~~~噼里啪啦摔盤子的聲音響起。

  次日晨

  天基基礎學院三號獨立別墅內,兩人緩緩走出,一前一后。白色的校服在陽光的襯托下格外的富有活力,兩人都有瀑布般的長發,一個齊腰一個齊臀。前面的那個活力四射砰砰跳跳,洋溢著青春的喜悅。而后面的那一個剛出別墅門,就將黑色的風衣披上,似是害怕陽光,或是不想面對世界,總之兩個兩個極端的人卻走在一起住在一起,誰能不感慨命運的奇妙呢?

  走進天班教室,黑袍少年仍坐在尾端,趴在桌子上閉眼假寐,周圍的一切都被隔絕,享受著這樣的感覺,習慣著一個人的孤獨。我就是這樣的一個人吧。嘴角一裂,漂亮的臉上露出難看的笑容。

  上課的鈴聲響起,示雁萱還是一席青色的唐裝,走上講臺,介紹著新來的轉學生。那個活潑可愛的少女,凌虛的雇主,慕舒瑤。

  這樣第三章就寫完了本章說白了就是輕松愉快一點的,大家笑笑就行~~~不要喝錯杯子喲~


更多精彩男頻小說微信關注公眾號“51云閱讀”(或者微信搜索公眾號“51云閱讀”關注)繼續閱讀

微信掃一掃

添加方法:

1、將二維碼截圖保存至相冊

2、打開微信--掃一掃--相冊,選中相冊中的二維碼圖片后關注公眾號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