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9 09:19:12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異影封神錄
  4. 第二章 暗影之晶

第二章 暗影之晶

更新于:2018-03-17 09:08:42 字數:3010

  安陽看著朝著自己猛撲而來的巨鳥,不由得汗毛倒立,在親眼目睹了幽黑大鳥的恐怖手段之后,任憑他年紀再小,也明白這只巨大的怪物絕非善茬。于是他不由分說,轉身提腿就跑。可惜幽黑大鳥已經把安陽視為自己的獵物,翅膀扇騰間,已是追上了安陽。只見那怪物伸出長長的利爪,對準安陽的背部狠狠的抓了下去。

  就在利爪離安陽的脊背不到一寸時,突然間安陽脖頸上掛的吊墜爆發出一道異常明亮的黑色精光,巨鳥來勢洶洶,根本沒有料到這種突發狀況,就被那道精光刺中雙眼,緊接著巨鳥發出悲慘的鳴叫聲,整個龐大的身軀從天空中墜落下來。抓住這個空隙,安陽用盡全身的力氣飛奔了出去,當他聽到后方傳來尖銳的悲鳴聲時,不自覺的回頭瞥了一眼,他驚奇的發現巨鳥已經倒在地上,龐大的身軀不停的抽搐著。于是安陽停下逃跑的步伐,眼睛死死地盯著巨鳥。此時,巨鳥已經停止了抽搐,身形一動不動,隨即它的那顆長著長長獠牙的猴形腦袋炸裂了開來,暗紅色的血漿噴濺的到處都是。

  安陽長長的舒了一口氣,仿佛從鬼門關前游走了一圈,整個人都虛脫了下來。

  就在安陽脖頸上的吊墜發出精光的剎那,遠在億萬里之外的一座巍峨的宮殿之中,坐在大廳正堂前石椅之上的男人猛地睜開了眼睛,晶黑色的眸子里頓時爆發出令天地都是顫抖的光芒。隨即在他周身的空間開始扭曲,而后那道身影早已消失不見……

  足足在地上躺了半個時辰之后,安陽費力的站起身來,小心翼翼的靠近連尸體都是僵硬了的巨鳥,此時巨鳥的血漿完全的凝固成黑褐色的固體,散發著惡心的腥臭味。安陽也是被那股難聞的味道熏的頭腦有些迷糊,他趕緊捂住鼻子,快速的遠離現場,朝著暗紫色的大鳥快步走去。

  當安陽走到紫色大鳥丈許之內時,只見它抽搐著龐大的身軀,鳥嘴中發出痛苦的低鳴,而后從它的尾翼之下,一顆紫金色的巨蛋緩緩的滑了出來。當那顆鳥蛋離體之后,紫色巨鳥用盡最后一絲力氣發出一聲長鳴,隨后徹底停止了抽搐,整個身軀僵硬了下來。此時天色漸晚,安陽慢慢走近,輕輕的抱起巨大的鳥蛋,也顧不得死去的兩只龐然大物,向著山下走去。

  在那高達千丈的大殿之巔,那道威嚴的身影緩緩地浮現了出來,他眉目緊鎖著,大手一揮,一幅由純粹神力凝結而成的地圖緩緩成型。“奇怪,我明明感受到了暗影之晶的波動,怎么會消失呢。”隨即揮手散去地圖,拿起脖頸上掛著的與安陽一模一樣的吊墜,喃喃的念道:“不會錯的,那塊暗影之晶里有我留下的精血印記定然是安陽的那塊。”他冷哼一聲,天地間的溫度驟然下降。“敢動吾兒,便是與我暗影神族為敵,無論你是何人,都將為此付出極大的代價。”

  隨著一聲響徹天地的鐘聲響起,在那座龐大的宮殿之內,站滿了身著晶黑袍服的人。廳堂之上,男子依舊坐在石椅上,散發著說不出的威嚴。在他身旁,站著一位一身晶黑色錦服,身段完美至極,面容絕美的女子,眉目間有些許憂愁,華麗而尊貴。在男子身后,站著十數位須鬢斑白的老人,他們都是虛閉著眼睛,顯得神態游離,晶黑色的袍服與那斑白的須發顯得極其相稱。再看堂下眾人,從青年到中年不等,細細看來,從他們身上能夠感受到極端強大的神力波動,最差的也是到達了至尊境初期。盡管這干人等已然算得上是強者層次,但是他們看向廳堂之上的十數位老人以及那位絕色女子時,眼里充滿了濃濃的敬畏。然而當那道坐在石椅之上的男子開口時,無數道目光投向他,那種眼神里有敬畏,有尊崇,更多的就是絕對的服從。當男子平緩的聲音傳出后,就連他后方那十數位老人都是很統一的睜開了眼睛,極為嚴謹的聽著男子的說話。

  “我暗影神族自太古以來,便是這異影系中真正的霸主之一,億萬年之前,吾族祖先暗影主神作為這片天地間兩大至強之一,讓無數人為之膽寒。后來的弒神之戰,令眾神身隕,而后諸多神族也一同消亡,而我暗影神族保留了下來并傳承至今,經歷了無數載歲月的洗禮,并存下了深厚的底蘊。”男子頓了頓,隨即聲音逐漸變得陰沉。“而就在數年以前,吾族皇子被人在吾族之內帶走,傾盡半族之力,竟是沒有攔下造訪者。看來,在這異影系之內,還是有人不把我暗影神族放在眼里,沉寂了太久,也是時候該讓異影系熱鬧一下了。”

  男子說完,在場的眾人眼神里皆是閃著明亮的精光,那種隱藏在骨子里的戰意,瞬間被激發出來,千百年來沒有嘗到過戰斗的滋味了,使得他們已經快要忘記了戰斗的感覺。直到今日,那道威嚴的身影重新激活了他們體內的熱血。

  “誓死為吾族效忠,捍吾族神威!”一道道熱血激昂的吶喊聲從眾人口中吼出,那種強烈的戰斗欲望,彰顯著他們作為一大神族中堅力量的資本。

  座上的男子聽到廳下傳來的整齊地聲音,他那晶黑色的眼眸里也是掠過一絲豪光。隨即他開始發號施令:“安云,你率領暗影衛到終南火影洲,安雷,你率領暗影幽冥軍至冀北水影洲,安騰,你領數萬計暗影神雀前往東皇木影洲,安和,你帶千數位主宰境強者前往西極金影洲。你等即刻啟程,到達之后,不惜一切,也要找到皇子以及暗影之晶的下落。”

  “屬下領命。”被點到的人紛紛單膝跪地,隨后腦海里涌進了一股信息。

  “這是暗影之晶的能量波動,如有感應到,便以靈魂之力傳回族內,本皇自會派人前來。”

  “是。”隨后四人雙手抱拳,緩緩退出大殿,朝著不同的方向飛掠而去。

  待到眾人退走以后,那位絕色女子轉過身來,面色有些擔憂,對著石椅之上的男子說道:“就憑他們,能夠找到陽兒的下落嗎?”

  “在陽兒的暗影之晶內,我留下的血脈印記依舊還在,說明那人并未傷害陽兒,但是他是出于何種目的,我依舊沒有想通。”他似乎是想起了些什么,隨即接著說道:“還記得我在很久之前便跟你說過,我隱約的感受到了那一個東西的邪氣,雖然很稀薄,可是那個東西的復生速度可是很恐怖的。我想,那一族也是感受到了吧,看來,異影系真是要安寧不得了。”

  絕色女子也是有些驚異。“照這樣說來,那人應該很快就會前來找你了。”

  男子笑了笑,隨后說道:“不僅是那個家伙,其他人也該是活動活動了。沉寂了數萬年,不知道他們究竟到了何種地步。”男子長長的吸了一口氣,緊了緊拳頭,體內浩瀚充盈的神力不停翻涌著,衣珊無風自動,像是再向男子威嚴的姿態臣服。

  “這次我派安云他們出去,一來是為了找尋陽兒的下落,二來也是為了歷練他們,將來勢必要和那個東西碰上,多一份力量,也就多一份勝算。而且我在給他們的信息了也加入了那種東西的波動,任憑它們隱藏的再深,總歸是會找到一些蛛絲馬跡的。”

  女子轉過身來,目光看向遠處,腦海里浮現出一個嬰兒對著她嬉笑的景象。隨即她心頭涌上一股莫名的失落。男子似是看出了女子的失落,他站起身來,走近女子,拉起她那柔若無骨的手,溫柔的說道:“放心吧,我一定會把陽兒找回來的。”他所表現出來的那種堅定的決心,顯得毋庸置疑。女子聽著男子說的話,將頭靠在男子堅實的胸膛,放下了她那高貴典雅,儼然一副受盡了委屈的小女人的形象。

  就在此時,與暗影神族遙遙相對的一座同樣巍峨的大殿內,一個身著晶白色袍服的男人站在巨殿之巔,任憑狂風呼嘯,那道身影屹然不動,許久后,他輕笑道:“這個家伙,真是的。看來異影系真是要變天了。”緊接著他的身影便消失在原地,下一刻出現,已經在數萬里之外。在白袍男子離去之后,一座山峰之上,一位須發斑白的老者靜坐在石臺之上,閉目養神,突然他耳畔傳來一陣聲響,隨即在他腦海里凝聚成一副畫面,儼然便是那個白袍男子。“玄老,我去一趟暗影神族,族內之事,就拜托您老打理了。”老者皺了皺眉,也沒多說什么,接著他又閉上了眼,繼續養神。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