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21 20:06:17
  1. 愛閱小說
  2. 科幻
  3. 拯救幻想少女
  4. 第三章 黑天

第三章 黑天

更新于:2018-03-16 21:07:21 字數:2813

字體: 字號:
  雷聲滾滾,烏云壓城。

  暴雨的前奏。

  狂烈的風,呼嘯在破敗的城市,流竄在每一個街頭巷尾。耀武揚威地卷起一片又一片廢棄物,再棄如敝屣般拋下。

  一張廢舊的報紙,打著旋從空中掉下。一只臟兮兮的手伸出,在它接觸地面之前接住了它。

  這是一張十多天前的晨報,脆弱的紙張經過多日摧殘,還能保持大體已經算是萬幸。林夕隨處尋了一張長椅坐下,低頭閱讀起來。和他所預料的一樣,都是在報道世界各地犯罪率上升的事。背面題目是“美俄防核擴散協議照常開啟”,林夕匆匆瞥了一眼,咧嘴露出一個似笑非笑的表情,隨手將它扔在地上。

  現在,他不必擔心這樣的行為會影響市容,也不用擔心有人突然跳出來指責他。

  不會再有人這樣做了——任何試圖恢復秩序、阻止混亂的行為。

  正如前一章所猜測的,末日,降臨了。

  沒有從天而降的外星人,沒有從地縫中鉆出的巨蟲,也沒有席卷全球的喪尸病毒。人類是從內而外,自我崩潰的。

  所有人都像喪失了理智,變得絕望,麻木而短視,沉湎于眼前的短暫歡愉中不可自拔。

  在他最初降臨這個世界的幾天,這樣的情況表現為,情緒失控的同時,出現反社會傾向,并在清醒前釀成不可控制的慘劇。

  自殺式恐怖襲擊,大規模的械斗,校園槍擊,集體自殺······

  但是,暴力機關仍有力量,在調動軍隊入城后,采取的措施果斷而有力,一時之間,局勢真的為之一滯,好似洶涌的洪水,撞上了堅實的大堤。對于大多數人來說,

  然而,平靜的表面下,暗流涌動。這個世界的人似乎不知何為恐懼:在這樣嚴厲的風頭下,各種各樣的犯罪手法仍層出不窮,甚至有人將矛頭對向了部隊,雖然是以卵擊石,仍舊起到了不可估量的“帶頭作用”。軍隊則采用更加強力的手段鎮壓,可是也漸漸變了質,手段越發血腥野蠻,似乎并非為了維持秩序,而是僅僅在享受暴力一般。

  而最后一天終于到來。在全球直播的阿妹你看和餓裸死的防核擴散協議中,被國內的犯罪率弄得心煩意亂的兩國領袖,最終因彼此意見的不合,失去了風度,在世界人民面前上演了一部精彩絕倫的全武行,大打出手。周圍的保鏢隨從圍成一圈,看得熱血沸騰,紛紛拿出手機拍照錄像,不時鼓掌喝彩。

  這一幕點燃了全世界人民的熱情,大家臉上洋溢起熱情的笑容,不約而同地走上街頭,開始了沒日沒夜的游行狂歡。

  這是他在電視上看見的,最后的鏡頭。因為接下來,記者領導們,也按捺不住內心的激動,參加了進去。

  工廠停工,學校罷課,農人不再勞作,商人也關門歇業。連公務員,警察,部隊,也脫下制服,走到街上,與民同樂。人類數千上萬年來進化出的,復雜而有序的社會分工合作,在短短不到兩周轟然倒塌。從眾心理被無限放大,人們狂熱地四處游蕩,滾雪球般的越來越多,就好像非洲大草原上的遷徙。失控也不可避免,大家無可理喻地打砸搶燒,走到哪,哪里就如蝗蟲過境般凄涼。

  所有人都放棄了治療,走上了這徹底絕望的,最后的狂歡中。

  而這樣的“狂歡”,到人類滅亡之前都不會停止。

  舉目四望,滿目瘡痍。斷壁殘垣,千瘡百孔。餓蜉載道,尸骸滿地。

  人類自己的杰作。

  林夕默默注視著一切,即使一次次告訴自己,這不是自己的世界。但是,仍不免有兔死狐悲,滿心凄愴之感。

  如果不是從一開始就因為不是這個世界的人,天然地站在上帝視角看事情,他大概也會走上一樣的道路。他也失控過,他也殺過人,他也遇到過危險。最可怕的一次,他不小心把剎車踩成油門,直接撞上了路燈,被卡在車里面,然后被聞聲而來拍照錄影的圍觀群眾扔了自制燃燒彈······(在局勢徹底失控之前)

  他估計,失控的時間雖然很短,但是在這之前,有很長一段時間的潛伏癥狀,有數年甚至十數年的潛移默化,最終讓所有人喪失了警惕。

  那么,只能冷眼旁觀的你,又有什么資格在這里道貌昂然地評論呢?

  他感到無力,愧疚。林夕終于明白,為什么這么多小說動漫,里面的人物,無論反派還是正派,都無比渴慕著力量,強大的力量。

  可以改變世界的力量。

  他不想再待下去,但是他又不得不繼續等待,等待著,幻想少女的出現。

  幻想少女在哪里?快到碗里來——他再也發不出這樣的聲音。

  ——刺,灼目的閃電劈打在不遠的高樓上。

  狂雷驚叫,滾滾而來。

  風,更加狂野,啪啦,啪啦,玻璃被吹倒在地,破碎的聲音。云,越來越低,越來越低。當黑暗降臨在這白晝的時刻,有生之年,林夕終于見識到了,網上被傳得神乎其神,陰森詭譎,曾出現在南京的——

  黑天。

  街道上,稀稀拉拉的亮起了幾盞路燈。

  ————分割————

  下雨了。

  先是稀疏的幾粒,接下來斑斑點點,伴隨幾聲驚雷,陡然大了起來。

  嘩啦啦——嘩啦啦——

  遠處陡然傳來了喧嘩,林夕皺了皺眉,思緒回到現實。

  按照林夕自己的觀察,人們的狂歡是不會走回頭路的。難道是別的地方的人游行到這里來了?不應該啊?城與城之間的距離足夠讓短視的人們留步,完全崩潰不過幾天,食物也應該不算短缺,那么······

  有人走近了。

  他躲了起來。

  一對中年男女,穿著雨衣。他們并排行走,女人緊挨著男人的胳膊,走到一片廢墟旁,低頭翻尋著什么。

  在那之前,這是一家超市的地下倉庫入口。林夕背包里的食物,就是從這里面補充的。可惜被狂歡的人群毀掉了。

  他們找到了什么東西,然后回頭大喊:“在這!”

  接近的腳步聲密集起來。

  “沒有發瘋,”林夕判斷著,“但是并不意味著不會發瘋。如果他們是因為饑餓的話,那么,等到挖出倉庫里的東西,必然會發生哄搶。”

  越來越多了,人們接近這片街區。林夕可以肯定他們沒有“感染”的癥狀,因為太有組織性了。身穿黃色雨衣,背著大罐子的人向街上的尸體噴灑消毒劑;披著白大褂的人員用擔架將它們小心翼翼地抬出;其他人有的指路,有的幫忙搬街上的障礙物如混凝土塊、大片的碎玻璃。不一會,整個街道為之一清,雖然還有些小垃圾,卻也再看不出幾十分鐘前滿目瘡痍的樣子。接下來,一輛挖掘機呼嘯著經過,在倉庫前停下,開始有效率地施工作業。

  他不由得走了出來。

  瀑布般的大雨中,經過他的身旁,人群分錯如織。他們的表情悲傷堅定,步伐穩健有力,行動簡潔,目的明確。如同電影里的鏡頭,他轉動視線,向四周看去。目之所至,只看見一個建立在廢墟之上的秩序,和希望。

  抬頭,漫天的雨,紛然而冷漠,無情地拍打著林夕的面龐。他的雙眼模糊了,沒有眼淚,卻覺得自己在哭泣。

  ————分割————

  ——轟隆。

  雨,更大了。

  電閃雷鳴之間,借著霎那的亮光,林夕忽然發現空中似乎飄著什么東西。

  “那是,人影?”

  ——轟隆。

  再一次卻認,確實是人影。

  ——轟隆

  閃電再次披在附近的避雷針上,這一次,他終于看清:那是一個嬌小的少女,身穿藍綠色的長袖格子襯衣,下身是帶有哭、笑臉的鏤空花紋的燈籠褲,粉色頭發,周圍漂浮著一圈橢圓形的東西,臉上戴著一張面具,上面有神似貓耳的東西,好生熟悉······

  雷聲,淹沒了他的吐槽:“我勒個去,這面具不是二嬸子的臉嗎?”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