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3 16:30:55
  1. 愛閱小說
  2. 奇幻
  3. 圣凝天下
  4. 大難不死而無后福

大難不死而無后福

更新于:2018-03-17 17:35:29 字數:3282

字體: 字號:
  “你給我滾!你這個只知道混吃混喝的廢物!”看著舅媽那因為嫉妒憤怒而變得扭曲的臉龐,張鵬不置可否的笑了笑。“你怎么不學學你哥哥?就算你沒有圣力覺醒的希望!你就不能出去打打零工補貼家用嗎?整天就知道游手好閑,混吃混喝!”張鵬微微抬起頭淡淡的憋了一眼臉已經氣的通紅的舅媽,懶洋洋的回到‘“知道拉!”說完頭也不回的走了出去!

  張鵬是個孤兒,當然也不算是個徹底的孤兒。至少他自己是這么想的!因為他還有親人在世上!至少名義上的親人。從張鵬記事起他就住在舅舅家!舅媽告訴他,他的父母已經雙雙被仇家殺了,而就是因為他這個“野種”!而救救從來都不肯告訴他關于父母的事!每當他向舅舅問起的時候,舅舅總是一改平日里的溫和大聲的呵斥他不要問這些不該問的事情!不該問的事情?張鵬一直想不明白為什么自己父母的事卻成了不該問的!

  張鵬是個樂觀的人,樂觀到有些麻木!久而久之他也就淡忘了這件事,既然他不問也就沒有人回主動提起。說實話舅舅對他不錯。至少能讓他不至于露宿街頭。舅舅家是很一般的平民家庭,所以的擔子都壓在了舅舅一個人的肩上!每天早出晚歸,有時十天半月都不在家。舅舅有個兒子叫彭剛!他是舅舅家的希望也是全村人的驕傲!12歲圣力覺醒18歲就到了圣力9重。也算是個小天才吧,現在就讀玉江北圣力學院!一個月回家一次!舅媽可寶貝這個表哥,也常常拿他來“教育”張鵬!表哥很看不起張鵬這個廢物表弟!每次回家看都懶的看他一眼,當然張鵬也不在乎,樂得清閑!

  張鵬走在村子里的小樹林,心里想著待會要不要去逗逗阿花那小妮子!不知覺間就走到了村外的小溪旁!這里是村里唯一的水源,也是小孩子們玩樂的圣地!張鵬就經常跑這兒來摸蝦捉魚,洗澡戲水!可是今天這里卻空蕩蕩的不見一個人影!張鵬略微的愣了一下,“哦,今天是圣力學院派人來幫村里有潛力的孩子覺醒的日子,怪不得”張鵬自語到!要說這樣一個難得的大日子張鵬怎么沒有去呢。想到這張鵬心里不免有一絲的失落!在兩年前也就是張鵬12歲的時候,也是這么一天圣力學院派人來為村里的孩子覺醒,張鵬不免也有些興奮!可是輪到他時,學院的老師用冒著青光的手按在他的頭上時,臉色卻變了變!哎,微微的嘆了口氣,那老師緩緩的抽回自己的手!張鵬身體內沒有一點圣力特征,換句話說他注定這一生將會成為一個平民!

  慢慢的走到小溪旁坐下!如果熟知他的人這時候看到他一定回驚訝,沒想到這個村里的活寶,好像根本就沒什么能打擊得了他的人居然也有憂郁的時候!

  張鵬腦子里浮現出這些年的一點一滴,雖有些不堪,但也不乏樂趣!他抓了一把小石子在手中,就這樣邊想事邊有一顆沒一顆的向小溪中央扔著石子!

  由于想得入神張鵬并沒有注意到小溪中央正緩緩形成一個漩渦,開始只有巴掌大小,隨著時間推移越來越大。等張鵬發現的時候已近是直徑3米左右的大漩渦了!張鵬有些驚訝的張著嘴!這幾十年都波瀾不驚的小溪今天怎么會出現這種變化?好奇心是每個小孩都有的!張鵬當然也不例外!他緩緩走向小溪邊緣想看得真切一些!可是,小溪中央突然傳來一股很大的吸力!張鵬沒有準備唐突間就想小溪中央的漩渦撲了過去!“完了”這是張鵬在空中的時候唯一想到的倆字!沒有聲響,沒有水花。張鵬就像一片葉子一樣緩緩沉入漩渦中!張鵬想要掙扎可是全身的力氣就像被抽干了一樣!“我就這么掛了嗎?媽的我不甘心!有沒有人啊來救救我啊!”當然這只是他內心的想法沒有人能聽到!時間緩緩的過去張鵬的氣息也越來越微弱!“爸媽,我來找你們了!”張鵬緩緩的閉上眼睛,嘴上居然掛著解脫的笑!也許死對他來說也算是一種解脫吧!“再見了舅舅,再見了阿花...........”想著張鵬就暈了過去!

  在張鵬暈了之后小溪再次恢復了往日的平靜!

  “哈哈五百年了!終于等到了,熊行天你等著!”一個陰冷的聲音在小溪底部想起!"哎,雖然這小子廢材了點!但也能勉強作為我復蘇祭品“

  這時的張鵬被一團灰色的霧氣包裹著懸浮在空中!沒錯,是空中這地方沒有一滴水倒也有些奇異!張鵬雙眼緊閉小臉上浮出一絲安詳!這時一雙略顯干枯的手緩緩接近張鵬的頭部!在那雙手快要接觸到他的頭部是驟然變掌為爪!張鵬的身體不由得顫栗起來!四肢緩緩的抖動。絲絲白光正從頭部緩緩想那雙干枯的手匯聚!

  “快一點,在快一點!”陰冷的聲音帶著無法掩飾的興奮!張鵬身體抖得越來越厲害,隱隱有絲絲血跡從他的嘴角流出!突然白光變成的黑氣,那絲絲黑氣看上去隱隱泛著綠光!“這是?”陰冷的聲音帶著些許疑惑!突然黑氣流向干枯雙手的速度加快,快到已經成為團狀而不是剛開始的絲狀!“天陰封穴,怎么會?這小娃怎么中了陰建的天陰封穴。不可能......!”陰冷聲音開始有些慌亂了“停下快停下!”但是黑氣并沒有因為他的呵斥而有所改變,繼續以快速的速度像雙手匯聚!“啊!.....”隨著一聲怪異的尖叫,那雙干枯的雙手驟然消失了!

  嘩!小溪中的水像是沖破了擋住它們的墻,將張鵬卷入其中!“嗚..嗚...!”張鵬突然有了意識,感覺到不能呼吸,才發現自己還在小溪中并沒有死!感覺四肢有了知覺,手腳并用的向上浮去!出于求生的本能,沒一會張鵬就浮到了小溪的邊緣!無力的坐在岸邊,張鵬有些恍惚!自己這是剛從鬼門關轉了一圈又回來了!小坐了一會,張鵬就緩緩的站起身!他現在唯一想的就是快點離開這個鬼地方!

  張鵬用最快的速度像村子里奔去,為了快點離開那個讓他差點死了一次的詭異小溪,張鵬這一路可以說是手腳并用連滾帶爬的過來的!剛到村口就遠遠的看到村里破舊的圣力壇周圍站滿了村民,并不時的傳出孩子的歡呼聲與哭鬧聲!張鵬扶著村口的一顆小楊槐樹緩緩的做了下去,一邊用望著圣力壇那邊的情況一邊大口大口的喘著粗氣!

  張鵬今年14歲但已經有1米7左右的身高了,在同齡人中也算是高的了!不過身體卻很單薄,消瘦的小臉終年保持著病態般的蒼白。在舅舅家雖說不會讓他餓肚子,但也沒吃過什么補的東西!對于他這種長身體的年歲的人只吃那些紅薯野菜營養是遠遠跟不上的。不過這時的張鵬臉上卻出奇的出現了一抹紅潤,雖說很淡但也讓他看上去要健康一些!

  張鵬坐了一會感覺身體已經沒什么大的不適之后就站起身向村里走去。路過圣力壇的時候他不禁放慢了腳步,看著圣力壇上的老師手上泛著的各種各樣的光芒,張鵬眼里閃過一絲不易察覺的羨慕。然后自嘲的笑了笑,不再看那邊,低著頭向舅舅家走去!

  “喲!這不是那個混混廢物嘛!怎么今天沒下雨啊,咋變落湯雞了呢!”不知道是村里哪個婦人喊了一句,話語里有好不掩飾的鄙視!其實并不是沒有圣力覺醒的孩子都是廢物,畢竟能覺醒的那是少數中的少數!在偌大的天渝國,圣師的總量也不過一萬左右!而且大都是圣宗一下的圣師!高端的圣師那可是最受人敬畏的人!往往以為圣王及的強者就會被各個國家爭強拉攏的對象!那就更別說圣君,圣神了!當然傳說中的圣帝那也只能是個傳說!因為八大帝國圣帝的總量絕不超過10位!而其中任何以為都是能以一敵萬的強者!

  話又說回來,張鵬為什么會被村民門稱為廢物呢!除了他本身圣力無法覺醒外,還有就是他的身體!他太瘦弱了!在這個基本靠打獵和農作衛生的村子,他就好像個外來者,格格不入!村里的同齡小孩那都是一個比一個壯,都開始幫著家里做事了!而只有張鵬卻整天游手好閑啥也不做!不是他想做,而是身體條件確實不允許!要他去抗個幾十公斤的東西吧!沒走兩步就被壓趴下了,打獵吧?更甭提了,就他那體格,張弓射箭?基本不可能!所以久而久之村里的人都把他看成了廢物,很是不屑!其中最明顯的就屬張鵬的舅媽了!可不是嘛,你整天吃人家用人家,還啥也不做像個少爺一樣,換誰也不高興啊!更何況他舅媽還是一個很自利的人!

  張鵬身體微微的頓了一下,然后淡然的一下,頭也不會的繼續走!“果然是廢物!”后面隱約傳來稀稀拉拉的嘀咕!

  張鵬回到自己的房間,說是房間,不過是在柴房放了一塊木板而已,上面鋪了些干草!

  張鵬把濕漉的衣服換下,打了些清水洗了下身體換了身干爽的衣服,就躺到了床上!這時靜下來他開始回憶今天所遇到的事!只是想想,張鵬就覺得脊背發涼!今天可算是死里逃生了!大難不死,可是后福有在哪呢?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