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4 20:37:58
  1. 愛閱小說
  2. 都市
  3. 蔚藍天空的守候
  4. 第二頁 熟識

第二頁 熟識

更新于:2018-03-18 13:06:11 字數:2265

  這是一家規模一不大的網吧,一眼望去就能將網吧里的所有電腦盡收眼底,大概也就一百來臺電腦吧,上網的人也不多,網吧里只坐了一半人而已,不過這畢竟是附近唯一的一家網吧,生意再差也不會差到哪里去。

  蒼狼走到網吧的前臺處,一位長得很可愛的女孩正坐在電腦前聊著QQ,余光瞄到走上前來的蒼狼,便直接問道:“幾號機?”

  蒼狼摸了摸鼻子,將手放在了網吧的前臺上,道:“嗯……我是來招聘的。”

  女孩轉過頭來看了他兩眼,應聲道:“嗯,好的,我去叫老板。”

  很快老板就走了過來,老板也是一個年輕的女人,大概二十六七歲上下,渾身充滿了活力,頗有幾分小女生的青春模樣。

  “咦?是你?好久不見呀,最近去哪了?”老板歡快地朝著蒼狼打招呼道。

  “你認識我?”蒼狼這句話幾乎已經到了嘴邊了,但還是被他生生地咽了下去,裝作一副熟識的樣子同樣向她打起了招呼。

  “呃……最近有點忙。”

  “怎么?被老板炒了?”

  蒼狼點點頭。

  “哈哈,正好我這里缺網管,不如就來我這里工作吧?”

  “嗯,我就是這么想的。”雖然假裝熟悉,但是蒼狼可是對老板一點了解都沒有,回答問題的時候只好含含糊糊的。

  “跟我來,簽下合同吧。”說著,老板就率先朝著二樓走去。

  在簽合同的過程中,蒼狼漸漸地摸清楚了自己曾經和老板的熟悉程度,似乎并不是非常熟悉,而在老板鄭重的自我介紹后,他確定了這一點。

  “啊,對了,你還不知道我的名字吧,我叫蘇雨,說起來,你的名字還真是特別呢。”

  “蒼狼”,蒼狼在合同上簽下了自己的名字,雖然失去了過往的記憶,但是這兩個字寫在紙上,卻感覺無比的順暢。

  難道我以前真的叫蒼狼?蒼狼不禁在心中想道。

  “以后你就上夜班啦!”明明比蒼狼矮一個頭的蘇雨偏偏拍了拍蒼狼的肩膀,道。

  “嗯。”蒼狼應道。

  “上班時間是晚上十點到早上六點。”

  “嗯。”

  正事說完了,蘇雨又湊了過來,道:“蒼狼,這次再幫我個忙吧?”

  蒼狼疑惑地看著她。

  “嘿嘿,你懂的啦。”蘇雨笑了笑,將蒼狼帶到了網吧角落的一臺機子前,熟練的登錄了時下最熱門的一款游戲,然后和好友名單里的一個人說了幾句,便拉著蒼狼把他摁在了椅子上。

  “來!幫我虐死他!”蘇雨大聲說道。

  “什么?”蒼狼感覺自己的頭頂上都快冒出十幾個大大的問號了。

  “別裝啦,來來來。”蘇雨將鼠標放在蒼狼的手上,把鍵盤拉出來,“交給你啦,不要給我面子,狠狠地虐他。”

  蒼狼還是一副什么也沒明白的樣子,他一片茫然的握住鼠標,將左手放在鍵盤上,隨后游戲就開始進行了地圖的讀取,蒼狼依然沒有回過神來。

  直到進入了游戲,那畫面讓他莫名的有一種熟悉感,他本能的,下意識地操縱著游戲人物朝前走去,在地圖的正中央,看到了另一個角色朝著他走來。

  某個被塵封的記憶似乎一下子被解開了,是有關這個游戲的,繁雜的記憶一下子涌入他的腦海里,但是卻沒有一點不適應的感覺。

  “這是……我的記憶?”蒼狼在心中疑惑地想道,順手將耳機戴到了頭上。

  蒼狼嫻熟地操作著人物,將對手不斷的用技能連在空中,直至擊殺他都沒有少過一丁點生命值。

  “漂亮!”老板娘興奮地在邊上叫道。

  蒼狼卻感到非常的疑惑,為什么記憶會突然自己回來?難道只要接觸某些東西就可以喚醒記憶嗎?

  “老板娘,我有點困,回去睡覺了。”蒼狼找了個離開的理由,實際上不知道睡了多久的他,此刻精神好著呢。

  “去吧去吧。”老板娘隨意地說道,看著蒼狼從座位上站起來,自己便坐了下去,在好友聊天窗里噼里啪啦的一頓嘲諷。

  蒼狼雙手插在口袋中,迎著冷風朝著小河走去。

  漸漸地,他終于想到了什么。

  “雖然記憶是回來了,但是回來的似乎只是純粹的知識記憶,而并沒有情感記憶之類的東西。”蒼狼自言自語地說道,雖然心中已經大致明白了什么,但是卻無法清晰的表達出來。

  “大概,就像是機器人的程序那樣?”蒼狼仔細想了想,覺得還是這個說法比較貼切一點。

  冬日的陽光照射在清澈的水面上,蒼狼站在岸邊,看著微波粼粼的水面,思緒也漸漸地平靜了下來。

  “難道我以前是游戲的職業選手?”蒼狼的腦海里出現了這么一個詭異的想法,甚至已經開始想象出失憶前的事情了——因為技術太好,被人暗害,讓自己失去了記憶?

  蒼狼晃了晃腦袋,將這個有些荒唐的想法丟到了腦后。

  “K?”一個看上去二十來歲的年輕女子悄無聲息地站到了蒼狼的邊上,輕聲問道。

  蒼狼毫無反應。

  “蒼狼?”那個女孩繼續問道。

  “呃?”蒼狼疑惑地轉過頭去。

  “你就是K嗎?”

  “K?什么K?”

  “裝什么傻呢,別告訴我你失憶了啊。”女孩翻了個白眼,道。

  “嗯。”于是蒼狼很認真地回答道。

  “你真的失憶了?”女孩摸了摸她的長發,將她那精致的臉蛋朝著蒼狼湊了過去。

  “啊,嗯,你認識我?”蒼狼問道。

  “不認識。”女孩盯著蒼狼的眼睛,道,“組織里派我來和你接頭。”

  “組織?”

  “嗯。”

  “什么組織?”

  “殺手組織。”女孩漫不經心的說道。

  蒼狼卻似乎對這個回答不是太驚訝,因為他心中就曾有過這樣的想法。

  “哎呀,失憶就失憶啦,反正應該不會影響什么的吧。”女孩嘟嚷道,“我是M,代號煙花。”

  “你是M?”雖然對于過往的事情不記得了,但是對于知識方面的記憶卻沒有失去,就比如現在蒼狼調笑著拿這個字母打趣一樣。

  “去死!”煙花又翻了個白眼,道,“組織中有26個殺手刺客,每一個殺手代表一個流派,比如K,代表的就是使用匕首暗殺人中的大師級別的刺客,M就是利用計謀殺人的大師級別的刺客。”

  “真的?”蒼狼還是抱著將信將疑的態度。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