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3 06:28:37
  1. 愛閱小說
  2. 奇幻
  3. 憐憫大師
  4. 不速之客

不速之客

更新于:2018-03-16 15:52:27 字數:3155

字體: 字號:
  第三章不速之客

  清晨,喧鬧的馬蹄聲打破校園的寧靜,平且伴有金屬的碰撞聲,明顯是一群穿著鎧甲的軍人;只見他們來到門前,一個軍官下馬不停敲打著門大吼,或許他們還不知道魔法學院的門衛都是只認邀請函的,不認人,如果不是面前數量龐大的軍隊,門衛一般不理會,憑氣勢看就知道來者不同尋常。

  門衛的匯報驚動了校長,但他臉上卻沒有一絲驚訝的表露,像是知道要發生此事,于是通知門衛放下放出石橋,讓軍隊進來,而那些軍官們抱怨著開門的速度,一路上不停的埋怨,年長的軍官安慰他們。

  由于在后花園會面,只有三個人進來了,剩下的在廣場待命,為首的軍官著裝上看顯得威武端莊,身上的徽章顯示了他將軍的身份,臉色鐵青;身后的兩人略選遜色,看樣子像是護衛,手不離劍。

  當三人來到花園中心的觀景臺時,等候已久的校長放下了手中的咖啡,起身上前迎接。

  “歡迎光臨本校,是什么風把你吹來了,霍克將軍,”校長微笑著說。

  可是,三人并不領情,視而不見的走過,將軍坐在了沙發上,等侍從端上咖啡,這才開口說話:“別裝了,你的架子不小啊,怎么都請不動,非要我親自出馬來接你啊!”刻薄的語氣暗示一定不是什么好事。

  校長見情況不妙,回到起初的位置坐下,緩和著說;“將軍,我之前已經表態了,本校真的沒有那個實力來幫你了。”

  “沒有,你奧多爾排名第一,還缺那么幾個人?是因為黑山戰役的懷恨在心,不愿給我面子嘍?”將軍質問道。

  “將軍,我的學生戰死后尸骨無存,這對他們來說公平嗎”校長解釋道。

  “我能體會你的心情,可現在戰局緊張,正缺人,當初處理你那幾個學生的方式是有問題,可這就是戰爭,很殘酷,誰都有犧牲。”將軍念念有詞的說。

  “殘酷?更殘酷的還在后面,你的對手是亡靈,他們會把所有陣亡的生物轉化為自己的兵員,昔日的隊友如今成了敵人,我的學生都成了亡靈法師,這還不夠嗎!”校長激動地說。

  將軍的氣勢瞬間被壓住,像是打了敗仗一樣,一時間不知所措,用手捶著沙發說:“那你說,怎么辦,現在只能靠法師了,我身為將軍,不能看著士兵們白白送死,人族士兵的血肉之軀在亡靈面前簡直不堪一擊。”

  “難道你沒想過聯合盟友們一起對付亡靈嗎,對手是強大,但一定有辦法。”校長說,端起咖啡不斷的用小勺攪著,眼神卻盯著其他地方。

  “盟友?算了吧,老伙計,這是政治,你不懂,那幫家伙不會白幫你,一個喜歡寶石,一個喜歡烈酒,如今亡靈只進攻我們領土,他們就借口說,距離很遠,不方便出兵,我恨不得先把他們湊一頓!”將軍滿腔怒火罵道,由于年紀大了,沒緩過勁,不停的咳嗽。

  “哎,沒有永遠的朋友,只有永遠的利益,不過你還是要換個方法,老從我這里招人恐怕不妥。”校長說。

  “校長的意思是還有別的地方招人?”將軍問道。

  “競技場!只有這樣,不過獎項必須很有誘惑力。”校長端起杯子說。

  “有道理,不愧是校長,招人就是點子多!我就不想納蘭這么大塊出不了幾個人才”將軍笑著說。

  “沒什么,我招人就是這么做的,效果還行,留下的全是精英,”校長說。

  此時,兩人的交談接近尾聲,屋里的氣氛已經被校長緩和住,直到最后將軍像取到真經一樣,高興的與校長道別,廣場的軍隊也隨之撤走;而校長依然呆坐在沙發上,手中的咖啡慢慢變涼仍舊沒有喝一口,好不容易支走將軍,內心的重擔仍舊沒有放下,下一步也許不那么簡單。

  然而,這幾天,學校的會議大廳里,卻不斷的忙碌起來,像是在商討早上的事,一連幾天都是這樣。很多有身份地位的老師都接到通知,這么大的動靜就算局外人也能猜到肯定出大事了。

  次日,莫西正在法師塔上興奮的用望遠鏡看著花園里嬉鬧的女學生,不停的自言自語著,也許,這里似乎成了沒個喜歡偷窺的絕佳場所,其實這個也不算吧,只是他們有共同的“目的”罷了。

  “這個一定是新來的,我從來沒見過,比上次的都還水靈!”莫西興奮的感嘆道。突然,他掛在胸前的徽章震動起來,接著向上浮動,左右拉扯,由于莫西是站在凳子上用的望遠鏡,頓時失去了重心,等他反應過來時已經來不及了,摔到地上一聲慘叫。

  “哎呦,疼死了,怎么搞得,看個美女也遭報應,”莫西摸著頭埋怨道。

  “莫西,你在干什么,馬上到我到我這來,”徽章的寶石發出一陣紫光,映射出一個虛幻的頭像,此人正是安德烈,學校的教師主任,通知大小適宜都是通過這種方式傳達,既快捷又方便。

  “啊,主任,我,我,我在法師塔觀察星象呢,馬上來,”莫西慌張的說,沒想到這時候突然找自己。

  “觀你個頭,哪有大白天觀星象的,緊張什么,一定是干什么鬼事”主任質問道,向四周掃了一眼。其實主任的影子也可以動,只是能顯示出一個頭像,而莫西就像被拎起來一樣,被徽章到處托,突然,主任似乎察覺到望遠鏡有點可疑,于是得意的笑起來說:“一定是那,沒錯,!”可當主任對著望遠鏡時,表情瞬間石化,原來莫西開始看的那個小清新已經變成了另一個恐龍,于是用頭頂著莫西說:“沒事你裝什么,馬上過來,快過來,你的品位真獨特!”

  “是是是,主任,我這就來”莫西急忙爬起來,徽章的影子消失了,莫西這才放松下來,擦著頭上的冷汗嘆道:“好險啊!”

  主任在很多人眼里就是一副嚴厲的面孔,對下屬說話都很刻薄,管理很嚴格,從來不給別人面子,經常被別人諷刺說是一根筋,這也是校長重用他的原因。

  莫西摸著頭起身趕到主任辦公室,他也不知道主任到底為什么突然叫自己,因為在別人眼里自己平時都是被忽略的,這次一定是特殊情況,不過莫西依很緊張,主任每次叫他都沒好事,上次叫他還是降級處罰那次,所以心里忐忑不安,想不通自己哪里又犯事了,“完了,不會是因為上次買的水精靈(人族一個官方女子游泳表演隊)的照片被發現了?還是那幫學生又惹事了,才恢復職位幾天,連位子都沒坐穩……”一路上莫西不停的自言自語。

  主任的辦公室位置很獨特,位于學院重地——薩馬蘭堡壘,這里都是些古怪的人呆的地方,大部分是做魔法實驗的瘋子待得地方,至于主任嘛也不例外,聽說他一直在研究點金術,在納蘭黃金只產于南部的瓦德爾鎮,產量有限所以很稀有,用金幣在納蘭可是貴族的象征,所以練成了就是一個很致富的魔法,其實,法師們沒有固定的研究項目,也有很隨意的,除了違背法律的黑魔法,在這個世界魔法只是一門技術,現在的仍處于發展階段。

  薩馬蘭堡壘才是奧多爾學院的核心,與外界完全是兩個世界,只有學院的任職人員才知道此地。

  莫西剛到到主任的實驗室室門口,“還差一點,在調試一下就完美了。”從屋里傳來一陣念叨,熟悉的聲音一聽就是主任在里面忙活著。莫西按了銹跡斑斑的門鈴,屋里發出嘶啞的“鈴聲”,門剛開,屋內冒出滾滾白煙,嗆的莫西眼淚直流,捂著嘴往屋里走,只見一個彪形大漢在鍋爐邊調試著配料,其肩膀上站著一只萎靡的鸚鵡,身上的羽毛托了一般。

  鸚鵡似乎不習慣摩西老盯著他,不耐煩的說:“看什么看,這是性感,我是故意脫毛的!”摩西一驚,這才反應過來。

  “來啦,還記得昨天早上的事嗎?”主任吐著煙圈問道。

  “您說的是軍隊,記得,當然記得,今天就為這事吧!”摩西回答道。

  “本來是大事,但校長想大事化小,所以考慮很久,絕對這件事交給你去辦最合適!”主任放下手里的工作轉身說,肩上的鸚鵡飛到沙發處,叼著茶壺倒了一杯咖啡,主任坐在他寬大的躺椅上,開始品著咖啡,似乎昨天的事并不像氣勢上那么重大。

  “原來校長這么器重我,不管什么事,我一定完成任務!”莫西拍著胸脯自信的說道。他覺得這是次咸魚翻身的機會,不能錯過。

  “聽說你以前是納蘭競技場的三屆年度冠軍,校長說不能大材小用,讓你帶學生簡直是浪費,就把這事交給你,不過上場的是你的學生,不是你,時間是3個月后。”主任毫無壓力的把事交代完,放下手中的杯子。

  莫西頓時傻了,可能剛才的話刺中了他的敏感神經,也沒有再問具體細節的打算。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