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2-08 14:39:33
  1. 愛閱小說
  2. 仙俠
  3. 九座城池
  4. 第一章 想念

第一章 想念

更新于:2018-03-17 14:02:49 字數:2631

字體: 字號:
  【歲月沖淡了一切,卻始終沖不淡我對你的思念,當思念的痛苦一度上演,眼淚始終離不開眼眶,秋雨凌亂的傷痛,在回憶的長廊不斷延伸著,我一直不愿意承認,我是個感性的人,恍如這個慘淡的秋,那深深淺淺的風,吹落一地的落花,一地的憂傷來自我的心底。】蔚藍的天空,幾間低矮的瓦房,被幾棵果樹和大榆樹環圍著。木板釘成的院門用紅漆刷了刷,這就大致構成了一個地地道道的農家小院。當我想起那小院時,不由得從心底升起一股叫思念的感覺。李布靜靜地靠在窗臺上發呆,計算著自己有多久沒有回去過那個地方,那個叫故鄉的地方。那些小橋流水人家,那些古道西風瘦馬,還有那個永遠守候在寨子門口的可愛的老奶奶,是我那親愛的外婆。盡管她已經永遠的離開了我,離開了這個世界,但我對她的思念不曾斷絕,就如同她曾給予我的那些愛一樣。不知道為什么這幾天老是會想起她的和藹和那溫暖的笑容,或許是她也在想我,讓我找個時間回去一趟,去看看在那里安靜的睡著了外婆。突然,窗外開始飄起了雨,淅淅瀝瀝的。這下子讓李布的心情變得更加的不安,簡直給人的就是一種糟糕透頂的感覺。這時,放在桌子上的手機開始震動,響起了短信的提示音,是一條來自署名李秋水的短信,內容是提醒李布記得回去吃飯。對于李秋水,現在的李布還不知道用怎樣的心態去面對。對于這個突然冒出來的姐姐,風雨不驚的李布也變得手足無措。隨手把手機甩在茶幾上,然后把整個人重重的砸在沙發里,望著天花板繼續發呆。想要把自己放空,不再去想什么。墻上的時鐘發出滴答滴答的聲響,猶如一柄小錘子在敲擊著地面,咚咚直響。時間一點點的過去,就在李布昏昏欲睡的時候,突然間一陣疼痛襲上了李布的腦部。伴著滴答滴答的鐘聲,就像有什么東西在敲擊著李布的每一根神經,切割,搗碎,挫骨揚灰的疼痛遍布全身上下。那些劇烈的疼痛瞬間就摧毀了李布的意識,在一邊虛無里,李布就像在臺風眼里一樣的安寧和平靜。身體上的各種痛苦,痙攣,掙扎,都被一一分離,如同置身與另一個世界,物我兩忘的境界。而在掛在李布胸前的紅水晶,一閃一閃的發出微弱的緋色的光耀,映紅了李布平靜如水的臉龐。黎明的第一道曙光,照射在云頂之上。淡青色的天空鑲嵌著幾顆殘星,大地朦朦朧朧的,如同籠罩著銀灰色的輕紗。在昏睡中醒來的李布,整個人就如同浸泡在水里,汗水滴答滴答的。“糟糕。”現在的狀態可是真的不太好,黏糊糊的,讓人非常的不舒服。李布只用二十分鐘解決了一切,洗了一個澡,順便吃了點牛奶和面包,李布就拎上包出門,看看時間,今天的早自習也該快開始了。早晨,乳白色的輕霧彌漫大街小巷,籠罩著城市,雖還不見太陽,卻散發著淡淡的燃燒的氣息。白鹿中學,海川市的重點中學,一直以優良的教育質量聞名海外,為世人所稱道。作為其中的一員,李布也算是校園的風云人物。不論誰能夠保持全校的遲到次數第一的名次,也會一樣的有名,當然不僅僅只有這些,高達一百六的智商,和永遠都是清一色的六十分的成績也讓人不是一般的無語,對于這種人,也只能以一種驚嘆又驚恐的態度去看待。高二一班,一片的書聲瑯瑯,突然停頓。眾人齊刷刷的向李布行著注目禮,李布好意思的撓了撓頭,回到自己的位置,班級的最后一排,緊靠這后墻,絕對是獨門獨戶的風水寶地。數秒后,李布引起的騷動被漸漸的平息下來了,接著又是一陣陣的讀書聲聲。李布剛剛坐下,準備找書出來裝樣子。前排的一個小胖子,轉過身來,爬在桌子上,一臉詭異的看著李布,笑嘻嘻的說:“阿布,昨天又干什么了,記錄可是又要刷新了,難道是......?”“是你個頭啊,今天是什么課?”“語文,不要再自習課隨便說話,會打擾到別人的。”學習委員汪雪梅直接打斷兩個人的對話,語氣有點小老師的氣勢。李布從桌子里找出語文書,當沒事發生過一樣的開始阿米豆腐,而小胖子孫季同馬上轉頭,乖乖的低頭裝樣子。對于這兩位而言,招惹女人是一種慢性自殺,尤其是身為學習委員的女人。一直熬到早自習結束,李布一直都保持那個狀態,安安靜靜的就像是來回蕩悠的鐘擺,平穩而勻速的進行著。時間一到,鈴聲一響,孫季同就像是裝了彈簧一樣,直接跳了起來,屁顛顛的跑到了李布的面前,把手搭在李布的肩上,呵呵的笑道:“阿布,你說看看,為什么我們的汪大美女老是盯著你,害的哥哥我每次都要受到無辜牽連,難道你們之間有一腿,你對她做過什么啊?”“**,難道是你搞大了她的肚子,又把她給拋棄了,所以她對你懷恨在心,處處針對你,給你小鞋穿。你看,你和她都是轉學生,一前一后剛好一年,時間差也剛剛好。”孫季同越說越興奮,也挺符合邏輯,算是絞盡腦汁和煞費苦心的拼湊出一個版本。當然,這是一個不可能的版本,純粹的孫季同的自娛自樂。“滾蛋,你還無辜,你不來找我就不就沒事了。”李布甩開孫季同的那雙肥嘟嘟的肉手,白了他一眼,對于孫季同最好的辦法就是無視。李布和孫季同是一起長大的發小,在孫季同的心里是這么認為的,對于那些缺席的時間,給選擇性的遺忘掉了。“你餓不,出去弄點吃的。”民以食為天的孫季同拉李布一起去超市,在路上,遇到了也要去超市的汪雪梅。“你們這是要打算去超市,不去食堂嗎?”汪雪梅問道。“強盜還不差餓兵,去補充一點口糧。”孫季同指了指走在后面的李布,搖頭晃腦的說道。李布依舊是面無表情的模樣,事不關己的靜靜的看著前面的路。面對汪雪梅這樣校花級的美女,全校可怕沒有人會比李布更淡定了,白皙的皮膚,殷桃小口,明眸皓齒,這些似乎對李布不起作用。一路上李布竟然沒有主動和汪雪梅說過一句話,也只有孫季同這種沒心沒肺的家伙會上躥下跳,沒話找話的叨叨了一路,李布把力氣都用來看沿途的風景了。分開的時候,汪雪梅一句話也沒有說,不過也沒表現出不滿。其實,所有認識李布的人都知道,李布對誰都是這個樣子,活的就像是一根木頭。當然,這個世界沒有人會對美女不感興趣,就算是一個還沒長開的黃毛丫頭。每個人都有自己秘密,有不想說的事情,會沉默,會逃避,會有打不開的結。不是不愿意靠近,而是不想去傷害。“幫我把東西送回教室,你要吃什么自己拿,算我的。”李布對孫季同這樣說道。“好啊!我會不客氣的,遲早有一天,我一定會把你吃窮,叮當響的那種。”李布的卡一直都在孫季同的手里,而且管理學校的物業公司是孫季同家的產業,想要把誰吃窮,還真的不是一般般的難度系數。如果李布去查一下卡,就會發現里面的錢一分都沒有少,因為我們的孫季同大少爺,從來都不刷卡的。用他的話說就是:“老子,從來都靠臉吃飯的。”再加一句,有錢真好。有的人的人生就是這樣可樂,也只好呵呵一下。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