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3 01:20:48
  1. 愛閱小說
  2. 都市
  3. 死后新生
  4. 第2章 一拳兩顆牙

第2章 一拳兩顆牙

更新于:2018-03-16 07:54:08 字數:2475

字體: 字號:
  六歲的李宏到了上學的年紀。

  毫無疑問的被送進了號稱“皇家小學”的全市第一小學。這里的孩子要么就是真正的兒童天才要么就是靠關系走后門進來的,這就是國情呀!關系兩個字的重要性總是在對比的時候才能體現出來。

  清早,第一小學的門口真的是“人山車海”。奔馳、寶馬、保時捷、法拉利反正人是不是名人咱不知道,不過這車可都是名車。

  王月今天親自開法拉利送李宏上學。畢竟是第一天嗎!

  “乖兒子,別緊張在學校聽老師的話。放學媽就來接你了”王月不厭其煩的嘮叨著這幾句。

  “知道了”李宏不厭其煩的說知道了。

  從心理上說李宏并不排斥上學,反而隱隱有一點喜歡,畢竟以前自己從沒有經歷過上學的階段。人對未知有恐懼也有好奇。

  校門口來迎接新入學的老師都一早就等著了。

  “李然,你是一年級二班的學生,就在第一棟教學樓。你自己可以找到嗎”一個年輕的女老師說道。

  “可以”

  王月看李宏轉身就要走,急忙跑過去拉起李宏的手說道:“來,兒子,媽送你進去”

  李宏抬頭看了看王月淡淡的說道:“不用,我可以”

  王月總是覺得自己的兒子自從醒過來就有些不對勁,雖然以前也是沉默寡言不過在自己面前兒子還是活潑的,而且還很依賴自己的。但是現在的樣子讓王月心里有些難過,她認為都是自己太疏忽了才讓兒子這樣。

  正當王月看著李宏一個人走遠,難過的時候一個聲音從后面傳來。

  “月姐,我就說能在這碰到你吧!”說話的是林露露她老公是做鋼材生意的和王月的公司有些來往。

  林露露不能說是個美人吧!但是前凸后翹的也是個性感的可人兒。她的老公范剛卻是一身的彪子肉,十分的健碩。

  “來,叫王姨”

  一個白白凈凈肥頭大耳的小胖子,右手一只雞腿左手一個漢堡邊吃邊喊道:“王姨”

  王月看著小胖子說:“你好,你在幾班上課呀?”

  “不知道,都是媽幫我弄得”小胖子無辜的說道。

  “二班,王姐你兒子李然呢,他在幾班呀?”

  “也是二班,這不剛剛走進去”王月眼里有一點失落。

  “那我也趕快送我家范哲進去了,我先走了”林露露說完就拉著胖子剛啃完雞腿的油手往里走了。

  林露露不是不想和王月都說幾句,套套交情。相反林露露很清楚王月的價值有多大,她是特別的希望和王月套套交情,可是她也清楚自己的那點小伎倆在人家面前走不過幾個回合。

  所以他才特地把自己的兒子和李宏放到一個班里去,就是希望他們可以成為好朋友。

  知子莫若母,雖然自己的兒子沒什么長處,不過確十分憨厚可愛。林露露打算做長期的投資,就像她投資自己的丈夫一樣,雖然自己的老公長得不咋樣可是就倆字“誠實”這對林露露來說別那些所謂的奶油小生強萬倍。

  這時李宏已經在教室里找了個靠窗后排座位坐著。現在李宏已經很確定自己已經重生了,世界的一切都沒有改變,他依然生長在自己曾經用青春與生命捍衛著的祖國。不過唯一變的就是自己成了一個孩子。

  一個惡魔般的人居然成了一個孩子。看著自己的小胳膊小腿李宏總是十分沒有安全感,因為多少年的打殺讓他時刻活在不安中,現在這幅小身板實在讓他不知道該如何面對危險。

  就在他看著窗外走私愣神的時候。一個帶著圓圓的小眼鏡,頭發摸得不知道什么東西的男孩走了過來。

  “同學,我是這個班未來的班長我叫呂楊,你叫什么?”

  “李然”李宏不清不淡的說道,頭也沒有回一下。

  “那請問同學有什么需要我這個未來的班長做的嗎?”其實呂楊有些生氣了,覺得眼前這個小子太無視自己了。

  其實呂楊從小到大一直是十分受關注的,雖然是普通家庭,但家里的人一直是呵護備至,認為他以后一定有大出息。呂楊也養成了凡是都要得第一搶風頭的脾氣。當然他也真的是十分的聰明。

  “離我遠點”李宏只是說出此時最想讓呂楊做的事情。不過呂楊卻被氣瘋了。

  “你真是太沒禮貌了,你家里是怎么教你的。不對,你有人教嗎?”呂楊本想拉拉選票為自己當班長攢點人氣,本來挺順利的可沒想碰上李宏這么號人。

  小孩子就是小孩子,根本沉不住氣。

  李宏本來就是這樣的一個人,最不喜歡的就是和人交往。以前的行動只有他是單獨完成并沒有任何的隊員和他一起。

  呂楊氣呼呼的罵完他,還用手指著李宏大聲的喊:“你一定是個沒前途的家伙,你家里一定是窮鬼,才把你教育成這個樣子”前途,窮鬼這一只是呂楊的媽媽教育他的話。

  呂楊的媽媽總是教育他說:“以后要做有前途的人,沒前途的就是窮鬼,注定被人看不起”呂楊的心里早就把這兩句話當成至理名言了。

  李宏轉過頭,站了起來。

  話也沒有多說一句,一個右勾拳就打翻了剛才還在叫囂的呂楊。

  呂楊的嘴里吐出兩顆牙,血也留了不少。

  李宏走了兩步一腳踩著呂楊的右臉狠狠地說道:“滾遠點”

  現在的李宏如果有什么可以讓他變得激動和暴躁,那就是這幾個月來和他接觸最多的父母。他們之間似乎隱隱有了某種李宏自己都不清楚的聯系。

  當呂楊說他沒人教育的時候,李宏的“火”噌的就頂到腦門子上了。

  “住手”剛剛忙著整理新生報到資料的班主任急急忙忙的從講臺上站起,三步并兩步的走到李宏面前。

  “你這個孩子太不像話了,開學第一天就敢打人,你是不是現在就想被開除呀!”

  李宏對眼前的這個四五十歲的老女人一點興趣都沒有,自己坐回了座位繼續發呆。

  剛剛被嚇傻的呂楊看見班主任的到來立刻覺得救星來了。用手捂著左臉含含糊糊的說道:“老師,他打人,開除他”

  班主任其實很喜歡呂楊,第一個來報道的還特別懂事特別聰明。看著現在被打成這個樣子,也火了。

  指著李宏說:“你收拾東西,不用上學了,我們學校不歡迎你這樣的學生”

  要是一般的小孩早就被嚇傻了,不過李宏是誰呀!他剛要開口就聽見:“你算什么東西,還我們學校。這個學校你能做主嗎?也不稱一稱自己有幾兩肉。”

  林露露剛剛才到教室,不過恰好聽到班主任教訓李宏的話。

  林露露多精明一人呀!他知道眼前這個李宏可是王月夫妻倆的寶呀!為他出這個頭總是沒錯的。

  林露露拉著小胖子范哲走過來,對著李宏說道:“李然別怕,有阿姨在我到看看這個老婆子想怎么著”

  李宏看著林露露,緩緩的說道:“謝謝阿姨了”

  李宏心想“行呀!你們吵吧!我先清凈一會”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