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9 04:13:06
  1. 愛閱小說
  2. 軍事
  3. 血潛
  4. 第八節 死亡間隔

第八節 死亡間隔

更新于:2018-03-16 18:32:07 字數:2003

  剛說罷,只見維至毅上校從艙室外,貓著腰躲開一根固艙繩,利索的起身走了過來,一臉笑容的說道:“御綬束連長,好久沒見了啊!一晃兩年過去了,你還是那個老樣子。”說完忍俊不禁的打量著特偵營四連連長。

  “維上校,兩年了,你也還是那個樣子,這次相遇非常難得。”御綬束難掩激動的走了過去,兩人擁抱了一下,御綬束繼續說道:“回頭我們喝兩杯怎么樣。”

  維至毅點了點頭笑道:“好啊,這次回去得好好敘敘舊!你得那個戰士耽卻好些了嗎?我還一直擔心著呢。”說罷朝著床位瞄了瞄,連長御綬束回答道:“只是嗆了著海水,休息休息能好。”

  “那行,我剛接到上級命令,任務已經大致完成,讓我們返回,等靠了岸,好好養養。”維至毅爽快得說道,他號稱是艦隊里戰無不勝,攻無不克得艦艇指揮人員,數次在演習和國外國際交流當中出色完成任務,這次行動如他所愿,并沒有什么太大傷亡,只不過指導員胳膊受了點傷。

  這時,艙室外一戰士慌忙走進來,厲聲匯報道:“我方剛接到護衛艦舷號928艦匯總,在EA54海域偵測到不明船舶快速向我領海開進!”

  EA54水域是我國境內一片布滿了密集暗礁,附近和國外航行船舶全部避而遠之,如有險惡水況駛入得船只艦艇非常易觸礁沉默,而且那里還有著巨大得深水漩渦出沒,掉入那片水中得人員常被卷入而喪命,因此,漁民一聽EA54海域便聞風喪膽,根本不敢靠近,那么固然在這時怎么忽然有大量船舶出沒在EA54區域?維至毅上校正困惑時,御綬束向戰士問道:“舷號844艦,和我艦是否偵測到相同結果?”說罷和維至毅互相看了看,一臉焦慮的等著戰士回答,不由心頭一緊,為接下來的航程而擔心起來。

  “我艦完全沒有監測到,而844護衛艦卻清晰探測到數值。”戰士應聲回答,忽然艙門外傳來一陣雜亂的踩擊甲板的“咚咚咚咚——”聲,一中校跌跌撞撞跑了過來,還沒見著人影便大聲喊道:“維上校,上級命令我們全速開進第EA54海域!”接著也是一副焦慮的看著維至毅。

  “上級下的命令,想必也清楚那片水域的危險性,那么我們責無旁貸,下令全速開進!途中注重隨時聯絡。”維至毅考慮了考慮果斷命令道。

  “明白!”中校回應道,不過心里也是一副不可思議的認為這個命令明顯是錯的,但是接到命令不得不去往,只好轉過身子準備走出艙室外,卻被銘踐一句話叫住:“我認為最好不要前往!我們的行動是在敵人無形的掌控之中!”耽卻不斷回憶著那兩個若隱若現的人影,一聽銘踐這么一說并不無道理,迫切的看著維至毅。

  “無形?”御綬束搶先反問道,而維至毅卻頓了頓,疑惑不懈的低聲說道:“為什么這么說?”接著認真的望了望遠處的海域。

  “可能我們和上級的通訊早已被切斷!接到的命令是錯誤的!EA54海域是有去無回的地獄,自打建國時,卷入那片水域的船只漁民無一生還,況且連個尸首也沒有!上級不可能不知道這一點,怎么能夠下這樣的命令,加之耽卻剛剛在水下遇到的情況我認真揣測了下,這當中,有著非常離奇的原由!”銘踐堅定的說道,同時神情暗淡,像是大病了一場,這讓維至毅非常奇怪,一時間,陷入了死亡般的氛圍。

  與此同時,水面上波光粼粼,清幽明凈,孤寂冷清,一片平靜的水況,這使得維至毅和御綬束連長百般憂慮,躺著的耽卻忽然起身抬起頭大喊道:“EA54水域也許……也許根本便不存在!那里可能是有大量島嶼浮在水面上,受浪潮起伏而誤偵測為有船舶出現。”

  維至毅見狀,深思熟慮的命令道:“再次聯絡上級!看是什么結果!”說罷,忽然艙外一話務兵跑了進來。

  “舷號第481補給艦通報,他們接收到上級命令,結束行動,立刻返回!”話務兵應聲匯報,還沒等維至毅回答,便困惑的問道:“可我們剛剛卻接到命令前往EA54海域,這是怎么回事?”說完額頭豆大的汗珠流了下來,心想:“這譯電結果也沒錯誤,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維至毅看著御綬束,心頭一緊慢聲說道:“我明白了,兩道命令全是上級的。”緊接著恍然大悟的繼續說:“而這兩道命令是相隔數十年之久的!”

  御綬束和耽卻,銘踐以及話務兵中校他們,目瞪口呆的盯著維上校,聽著接下來的話,不由一股恐懼從心底涌了上來,額頭流出冷汗。

  維至毅鎮定的說道:“為了銘記革命先輩,伴隨著時代的旋轉,通訊聯絡格段一直還是數十年前的格段,因此數十年前只要在這片海域的軍艦,均能接收到命令,為的是如果他們過能回去,能接到來自上級的命令,可是他們終究沒能再回去,然而時至今日,我艦竟然接收到了數十年前的電磁波段,這意為著,這附近的水底隱藏著沉沒軍艦的某項儀器設備!”聽完維至毅上校的話,銘踐滿目恐慌,戰戰兢兢的說:“那么那個儀器設備極有可能在EA54海域!”

  “是的!這是數十年前的命令如今依然在駕馭著我們這些當代軍人前去探明!”維至毅應聲回答,額頭上流下汗珠。

  御綬束接著說道:“那個儀器設備,和數十年前的一場不為人知的戰役有關,那場戰役一直是個謎,隨著這條來自死亡的命令,隱約浮出一絲端倪!”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