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8 07:54:30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葬世曲
  4. 第二章 美女!

第二章 美女!

更新于:2018-03-18 17:16:25 字數:2988

  “哎!唉唉唉!停!你要帶我去哪啊!!”李一凡才反應過來,大喊著,用手使勁拽著那金色長劍。金色長劍不時閃著金光,只是一直朝著一個方向飛著,飛了好一會到了一片樹林好像突然沒勁了,李一凡被一把甩在了地上。

  “啊!你這孽畜!!干嘛啊你!”李一凡指著那已經趴在地上的金色長劍抱怨道。拍了怕身上的塵土爬了起來。好奇的把那長劍撿了起來,試探性的拔了一下,他驚奇的發現這劍從這鎖鏈的劍鞘里拔出來似乎有著一股吸力在中牽引著,卻絲毫也不影響拔劍的流暢性反而是多了一絲讓人稱手的感覺。而且這長劍似乎只要貼在自己腰間那鎖鏈就會分出一段然后自動纏在腰上,然后化為無形,只要拔劍而出,就連原來束在劍上的一截鎖鏈也會直接化為無形。

  “這玩意兒還挺高級的嘛。”李一凡自言自語。又試了幾次李一凡索性拔劍插在腰間也不在去管。往前走了一步發現自己已經到了天亞主城的門口。

  “呦呵。還認路,比我強!”李一凡拍了拍腰間的長劍。

  天亞城的城墻很高,兩邊都有諸多士兵把守。李一凡從來都沒來過這么大的地方。無奈之下跟著一旁很多朝天亞城進入的行人一起走了進去。

  如果說天亞城的外圍是壯觀。那里面的則是繁華。里面的建筑十分華麗。路旁賣各種物品的人們在吆喝。時而還有成群的孩子追鬧。天亞契神院是天亞城最重要的地方之一,所以李一凡只問了一個人就知道了天亞契神院的位置。

  天亞契神院就坐落在天亞城的中心,緊挨著天亞皇宮,可見其重要性了。那院墻更是與天亞帝國的城墻齊平。

  大門兩旁站著守衛,上面三個字可以用簡單粗暴來形容:“契神院”

  李一凡像個土老帽一樣,左看一眼,右看一眼。這大城市的繁華讓他眼花繚亂。正來回看著,臉卻突然貼在了兩個很柔軟的東西之間,像是兩個肉球,隨后卻是一股強大的能量波動把李一凡硬生生推了個跟頭。

  李一凡一時也沒明白是怎么回事。一個穿著綠色連衣裙的女子跑了過來,那女子二十歲左右,黑色長發及腰。高高的鼻梁,大大的綠色眼眸,漂亮極了。那笑容就更是美麗到了極點。

  “小弟弟,你沒事吧?真對不起我不小心撞到你了!”女子一邊說一邊把李一凡扶了起來。

  “沒,沒事。是我撞到你了。”李一凡慢慢站起,那女子比李一凡高了一頭,李一凡看了看女子隆起的胸部,差不多也明白了剛才自己撞到了什么了。女子似乎也明白了李一凡在想什么,臉微微一紅。

  “啊,你是來報名的新生吧?還不進去一會審核就要開始了!還好你遇見了我!走!姐姐帶你進去!”女子尷尬的笑了一下拍了拍李一凡的腦袋摟著李一凡就走。

  “姐姐!其實……”李一凡也不知道那紙條上說的什么意思,他只說讓自己來這,但也沒說要報名什么的啊?

  女子卻顯得自在,絲毫不給李一凡說話的機會:“其實什么啊?走了!”

  無奈之下李一凡只好被那女子強摟著走進了天亞契神院。天亞契神院中可以說教學樓無數,而且都是李一凡從未見過的高樓,中間還有很多水塘,水塘中荷花開的茂盛。周圍還有一些雕刻著符印的巨石。一路上女子像個孩子進了自己家一樣。輕車熟路,蹦來跳去。時不時碰到了人還要笑著打招呼。李一凡也只好跟在后面看著她蹦蹦跳跳。

  走了一會兒女子帶著李一凡來到了一個比其他教學樓都要矮上許多,又很舊的樓面前。與其他教學樓相比差距很大。那上面三個金色大字倒是絕不客氣:“神尊殿”

  “就是這了!進去吧,希望你能留下來!天亞契神院學生是不收學費的!而且如果你在這打點零工收入可是相當豐厚的!一個月有5個西尼呢!”女子笑了笑,又拍拍李一凡的腦袋離開了。

  神魔大陸的貨幣分為:昆尼,布尼,西尼。十昆尼等于一布尼,一百布尼等于一西尼。一般在神魔大陸各個帝國,一些中等職業,或者說是尋常百姓中最流行的是布尼,一西尼已經夠一個尋常的三口之家一個半月的伙食費了!這五西尼一個月的薪水著實誘人。在王村別說是西尼,李一凡都很少擁有過五個以上的布尼!

  “這么多?”李一凡想著,走進了神尊殿。

  進入神尊殿,李一凡才發現,這外面和里面的區別之大就像是王村和天亞主城的對比。神尊殿里面,說是繁華倒不如用奢華來形容。到處都閃閃發光。各種黃金遍布。這容納空間也比表面上看上去要龐大不知幾倍!像是個大廳,大廳正前方有一個不高的講臺。大廳之中站著許多跟李一凡年紀相仿的孩子。穿的都十分華貴,很少像李一凡一樣一身舊衣。有些手中拿著或者腰間還掛著武器。劍,弓,甚至還有手里拿書的。就連那書都閃閃發著各色的亮光。更別提其他武器了。

  李一凡瞬間又恢復了剛剛的土老帽形態,左看右看。

  “你!說你呢!起開!你擋我路了!”一個女孩的聲音從李一凡身后傳了過來。

  李一凡轉身一看卻是一個紫色緊身衣,紫色短褲的女孩。手里還握著一把淡紫色長劍,那紫色眼眸正狠狠的瞪著自己,面容更是傾城絕世的美。

  “起開啊!讓路!”女孩又喊了一句。李一凡才反應過來趕緊讓開。

  李一凡正一時不知所措的時候,卻又是一個男孩的聲音:“兄弟!你這剛來這就碰到了這個母老虎!看來我這掐指一算你今天啊!諸事不宜啊!”李一凡順著聲音看去,是一個八九歲的男孩,穿著藍白兩色勁裝,藍色都發直垂眼簾,旁邊還留了一縷長發到肩。中等體型,英俊無比。藍色眼眸像是輕輕波動的清水。又像是凝固的冰霜。

  男孩笑了笑,伸出手與李一凡握手。“我叫寒冬!請多指教!”

  李一凡和那男孩握手:“李一凡。”讓李一凡驚訝的是那男孩的手卻無比冰涼。

  男孩似乎也明白李一凡的驚訝,笑了笑:“哎呀!我可不是腎虛啊!我們家都修煉冰屬性契神術!我從小就修習了一些所以才這樣的!嘿嘿。”

  李一凡似懂非懂的點點頭。對契神術他知道甚少。他發現那男孩時不時的就會看一眼他腰間的金色長劍。

  “那個,你剛才說的那個母……”李一凡問。

  “哦,那個母老虎啊?她叫……”寒冬剛說到這,眼神卻突然直了,看著李一凡身后,李一凡也不知道怎么了,發現所有的目光,尤其是男生竟然都集中在了那么一點上!哪呢?自己身后。想著也慢慢轉過頭。

  那是一個穿著金色短衣,金色短裙的女孩。手中握著一把藍色劍鞘,紅色劍把的長劍,看著好像很不對稱。金色的長發全部披在左肩。眼眸更是特殊,左眼為藍,右眼卻是紅色的。那容貌也是傾城絕世,落雁沉魚,無人能及,就連剛才那個紫衣女孩的相貌相比之下也要稍遜幾分了。在王村李一凡可送來沒見過這么好看的女孩。那容貌已經很難用語言形容了!看著看著自己也看直了。

  “她是?”李一凡直直的說。

  “她你都不知道啊?她是咱們這屆幾大美女之首!神魔大陸四大宗之一,日月宗的小千金!叫戴沐沐!咱們這屆的男生來這一是想當契神士,二呢,就是想看她一面。”寒冬拍拍李一凡。

  “你認識她?”李一凡問。

  “嗯,不過。”寒冬道。

  “不過什么?”

  “她不認識我!”寒冬答。

  李一凡無奈。“那你還說的跟真的一樣?”

  “廢話,你看那紅藍色的眼眸啊!那可是日月宗的標志,只有日月宗資質最好的孩子才有!聽說叫什么……什么眸來著!”

  “什么眸啊?”

  “哎呀!我忘了!我爸說的。”寒冬一邊目不轉睛的看著戴沐沐一邊說。

  “算了!別看了,看了也沒用啊!你還沒告訴我那母老虎,叫什么呢?”李一凡問。

  “哦,她啊?她叫……”寒冬剛說到一半卻不知是哪傳來一股強大的能量波動讓所有人都閉了嘴。剛才還無比喧鬧的神尊殿突然變得安靜,從一旁的側門傳來了腳步聲,一個人走了出來。看到那人,所有人卻都不禁“撲哧”一聲忍不住笑了起來……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