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20-08-08 17:06:01
  1. 愛閱小說
  2. 職場
  3. 黑客我是
  4. 第一章 返校的第一天

第一章 返校的第一天

更新于:2018-03-14 13:41:44 字數:8919

字體: 字號:
  據美國國防部小道消息向新聞界透露在1990年2月6日晚間19:32分左右,美國軍防部所有主系關聯計算機受到一名自稱為“黑暗之手”的黑客侵襲,所有設備癱瘓近1小時15分鈡,有可能被竊取機密文件,軍方國防動用所有技術人員展開一系列追蹤查殺,但仍然沒有結果,這一起網絡黑客大案被定為世界性的計算機危機,這個自稱為“黑暗之手”的黑客被公認為世界十大黑客排行榜名列之一,這一震驚消息在全世界計算機行當迅速傳播,在美國聯邦調查局“懸賞追捕”海報上被登錄此事,從而被證實此消息的真實性。據報道:這種黑客具有自動隱藏攻擊和埋下木馬的劫殺功能,據預測在近期是現代電腦所不具備的,因而這個名為黑馬的黑客被計算機行當譽為“惡魔的黑暗之手”,同時網上自稱為“黑暗之手”的網客層出不窮,成為了至今美國國防的一大心病。

  《黑客?是我》

  第一部校園生活

  第一章返校的第一天

  我的名字叫王悅,18歲,SD省第四中學的一名高三復讀生,我患有先天性心臟病,在去年炎署病發了

  一次高危病史,在醫院里經過一個月的精心治療,緩止了我的病情。

  雖然抑制住了我的病情,但也錯過了高考時間。爺爺認為懂的太多的女孩子未必會有什么樣的出息,但爺爺還是為我請了各類的輔導老師,悉心教導。在我的骨子里天生就是不服輸的個性,在我的思想里

  從不認為有辦不到的事,只有你想不到的事。

  我長那么大第一次忤逆了爺爺的意愿,我不想錯過我生命里的每一分每一秒,我想向爺爺證明:我也有

  我自己生活的價值觀,也會像早晨開窗時小鳥在湛藍的天空下自由的飛翔。

  我也不知道爺爺為什么會從剛一開始的執著反對到后來的點頭同意,直到身上又穿上了原先的短褶

  裙式校服,才真正的相信這是真的。那么倔強的老人怎么會輕易的同意了?我想可能和上次爺爺進祠

  堂有一定的原因,他也希望看到自己的孫女在以后的日子里能過的開心一些吧。

  也許上天還算公平吧,他不會故意去偏袒誰,更不會刻意去遺忘誰。從小我就在眾人的呵護中成

  長,在別人艷羨中長大。望著梳妝鏡里的倩影,一絲喜悅抹去了臉上終日的憂愁,在細嫩白皙的臉頰上

  留有一抹紅暈,淺淺的梨花酒窩鑲嵌在精致的五官兩側,長至腰際的秀發散發一種飄逸,其實我最喜歡的顏色還是白色和藍色,也許那代表著藍天和白云的顏色吧。

  就在我還在遐想的空當,“小姐,該吃早餐了。”“哦,好的,我馬上下去,李嫂”

  等我下得樓去的時候,爺爺已經在靠窗的位置上一邊喝茶,一邊看著報紙,很是愜意。這是爺爺多年來的一種習慣。我坐在爺爺的對面拿起一片面包就吃,絲毫沒有平時淑女的形象,看到這樣的我,爺爺總會放下手里的報紙慈祥而略帶斥責的對我說:“慢點吃,沒人跟你搶。”

  “呵呵……”我總會傻笑一陣,我太在乎此時的溫情了,家的感覺是爺爺給我營造的。我在心里暗暗發誓將來一定要好好孝順爺爺。

  “你的脾氣和你爸爸真太一樣了,既然你選擇了復讀,看樣子誰也改變不了,哎……也罷,也是該放開你的時候了,我會一直看著你,你如果遇到什么事,可以和爺爺說,以后你要學會保護自己,學會自強,”

  “知道了,爺爺,你怎么又回到40歲的更年期了,呵呵,我已經不是小孩子了”

  “悅兒,你,哎……”看到爺爺滿是皺紋的臉上又深深的皺起了眉頭,突然感到一陣的心疼,“等你吃完,一會讓阿松開車送你去學校”

  “爺爺,我想以后搭校車去上學,”

  “為什么?”爺爺虎眼一瞪,嚇我一跳,“爺爺,我想更好的接觸我的同學們,和他們成為朋友”

  “是啊,多個朋友是好,你也該多跟他們交流交流了”

  爺爺的心里何嘗不知道你心里的苦悶啊,“哎……”又是一聲嘆息,我真的有一種想要沖出去的沖動,我不想再呆在這種既讓我感到溫馨又讓我感到苦澀的地方。隨后在爺爺的囑咐下我終于踏出了家門,再回頭看向那棟從小生活的別墅時,突然有一種被解脫的感覺,奇怪?而后颯然一笑,露出一絲絕塵的微笑,走上了我所選擇的道路,可我并不知道這將會是一條多么曲折的路……

  走在早晨車水馬龍的街道上,正是上班的高峰,所以到處都是行色匆匆的人。我沒有搭校車,心想離學校不太遠,干脆跑步去,趁機鍛煉一下快生銹了的身體。

  我一邊慢跑,一邊回憶以前學的知識,還好,沒有忘記多少。早在去年無聊的時候就開始翻看大學里的課程了,所以對現在的我來說只是為了給爺爺一個我想要的結果而已。在我還低頭向前走的時候,突然,“啊……啊……”,感覺落到了一個堅實的懷抱中,思維被打亂了,淡淡的薰衣草的味道,很好聞。

  “你不要命了嗎?你懂不懂得基本的交通規則啊?”

  我張著一張小嘴,一臉的問號,左右瞅瞅,此時才發現我在這個長的很好看的男生的摩托車上,以一種很暖昧的姿勢靠在他的身上,驚得我馬上從摩托車上跳了下來,又看了看現在是紅燈,頓時明白了現況。

  “謝謝你,救了我”,當我抬起頭時,發現了那男孩臉上很明顯的一絲驚艷的表情,一閃而過。

  “下回看好了再過,你比我還玩命啊,不過在這上面可不值啊”

  “嗯,謝謝,再見”還沒等他說話,一到綠燈,我就逃也是的飛跑了,我可不想再在他的面前丟臉了,轉過臉去,還是紅彤彤的,感覺耳根都在發燒了,心沒由來的慌亂,這可是我最丟臉的一次,現在我才發現今天該聽爺爺的話坐車去學校是多么明智的選擇了,只是我沒看到那男孩臉上出現的一絲玩味的神采,只聽到身后隱隱約約傳來:“喂,我叫劉明峰,明天的明,山峰的峰,記住了……”

  后面的聲音被十字路口上的車水馬龍驅散了,我繼續往前走,我只知道今天撞了一個打扮很High的名叫劉明峰的男孩子。《

  坐在熟悉的教室里,聽著乏味幾乎都能背誦的課文。于是,我偷偷的在下面打開大學的課本,開始津津有味的閱讀起來,上面的一切似乎與我像沒有交點的平行面。

  不知是誰在捉弄我還是跟我在開玩笑,在我終于抬起頭來思考一個困擾我的問題時,發現了不對,全班同學都在盯著我瞧,包括老師在內,好想要從我的臉上看出我今天到底有沒有洗臉一樣。怎么受得了這樣的待遇啊,臉刷一下的紅透了,只聽到一個救我的聲音此時出現了。

  “好了,同學們,我知道王悅同學是你們心目中的鄧麗君,也不要再看了,既然王悅同學參加了,好了,拭目以待吧,下課!”

  “老師再見!”隨之一聲下課,終于下課了。

  “呼……”被這么多的人盯著還真不好受,等等,老師說參加什么?我沒聽啊!真的想大呼冤枉,可這種冤枉摻了太多的水分了,誰信那?還是問一下同桌吧。

  “嗯,同學,你好,剛才老師說參加什么?我想問題太投入了,一時沒聽清,你能跟我說一遍嗎?”自從坐在這個教室里就沒大仔細看清楚我這個同桌,我的同桌是一名戴著眼鏡的男生,白白胖胖的,到挺像一只超了標的大白兔,他不會和流氓兔有什么關系吧?想到這里忍不住想笑的沖動。

  他看到我對著他笑,頓時眼冒金星,心道壞了,又有麻煩了。只聽他訕笑道:“嘿嘿,沒事,你只是學習太認真了,這是好事啊,應該多像你學習才對的,老師說下星期就是全校的音樂盛會了,每個班都得有音樂節目參加進行篩選,入圍的可以給你學分上加分的……”

  “哦,好事啊,哎?怎么不見你們開心啊?”我的話還沒說完。

  “好事是好事,可相對我們高三的學生來說就有點問題了,我們哪有那么多的時間來練習啊?再加上就算我們參加了,那又怎么樣啊?誰能保準就加分啊!那可是幾率低到就像我這輩子能和我的偶像貝克漢姆一起踢足球的幾率啊!我們的時間可是很珍貴的哎!”

  說著他的小眼睛又亮了亮,“很期待你哦,加油..支持你!”睜大眼睛道:“什么?等等……我?你說的是我參加嗎?”

  “是啊,老師說不愿參加的到學習委員那里把自己的名字勾掉就可以了,而你好像沒去啊,”

  “啊……呵呵,可能我太認真了吧,”汗,現在的我終于體會到了欲加之罪何患無辭的感受了。

  剩下的課我沒有去,自習也許會更適合我,想了一下,現在就只有圖書館比較安靜了。

  學校的圖書館很大,各方面的書籍也很全面,在這里讓我感到很充實,我可以了解我想了解的東西,每解決一個問題就有一種在大江上乘風破浪的感覺,我喜歡運籌帷幄,決勝于千里之外。

  當我還沉侵在書中時,感覺好像有一種被窺視的感覺,很不舒服,抬頭撇了一眼,原來是一個男生正盯著我瞧。

  “嗯嗯……’假借嗓子不舒服嗯了幾聲,沒想到還是老樣子,但看他的眼神卻沒有平時那些男生的赤裸裸,也并不是令人很討厭,稍緩了一口氣開口到:“同學,請問有什么事嗎?”

  白皙的冷峻臉龐,加上一頭少有雜亂的碎發更承托一種貴族的氣質,沒有回答,有的只是嘴角翹起一絲玩味。有一股無名火想要發作,可理智告訴我不可以輸給他,起碼這么多年的氣質來看絕不會輸給他的,沒有再理會他,繼續沉侵在知識的海洋里。

  終于等來了金子開口說話道:“你就是那個全校排名第一的美女——王悅?”稍停了一下,“剛一來就聽說到很多有關你的是事那!”

  我有那么出名嗎?雖然我確認我很漂亮了(心里小小自戀了下,不要誤會),“什么事?”

  “哦,也沒什么,聽說你要參加鋼琴比賽?”他的“哦”字故意拉了很長。

  “嗯”

  “哈哈哈……”

  “你笑什么?你很沒禮貌的打擾了我看書”

  “是嗎?那我感到很抱歉呢,如果留下的是一些失敗的經歷,你還會這么認為嗎?”傲慢的自大狂,(心里狠狠的鄙視了一把)“那你認為每個人必須經歷的都是成功嗎?失敗是成功之母,請你記住這句至理名言”

  “那好,等到那天我會給你難忘的一天的,再見逃課的同學”,臉部像是有笑容一樣轉身離開了。奇怪的一面之源,“逃課的同學?”不經意之間嘴角微微上揚。

  隨著時間的推進,下午比賽就要開始了。還真的有一絲的期盼那,我怎么了?平時都不會因為這一點的事情影響我的,難道是那個不知道名字的男生的幾句話嗎?甩了甩頭,不可能的,我都不知道他叫什么的陌生男孩,立刻就將其否決了。

  “哎,王悅,你不是應該去練琴去嗎?怎么來上課了?好期待哦,你放心好了,我絕對會是你的鐵桿粉絲的,我們都會給你去加油的”

  “呵呵……,謝謝你,胖子”,和我說話的就是我的同桌。擁有見他第一面就認為他和流氓兔有關系的超搞笑胖子,他對我們都喊他胖子的時候,也沒怎么在乎,人很外向,大家都挺喜歡他的。

  練琴?還需要嗎?早在我三歲的時候就拿著電子琴當玩具了,七歲的時候就可以演奏貝多芬的四首奏鳴曲,十一歲的時候指揮演奏莫扎特鋼琴協奏曲,如果被譽為“世界現代鋼琴演奏王子”的克萊德曼知道的話,肯定會大跌眼鏡的。雖然近幾年沒怎么練習過,可我對我的實力還是很有信心的,所以根本就不用為此而擔心,但卻違反了一向做事低調的我的性格,沒關系,我到是很想知道今天到底會有什么值得難忘的事情發生呢。

  比賽的地方定在每年文藝表演的演出廣場,可以容納近一萬人的大型廣場,開始比賽的時間是下午兩點半,現在距離比賽還有半小時左右,第一節下課去剛剛好。

  將書包收拾好,剛想邁出腳步,就聽到有人喊:“加油!王悅,你最棒!”,轉過頭來,欣喜.感動,一時竟無法表達我此時的心情了。

  “雖然我們有的是從各個學校轉來的,認識也不到一天而已,但我們既然在一起就說明我們有緣,人常說:上輩子的五百次回晞才換來今生的擦肩而過,何況我們將是奮戰一線的戰友那?”

  “老張你今天咋怎有才啊?,我平時咋沒發現我旁邊竟然還拴著一匹千里馬沒出售那!”

  “哈哈哈……”頓時引來了全班的哄堂大笑,

  “這不是美女效應嗎?你如果去泰國回來,咱倆關系還不早發現了?”

  “哈哈……”,受不了了,我也不顧淑女形象了,扶著桌子和大伙一起捧腹大笑,這可是全班公認的國寶級人物那,值得培養。

  感人的一幕告一段落,當我走進演出廣場時,還是小小震撼了一把,是大家今天都沒有課嗎?將近一萬的座位幾乎快沒空坐了。

  當然大部分還是高一高二的學弟學妹們,高三的也有一部分,看來還是上進心的年輕人比較多,可笑的是我并不知道作為評委的老師們今天所代的課變為了自習,而那些學生早不知做什么事情去了,要不然一個操場怎么會容納的下。

  可我不準備進去,我想先看一看前面的比賽,找了靠角落的一處坐下。比賽的前半場時間都是高一高二的,最后才是高三和復習班的。

  看了一會現場的比賽,天賦的學生還是不少的,就在我準備進后臺的時候,卻聽到了全場不一樣的歡呼聲“張子豪,張子豪,我愛你!”

  “子豪,是子豪啊”,沸騰的聲音和浪潮一樣,一波高過一波,有點要見某位大牌明星的排場一樣,確實引起了我的好奇心,只能站起來才可以看到T型臺的上面,這個T型演出臺是根據維也納的大型舞臺模擬出來的,特別有烘托人心情的作用。

  瞧!此時不正是這樣嗎?舞臺上的原有鋼琴被換下去了,緊接著又抬上來一臺蒙著銀色布簾的鋼琴,不知道的還以為某位魔術大師要表演大型魔術那,那層布簾被工作人員掀開來去。

  “什么?竟然是和來自音樂王國比利時的尚·馬龍一樣的鋼琴,”太驚訝了,一般人也許還沒看出來,只知道是很名貴的鋼琴而已,但我太熟悉了,平時也挺喜歡尚·馬龍的曲子的,他是歐洲以及世界享譽盛名的流行鋼琴家,爺爺說他擁有令人在瞬間入迷的特質,難道這個人又擁有什么特質嗎?

  令人期待的主人公終于出現在了大眾的視線里,一身淺藍色的休閑裝,一頭碎發,慵懶的貴族氣質,是他?那個要給人驚喜的家伙?不可思議,確實很震撼,我的眼神炙熱的看著那臺鋼琴,令我感冒的還是那臺鋼琴。他優雅的坐下,優美的《海底之心》在人耳中徘徊響起,在海浪上漣漪,讓人忍不住期冀著仿佛想要擁有生命。

  大家都在沉醉的時候,在更衣室里的鏡子中,卻看到了一個身穿白色紗裙的女孩,靚麗的容顏,勾起一抹似笑非笑的淺淺梨花酒窩,瀑布一樣的頭發也只是用了一條碧綠色的絲帶扎了一個馬尾,但并不失絲毫天生麗質的獨特氣質。

  當白色紗裙的女孩出現在臺上時,又引起了下方的轟動,男生的喊叫加油聲明顯蓋過了剛才的女生。令評委席上的男老師們直皺眉頭,有的露出一聲哀嘆,好似有一番恨鐵不成鋼的老夫子的味道;有的則眼冒亮星,恨不得那些男生里有我,也可以為MM狼嚎一下。

  只見那女孩舉手投足間都那么像一位即將鑄就成功作品的藝術大師。好比一位雕塑師,要想雕塑一件好的作品,在還沒有動手之前,就必須擁有勢氣,這樣才能在構思中有所成就。在眾人炙熱的眼神中,一首肖邦的代表作《離別》就在纖細的十指之間婉轉流出,彈出的唯美的曲音仿佛有音魂在引領聽眾的聽覺,而看她演奏又仿佛是一種享受,當最后一個音符落下的時候,都渾然不知,這也是一種境界。

  我緩緩起身,卻看到下面出奇的寂靜,我知道我又帶動了聽眾的心,做了一下謝幕禮儀,下來臺,過了好一會,才聽到排山倒海的掌聲。

  當別人尋找我的時候,我已經在回家的路上了,今天過的很充實,我要跟爺爺說:“相信我,沒錯的”。

  這是路過的人就會看到一個身穿白色紗衣的青春靚麗的女孩在做很不相符的動作“傻笑……”

  當我興奮的走進客廳的時候,并沒發現爺爺的身影,又沒有人,“小姐,老爺說:‘晚飯就不用等他了,有幾個商業上的朋友在一塊吃飯。’”

  “哦,知道了,李嫂,我不想吃了,我累了,休息去了”。

  李嫂一臉焦急的樣子“小姐,那怎么可以啊?老爺如果知道的話~”

  “我不餓,不要擔心,”說著就走上了樓梯,“哎”李嫂的一聲嘆息好像刺了我的某根軟肋一下。

  關上門,屋里最多的就是電腦和音樂器材,由6臺不同配置和型號的電腦分兩排并連著,而我的主位電腦則在我的床旁邊的書桌上,便于我的隨時操作,還有擺放我電腦的多余空間里,則擺放著兩臺鋼琴,而兩臺鋼琴的外形卻是大相徑庭:一臺是古典的;而另一臺則是現代最高科技新成品。

  我的房間是根據我最初的設計改良的,還記得爺爺第一次進我改良后的房間時,那個表情是我見爺爺最夸張的一次,嘴巴用雞蛋估計都可以塞的下,“呵呵……”想起那個情景,就忍不住想笑,爺爺不能陪我吃飯的心情頓時好轉。

  “滴滴……滴滴”,聽到電腦自動報警系統響起,趕快走過去看了一下,太好了,終于有所回應了,前天試圖聯系米特尼克的無線網,但一直沒有什么回應,今天總算有回應了。

  “呼……”,等人的滋味真不好受,下回一定要讓米特尼克這個小屁孩等我。

  說起米特尼克,早在十年前就認識了,那時我8歲,只是好奇這個被罰的小男孩,(其實我也是小孩子了)就在一次我研究的病毒中獲得新的靈感,編程出具有影藏吞噬并高效復制傳播等特點的病毒,解開他的防火墻,種在了防火墻的里側,并且會使防火墻自動刪除被破解的痕跡,所以等他察覺的時候,計算機軟件已被禁錮,以至癱瘓。

  自從那次我們真是不打不相識,成為聯系伙伴,偶爾會聯系一次。我還真有點佩服他,他是第一個在美國聯邦調查局“懸賞捉拿”海報上露面的黑客,十幾歲的時候被稱為“迷失在網路世界的小男孩”,他還自制電臺進行通話,被罰高額的罰金,仍然高興的不知所以然,現在還是具有那么多年來的孩子氣。

  搖了搖頭,訕笑著回復:“尼克,你最近控制的無線電好強大哦,我這個老朋友都快跟不上了,”

  “謝謝,我會很同意你的想法的,你下雨時沒有打雨傘嗎?還是最近大腦衰竭了,在你8歲的時候就耍了我一次,這次聽說你又獲謝貝爾獎了,不過你說得話很另我舒服,有什么事嗎?在你們中國不是有一句:無事不登三寶殿嗎?”

  看來還是不能夸這個小屁孩,“你明天的這個時候對駐扎在SD省的R國三菱集團進行無線電干擾,至少15分鐘,不然你可以去賣你們哪的馬鈴薯去了,”

  屏幕連續閃動了幾下,顯示出“OVER……”

  第二天早晨,我很準時的搭校車去了學校。剛走進校門,就有很多學生投來了目光,有羨慕的,有愛慕的,也有妒忌的,不理會這些無關緊要的事情,徑直朝復讀班走去。

  眼見教室就在不到100米的地方,這時卻被一個可惡的家伙擋住了視線,這個可惡的家伙也未免太高了吧,足足有1米9多的身高啊,此時他正背對著我,轉過來時,嚇了我一跳,這不就是籃球隊的隊長——鄭強嗎?他怎么會在這那?

  “昨天就見過你了,王悅同學,而且還看了鋼琴比賽,你表現的很完美,”

  可我們并不熟吧,心底暗想,道:“呵呵……,謝謝,鄭強同學你有什么事嗎?”

  只見他憨憨的抬手撓了撓后腦勺,這是明顯緊張的表現,開口說:“我……,你……能不能當我們的籃球社的經理啊?”,條件反射道:“啊?這怎么可能啊?”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啊。

  “你放心,我們籃球社絕不像外面說的那樣讓經理干雜活的,只是監督,最近我們馬上就要和英才學院比試年度賽了,去年我們就輸了,尤其對向我們這樣的快畢業的高三生,這是我最后一場比賽了,比賽完,我就會退出,所以這次只能贏,不能輸,拜托你啦!”

  說到比賽,這個大塊頭那么激動的樣子,只差把我綁架過去了,不過話又說回來,他讓我參加干什么?我又不會玩,監督?鬼才信,誰會讓一個一點都不懂籃球的人去做監督啊?臉上掛滿了大大的問號。

  “對了,王悅同學,到時高二(3)班的李佳寧會和你一起監督的”。好熟悉的名字哦,是誰那?

  “不好意思哦,我對籃球一竅不通,你還是找別人吧”。

  “沒關系的,可以慢慢學的,到時會教你的,就這么說定了,明天見!”一溜煙就跑出了好遠,哎?奇怪?太強人所難了吧?我還沒答應那,不想了,快上課了。

  “早!”“早啊!”胖子的眼睛還真是厲害啊,人常說眼小聚光一點也沒錯,剛出現在教室門口就被胖子發現了。第一節課是語文,語文老師看起來是一個40多歲樣子的男老師,挺之乎者也的,怪不得中國的現有青年腦子還是那么不開化啊,該重審教育問題了。

  就在我快要睡著的時候,突然聽到有人在很大聲的喊我的名字,下意識的朝發聲源瞅去,好像是鄰班的美女班主任老師,奇怪?是她找我嗎?專門為我打瞌睡趕來的,不對啊,那也應該是我們的班主任才對啊,“王悅同學請跟我來一下”,再次確認的確是找我的,才迷迷糊糊的跟著出去了,直到她把我帶到校長辦公室才停下“進去吧,找你的是校長,不是我。”轉身就撇下了我走了,為什么走的那么急啊,有老虎不成?

  “鐺鐺……”隨著一陣敲門聲驟然響起,一聲蒼老的聲音傳來“進來”,推門而入,就看到一位大概60多歲的身穿中山裝的老人在沙沙作響的埋首飛快的寫著什么,想必他就是傳聞中剛轉來的校長吧,耐心等了好一會,才見他停下了手上的工作,呼了一口氣道:“你就是王悅同學吧?”

  “是的”不卑不亢的直視著回答,

  “哈哈,定力不錯,你就是王志遠的孫女吧”

  他怎么知道的,查了我的底細嗎?知道了我現在的身份是假的?忍不住開始對他重視起來“哈哈……不要誤會,也不要緊張,其實早在你進這所學校的時候,我就已經知道啦。我和你爺爺是當年在一起的老搭檔,多少次的生死都一起經歷過了”

  他故意停頓了一下,意味深長的看了我一下,又緩緩開口道:“以你家族的實力,會來SD省的第四中學嗎?平凡才是幸。我和你爺爺是生死之交,要不然你以為你爺爺會放心把你放在我這啊?”

  原來是深藏不漏啊,想了一下道:“哦,那現在在學校我還是叫你校長吧,我想爺爺他一定也很想念你這位生死之交的,請您有時間請一定到家里做客,”

  “哈哈……,好,不過有一件事你得幫忙了,當然,你也是有很大好處的哦,”“什么事?”

  “要你幫的事就是加入籃球社,當校藍經理,你的好處就是獲得自由,我可以說服你爺爺讓那些暗影撤離,做你想做的事”

  的確,很大的誘惑,我知道爺爺雖然在表面上將保鏢撤了,但暗影卻多了,這些年來我的一舉一動好像都在有幾雙眼睛在隨時看著,很不舒服,但我卻不能和爺爺申辯,一個原因是我的身體怕會有什么突發狀況,另一個是我的家庭背景也不允許,用極其夸張的表情向這位狐貍級別的校長爺爺投去可憐期盼的目光。

  “呵呵…呵呵…”逼他露出尷尬的笑容,“你也知道的,我們學校必須要振奮精神了,這次的籃球比賽不僅對快退役的隊員們很重要,對學校也很重要啊,我想王悅同學也想為校爭光吧?”這里原來不是老虎山而是狐貍洞,不知道這只老狐貍葫蘆里賣的什么藥,不過確實抓住了我的軟肋。

  開口道:“好吧,我可以加入籃球社,不過我有兩個條件:第一,不能強加我不想干的工作,第二,我什么時候去都可以去,輔導老師不追究。”“好,沒問題,一言為定。”


更多精彩男頻小說微信關注公眾號“51云閱讀”(或者微信搜索公眾號“51云閱讀”關注)繼續閱讀

微信掃一掃

添加方法:

1、將二維碼截圖保存至相冊

2、打開微信--掃一掃--相冊,選中相冊中的二維碼圖片后關注公眾號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