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8 18:24:19
  1. 愛閱小說
  2. 都市
  3. 換身日常
  4. 前序 前世光影

前序 前世光影

更新于:2018-03-18 18:51:38 字數:2543

字體: 字號:
  2017年。

  只是剛剛步入這個夏天,在太平洋的某個未曾被人挖掘的小島嶼忽然迎來巨大的火光盛宴,遠處的黑夜就像被刀子割開一般,血色如凝固的琥珀,煞染映紅,即將墜落。

  短暫的平靜。

  如同暴風前的黎明,披著詭異的外衣。

  下一秒,槍聲,炮聲,甚至混雜了無數的撕裂喊聲,毫無征兆般的巨大聲響從四面八方,鋪天蓋地的涌來。在這個吹拂著海風,本該十分愜意的小島嶼,卻忽然變得凌亂不堪,這簡直就是一件十分糟糕的事情。

  呼吸,急促的呼吸。

  由遠及近。

  微弱飄渺的月光下,從那草叢里驟然閃過一道身影,在島嶼的中南部一直跑到北部,整整跨越三座大山,花費了三個小時。

  就在這時,這道帶著急促呼吸的人影驟然頓住了腳步,他微微轉頭看向那邊嘩然大亂的初源地,嘈雜的聲音似乎越來越近,眼中閃過一絲凝重。

  42號。

  似乎從有了記憶,這個代號就一直伴隨其身,沒有名字。

  殺人或被殺。

  在那個世界里,你只有這兩種選擇,若想繼續生存,只有殺戮和冷血。

  是已經厭倦了那種日子了啊。

  該如何逃離?

  沒人知道那個黑暗世界的殺手組織究竟有多么龐大,既然能夠與西方光明圣廷以及黑暗浮屠雙雙齊名,自然無人敢小覷。

  盡管神秘而龐大,而他所知道的是這個組織已經存在了近乎上千年。一個擁有了上千年的組織所積攢的底蘊是沒有人能夠想象到的,所以根本沒人能夠活著從這個組織撤出來。

  除非....死!

  好吧,那就死。

  在整個島嶼的四周全部埋上威力強暴的炸彈,從半年前就已經開始預謀,策劃,然后通個多個暗渠道將整整五十噸的炸彈,全部埋于四周,只要輕輕的按下按鈕,所有的人都會炸成齏粉。

  呵。

  此時的他似乎已經想好了結局:【刀兵道】十名頂級殺手,二十名白銀殺手,二十七名黃金殺手,三十名一級殺手等等,在獵殺鳳凰神獸時,慘遭全滅!

  如今,只要穿過那前方的最后一道封鎖線,就會永遠解脫。

  勝利就在眼前。

  旋即,他便繼續往前跑,而就在這時,意外的情況發生了。

  那夜色星空似乎又是一道猩紅倏然掠過,風聲里帶著無數的殺氣和撕裂的鳴叫。42號微微一愣,眼睛驟然一縮,是因為一道火光夾雜著嘶鳴聲就像是炮彈般的墜落在不遠處,那四周的樹木驟然燃起,照耀著青年那冷血而病態般的白臉。

  “該死的臭鳥!!!”縱使面對生命危急也必須保持情緒淡定的他,在這個時候,也終于忍不住爆出粗口。

  話音剛落,從那后邊終于響來一些腳步聲,以及瘋狂的呼喊聲。

  “哈哈哈,那該死的鳳凰終于被我們打中了……”

  “整整二十個億啊……”

  “兄弟們,趕快殺掉這只鳥,我們的任務就完成了,他媽的,一只sb鳥竟然損失了大部分實力。”

  “草!這可是鳳凰,傳說中的神鳥啊,就算是損失一百個又何妨?”

  “……”

  就在這時,有人忽然驚呼一聲:“42號?!”

  “不對,你不是死了嗎?”所有人微微一愣,轉頭看向了那邊的青年,有人皺眉,質疑道,“你胳膊上的傷是怎么回事?嘖嘖,莫不成是自己開槍打的?”

  終歸于此,他們這些人可不是什么傻子,而全部都是世事洞察的高手,那一眼看去,便察覺到了某些詭異的地方。

  42號呼了一口氣,那眼皮微合,一張臉平淡無波,似乎看不出什么蹊蹺的地方,他沉聲回答:“有第二方勢力上島了,剛才我去解決了這幫人。”

  “是嗎?”

  “怎么,你不信?”

  正當僵持之下,有人出來和稀泥:“好了好了,他說得沒錯,剛才的確是感覺到有一撮人的氣息不同,不過現在消失了,應該是被解決了吧!”

  “趕緊去看看那鳳凰怎么樣了,千萬別等她涅槃成功,不然到時候,咱們之前的功夫全部白費,而且還白白搭上一條性命!”

  ……”

  相傳鳳凰可是每一百年涅槃化生一次,而這也是神力最薄弱的時候,而【刀兵道】組織在半年前就已經推測出這只百年難遇的神鳥將在這里涅槃化生,所以派出近百個一流殺手在此攔截斬殺。

  當這些人向著那鳳凰走去,把背部全部暴露在青年的眼前之時,他嘴角一翹,露出一個冷笑,旋即緩緩的抬起了那手中的銀白**。

  既然你們想找死,那就成全你們。

  下一秒。

  “砰砰砰砰!!!”

  單槍火力壓制,只是眨眼的功夫,每一發子彈都射入對方的腦袋之中,可老天總會玩出你意想不到的花樣來,比如讓你如此輕松的采摘這些高手的性命,比如槍管忽然卡殼。

  “咔——”

  一聲空響讓得42號眼眸驟然一縮,暗呼不妙,他快速甩出一把匕首,倏然向著那漏網之魚殺去,而前方那最后躲過槍殺的人也意想不到42號竟然會開槍射殺自己的隊友,正當這時,本能的掏出一把槍也倏然對準了青年。

  “咻!”

  “砰!”

  兩道聲音同時響起,聲落。

  時間再一次停滯不前。

  黑夜下的人咬著牙喊出了一句:“....為,為什么?”

  “因為自由!”

  似乎又恢復到了剛才的平靜。

  只是兩道身影齊齊倒下,他看了自己心臟偏左一厘之處的地方,那本冰冷的臉容終于露出了一絲苦笑。

  “難道這就是命運嗎?到死也沒法逃脫掉命運的枷鎖?”

  “.....真的....真的很不該啊.....”

  到死,還是沒能逃脫掉這命運的枷鎖。

  剩下的便是呼吸。

  繼續呼吸。

  只是這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他也感到很無語了,死是一定的了,可也不知道是下一秒,還是下一分鐘,畢竟這血也流個沒完沒了了。

  以前有想過死。

  那應該是一件很莊嚴的事情。

  比如殺人的時候,會讓他死的很有藝術感。

  可如今,卻顯得搞笑。

  后來的他還是發現了一些蹊蹺的事情,是因為發現自己的血如同小溪般向著那鳳凰所在的地方流去,顯得詭異。

  莫非——

  “是....把我的血當成糧食了嗎?”

  他喃喃著。

  這時,說不上來的一種滋味,但感覺一切都無所謂了,喝吧喝吧,你個該死的臭鳥,反正也無所謂了。又過了一段時間,終于感覺到全身疲倦,那呼吸也逐漸虛弱無力,死亡的訊號傳達了身體里的每個器臟。

  “如果能有重來……”

  42號臨死之前深深吸了一口空氣,苦笑的喃喃著,死亡還真不是一件好事情呢。

  后來眼皮子越來越沉,呼吸也越來越困難。只是在他生命已經停止的那一霎那,一道清脆的鳴叫驟然劃破天際,原本吸收了42號血液的鳳凰撲哧著翅膀飛了起來,身上散發的那種新生般的金光籠罩在他的身上,道道絲縷似乎發了某種詭異變化。

  再后來,神鳥消失,一切歸于沉寂。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