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8 18:25:31
  1. 愛閱小說
  2. 奇幻
  3. 混血哀悼—莫逆者
  4. 第一章:成人禮(上)

第一章:成人禮(上)

更新于:2018-03-16 19:38:18 字數:2036

  “咔咔....”那是鎖鏈相互之間摩擦的音調,不知是否錯覺,在這個看不見一點明亮的夜晚,竟覺得悅耳至極,哪怕這里對他而言,是不容陽光存于天空的地下......

  他微顫著睫毛,安靜的聆聽著鎖鏈的聲音,那是獨屬于他的哀悼之月,地下的月,依舊冷漠,抗拒著天邊日落時殘留的饋贈,十年前,他在這里,等待著救贖,哪怕他并未犯過什么錯,卻仍舊在嘗試著改正自己并未有過的壞毛病,十年后,他依舊在這里,等待著,卻再也不是那虛而又無可笑的救贖了,因為他知道了究竟誰該被救贖......

  他晃動著身子,熟練的活動著僵硬的關節,小時候受過的教訓,讓他不敢停滯下來,如果停下來,或許他的身體再也不能動了,因為那一條條冰冷的鎖鏈穿刺進他的身體,無時無刻涌動出的寒氣,在侵蝕著,已經與百歲老人一樣羸弱而又笨拙的身體,即使陷入夢中的“天堂”身體的本能也依舊在抗拒著鎖鏈的黏附,即使已經有好幾條鎖鏈的頭部已經在時光的作用下融化成為他身體的一部分,想要取下這些鎖鏈,他現在的身體或許會被撕成兩半,到時候,體內只剩殘羹的血液或許會在片刻之間,讓他成為一具尸體,一具死的不能在死的尸體,直到現在他都能感受到布滿銹蝕的鎖鏈將他的血統侵染的混亂不開,所幸......他還有光。

  他睜開了雙眼,望著飄蕩在眼前隨時都會熄滅的光球,無聲的笑了。他伸出手,想要抓住它,卻被纏上鎖鏈重重的壓下,砸在墻壁上,發出“咚咚”的聲音與一聲手骨“咔嚓”的細微聲音,疼痛卻影響不到他清澈的眼神,他依舊死死的盯著那道光,在這黑夜之中,金色的瞳孔濃烈的燃燒著,倔強的凝視著那道“光”,在他的注視下,那顆光球反而淡定的旋轉著離他越來越遠。他驚慌失措,瘋狂的掙扎著,卻只能隨著流出后又很快成為冰渣的血液一樣徒勞而又無力......

  很快他停止了掙扎,因為在光球轉動間,恍然的停住了,停滯在被卑微而又明亮的光所照露出的手上,那是一雙透明的手臂,就像是被光所穿透一樣,露出幻影般的樣子。

  “哥哥......”那雙手捧起光球,即使是被手臂遮蓋,卻依舊能看到被限制在掌心里發光的球體,手的主人捧著光球緩緩接近,掌心里的光很亮卻依舊讓他看不清那雙手后面的樣子。

  “今天又做了什么好夢?”很奇怪的事情,手主人的離他還有一段距離,他聽到的聲音,卻在耳旁出現。終于離得近了,他看著自己弟弟,長著與他一樣的臉旁,每次他看著弟弟,就覺得看到了自己,就像.......看到了另一個時空的自己一樣。

  “我夢到了母親。”他的話讓弟弟一愣,弟弟隨后輕笑起來,攤開手,露出了閃爍著微弱光芒的球體,“和它一樣美嗎?”

  “當然不”他的目光看著重新懸浮在自己面前的光球,嘴角勾起了笑容“她是你我無法想象到的極致......”

  “那她現在又到哪里去了呢?”弟弟突然緊緊的貼在他的面前,嘴角勾起淺淺的笑容,語氣卻是如此刻薄的打斷了他的話語“我的哥哥,艾菲亞-克洛齊德,不!應該說是凌風,楊......阿拉貢!”

  “我們的母親現在是到了天堂還是地獄呢......”弟弟露出了輕蔑的笑容。

  “怎么.....可能?”楊凌風猛地抬起頭,金色的瞳孔徐徐燃燒起來。

  被鎖鏈束縛著的他,找不到家人......鎖鏈劇烈顫動著,似是懼怕著它們曾經束縛著的怪物,

  被鎖鏈束縛著的他,十年刑獄......這條受八階寒獄劫牢附魔的鎖鏈猛然豁出了大小小的口子。

  “誰殺了她?”楊凌風說的很輕,可是在一旁身形飄忽的弟弟卻能感覺到他的怒火,但是楊凌風的威勢,絲毫不妨礙他的笑容。

  “你得問誰能殺的掉,我親愛的哥哥”他如同幽靈一般穿過楊凌風的身體,從他背后鉆出雙手虛按在楊凌風的肩上,在凌風耳旁張開了嘴“比起外面那群依靠遠古血脈而自命為新人類的廢物相比,我們才是真正的混血種啊,哥哥,我們不屬于未來,不存于過去。時間之內,皆為螻蟻。這個世界需要救贖,否則遲早將會泯滅于時間。”

  “那些一切讓我們不開心的,煩躁的,無奈的,全部殺掉......不就好了嗎?”

  “Arthur·Pendragon(亞瑟王)......”楊凌風渾然未覺弟弟所說的話,自顧自的念叨著這個名字,這個令他害怕而又尊敬的名字不斷在他口中絮叨著。

  “哥哥,走把.....我們去完成屬于自己的使命”他猶如魔鬼的低吟,誘惑著人類的墮落,不斷加重的語氣,使楊凌風火焰猛然驚醒,金色的瞳孔黯淡下去。

  “我不會走的,Cain(該影)”

  “該來的始終會來的,我的哥哥”該影默默的轉過身穿過冰冷的鐵門。在那一剎那,楊凌風竟頭暈目眩。

  回過神來,一切卻與之如常,仿若弟弟的出現只是一場夢,光球依舊在他面前打轉,被鎖鏈扯動撞在墻壁上時的疼痛剛剛響起。

  “咔嚓”門外想起開鎖的聲音,隨之在漸漸打開的鐵門的縫隙中流露出溫暖的燈光,楊凌風被那一陣光刺的睜不開眼,在逐漸恢復視野后在看清站在面前體形肥碩的胖子.......

  PS:可公布的情報。

  混血種是由古代神話或者傳奇生物與人類誕生的后代,它們流傳的血脈具有不可思議的力量。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