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6 10:48:16
  1. 愛閱小說
  2. 仙俠
  3. 古神仙紀
  4. 第四章 南山宗

第四章 南山宗

更新于:2018-03-18 19:41:35 字數:4488

  中原大地,神州沃土,南山以南,屹立仙宗。

  這其中所謂的仙宗,便是如今正道之領袖——南山宗。

  南山宗地處天南,位于一片崇山峻嶺之中,地緣遼闊,共計七十二座高峰,威嚴高聳,陡峭挺拔,其中又有五座最高峰,分別為,接天,出云,云水,月竹,龍隱,是為南山宗五大主峰。

  相傳這南山宗原本是只有六十八座高峰的,主峰也不過位于中心處接天峰一座,可南山宗開山祖師一身修為大能通天徹底,竟是以一身無上仙法奇術,在接天峰四周強行的造出了四座高峰,使其數量變為了如今的七十二座。

  千百年間,南山宗靈氣充裕,門下弟子廣布神州中原,道法造詣方面皆是無人可比,時至今日,宗內弟子已達三千多人,外門弟子也有近千人之多,在當代掌門摘星子的雄才大略下,已然達到了前所未有的鼎盛時期,一舉成為天下領袖,統領正道!

  而摘星子座下有五大弟子,具是道法精深,世間少有的人才,依次分別為青云仙人于青云,止水仙人邱止水,常書仙人沐方羽,泯情仙子竹清凝,赤云仙人趙剛。

  此前救了蕭野天的二人,正是竹清凝與沐方羽二人。

  二人飛過南山宗群山,徑直的向著主峰接天峰飛去,山峰高聳,直似擎天巨柱一般插入云端,仙霧縹緲,雄偉壯觀。

  收回飛劍,二人緩緩落下,朝著摘星子所在大殿天云殿走去,此時正值清晨,兩邊隨處可見小道僮在打掃著衛生,在見到他們二人時,都是放下手中事物,恭敬的行禮打招呼,沐方羽還好些,一路笑臉相迎,彬彬有禮,可竹清凝卻大是相反,理也不理,只自顧自的向前走著。

  天云大殿,作為南山宗主殿,外貿外觀上自然是別有一番恢宏大氣,大殿正前方,乃是一方大鼎,長寬各有一丈,高有近兩丈,四足兩耳,鼎身雷紋為地,四面鐫刻著有上古四大靈獸紋樣,霸氣凜凜,鼎內有三根大香,青煙徐徐,芳香沁人。

  而在大殿門口兩邊,則是有兩把大劍懸空,兩把大劍均為石質,卻清晰可見仙家寶光流轉其上,想來也是一件珍寶。

  而放眼天云殿,外墻與普通無異,均是暗紅色調,六扇大窗以對稱之勢分布兩邊,每一扇窗,都有近丈之高,足以顯出天云殿之威嚴。

  可最引人注目的,當屬天云殿門口上方的“天云”二字,這二字筆勢渾厚有力,蒼勁豪邁,每一字起筆處,似有一股披靡天下的傲氣油然而生,卻在最后一筆落筆處又好似有所收斂,但無外乎鋒芒畢露,難以遮掩,據說這二字是千年之前,南山宗開山祖師凝聚一身大法力,以千年水玉為匾,無上神劍為筆,特意碉寫而成,雖已過千年,那足以傲世天下的氣勢也是絲毫未有退減。

  天云殿大鼎再往前,赫然是三座漢白玉石拱橋,名為“云橋”,足有百多米之長,拱橋兩邊雕刻著各種各樣的奇珍異獸,或仰首望天,或低頭沉思,或模樣兇狠,或慈眉善目,當真是千奇百怪,栩栩如生。

  橋下,隱約能聽見潺潺溪水流動之聲,可放眼望去,卻只能看見陣陣白霧縈繞其中,好似天上白云近在眼前,又好似置身于縹緲云端,端的是一番人間仙境。

  下了云橋,便是一處巨大廣場,廣場四角,是四根粗壯白色石柱,足有五人合抱之粗,高達三丈,石柱之上,雕刻著上古四大神獸:青龍,白虎,朱雀,玄武,威嚴震震,好似就要掙脫巨柱束縛,重現人間,修為低的弟子若看上一眼,立刻就會被四神獸的威嚴所震撼,心神動蕩!

  此時,竹清凝,沐方羽二人已經踏上了這邊廣場,隱約可見遠方拱橋之上,有兩人朝著這邊跑來,一人做道家打扮,一人做俗家打扮,面帶笑容,正是大師兄于青云和二師兄邱止水。

  “師弟,師妹,你們回來了。”于青云一身道家打扮,有幾分出塵之意,后背一柄長劍,見二人回來,立刻就是高興的上前打過招呼。

  “哈哈,大師兄。”沐方羽同樣笑著打過招呼,道,“你們怎么知道我倆今日回來?”

  邱止水一笑,拍了拍沐方羽肩膀,道,“那還用說么,師父是何等人物,掐指一算,便知曉你二人今時今日回歸,我二人啊,早就等候多時了。”

  “師父他老人家可是在天云殿?”竹清凝臉色平靜,淡淡的問道。

  于青云點點頭,道,“師父就在天云殿,而且趙剛也在那等著呢,我們快去吧。”

  當下幾人點頭,紛紛朝著天云殿邁步而去。

  殿中,掌門真人摘星子盤坐在大殿前方中央,在他面前,赫然是一個巨大的道家黑白太極八卦圖案,左右兩邊各有一把寶劍相互交叉在前,懸浮半空,圖案前方是一大桌,上有一些香爐供奉,再往下便是一處一層石階,下了石階,正前方有一紅木大椅,旁邊有一小桌,簡單樸素,而在大椅兩邊,分別是五張比紅木椅稍小一號的椅子,想來這便是平日里長老等人議事所坐,整個殿內裝飾簡單,倒也符合道家清修,不與凡塵俗世同流之意。

  此時,摘星子身著一身灰色道袍盤膝而坐,偶爾有陽光照在表面,這道袍便好似一層銀紗般飄渺,想來也不是凡品,在他的右手邊,拂塵被他拖在掌心,左手結印利于右臂之上,嘴中輕輕誦念著什么,當真是仙風道骨,趙剛站在下方,雙眼微閉,入定沉思。

  竹清凝等人走進殿內,見摘星子還在打坐練功,另一邊師弟趙剛也是一樣,便沒有打擾,反而站在一邊,靜靜的等著。

  過不多時,摘星子緩緩睜開雙眼,拂塵一甩,道,“浩然宇宙,天地蒼茫,眾生自有劫數,然眾生皆是劫數,大氣運者,當無視此番劫數,卻怎知,又跌落另一番劫數,如此反復,至周而復始,”

  這一番話說出,下面眾人都是有聽沒懂,繞是兄弟中公認天資聰穎的竹清凝沐方羽二人,也是聽的稀里糊涂,不明其理。

  摘星子緩緩起身,轉頭看著下面已經一排站好的眾弟子,微笑道,“剛才我口中所說,你們當中可有人聽懂?”

  當下,幾人之中,除了竹清凝以外。其余四人都是相互對視了幾眼,搖了搖頭。

  摘星子微微一笑,也未解釋,走下臺階到了座位前面,道,“清凝,方羽,你二人此次出行,可有什么發現么?”

  沐方羽看了竹清凝一眼,然后上前一步道,“回稟師父,此次我與竹師妹二人前往西方魔界處探查,發現魔界到并無任何風吹草動,只是在回來的路上……”

  說到這里,沐方羽又是抬頭看了摘星子,道,“只是再回來的路上,卻是有所發現,似乎妖界之妖,諸如百足蜈蚣,赤眼豬妖等這類群居妖怪,竟然都是單個跑出,不知所謂何事。”

  摘星子點點頭,道,“邪教之中,當屬妖,魔,鬼,成三足鼎立之勢,這其中,鬼道中人多為死后冤魂厲鬼所化,雖然兇狠,卻也只是虛有其表,不足掛齒,而這魔界,老一輩的曾經都是修真練道中人,只是入魔太深,早就摒棄了曾經修行,自成一派,偏偏這妖界,與我等修行可謂是如出一轍,相生相克,近幾年來,我也多少聽過一些,這妖界隱隱有崛起之勢頭,實在是不可不防啊。”

  于青云上前一步,道,“師父,要不要聯系其他各派,共同聯手,前去殲滅妖界一眾。”

  摘星子搖搖頭,道,“不可,這一來妖界勢力強大,他一界之妖,這數量便是可與我正道所有相比,二來正邪百年之期未到,如今天下太平,我們若是先發制人,難免落其把柄在他們手中,到時候若挑起正邪大戰,只怕這罪責,都要落到我南山宗的身上了。”

  于青云又道,“那依師父之意?”

  摘星子嘆了口氣,道,“此間事情,還需從長計議,好了,你們先下去吧。”

  當下,幾人也不好在多說什么,只得紛紛施禮,向著殿外退去,而在這時,摘星子忽然開口道,“清凝,你留下,我有事要找你。”

  竹清凝一愣,隨即看了看眾人,點了點頭,停在原地。

  其余幾人退出天云大殿,心中都是對師父留下竹清凝一事有些好奇,趙剛率先開口道,“咦,你們說,師父要師姐留下來,能是所為何事?”

  于青云一笑,道,“師弟,師父他老人家功參造化,找師妹自然是有他的意思,我等還是不要過問的好。”

  趙剛點點頭,撇嘴道,“說的也是......哎呀,不好了,”趙剛一拍自己額頭,突然道,“我都忘了,龍隱峰仇師叔要我今日一早前去找他,我居然都忘了。”

  “糟糕,”于青云也是一驚,道,“出云峰李師伯也叫我今早前去見他,說有要事商議。”

  說罷,二人匆忙御劍沖天而起,朝著龍隱,出云兩座山峰方向飛去。

  沐方羽覺得好笑,可誰知身后邱止水忽然拍了他的肩膀一下,道,“完了完了,執法長老離師伯叫我今早趕去,我這時去必定遲到,死定了,死定了,師弟,你也快快趕去月竹峰吧,劉師叔叫你回來時定要去找他一趟,我也得走了,不然離師伯非扒了我的皮不可。”

  話音聲中,邱止水忙不迭的御劍離開,沐方羽站在原地,尷尬的笑了兩聲,自覺無趣,也是騰空而起,向著月竹峰飛去。

  此時,接天峰后山山林中,摘星子不知何時換了一身黑色道袍,與竹清凝一前一后這么走著。

  望著周圍景色,摘星子嘆息一聲,開口道,“想來再有個十余年,我的天劫便是又要來了吧,唉...青凝你這師兄師弟中,你感覺他們為人如何?”

  竹清凝走在后面,忽的眉頭一皺,道,“師父怎么憑的有此一問?”

  摘星子微微一笑,道,“沒什么,只是隨便問問。”

  竹清凝想了想,回答道,“師兄師弟等人,具是心懷天下之人,平日里對待門下弟子也是極好的。”

  摘星子點點頭,道,“青云他胸懷寬廣,在修仙一途,也是天賦絕佳,只不過平日里,卻對這正邪之事,少有關心。止水嫉惡如仇,心系南山宗,可性子太過于偏激。方羽他雖然修為高深,待人謙遜和藹,更受我門下弟子之愛戴,可卻縱情于山水,這世間之事,更是不愿意多問,趙剛雖然修為照你們不如,可他善惡分明,性子剛烈,將來做個執法長老,倒也是不錯。”

  竹清凝柳眉皺起,似乎心里面猜出師父這么說的意味,可仍是開口問道,“師父,您今日叫徒兒前來,有何指示?”

  摘星子停住腳步,語氣凝重道,“清凝,這些師兄弟中,唯有你心思縝密,一身修為當是世間少有,與你大師兄也是不遑多讓,為師年事已高,在處理事情方面,亦是力不從心,更何況天劫即將再臨,也不知我能否抵擋的住,這掌門之位,我也是時候交給你了。”

  聞言,竹清凝登時一驚,她原本以為師父此次叫她前來,不過是為了在師兄弟中幫著選出一個掌門人選,可誰知師父居然是要傳位與她,當下她撲通一聲跪了下去,急道,“師父不可,清凝閱歷尚淺,修行不深,怎能擔此重任!”

  摘星子微微一笑,手中拂塵一掃之下,將竹清凝扶起,轉過身邊走邊說道,“你前幾日與方羽下山之時,我見南山宗忽然靈氣大盛,歷代祖師更是托夢與我,叫我等定要保住南山宗千古基業,我心中恐有不測,便與你一眾師叔伯共同占了一卦,卦象之中,我南山宗果然要在這五十年中,迎來一次大劫!”

  竹清凝一驚,隨即問道,“師父可有破解之法,弟子竹清凝就算赴湯蹈火,也定當萬死不辭!”

  摘星子擺擺手,道,“此劫難與我天劫同期而至,定然非比尋常,可破,亦不可破,若可安然渡過,南山宗定當萬載長青,發揚光大,若是失敗,南山宗千百年基業當毀于一旦,門下弟子當血流成河,再無回天之力!”

  竹清凝心下一涼,摘星子執掌南山宗數百年來,從未有過如此之說,而今日竟然會這般說出這種頹廢之話,看來此劫,當真是南山宗千古第一大劫!

  “請師父明示破解之法!”

  摘星子目光如炬,看著竹清凝,開口道,“大道五十,天衍四九,此劫難雖我南山宗千古殺劫,可也有破解之法,而這破解之人……”

  說道這里,摘星子手臂緩緩抬起,竟是指向了竹清凝!

  “便是你!”

  樹林之中,鳥聲輕啼,翠柳繁蔭,卻不知是誰的心里,此刻已如翻江倒海,雷霆萬鈞……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