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5 19:15:25
  1. 愛閱小說
  2. 仙俠
  3. 大神蘇乙傳
  4. 第二章 彩虹谷

第二章 彩虹谷

更新于:2018-03-18 13:01:40 字數:3870

字體: 字號:
大神蘇乙傳目錄
共64章
  蘇仲年有些后怕,萬分后悔當初答應帶兒子前來采藥,不然遇到危險的話自己可以完全的放開手腳。不過想那些已經毫無意義,現在最要緊的就是保護好自己的兒子,誰知道后邊還有什么樣的危險在等著他們呢?別的那些事和兒子的性命比起來都不值一提。

  古樹參差,林內很是干燥。父子倆走在積滿陳年落葉的地面上倍感松軟,“沙沙”聲隨著腳步的起落顯得很有節奏,枯枝敗葉散發出來的霉味充斥著父子倆的鼻孔。偶爾會看到小松鼠或在樹間穿梭或站在枝杈上啃食松果,野兔松雞看到他們倆也都躲避逃竄。

  父子倆已經走了七、八個時辰,水早已喝光均感到口干舌燥,就在這時隱隱的聽到有“嘩嘩”的流水聲響起。

  “爹,前邊好像有流水的聲音!”

  “是啊,乙兒前方應該是彩虹谷了。”

  這個山谷之所以稱為彩虹谷,是因為此地海拔較高,從山下到山頂空氣的溫差較大,有風作用的時候就會形成對流引起降水。雨過天晴后,每每就會看到橫亙兩山的彩虹出現。

  峰上的冰雪融化后形成若干條溪流,這些溪流再匯聚到一起向下流淌,形成了高約二、三十丈的瀑布。瀑布附著的巖體經過常年的雪水沖刷已形成了深深的凹槽。

  瀑布下的潭水叫聚光潭,是因為潭水反射陽光后像一面會發光的鏡子,站在高處望向潭水,很是刺眼讓人無法直視,從而得名聚光潭。

  父子倆朝流水聲所在的方向快步地走著,愈發靠近瀑布的隆隆聲愈大,穿過樹林后映入眼簾的是一幅猶如夏畫般的美景。

  只見藍天白云下,一群大雁不斷地變換著陣型向南齊飛;高挺筆直的松樹巍然矗立;密布的藤蘿在樹木間的枝杈上似穿針引線般地編織著;瀑布如白練凌空、銀紗懸壁,似傾倒銀水般注入聚光潭,激起無數水花向外飛濺,端的是雄然壯麗。

  聚光潭的溪流滋養了沿途的花花草草、鳥獸魚蟲。小溪邊青草依依,成片的五顏六色野花爭相斗艷的開著。

  父子倆左看看右瞧瞧,此處的美景已經讓他們應接不暇了。

  “爹……這地方的景色好美啊!”

  “是啊,確實太美了!”

  父子倆第一次來,均被這里的景色驚呆了。

  放下身上的東西,父子倆喝足了水然后走到潭水邊,蘇乙不經意間撿起一塊石頭扔了進去。

  “乙兒!潭水很深,不要靠近!”蘇仲年順著石頭落下的方向望去,感覺水里泛起了一層異樣的水花。

  由于瀑布的聲音太大,蘇乙根本沒聽到父親在喊自己。

  “難道這潭里藏有什么東西不成?”蘇仲年話音剛落,潭里“嘩啦”一聲伸出一個巨大的腦袋直奔蘇乙而去!這突如其來的變故讓蘇乙根本沒有反應的機會。

  蘇仲年嚴陣以待,瞬間跳到蘇乙跟前并伸出右手抓住他的衣領,順勢把蘇乙掄了出去。蘇乙在空中劃了一道弧線,滑翔了幾秒后,“噗”的一聲落在草叢中。幼小的蘇乙撅著小嘴掙扎著站了起來。

  “爹……你?!”蘇乙話沒說完,因為看到他爹的時候怔住了。

  只見一截有兩丈長、水桶般粗身子露出水面的黃花橫紋巨蟒,正張開淌著粘液的大口一張一合地攻擊著蘇仲年,蛇信子隨著它身體的左搖右擺而不住的晃動。

  咬不到,巨蟒就用身子砸,震得山谷都轟隆隆的發出巨響,但每一次蘇仲年都靈活的躲閃了過去,氣的巨蟒雙眼直冒紅光。

  “乙兒快跑!跑的越遠越好!”

  蘇仲年側著頭話音剛落,巨蟒下意識的向蘇乙方向看來,就在這一恍惚間,蘇仲年側身跳起,雙腳一蹬旁邊突起的一塊巨石,一個空中翻騰騎到了巨蟒的后背上,巨蟒連忙甩頭晃身欲將他甩下。

  巨蟒的的身體上布滿了滑滑的粘液,根本就坐不穩,再加上身體不停地擺動,蘇仲年馬上就要從上面跌落。

  就在這千鈞一發之際,蘇仲年運足力量在右手,照著蛇頭后七寸的地方使勁一砍,借著蛇身反彈的力量向前一躍,翻轉了幾周后半蹲著落地,緊隨其后的是“噗通”一聲巨響,巨蟒重重地摔倒了地上,已經意識全無。

  蘇仲年慢慢地站了起來,蘇乙看到爹爹已經脫險,立刻向他跑了過來,父子倆緊緊地摟在了一起。

  蘇乙嚎啕大哭,這哭是被嚇的,也是幸福的、得意的哭,因為父親擊倒了巨蟒,他又有肩膀可以依靠了。

  “有爹在,乙兒不哭!”蘇仲年不時的用雙手擦試著蘇乙的淚水。

  說來這條巨蟒呆在潭底無非就是為了填飽肚子,由于融化的雪水匯聚成瀑布,潭中的水因落差的原因被激起無數的水花,導致水有些渾濁,這正好起到了藏身的效果。

  如果有動物過來喝水,巨蟒就會出其不意的一擊從而逮到獵物,蘇乙扔的一塊石頭正好激起了它的興趣。但是今天,這條巨蟒時運不濟,碰到了這父子倆。

  蘇仲年領著蘇乙來到了遠處的一塊平坦巨石上。

  “乙兒不要動,爹再看看那蟒蛇,我去去就回!”

  “爹爹小心!”

  蘇仲年走到巨蟒的大腦袋前,看到扎在潭里的那部分蛇身已浮到了水面,蛇體全長得有七、八丈,這么大個的蛇他還是頭次見到。

  他伸手探了探巨蟒的鼻孔,還有呼吸,只是有些微弱。

  “應該是暈了過去,說不準什么時候就會醒來,殺了它以絕后患?”蘇仲年心里反復的斟酌著。

  “唉,還是算了吧,上天有好生之德,再說它長那么大也實屬不易,還是快些離開的好!”蘇仲年對此地已是心生懼意,迫切離開的主意已定。

  蘇仲年收拾起放下的草藥后,走到小溪邊灌了一袋水,拉起蘇乙大步流星地向來時的岔道口走去。

  走了幾十米,父子倆感覺天好像突然暗了下來,蘇仲年本能的抬頭向上一看,“啊!”的一聲,只見一只巨鳥張著雙爪向他倆襲來。

  “今天這是怎么了?!”接二連三的突變讓蘇仲年簡直是難以相信,因為這么多年來他也未曾遇到過像今天這么多的危險,隱隱的覺得此地甚為詭秘莫測。

  眼看巨鳥的一對鋼爪閃著寒光就要抓下,密林離自己得有上百米的距離,即刻躲進去恐怕是來不及了,蘇仲年腦海里閃電般的算計著也只有走一步算一步了。

  蘇仲年瞬間抱起蘇乙,他們倆正好借著巨鳥俯沖引起的空氣推力遠遠地向前躍去。隨后“吱嘎”聲響起,巨鳥的鋼爪抓在了石頭上,一陣白色的碎沫煙塵即刻向四外散去。

  蘇仲年抱著蘇乙落地后一回頭才看清了此大鳥的真面目。

  此鳥白頸灰羽,眼放精光,就是放大了不知多少倍的鷹的模樣,一只有著傲視天下之勢的巨鷹!

  巨鷹這一擊沒抓到他們倆,到嘴的美食哪能就這樣輕易的跑掉呢?它隨后揮著笨拙的大翅膀,又向這父子倆追去。

  蘇仲年沒別的辦法抱著蘇乙又向前躍了二十幾米,連續的內力使出已讓他氣喘吁吁,他不知道躲過了這一擊還能不能幸運地躲過下一擊。

  蘇仲年眼睛向旁邊一掃,正好看到了聚光潭水向下流淌的溪流被一塊巨石所阻,支流流向旁邊的凹地形成了一個水池。

  “水應該不會淺!”蘇仲年說完雙肩一聳竹筐掉落地上,然后抱著蘇乙就跳到了水池里,池水瞬間就將他倆淹沒。

  巨鷹再次襲來雙爪掠過水面沒有抓到,氣得“嗷嗷”直叫。

  就在入水的一剎那,蘇仲年用手捂住了蘇乙的嘴,他怕蘇乙吸到水后嗆到。

  池水有兩米多深,父子倆在水下憋了二十幾秒,而后蘇仲年單手拉著蘇乙慢慢向上移動頭露出了水面,父子倆急促的呼吸著這來之不易的空氣。

  “爹,那……大鳥飛走了嗎?”

  “飛走……啊?!”蘇仲年話未說完雙眼就直直的望向了聚光潭,映入眼簾的是那條倒地的巨蟒和那只巨鷹打斗了起來。

  原來巨鷹向前俯沖掠過水面后,正好看到了潭邊蘇醒的巨蟒,于是張開利爪就向巨蟒抓去。

  巨蟒迷迷糊糊的感覺好像有東西向自己飛來,還沒緩過神來就挨上了巨鷹的兩爪。

  巨蟒的身體被利爪抓的有些血肉模糊,疼痛讓它徹底的緩過了神來,張開大嘴就向巨鷹咬去。

  巨鷹躲過巨蟒的攻擊后,又開始了第二波的攻擊,就這樣你來我往,它們倆斗得不可開交。

  蘇乙看到后瞪大了眼睛,這壯觀的場面讓他是終生難忘。

  “爹,你說它們誰會贏?”

  “傻孩子,它們誰贏了對我們都沒有好處,最好是兩敗俱傷!”

  事態的發展果然如蘇仲年期望的那樣。

  巨鷹一看這樣和巨蟒斗下去很難再占到便宜,于是雙爪和嘴一起上,就在雙爪抓住巨蟒身體的瞬間,它張開了巨大的鷹嘴向巨蟒的腹部啄去。

  巨蟒好像是刻意讓它抓到,就在鷹嘴快要啄到腹部的時候,巨蟒使出了一招“龍擺尾”,狠狠地抽在了巨鷹的身體上。

  “啪!”的一聲巨響,巨鷹被蛇尾抽地徑直向后飛去,凸起的巨石被撞落,然后“咔嚓”之聲接連響起,大樹被連續撞折了四、五棵,漫天的灰白色羽毛飛起而后像棉絮般慢慢飄落。

  巨蟒隨后收回立起的身子趴在了地上,在地上滾了幾圈后向瀑布旁邊的山上慢慢地爬去。

  血隨著它爬行的路線蹭得滿地都是,血腥味充斥著附近的空氣。

  看來巨蟒傷的的確不輕,得好好靜養一段時間才能恢復了。

  巨蟒走后不久巨鷹醒了過來,它扇動幾下翅膀勉強站起,然后一只腿向聚光潭方向蹦去。

  巨大的鷹頭轉了幾下沒看到巨蟒的身影,便慢慢地扇動了幾下受傷的翅膀。

  巨鷹已經失去了平衡,但還是離了歪斜的飛了起來,不一會兒就消失在了父子倆視線里。

  “爹,它們全走了,真沒分出勝負!”

  “嗯,乙兒走!我們出去!”蘇仲年說完便把蘇乙推到了水池邊上,然后自己慢慢地爬了上來,長出了一口氣后便仰面躺了下來。

  說來蘇仲年的體力真的是有些透支了,但好消息是他沒有受傷,半個時辰后已經恢復了七七八八。

  “爹,這回我不會渴了。”蘇乙坐在地上說道。

  “怎么了乙兒?”

  “爹,我喝到肚子里很多水。”

  “哈……還好是沒有被嗆到!”蘇仲年說完便起身拉起蘇乙,向后走去拾起了地上的竹筐。

  “乙兒,此地不宜久留,我們還是早些離開的好!”

  “好,爹我們快走吧!”

  渾身濕漉漉的父子二人說完后繼續向來時的岔道口走去。

  年幼的蘇乙經歷了連成人都聞之色變的事情,不能說對他不是一種好的歷練,他爹蘇仲年的形象在他幼小的心靈里已經種下了強者為尊的種子。

  但接下來發生的事情,更令小蘇乙百思不得其解。

字體: 字號:
下一章
大神蘇乙傳目錄
共64章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