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20-08-04 02:07:40
  1. 愛閱小說
  2. 武俠
  3. 離恨天之劫
  4. 楔子

楔子

更新于:2018-03-10 11:08:24 字數:3636

字體: 字號:
  公元1938年,朱元璋逝世,而登上皇位的并不是朱元璋的七個兒子,而是先去的太子朱標之子,朱允炆。然而朱元璋在位期間為了穩固大明王朝給自己的幾個兒子都封了王。朱允炆稱帝以后,為了鞏固自己的勢力,采取大幅度削藩。這時候他的幾個皇叔自然岌岌可危,不用多久,朱允炆施展宏圖大志,幾個藩王紛紛被削。然而燕王朱棣本就是個雄才偉略將才,自然不會甘愿得到如此下場。見到幾位藩王先后被削,明白如此下去必無法逃過此劫,遂一邊爭取時間一邊做戰爭準備。為了爭取時間,建文元年,朱棣先裝病,使惠帝放三子回北平;之后由于屬下被朝廷處死,遂裝瘋。但由于王府長史葛誠叛變,密奏朝廷“燕王裝病”。朱棣裝瘋被發覺。而心中早已對父皇冊立自己的侄子為太孫而繼位有所不滿,便立即誘殺了前來執行監視逮捕任務的將臣,于建文元年(1399年)七月起兵反抗明朝中央政府。燕王遣使入京師金陵奏事,使者被齊泰等審訊,被迫供出燕王的異狀,于是朝廷下密旨,令張昺、謝貴逮捕燕王府的官屬,張信逮捕燕王本人。但張信與其母親討論之后,將此事告知朱棣。于是朱棣和姚廣孝等進行舉兵的謀劃,令張玉、朱能將八百勇士帶入府中潛伏,以待變故。張昺、謝貴得到朱允炆密詔后,七月初四帶兵包圍了燕王府。朱棣假意將官屬全部捆縛,請二人進府查驗。二人進府后,朱棣派出府內死士將其擒獲,并連同府內叛變的葛誠、盧振一同處決。當日夜里,朱棣攻下北平九門,遂控制北平城。燕軍控制北平后,七月初六,通州主動歸附;七月初八,攻破薊州,遵化、密云歸附;七月十一,攻破居庸關;七月十六,攻破懷來,擒殺宋忠等;七月十八,永平府(今河北盧龍縣,屬秦皇島市)歸附。七月二十七,為防止大寧軍隊從松亭關偷襲北平,用反間計使松亭關內訌,守將卜萬下獄。至此,北平周圍全部掃清。朱棣初起兵時,燕軍只據北平一隅之地,勢小力弱,朝廷則在各方面都占壓倒性優勢。所以戰爭初期,朝廷擬以優勢兵力,分進合擊,將燕軍圍殲于北平。朱棣采取內線作戰,迅速即攻取了北平以北的居庸關、懷來、密云和以東的薊州、遵化、永平(今河北盧龍)等州縣,掃平了北平的外圍,排除了后顧之憂,便于從容對付朝廷的問罪之師。經過朱元璋大肆殺戮功臣宿將之后,朝廷也無將可用,朱允炆只好起用年近古稀的幸存老將長興侯耿炳文為大將軍,率軍十三萬伐燕。建文元年八月(真定之戰),師至河北滹沱河地區。燕王在中秋夜乘南軍不備,突破雄縣,盡克南軍的先頭部隊。繼而又于滹沱河北岸大敗南軍的主力部隊。建文帝聽到耿炳文軍敗,根據黃子澄的推薦,任曹國公李文忠之子李景隆為大將軍,代替耿炳文對燕軍作戰[6]。李景隆本是紈绔子弟,素不知兵,“寡謀而驕,色厲而餒”。九月,李景隆至德州,收集耿炳文的潰散兵將,并調各路軍馬,共計五十萬,進抵河澗駐扎。朱棣經過一步步的戰略部署,成功攻至北平郊外,進逼李景隆軍營。燕軍內外夾攻,南軍不敵,李景隆乘夜率先逃跑,退至德州。次日,士兵聽說主帥已逃,“乃棄兵糧,晨夜南奔”。建文帝為大臣所蒙蔽,反而獎勵打了敗仗的李景隆。建文二年(1400年)四月,李景隆會同郭英、吳杰等集合兵將六十萬眾,號稱百萬,進抵白溝河。朱棣命令張玉、朱能、陳亨、丘福等率軍十余萬迎戰于白溝河。戰斗打得十分激烈,燕軍一度受挫。但南軍政令不一,不能乘機擴大戰果。燕軍利用有利時機,力挫南軍主將,南軍兵敗如山倒。李景隆再次退走德州。燕軍跟蹤追至德州。五月,李景隆又從德州逃到濟南。朱棣率燕軍尾追不舍,于濟南打敗李景隆率領的立足未穩的十余萬眾。濟南在都督盛庸和山東布政使鐵鉉的死守下得以保住。朱棣圍攻濟南三月未下,恐糧道被斷,遂回撤北平,盛庸收復德州。李景隆在幾個月的時間內一敗再敗,建文帝撤免了他的大將軍職務,建文帝采黃子澄之謀,遣使議和以求緩攻,又任命盛庸為平燕將軍,代李景隆統兵代之以盛庸。盛庸屯兵德州,以遏燕軍南下。建文二年九月,盛庸率兵北伐,十月,至滄州,為燕軍所敗。十二月,燕軍進至山東臨清、館陶、大名、汶上、濟寧一帶。盛庸率南軍于東昌(今山東聊城),嚴陣以待。燕軍屢勝輕敵,被南軍大敗,朱棣親信將領張玉和江羽死于戰陣,朱棣自己也被包圍,借朱能援軍的接應才得以突圍。東昌戰役是雙方交戰以來,南軍取得的第一次大勝利。兵敗后,朱棣總結說:東昌之役,接戰即退,前功盡棄,今后不能輕敵,不能退卻,要奮不顧身,不懼生死,打敗敵手。建文三年(1401年)二月,朱棣率再次軍出擊,先后于滹沱河、夾河、真定等地打敗南軍。接著,又攻下了順德、廣平、大名等地。戰爭已經進行了兩年的時間,南北交戰主要在河北、山東。燕軍雖屢戰屢勝,但南軍兵多勢盛,攻不勝攻,燕軍所克城邑旋得旋失,不能鞏固。能始終據守者,不過北平、保定、永平三府而已[6]。直取應天、朱棣即位建文四年(1402年)正月,燕軍進入山東,繞過守衛嚴密的濟南,破東阿、汶上、鄒縣,直至沛縣、徐州,向南直進。而燕軍已過徐州,山東之軍才南下追截。四月,燕軍進抵宿州,與跟蹤襲擊的南軍大戰于齊眉山(今安徽靈璧縣境),燕軍大敗。雙方相持于淝河。在這次決戰的關鍵時刻,建文帝受一些臣僚建議的影響,把徐輝祖所率領的軍隊調回南京,削弱了前線的軍事力量,南軍糧運又為燕軍所阻截,燕軍抓住時機,大敗南軍于靈璧,僅俘獲南軍將領幾百人。自此,燕軍士氣大振,南軍益弱。朱棣率軍突破淮河防線,渡過淮水,攻下揚州、高郵、通州(今江蘇南通)、泰州等要地,準備強渡長江。這時,朱棣之子朱高煦引番騎趕到,燕軍軍勢大振。歷時四年的“靖難之役”以燕王朱棣的勝利而告終。只是朱允炆至此不知去向,這成了朱棣一生中的心病,以至于派遣鄭和下西洋就是為了尋找朱允炆的下落,幾年過去朱允炆毫無蹤跡可循,他或許也開始相信,那一場大火中的尸體,并不是馬皇后,而是朱允炆。當上皇帝的朱棣,大肆殺戮曾為建文帝出謀劃策及不肯迎附的文臣武將。齊泰、黃子澄、景清等被整族整族地殺掉:“命赤其族,籍其鄉,轉相扳染,謂之瓜蔓抄,村里為墟。”有“讀書種子”之謂的方孝孺,成了這場戰役的最大的犧牲者。因不肯為朱棣撰寫即位詔書,九族全誅,這還沒完,又將其朋友門生作為一族全部殺掉,十族共誅八百七十三人,充軍等罪者千余人。這次清洗極為殘酷,共有數萬人慘死于朱棣的屠刀之下。方孝孺的家人以及和他有關的人,無一人幸免。這個曾經朱允炆一直尊稱為先生的人,就只因為他是朱允炆的先生,只因為他學識淵博,所以遭受這樣的屠殺,到底是天意難違還是朱棣嗜血如此?那八百多條生命,就這樣堆在那里,見者落淚聞者傷心。甚至沒有人敢多看一眼,仿佛多看一眼都是一場詛咒,如此殘酷至極的屠殺,也只有方家才會有這樣的境遇。若是朱允炆還活著,想必這樣的悲劇,即使他這個信奉儒學的人,也會執劍破天下,為這個他尊敬的先生一雪前恥。朱棣上位以后,該罰的罰該賞的賞,其中有一人得以追封為兵馬大元帥,那人便是為了朱棣戰死沙場的江羽,江羽是個有勇有謀的軍事人才,戰無不勝攻無不克,伸手朱棣的信任。也為朱棣立下不少汗馬功勞,只是還是難逃宿命。雖然朱棣封了江羽為兵馬大元帥,但是江羽一家上百口人并沒有因此而張揚。一家老少還是在江南過著與世無爭的生活。對于江羽年過七十的老父母來說,在兒子死后唯一的安慰便是那一歲的孩兒。本來幸福美滿的生活,卻在朱棣稱帝后的第二年(公元1403)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那個晚上本來熱鬧的江南顯得異常寂靜,靜得連風都不忍心出聲。尤其江府更是靜得讓人害怕,只聽到大更的聲音。“天干物燥,小心火燭,三更半夜,防賊防盜。”聲音漸行漸遠,一輪明月見證著接下來將要發生的事。“救火啊!”突然不知道是誰發出了一聲驚叫,江家上下全部驚動了起來。一場大火鋪天蓋地而來,上下一百多口人,都忙著救火。突然說時遲那時快,六個黑衣人從天而降,不管老弱婦孺見人就殺。馬上江府上下已經血流成河,那個已經兩歲的孩子不知蹤影。江家兒媳婦到處尋找,可是一無所獲,突然一劍從后面劈了下來。“風兒!”那女子只是叫了一聲便到了下去。再一看江府上下只剩下江家老爺,只見那黑衣人劍指著那老人的脖子。“快說魑血在哪里?”江家老爺突然拉過黑衣人手中的劍,一刎脖子,倒了下去。黑衣人見無一生還,便身子一展,消失在黑夜中。只是江府的大火還在燃燒著,不停的傳來爆破聲。火焰直直地升起,照亮了整個夜空。一具具尸體躺在那里,仿佛見證著這場大火的蔓延,只見火勢像那些尸體撲來,遠遠就聞到什么燒焦的味道。那輪明月不停的移動,這一幕大概只有它見證了吧?次日一早,江府圍滿了人。應該不能稱之為江府了,至少連房屋都看不出來了。只看到廢墟,沒有了尸體,沒有了血泊,只是一個個倒了交叉在一起的房梁。那些人不停地議論,都在猜想,昨夜發生了什么,有人說是不是江家的那個孩子不小心弄的,有的人說是不是仇家找上門來了。只是到底是什么樣的仇家,一百多口人,就這樣灰飛煙滅。從此江家不復存在,江南再也沒有這么一戶人家。百姓也就是那一時閑談,隨著時間的沖洗,那一晚,那一個大戶人家,誰還會記得?

更多精彩男頻小說微信關注公眾號“51云閱讀”(或者微信搜索公眾號“51云閱讀”關注)繼續閱讀

微信掃一掃

添加方法:

1、將二維碼截圖保存至相冊

2、打開微信--掃一掃--相冊,選中相冊中的二維碼圖片后關注公眾號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