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8 07:52:15
  1. 愛閱小說
  2. 奇幻
  3. 穿越為神的使徒惡魔
  4. 第四章 意外的姐妹相逢

第四章 意外的姐妹相逢

更新于:2018-03-17 21:40:20 字數:3078

字體: 字號:
  “請您緊跟在我身后,不要離開。”斯索羅從腰間抽出長劍,雙手緊握。

  五個黑衣人迅速把二人圍了起來。也都抽出了劍擺好架勢。

  “可惡的不死族,你讓我們好找呀。又要迷惑他人,我們五英雄不會讓你得逞的。”一個滄桑低沉的聲音從中間矮個子的黑衣人傳出,緊握著巨錘隨時準備沖上來。

  “我能感覺到那個女孩已經被迷惑了,有一層黑霧籠罩了她的心,要把她一起殺掉嗎?”聽起來聲音很柔弱,看起來身材瘦小,雙手正握著刻有十字架的法杖。

  其他三人只是點點頭什么也沒說,也都擺好了架勢。

  “自稱是英雄的人一定不是好人,你有多余的武器嗎?我要對付那個說話柔弱的姑娘,你對付剩下的4個。”伸手就去摸斯索羅身上,結果不知道是碰到她的癢癢肉了,還是她身上全是癢癢肉,竟然緊握的劍掉地了……

  五個人先是一愣,不過很快其中的3人反應過來迎面襲來,那個身材瘦小的姑娘舉起法杖吟唱咒語,金色的光環籠罩在那三人的身上。另一個人法杖指向我們吟唱咒語后一枚冰箭快速的射出。斯索羅迅速從后背抽出巨劍順勢砍碎了冰箭,其中一個速度非常快的黑衣人跳起手持匕首向下扎去。斯索羅手腕一翻撩起巨劍,匕首黑衣人腳尖輕點劍身跳開。眼看著斯索羅迎面一個巨錘就要砸下,只見斯索羅松開左手對準巨錘射出黑色的冰箭,巨錘被彈開的同時右手握緊巨劍砍下去,只聽到“噹”一聲被金色盾牌擋下。但是從盾牌下方刺出的劍斯索羅并沒有躲開鮮血流出的瞬間凝固成血塊從身上掉落。

  我拿起地上的劍悄悄地繞過那些專注的人走到牧師妹妹的身后,用劍抵住她的后背。

  “都不要動,理她遠點。要不然我對你們的牧師就不客氣了。”終于有機會說出反派角色的話語了,好感動。

  “切,忘了還有個家伙。不過她也是個傻瓜。”3個人從斯索羅面前退開。

  “我才不傻呢,斯索羅快過來。”話音剛落就感覺身后被什么東西頂住了。

  “喂,現在想想你自己吧,放了牧師或者被我用魔法轟掉。你已經被洗腦了,多說無益。”身后的法師不緊不慢的說著,但是手里的法杖卻狠狠的用力頂住我的腰。

  “你信嗎?如果你再用力,我就把劍插入她的身體。”從腰間輕輕的往上劃到頭頂,黑色斗篷瞬間從頭頂滑落到腰間。金色的秀反迎著夕陽更加美麗,背影就如此美麗,好想看看牧師妹妹長的什么樣子。

  已經完全忘記身后的法師,劍輕輕放在她的肩頭。“慢慢的把身子轉過來。”

  牧師妹妹沒有動,我稍微用力把劍往下壓去。可以感覺到她的身子再顫抖,慢慢的轉了過來。長得不錯嘛,不過現在表情更可愛,因為劍里她脖子很近,結果她的脖子現在硬耿耿的,還歪著盡量遠離劍刃。眼淚在眼眶中打轉,眉毛都快綜到一起了。小手緊握著法杖微微的顫抖。好想再多欺負一會兒呀。

  斯索羅不知道什么時候已經來到身旁,“主人,情況對咱們不妙。”

  “我知道。對了,有什么辦法能控制這個牧師?”看看正在流血塊的斯索羅知道是該想個辦法了。

  “有,我在她身體上種植惡魔種子,這樣她只能服從與我們。”說著斯索羅挽住牧師妹妹,撕開她的上衣輕輕用唇吻在胸口。一個魔法印記浮現出來,牧師妹妹臉紅紅的癱倒在地上動彈不得。

  斯索羅大喊道:“你們識趣點快滾,要不然我會讓她永遠在痛苦的精神世界中,享受著求生不能氣死不得的快感。不過你們也可以救走她,不過她馬上會連同你們一起炸死。哈哈……”

  真沒想到斯索羅不光戰斗厲害,魔法技能也有一套。嗯嗯……不錯不錯。

  “卑鄙的不死族!娜斯雅你為了正義而犧牲,安心的去吧我們會替你報仇的,撤……”唰的一下都消失了。

  “危機解除,哈哈……不過這么可愛的牧師怎么辦?她會一直這樣?”走到牧師身旁蹲下來用手捏捏她的臉,看來是醒不過來了,不過好有手感呀。

  “不會的,只要我呼喚她就會醒來。您要殺了她或者讓她服侍您都行,隨您喜好。”斯索羅?暗月舉起劍已經準備好落下了。

  “冤冤相報何時了,再說怎么能殺了這個軟妹呢。我多欺負欺負她,哈哈……”還是弄不醒呀,難道真的只有斯索羅她能控制?

  “您不愧是黑暗的化身,您的……”斯索羅滔滔不絕中。

  “行行,只有你能控制她嗎?我呢?”多美的御姐就是這嘴。

  “給你我附魔的戒指就可以,不過您千萬不要損壞或丟失。如果我不在身邊的話,她就會恢復控制。”隨手遞過來一枚戒指。

  戴上后只要對著她發號施令她就會照辦,玩了一會兒真不錯。但是可以看到牧師妹妹臉氣地鼓鼓的,好可愛。

  “主人,我先回去把您降臨的好消息告訴大家,在我不在的時候您要小心。還有……”說著好似要實施吻手禮,嘿嘿我美滋滋的把手伸過去,突然她把我一根手指咬破。

  “你干什么?”迅速把手收回,好大的口子血流不止。“你為什么咬我?”

  “我要帶回您的血作為您降臨的證據。您的血會凝結為血晶石。”說完血晶石順著伸出舌頭滑落到手中。斯索羅高興的轉身消失在黑霧中,霧慢慢的散去身邊一切已經恢復平靜,只留下娜斯雅氣哼哼的站在她的主人身旁。

  “我要怎么把你介紹給我的主人呢?”

  “你殺了我吧,我不會做黑暗的走狗。”

  “死不死現在可由不得你嘍,哈哈。”

  “沒想到你還有幫手,自己還弄了仆人,惡魔果然不一般。”歐烈娜的聲音從一旁的大樹傳過來。

  “歐烈娜,你能變大叔呀?”我望著那個大樹直直的看著,“那你為什么剛才不幫我?”

  “是大樹,不是大叔。還有,不是變成大樹,是我躲在大樹上。”歐烈娜從茂密的樹上跳了下來。

  “你太壞了,萬一我死了怎么辦。”看著歐烈娜一步一步走過來。

  “1、證明你真的很沒用,2、咱們的契約就解除了,3、你貨真價實只是隱藏實力。”歐烈娜越來越高興。

  “你眼瞎呀,不是我厲害,是剛才的斯索羅厲害,我只是耍耍小心眼而已。不過你也好不到哪去,你別惡魔還惡魔。”越想越讓人不爽,完全在別人的監視之中。

  歐烈娜走到面前突然抱住我,嘴唇貼近耳朵輕輕的說“你要幫我復國。”

  “真的那么重要嗎?”閉上眼睛感覺著她劇烈的心跳,感受到她越來越用力的雙手,“那好吧。”說出口后感覺很不負責任。

  娜斯雅站在一旁表情僵硬,半張著嘴又猶豫著什么。最后“歐烈娜姐姐?”

  “娜斯雅妹妹,你長大了。”

  這女人果然是惡魔,不光對我見死不救,竟然看著妹妹身處險境也不出手相救。女人真可怕……

  她倆走到一旁去敘舊,這次是留下我一個人站在那里。不過我心里盤算著也不錯,有個公主姐姐主人,又有個公主妹妹仆人,美死我了。不過娜斯雅是怎么和她姐姐分開的呢?

  晚餐時間歐烈娜向大家介紹了她這個妹妹,其他人也沒多問,娜斯雅也沒多嘴。

  晚上回到寢室。

  娜斯雅指著床說:“就一張床三個人怎么一起睡呀!我跟姐姐睡就行了,你一個使魔睡地下去。”

  “這張床夠大,三個人一起睡沒問題。”歐烈娜到是很平靜的說。

  “姐姐,難道你也被她種了惡魔種子?”娜斯雅站在床上大叫。

  “也許是,也許不是。”歐烈娜側頭看看我說著模棱兩可的話。

  娜斯雅上蹦下跳嚷嚷個不停,我只好用戒指封住了她的聲音,結果她光張嘴不出聲成了啞劇。折騰累了氣鼓鼓的坐在床的中間喘著粗氣。歐烈娜不知什么時候已經換上了睡衣躺在了床的左邊睡著了。看來今晚是掛不到油水了,不過今天我也很累了只好怪怪的睡到右邊了。剛躺好就被中間的家伙一腳給踹了下去。不過我不是很邪惡,我只是控制了她的身體讓她一動也不動的躺在那里,她的眼珠子到是沒閑著一直咕嚕嚕的亂轉,好像想用眼睛殺死我。

  一夜睡得好舒服,看來是真的太累了。歐烈娜已經不在了,應該去上課去了。看了一眼娜斯雅,哇……好恐怖。眼睛布滿了血絲,還直直的盯著我呢,看來是一宿未眠呀。不過你的眼睛是不能殺死我的。為了她的身體健康只好再次用戒指讓她深深的睡去。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