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9 06:43:34
  1. 愛閱小說
  2. 奇幻
  3. 夜之哀傷
  4. 凋零 下

凋零 下

更新于:2018-03-16 07:21:15 字數:4255

  沉淪落日如初生的夏花,絢爛一瞬,絢爛過后則是無盡的沉淪。

  時間會靜止嗎?

  不會。

  微風搖曳中,房間中床前一點一點消逝的燈火見證著時間的流逝。然而,此刻房間里是寂靜的,無論跪落一地的侍女還是趴在床前目光空洞的偉岸男子,即時是呼吸的聲音都只是微弱可尋而已。似乎每一個人都在害怕,害怕哪怕一丁點的聲音都會將一些東西打碎。

  而躺在床上的那名絕美女子已然昏迷,又或者已經死去?這些都已經不是重點,最為震撼人心的是她的嘴角竟點綴著淡淡的一絲笑意,宛如得到了平生最大的慰藉。一滴晶瑩的淚珠在她緊閉的雙眸中緩緩流了下來。

  那名仿佛定格在床前的中年男子終還是打破了沉寂,他本面無表情的面龐上緩緩飄起了一絲微笑,他站了起來,深深的望了一眼身前的女子,緩緩的轉身。跪落一地的侍者將頭低的更低了,只有那名醫者眼睛中閃爍出了復雜的光芒,嘴角微動,欲言又止,可他終究沒有說出什么來,只是注視著那偉岸的身影如一具行尸走肉般走出了大殿,最終他收回了目光,眼睛望定了床上那仿佛睡著一般的絕美女子,無聲的嘆息一聲。

  在窗外,本晴朗的天空似也感受到了這悲情感人的一幕,不知何時,一層又一層鉛樣的云層聚攏了起來,壓抑著、憂郁著、不尋常的旋轉著,尋求、等待著那傾瀉而出的時刻。

  云海之上。

  皎潔的藍月已然君臨星空。六翼天使秀美絕倫的身影似乎早已消失在淡淡感傷的月光之中,不付存在。然而,她卻依然立在那里,未有過分毫的挪動!

  六翼天使已經不知不覺間凝立了許久。在她身下,在龐大的威壓驅使下,已經凝結了厚厚的一團積云!而且云團隱隱依巡著一個方向如旋渦般緩慢的旋轉著,如果看的仔細一點,可以看出,云團在緩慢的加速中,越轉越快!

  她付出了時間的代價,終也得到了想知道的一切。

  父之滄藍之印!

  以吾之名,藍色的血液結束了所有的牽絆,爾將各自悠然,空間獨立于身外,命運握在自己掌中。

  她的腦海中再次蕩起了一個蒼老的聲音,‘打破塵封的深藍印記,空間之輪再次旋轉,命運之輪就此嗚咽!’。

  黑色的雙眸突然一陣洶涌,無形的威壓頓如滔天巨浪!

  在她身下,在虛空中迅速變幻的云團在這一刻突然靜止住了!

  耀眼的金色光芒毫無先兆的映亮了夜空,連同浩瀚的藍月也一同黯然失色。金色光芒不斷從六翼天使的每一寸肌膚里散發出來,在那美麗身影的周圍,空間被撕扯的不斷扭曲、變形,似隨時都可能破裂。然而波濤如海的威壓還在無休止的提升!

  云海之上,一輪斬新的太陽正冉冉升起,浩瀚的藍月,就在這一刻失去了它的色澤與威嚴!

  在金光之下,六翼天使緩緩伸出柔嫩的右手,柔柔虛握,一團同樣刺眼的金芒憑空凝結在虛握的掌中。金芒出現那一刻起,便以掌心為準平行延伸往開去,頃刻間便成為了一根兩米長短的金色光柱,一端急速收窄,一桿煉獄黃金戰槍已然成型!

  黑色的眼眸中忽然閃過一絲驚訝,右掌中金芒登時變為漫天金屑,即將現世的煉獄神器也消散于無形。六翼天使抬起了自己的左手。近乎透明的纖纖細手中,一條淡淡的銀色正迅速的清晰起來!

  銀光大盛!此時此刻,似有一彎純銀色的月牙冉冉而起,且更為驚人的是,那淡淡的銀色光華連那耀眼的金色竟也無法掩蓋!

  只消一刻的時間,一輪新月形的銀輪已在極度緩慢而幽雅的旋轉間迅速的變大。停滯了的那么一瞬間!清晰可見,銀色金輪閃耀著無法言喻的色澤與光輝!其上柔和至完美的線條與圖案似在緩緩流動!

  下一刻,銀色金輪又已掙脫開束縛,繞著天使歡快的飛舞起來!

  迷茫的六翼天使小嘴微張,似要呼喊又似要嘆息。她似乎在瞬間明白了一切!瞬間的失神,迷茫已然變成了堅定。

  在她面前虛空處,片片殘缺的圖象不知何時出現,破碎的影像漸漸合攏,時隱時現。電光火石間,堅定的眼神又已化作了萬縷柔情。在那不斷變換的朦朧景象中,有一唯一清晰的存在。同樣是一雙深黑色的眼眸,眼眸里充滿了無奈與凄涼,他正滿懷憧憬的望著遠方。

  剎那間,兩雙黑色的眼眸似乎跨越時間、空間相遇了!那也僅僅只是片刻的功夫,他便收回了目光,忽然整個景象顛倒了,一陣無形的波動瞬間擴散開去。波動雖然微弱,卻給人一種能夠到達天之涯海之角的堅決感受。

  景象一陣抖動,整個景象終是破碎了。

  六翼天使并沒有多做感傷,她只微微閉了一下眼睛。其間,一滴晶瑩的水珠似無人察覺的自萬年水潭中灑然落下,水珠下落的速度雖不是很快,卻也在頃刻間隱沒在了萬里云海之中,傾訴著一切。

  六翼天使左手平放在虛空,不斷繞身飄飛的月色銀輪即刻安靜的凝立在了那柔嫩的手掌之中。極動極靜的轉換令人心中極是難受,然而銀色金輪帶出的淡淡軌跡卻也令人感覺到窒息的完美感受。

  在靜止的剎那,月色銀輪上絕美的紋路開始閃現點點光華,緩緩流動起來!

  她深情的注視一眼,柔弱的手掌便緩緩的提起,月色銀輪剎那間高速旋轉起來,當她的雙手高高舉過頭頂交錯在一起時,月色銀輪已然旋轉成了一輪明月,在明月之中還有一輪新月在其中緩慢的反方向旋轉著,這已經是速度達到極限的現象。此時,惟有嗚嗚的低鳴撕扯著空氣!

  一輪明月下的女子如夢似幻的容顏蒙上了一層高貴的銀紗,那漠視一切的威儀宛如女神!她柔嫩的雙手向前緩緩虛推,圓中帶缺的銀色月輪帶著一抹淡若虛無的銀灰色軌跡颯然離手而去。恰如那憤然赴死的堅決!

  月色銀輪沒飛出多遠便帶著那絢麗的銀色焰尾消失于虛空之中!只遺留下一條久久未散的運動軌跡!

  六翼天使的身影則在月輪遠去的剎那有了微妙的變化,宛如一幅油畫失去了色彩,一點一滴的褪去了顏色,最終淡化于無形的虛空,宛若從沒有存在過!

  只是在銀色焰尾的軌跡之中一抹淡如煙塵的白色氣息若即若離,最后也消逝于虛空之中!

  直到此時,漫天的旋轉的云團也只是剛剛走了短短的一寸而已!

  靜寂。

  天地之間似經過了漫長寧靜的歲月。那看似完全靜止的云團忽又旋轉了起來!天地這才恢復了正常!

  蒼天這才懂得宣泄自己的哀傷!一陣陣低沉悶響的雷聲經久不散,宛如一個巨人正在悲情之中放聲的哭泣。濃密的云層因此而變得忽明忽暗。伴隨著一條又一條華麗的閃電堪堪滑過長空。轟鳴的雷動更是直如密集的鼓點此起彼伏、連綿不斷,聲勢更是愈演愈烈。

  頃刻間,云海之上,已是一片雷電的海洋!

  虛空之中被憑空撕扯出了一個三米方圓的空洞!在它的周圍有著淡淡的一圈完全可以忽略的藍色光華不斷的分解、破碎著。

  從黑洞中不斷爆發出耀眼欲盲的白色光華。可整個黑洞卻始終處在黑暗中的黑暗之中,無法看清其中的任何事物。白色光華絲絲縷縷間才會跳出空洞下落于云層之下。而那美艷絕倫的身影早已經不知何去何從。

  一切從始處來,又歸終處去。

  終于,聲勢浩大的悲涼哭訴來到了盡頭,雷聲稍止。

  人心惶惶的自由之城子民驚疑的走向街頭,忽然在漫天傷痕累累的黑幕之上發現了一盞毫無先兆亮起的明燈。沒有人發現它是怎么出現的,直宛如破空而至,似它本就該懸掛于那里。天空在這一刻再一次靜止了!

  它剎那間的光華照耀的整個天際宛如白晝,令所有的閃電都黯然失色,人們下意識的低下了頭,無一例外。

  幾乎在同一時間,一聲近乎穿透耳膜的尖銳聲音驟然出現,如明燈般亦無法發現它的來源。聲音沒有絲毫由遠及近的過度,像是從空氣中的每一個分子中迸發出來似的,直接沖向人們的靈魂深處,脆弱的靈魂如水紋般波動、蕩漾,似隨時可能破碎!

  如果此時有人可以望向天際,必然會大吃一驚。一條若有若無的波紋在天空中如墨的夜色下蕩漾開去,掩蓋了所有的轟鳴,疏散了所有的閃電。

  光華聲浪驟然而逝,如來勢般無跡可尋。世界又歸于了黑暗。

  人們這才懂得再次抬頭仰望,目光中滿是驚恐。可窮極他們的目力也未能發現有絲毫的異樣存在。漫天的烏云依舊遮掩著蒼天,似乎什么也未曾改變。只有電閃雷鳴已經不復存在,宛如巨人的傷痛已經得到了撫慰平靜了下來,無言的說明著一切。

  天空的表演遠沒有落下帷幕。片刻之后,在無數雙眼睛的注視下,在萬里高空之上!如墨般的夜幕上衍生出現了一團直徑達數百公里的藍色光團,它是如此的濃郁、幽靜,宛如一灣淡藍色的憂郁湖水!

  藍色的湖水雖不耀眼,卻不知為什么完全無法將其忽視!它迅速無比的流動著。須臾的時間里,它已經完全蔓延開來。宛如一條條藍色的河流懸掛于天際。

  藍色的光華與黑色的烏云恍若存在于不同的空間,它們毫無阻隔的互相穿越而不受影響。眨眼功夫里,藍色的河流又慢慢的淡化于無形。宛如從來沒有存在過!

  此刻!所有的人均是大腦一片空白!惟有那沉痛的男子跪坐在殿前的階梯之上,依舊沉浸在自己的傷痛中,女子纖細的手掌在他手中滑落的那一瞬間,他已經不再屬于他!

  忽然,天空中的鉛云又是一陣翻涌。

  下一刻!

  夜幕被一道利劍生生割了開來。一道皎潔的月光破開漫天的烏云當空而下!照亮了整個帝都!而圍繞四周的漫天烏云雖虎視眈眈,卻也無法越雷池半步,漫天的星辰一覽無遺。在四周無盡的黑暗映襯下,惟有這點光芒格外的柔和、美麗。

  人們不約而同的紛紛跪倒在地!

  此時,人們腦海中都涌現著相同而又唯一的想法。‘那無所不能的神啊即將降臨人世!’

  時間不知過了多久。

  在人們的脖頸忠實的傳來絲絲酸痛的時候,那神跡一般的月光漸漸消失了。不一會,陰云再次凝聚了起來,隱約間微弱的雷聲又開始匯聚。直到雷聲又開始了聲勢浩大的轟鳴,天地間似才又恢復了正常。

  其間,有一條格外明亮的閃電毫無花巧的直直霹下。整個軀體消失之后,一點暗淡的電尖竟然不甘心就此隱沒,飄然落下!

  那抹微白的電尖滑著一道弧形的軌跡向著宮殿落去!

  宮殿內已經是一片死寂,那一床觸目驚心的紅,壓抑著,宣泄著死寂的氣息。床前的紫色香蘭已所剩無幾,它卻驟然之間明亮瞬間,殘留的霧氣也揮散的干干凈凈,一滴不剩!

  “陛下!”雙手鮮血的醫者近乎瘋狂的在雷鳴之中呼喊著,“生了,生了!小王子出生了!”男子無神迷茫的眼睛中瞬間閃過的神光甚至蓋過了呼嘯的閃電。

  恰在此時,鵝毛般的大雪驟然落下,仿佛要洗刷掉一切的悲傷,灌溉所有干涸的心靈.,以帶來生機!

  在帝都某個不起眼的角落里,一個小女孩向著遠處的媽媽跑去,一邊跑一邊高舉著自己手中的一根羽毛,天真的呼喊著,“媽媽,媽媽。天上下的不是雪,而是羽毛呢。”童稚的聲音換來的是母親哭笑不得的歡笑。

  后世史冊中記載:藍歷686年冬,第一場雪。偉大的女人,偉大的皇后,偉大的母親埃麗·文·羅特去世。在至高神的保佑中,月光神跡出現,自由天堂第一皇子在血泊之中降生。

  起點中文網www.qidian.com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起點原創!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