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20-08-08 14:41:01
  1. 愛閱小說
  2. 都市
  3. 小木匠
  4. 6.小木匠(下)

6.小木匠(下)

更新于:2018-03-15 08:40:23 字數:2898

字體: 字號:
  其實在第一層魯班鎖還沒打開之時,石磊的祖先就說明這本魯班書與眾不同之處,因為這部魯班書不但是祖師爺手寫的全本,而且就算祖師爺在憤怒之時,下了那么一個傳世詛咒,學習這本書的代價也是極小。

  就像石磊的爺爺,他當初選擇了殘!

  如果使用魯班書的內容,老爺子就要掉一地的頭發!所以老爺子常年跟鬼剃頭一樣,平時頂著一個光溜溜的大腦殼,叼著大煙袋四處晃悠。安安穩穩的活了一輩子。也沒見身上少點別的零件。

  到了石磊的父親時,傳承卻斷代了!

  因為在那樣一個紅色年代里,必須打倒一切牛鬼蛇神,任何封建迷信都是要不得的!所以石磊的爺爺怕麻煩,當時根本沒教他。

  而且石磊的爺爺覺的自家兒子是個缺心眼的孩子!當初知道魯班寶箱的存在后,石磊的老爹居然鼓動他把魯班寶箱上繳國家!硬說是這是一份屬于全民族的共同遺產!

  石磊的爺爺覺的......這樣缺心眼的孩子還是放棄吧!

  所以到了石磊這一代,才開始重新的傳承,

  而當初石磊想和爺爺一樣選擇“殘”!卻沒有得償所愿。因為輸入他的生辰八字時,木箱上面那個神奇的羅盤產生了異變。那個羅盤替他選擇了“寡”!

  而這個“寡”字,注定了一個悲劇!

  因為這個詛咒對應的是石磊命盤里的金錢運!所以注定他口袋里不能揣多少錢,也就是說,他要吊絲一生!

  而且按照祖先留下的說法,石磊口袋里如果有太多錢,他周圍的人隔三差五就要死一個!

  這也是石磊老娘心驚肉跳的原因。

  因為自家倒霉孩子克人,是隨機的,也就是說,石磊口袋里的錢只要到達一定限額,在他周圍死的人指不定就是誰!

  除非他身邊的人都死絕了!

  又或者,他能把神奇的魯班鎖一個個全部解開,繼承那位木匠祖師爺的全部衣缽,才能破除這種詛咒!

  所以小的時侯,石磊的老娘從來不讓他口袋里有錢,有錢,必須花掉!

  從小時侯的一百塊,到長大后的一千塊,在石磊爺爺的指導下,石磊的老娘壯著膽子試出額度后,就再不敢往上加了。

  因為她不想死的不明不白的!

  而且石磊這倒霉孩子可能先天缺陷所致,從小就對金錢有一種莫名的狂熱,他明明只解開一層魯班鎖,卻在悄悄積攢小金庫!

  就在石磊偷偷突破到一千塊錢的上限時,這個詛咒悄悄靈驗一次!

  住在他們家隔壁的一個老鄰居,第一天得病,第二天入院。第三天.....就翹辮子了...!

  而且更可怕的是,整個死亡過程莫名其妙!老鄰居去世時的模樣也是安詳無比,卻剛好是三天的詛咒期!

  石磊的爺爺知道后,從老家趕過來看了一眼尸體,就抓著倒霉孩子一頓爆打!

  因為他也怕死呀!

  拿著手里的支票,曹麗敏清楚這筆錢絕不能留,而且按照石磊爺爺的說法,這個小子用魯班術賺來的錢,就是個禍害!越快花掉越好!

  看著二十萬的數額,石磊的老娘盡管心疼,但她也習慣了,畢竟自家倒霉孩子對金錢那種狂熱愛好,以前就偷偷干過這種事。所以她這個當媽的也積攢了一些敗家的經驗!

  “薛局長,萌萌媽,萌萌,老劉,我們家倒霉孩子賺了點錢,過會我們一塊花了吧!”

  “那個,磊磊媽,我和萌萌他爸還有點事,你不用這么客氣!”

  雖然不清楚具體情況,但一頭霧水的王麗絹和薛成林,通過暗暗的眼神交流已然達成共識,絕對要拒絕腐敗,因為相親時請吃請喝他們見過,但邀請一塊花錢的...他們還是頭一次經歷。

  而且聽曹麗敏的意思,她今天的任務就是要這花掉二十萬!兩口子覺的還是算了吧。畢竟石磊的媽媽邀請他們一塊花錢,圖的不就是他們的寶貝女兒嗎!

  “老媽,老爸,我們一起去吧,我挺長時間沒見到石磊了!”

  薛萌萌笑瞇瞇的大眼睛就像兩道彎月一樣,這也讓薛成林和王麗娟兩口子無語,自家閨女難道不知道相親時,接受對方的禮物和邀請就是交往的開始嗎!

  “萌萌,你們隊里不是要訓練嗎,不能耽誤工作呀”王麗娟提醒女兒的語言很隱蔽,雖然她不清楚內情,但一個年輕人能憑借一個三尺高的木雕輕輕松松的賺三十六萬,確實不多見,這也讓她不再堅持反對了。

  而薛萌萌的態度很堅決,因為她好不容易找到一個愿意背黑鍋的“男盆友”,干嘛要放棄呀!

  “媽,我好不容易碰到老同學。就想和石磊與曹阿姨她們一塊逛街,咱們一塊去吧!”

  “萌萌,這樣吧,我和你媽還有事要辦,你別給曹阿姨添太多麻煩,下午你早點回隊里,別耽誤工作”

  起身之時,薛成林沒有太多顧忌。畢竟按著他和女兒當初約定的,最終判決權還在他們夫妻手里,而且就算自家女兒收了石磊家的禮物,她想要反悔的時侯,從家里拿出個十萬二十萬的現金。也不是太大的問題。

  薛成林的同意,也讓薛萌萌笑瞇瞇的站在石磊老娘的面前,一臉乖巧的歡送自家爹娘!畢竟她終于不用再去相親了!

  看著這樣令人費解的一幕,王麗梅欲言又止。但她抿了抿薄薄的嘴唇,卻并不打算跟堂姐,姐夫一塊回去。

  因為她不相信那個穿著普通的家庭婦女會揮金似土!而且她總覺的事情有些奇怪,因為一個敢花掉二十萬的女人怎么可能連臺車都沒有呢,而且她怎么就拎著一個破塑膠兜子跟兒子一塊相親!

  這樣有情況下,如果說她們家是個有錢人?誰信呀!畢竟要飯花子還有吃餃子的時侯,

  劉玉衡這位劉老板拖欠別人的工程款也不是一天兩天的事了,誰知道她們家那個窮小子是不是從劉玉衡手里包了什么工程活。然后這些窮鬼干了多長時間,才集體攢下這筆血汗錢!

  王麗梅覺的這種事情還是要眼見為實的好,最好是讓她抓到證據,然后狠狠戳破這對母子的謊言!

  暗暗打定注意之時,王麗梅不由的看了看劉玉衡,希望從他的眼神中找出一絲破綻!

  但劉玉衡的眼里根本就沒有她...!這也讓王麗梅感覺很失望。而且看剛才的情況,劉玉衡現在知道石磊相親成功了,根本就不可能告訴她實情!

  畢竟區長大人的未來女婿和不沾邊的小姨子之間,誰都清楚其中的遠近!

  而且劉玉衡這位長袖善舞的商人,看到一臉沮喪的石大師和薛局長的千金一起目送薛局長兩口子出門時,也猜出了事情的真相。

  石大師原來并不是來給薛局長制作風水物品的,而是來和薛局長家的這位千金相親的呀!

  摸了摸下巴,劉玉衡覺的,他要不要再跟石大師再訂兩只木雕!畢竟石大師以后的身份不一樣了,如果為了自家老丈人的名聲著想,他說不定會退出江湖。

  如果真到那個時侯,真就是一木難求了!畢竟石大師那只木雕豺狼,真的很霸道,他在打麻將的時侯,只在牌桌上把木雕對準誰,誰就是穩輸不贏!

  這樣的情況下,如果讓他湊出三只豺狼來!....那他不就成了賭神嗎!心熱之時,劉玉衡悄悄的給石大師遞了個眼神,就想私下里聊聊。畢竟石大師上一次貌似干私活,才收了他三十六萬。現在被他老娘知道了...如果按著她這種花錢的氣魄,一只木雕豺狼還不得收他個百八十萬的呀!

  但垂頭喪氣的石磊根本沒有發現劉老板的眼神,畢竟煮熟的鴨子都飛了,他哪有心情去理一個豬隊友!

  而且錢一旦到了自家老娘手里,就算他想買一些珍貴的木料也沒有機會了。因為自家老娘雖然不喜歡冒著生命冒險讓他賺錢,卻喜歡拿著他偷偷賺來的錢敗家!

  看著自家老娘拉著薛萌萌拽著劉阿姨,那種興沖沖的架勢時,似乎有一種到商場血拼到底的氣魄!石磊覺的搞木匠的真是傷不起啊,

  尼妹的呀!人生寂寞如雪,這吊絲的命運何時才能破解!暗自感嘆之時,石磊覺的好傷杯呀!


更多精彩男頻小說微信關注公眾號“51云閱讀”(或者微信搜索公眾號“51云閱讀”關注)繼續閱讀

微信掃一掃

添加方法:

1、將二維碼截圖保存至相冊

2、打開微信--掃一掃--相冊,選中相冊中的二維碼圖片后關注公眾號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