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3 06:27:10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錦衣御
  4. 第一章 陰陽河水(上)

第一章 陰陽河水(上)

更新于:2018-03-18 17:47:14 字數:2344

字體: 字號:
錦衣御目錄
共1章
  坐在地上的孩子,嘴里叼著一跟小草,他的名字叫做李三,對!名字很好記,家里的環境也很好記,反正就他一個人,在這個窮鄉僻壤的地方,除了山高點,水清點,其他的一切東西在他看來都無關緊要,包括他周圍的人,聽山里的人說,他是五年前被爺爺從大地方帶回來的,山里人把山外的地方都交錯大地方,除了抱她回來的爺爺,沒多少人出去過山外面的地方。

  山里的人淳樸,心里藏不住話。他爺爺走(死)的時候,山里的人都說是李三把他爺爺克死的。

  李三從不相信這些話,今年他就八歲了,三歲是孤兒,還不容易有了一個爺爺,但現在又成了孤兒。

  李三住的地方他自己都不知道,爺爺在的時候還有一間房,是磚砌的,但現在也沒了,村子里的黑狗說:“你這樣的人,克死自己的爺爺,根本不能住在村里,不然會給村里人帶來大禍的。”

  爺爺有一個女兒,已經嫁人了,是住在村子里的最富有的一戶人家的小兒子的老婆,幾個月前,那個小兒子的哥哥來了,把房子要走了,這幾個月里李三有時候躲在某戶人家的墻后面看星星,有時候天氣不好的話就進山洞里歇息,吃的東西嗎....

  “小三子,在不在,?”

  山洞外面的李三爬起身,拍了拍身上的土,回應了一聲:“劉旺,你怎么又來了,不是說不讓你來了么?你父親知道了又該訓你了,”李三一眼就看到山洞外面的劉旺。

  劉旺家里是獵戶,他父親每個月上一次上山,每次獵夠了一個月的食物就不會在上山,村里人說,山里有一些不太正常,反正劉旺是挺胖的,可以看出他父親狩獵技藝的高明。

  “我早就說,你干脆和我一起住,你偏不,現在倒好,每隔幾天我還得給你送飯,你住的又這么遠,都快挨著那條送子河了,下次我說什么也不來了。”流亡一臉埋怨。

  “我準備出去看看,劉旺,過一段時間,我準備準備,到時候你可別舍不得我,哈哈!“李三站著看著劉旺,過一會有望著山外,剛好有一段陽光射在他的身上,將李三整個身影拉的筆長,劉旺竟看呆了,過了剛才的恍惚,劉旺大聲說:“你瘋了,一個人?你什么都沒有準備,你考慮好了沒?....”一大串的問題脫口而出。

  “我不是還有自己么。我一前總聽爺爺給我講一些外面的故事。巍峨的城墻有幾百米高,外面像這樣的話才能吃有很多,有很多國家,還有一些武斗啦,等等,有很多有趣的事,我是真想出去看看,順別畫個心情,再這樣下去在這座山

  里呆下去,我怕自己會憋瘋的。“李三拍了拍劉旺的肩膀。

  ”小三子,我.....。“劉旺含著淚,一邊還用手擦著。

  “別擔心,”李三看著劉旺,“你看我自己一個人在這里不就好好的嗎?我又不是自己一個人活不下去。”

  李三與劉旺兩個人在山洞外面一直聊到了中午,劉旺起身,“我先回家了,你走的時候記得我會來找你的,你要等等我,我送你,”說完這句話,劉旺轉身離開,李三也準備回山洞。劉旺突然又回來了:“小三子,我忘了一件事!”

  李三疑惑的看著劉旺,劉旺忙說:“今天晚上別待在山里,,我聽村里人說每年到五月十九號的時候,晚上山里就會發生一些奇怪的事情,我父親告訴我說,他年輕的時候,就是不聽村里老人的勸誡,晚上一個人進了山,可是沒過多久就一人跑下山,有人問我讀秦發生呢個了什么,我父親只是告訴那些詢問的的人,每一年的五月十九號都不要在上里帶著,不管發生什么,可是又一次我聽我父親和村里的村長魯老頭聊期山里的事情,我父親說,那一年,他一個人上山后,就在山的外圍呆了一會兒,可是發生了一件奇怪的事,山里的動物們莫名其妙的躺在地上,不過沒有死,只是好像是突然之間沒了力氣,而且我父親還看見了更恐怖的一幕,就是單年這個山洞的南面,送子河那里,水面突然好像是煮沸了一樣,然后沒隔一段時間,大約是半柱香的功夫,水面生氣了寒氣,對,是寒氣,過一段時間,水面就結冰了。

  劉旺說到這里,突然停住了。好像在回想什么,李三又不敢叫他,生怕打斷他。

  過了一會兒,劉旺又開始慢慢說:“當時我父親因為好奇又看了一會兒,但是身體卻慢慢的沒有了力氣,身上開是出汗,手指在自己眼中開始消失,應該是變透明,我父親想跑卻沒有力氣,周圍也沒人,喊救命都沒有辦法。

  李三看著劉旺,一臉迷茫的問:“那劉叔是怎么逃出來的?”

  劉旺看了一眼李三:“當時我父親直接昏了過去,只是隱約的看見冰面上有人在走,但是當時的確沒人才對啊,?”劉旺說到這兒。“小三子,今天晚上你先下山住到我家,這山上別呆了,太危險!“

  李三看著劉旺,笑著說:“好了,我知道了,謝謝你啊,劉旺,你先回去吧,我收拾一下,等會兒就下山,至于你說的先住在你家。”李三苦笑一聲:“這個村子里除了爺爺,只有你一個人敢和我走的這么近,你就不怕被我克死?哈哈哈哈!”

  劉旺笑罵道:“去你的,小三子,說好了啊!我先回去,你今天必須下山,聽見沒?”

  李三擺了擺手:“好了,真啰嗦,跟娘們似的,你走吧!”

  劉旺見李三答應了自己就一個人走下山去了。山東那個外又只剩李三一個人了。

  ”你說得對,這個地方確實有古怪,但我不想按你說的意思直接離開,如果那東西真的有這么危險的話,我不能就這么走,不只是說我同情心泛濫,而且你也說過機遇和風險是同存的,我想這就是我的機遇,如果說我就此死掉的話,那說明我沒有這個能力去完成你的心愿,不是嗎?師父?“

  “小三子,你......,隨你吧,不過你要小心點,為師現在辦不了你太多,當年在域外的戰爭已經耗盡了我所有的修為,只剩下這僅有的一點靈魂。雖然說我同意你去,但是一切小心為上,迫不得已的時候放棄最好,命要緊!”

  “放心吧,師父,畢竟我也是開過心海境界的一名武者了,咱們回去好好的計劃一番,爭取把那東西拿到手,說不定真有大機遇呢。”李三笑著說。

  看著自己唯一的徒弟,青陽心里告訴自己,要是真有什么危險自己也只能用那一招了,哪怕靈魂破碎.....

字體: 字號:
錦衣御目錄
共1章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