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8 05:53:31
  1. 愛閱小說
  2. 奇幻
  3. 魔神俱滅
  4. 第一章 生存

第一章 生存

更新于:2018-03-18 14:37:19 字數:3419

字體: 字號:
  方覓很少會考慮到生活層面的問題,大部分時候,他的思維都停留在生存層面上。

  并不是他不想,事實上他很向往能思考生活的人,只是他沒有做這種奢侈行為的資格。

  思考生活是能吃飽的人才有余力做的事。

  前段時間狩獵變異魔猴得來的錢大多都用來保養自己的舊式杠桿獵槍和購買魔物材料,只購買了極少量的食物。因此這幾天方覓的溫飽成為了他最大的問題。

  這也不能怪方覓,槍械和魔法道具是在荒野狩獵中保命的關鍵。沒食物最多是餓,沒實力就是死,因此大多數獵人都不會囤積食物,而是將多余的收入用于購買槍械和魔物材料。

  方覓的槍法和格斗技巧都不錯,平時每天都能輕松狩獵到一些低級的變異獸,只是他這幾天的運氣非常不好,屢次讓獵物逃跑,已經連續幾天都沒有收獲。

  本來他也可以向聚居地里的熟人賒借食物,但由于方覓自己拉不下面子,又不愿意欠別人的人情,因此最后還是沒有這么做,唯有餓著肚子到聚居地外的荒野碰一碰運氣。

  他全神貫注地匍匐在地上,讓一些小灌木遮蓋自己的身影,他用布條遮蓋臉面,防止毒蟲從他的口鼻進入他的體內。他的手緊握著老舊的杠桿獵槍,手指由于過于用力以致關節泛白。他的眼神堅定而專注,因為他知道若是錯過了這次機會,就不會又第二次。

  在方覓前方的是一只變異魔鼠,是附近一帶最容易收拾的獵物,當然,是相對于其他魔獸。變異魔鼠身軀差不多有一米長短,不比末世前的犬類小。其強大的咬合力能瞬間咬斷鋼筋,更別說穿著殘舊護甲,沒有斗氣能力的方覓。

  魔鼠似乎在進食,它的頭不斷的聳動,離遠看能依稀看見魔鼠前肢拿著一只人類的血淋淋大腿。

  方覓卻恍若未覺,全身的肌肉都緊繃著,等待著開槍的最好時機。

  片刻,魔鼠進食完畢,便蜷縮起身體準備休息。

  此時的魔鼠便是最靜止,戒備心最低的時候,方覓不再猶豫,立刻扣起獵槍的扳機。

  槍口發出沙啞的吼聲,而隨著槍口的吼聲,魔鼠的后背爆出一堆血肉。射擊魔鼠的后背是非常浪費的行為,因為背部比頭部更多肉,有完整背部的魔鼠可以賣更多的錢,而且背部不是要害,射擊背部對于強壯的魔物來說不算是致命傷,即使命中后也需要再補一槍或者近身攻擊才能解決獵物。但由于背部比頭部更容易命中,所以方覓選擇了射擊風險較低的部位。方覓剩下的子彈不多了,而且時間臨近黃昏,若是再失誤代表今晚就沒飯吃,這是他第三天的空腹,他情愿和魔鼠近身廝殺,也不愿意餓第四天。因為餓得越久,力氣就越少。力氣越少,就越容易被殺死。

  魔鼠顯然受到了子彈的重創,以致于中彈后無力立刻逃走。方覓心中一喜,立刻不再猶豫抽出腰間的武器--一根削尖的鐵管,向魔鼠沖去。魔鼠看到方覓的沖鋒,不僅沒有逃走,反而拉扯著傷口向方覓沖去,張開布滿鋒利臼齒的血盆大口,眼看就要咬向方覓的脖頸。方覓向左一閃,避過了致命的攻擊,便狠狠一揮鐵管向魔鼠的右腦攻擊。魔鼠被鐵管擊中頭部,便出現了短暫的暈眩,而方覓乘魔鼠失去反抗能力,一腳踩住魔鼠的傷口,反握鐵管,用力地向魔鼠眼眶刺去。

  魔鼠受到了致命性的打擊,劇烈的抽搐了幾下,便再也沒有動靜。方覓松了一口氣,當下也不耽誤,立刻收拾起魔鼠的尸體。鮮血的味道可能已經吸引了一些變異獸甚至魔獸的注意,方覓需要盡快離開。

  三兩下收拾好魔鼠,看到已經開始日落,方覓便加快腳步,向聚居地走去。

  聚居地離方覓只有短短兩百米,但由于前方還有一些叢林,所以方覓一路走得很小心,防止受到猛獸的偷襲。正因為如此小心謹慎,方覓這段路一共走了二十分鐘,但他卻一點不急躁。正因為方覓小心謹慎,所以他才能活到現在。

  回到聚居地時天已開始泛黑,方覓和守衛打過了招呼,便向肉販走去。

  “林叔。”方覓叫道。方覓成為獵人已經有兩年,而這兩年來一直都和肉販打交道,因而比較熟絡。

  “啊,小方,回來了?看來今天終于有收獲了吧?”肉販微微一笑,善意地調侃了一下方覓。

  “恩,打到了一只老鼠,不過背部沒了一半。”方覓拿出死去的魔鼠,放在肉販跟前,一邊解釋的說著。

  肉販看到了背部少了一大塊的老鼠,眉頭皺了一皺,說道“平時你的槍法可不會這么差,這只老鼠起碼掉了半價,我只能給你五元了。”

  方覓聽到了也不意外,隨即說“恩,沒關系,餓了幾天手抖所以槍不準了,啊,林叔,把肚子上的皮切給我吧,有用。”

  肉販聽了也沒有表示異議,魔鼠胸腹上的毛皮具有輕微毒性,是不能當肉賣的,而且質地非常柔韌,可以制作簡單的防具,也可以賣給補給商人一點錢,因此對方覓的要求一點也不意外,當下便切下了魔鼠尸體胸腹上的毛皮,連同一塊硬幣給了方覓。

  方覓拿到了錢和毛皮以后便和肉販告別,準備到補給商人哪里換點補給品。

  聚居地的補給商人是不固定的,通常補給商人每隔幾天就會離開一個聚居地到另一個聚居地販賣補給品,因為這樣才能及時補充各地的補給品,并且能將一個地方的獨有物資轉售到另一個地方,賺取客觀的利潤。雖然補給商人因為時常在荒野流浪,很容易被魔獸和半惡魔襲擊,但由于其豐厚的收入,和其對聚居地的巨大影響帶來的地位,末世后是從來不缺少補給商人的。

  順帶一提,補給商人一般是不會受強盜襲擊的。補給商人對聚居地非常重要,不但每次出行都有來自聚居地強悍的保鏢護送,而且襲擊補給商人等于對各大聚居地的挑釁,再加上補給商人是對抗惡魔的后勤中堅力量,因此補給商人鮮有被強盜襲擊。畢竟和一少群人走對立很多人都敢,但敢和全人類對立的,除了惡魔,只有瘋子。

  “你好,不知道我有什么可以幫助你呢?”商人充分地表示自己的禮貌與尊重。

  “您好,我希望換點干糧,還有一些飲用水。”方覓說。

  “大概多少分量呢?”商人問道。

  “兩天份足夠了,謝謝。”

  拿到了食物,方覓并沒有出售毛皮,便離開了商人回去自己的房子。

  方覓正在制作一件魔法裝備,而魔鼠胸腹上的毛皮正是方覓需要的材料。

  末世后雖然死去了大部分人,多出了許多居住空間,不會有人因為沒錢買房而跳樓,但為了將人們集中便于互相照應,每人的居住空間其實也不大,僅堪堪足夠。

  方覓回到房子,關閉了房門,草草的吃了東西,簡單地清理了身體,便開始了魔法裝備的制作。

  方覓從隱秘的柜子里拿出裝備的半成品。這是以精制鋁作為框架,加上黑火鴉的羽毛組成的護手,護手將整條手臂覆蓋,看來防御性很好。黑火鴉的羽毛和精制鋁都是比較貴的低級材料,方覓從成為獵人開始就慢慢收集,利用兩年才收集到足夠制成護手分量材料。

  變異魔鼠雖是低級變異獸,但其胸腹上的毛皮有一小塊特別厚的地方,大概三平方厘米左右,具有優良的韌性與抗火性,用來配合黑火鴉制作魔法裝備正好適合。制作護手大概需要二十塊這個大小的毛皮,方覓之前已經收集了許多,再加上這塊,就剛好可以完成護手。

  方覓雖然自己也常修補自己的護甲,也會制作一些簡單的消耗性魔法道具,但制作魔法裝備卻是第一次,因此在完成之際也難免有一點興奮與緊張。

  方覓首先將毛皮進行適當的剪裁,再將護手翻起來,把毛皮和護手背部縫合在一起,再刻畫一個簡單的觸發性法陣和保護法陣--觸發性法陣是為了讓魔法材料發揮作用,而保護法陣是為了防止使用者被魔法裝備誤傷,這兩個法陣相當普遍。

  為了讓聚居地里的居民有自保的能力,每個聚居地都會義務教導居民刻畫一些簡單的法陣和制作低級魔法物品的方法,讓居民有能力制作簡單的魔法道具甚至裝備以保護自己。當然,更高級的法陣和制作技術要向專門研究制作魔法物品的學者購買。

  刻畫完了法陣,護手基本就完成了。

  看到法陣與護手連接后流動著微弱的光芒,方覓就知道自己成功了。完成了護手,方覓開始評估這件低級魔法裝備的實力。護手雖然只由毛皮和羽毛以及輕金屬框架制成,防御力較弱,但透過觸發法陣可以讓護手上的黑火鴉羽毛燃燒,發出相當于低級魔法威力的黑炎,對于一般變異獸甚至低級魔獸能有極大傷害。缺點是雖然有強大的威力,但其設計簡陋,沒有刻畫引導元素作定位攻擊的法陣,因此護手不能遠距離施法,只能近距離激發。

  盡管如此,方覓還是對護手非常滿意。這樣的護手相當于在近身戰斗中多了一條命,對于獵人來說,在近身戰斗能保命的東西都非常珍貴。

  方覓決定將護手命名為“尖叫**者”,他將護手名字與自己的名字刻畫在護手的背面以宣示自己的所有權。這樣刻畫名字,再到聚居地登記自己對裝備的所有權,能一定程度上防止他人將自己的財產據為己有。

  做完這些,方覓便收拾整理好,然后開始休息,準備明天繼續參與狩獵,試驗護手的實力。

  P.S:書友們不妨養肥再殺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