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9 09:18:34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萬仞戰天路
  4. 第三章 小魔女白雨欣

第三章 小魔女白雨欣

更新于:2018-03-18 20:05:01 字數:3510

字體: 字號:
  齊天和辰子敬順著羊腸小道出發前往萬神十二宮之劍宮。一路走來沒有碰到過任何劍宮的修行者。

  “誒,這堂堂萬神宮之劍宮,人煙怎么這么稀少啊?”齊天震驚的問道。

  “誰知道呢,這里面的修行者不多,可四星圓滿級的強者也不少啊!”辰子敬說道。

  “什么?!四星圓滿級的?”

  “對,這里的修行者任意選一個放在外面都是絕對強者啊!躍階戰勝利的神話也是不少啊。劍宮的宮主和其他兩位副宮主的手上都有一至兩名五星圓滿級強者的性命呢!”說道這里,辰子敬的眼睛里燃起斗志之焰激動的說道:“什么時候我也能成為劍宮的宮主或者是副宮主呢?”

  齊天和辰子敬邊走邊聊,一轉眼到了劍宮的山門前。

  “走吧!凡是成功加入十二大宮之劍宮的人,宮主以及諸位劍宮弟子都會親自接待的。而且近二十年內加入劍宮的也就咱們兩個而已,入宮儀式可能會比以往的要氣派多了。”

  二人走過山門映入眼簾的是一塊長三丈高十丈的大石碑。上邊用遠古文字雕刻的兩個大字——劍宮。下邊用較小的文字寫著劍宮的歷史。

  “劍宮創建于遠古時代,是縱橫云幻大陸的萬神宮的第五大宮。創始者為劍宮初代宮主——上古第一大神凌戰天……”辰子敬按照原文讀出劍宮的歷史。唏噓道:“原來是凌大神所創啊!”

  “上古第一大神凌戰天……”齊天重復著這個名字。“凌戰天,凌戰天……”

  “喂,怎么了?”辰子敬擔心的問道。

  “沒什么,就是我小時候萬族村的木爺爺經常給我講凌大神的故事,只是覺得這個名字很親切。”齊天回答道。

  “走吧,去主殿。”辰子敬說著就往東方走去。“萬神宮的十二大宮,每一宮都有一個主殿,兩個偏殿。主殿是萬神宮眾弟子議事的場所,偏殿則是眾弟子修行與棲息之地。”

  “子敬,你怎么知道這么多?”齊天好奇的問道:“你我一路走來,你與我講述了許多萬神宮的事情,我很好奇,你這是怎么知道的?”

  “呵呵,當初我父親也是這萬神宮的一員呢!是十二宮之光明宮宮主。整個十二宮內除了混沌宮宮主,沒有人是我父親的對手。當年的他在整個云幻大陸幾乎是無敵的。結果還是死在了天界的九頭魔龍的手里。”辰子敬苦笑道。

  就在這時,遠方飄來一道聲音:“你們兩個是今年入我劍宮的修行者?”齊天隨著聲音望去,一個身穿紫色道袍的青年男子向他們走來。

  “對,我們兄弟二人是今年成功加入劍宮的修行者,我叫辰子敬,他叫齊天”辰子敬回答道。

  “辰子敬?齊天?嗯,不錯。資質不錯,有資格加入我劍宮。不過,你們覺得通過了入門的三項考核就能入我劍宮了?”那紫色道袍男子右手一晃,手中出現一柄無刃寬劍。悠悠的說道:“想入我劍宮,必須通過我的試煉。”那紫色道袍男子用劍尖指向齊天二人大聲道:“來吧,出手吧!讓我看看你們有多強!”

  齊天二人相視片刻,齊天拿起背上的幻天決,辰子敬拿起了他的神劍,說道:“我們的名字你都知道了,那么你的名字呢?”

  “我的名字?在你們沒有通過我的試煉前,沒有資格知道我的名字。”那人說道。

  “沒辦法了,打吧!”

  話音剛落,齊天一步上前,運用傳承之戰式斬向那紫色道袍男子。

  “嗯?”那紫色道袍男子一驚,一個瞬步閃到一旁。喃喃道:“好強的招式啊!”

  震驚歸震驚,那紫色道袍男子反手一擊斬向齊天,那寬大無刃的巨劍如同猛獸向齊天撲去。齊天不慌不忙,一記防式迎上。抵消了那紫色道袍男子的攻擊。

  “可惡,今年新來的修行者怎么這么強!”那紫色道袍男子神色有些慌張。

  “龍云!住手,你又擅自挑戰新來的修行者。”一個粗獷的聲音傳來,遠處走來一個身穿獸皮高大魁梧的中年人。“龍云,回去面壁一年。”

  “宮主,他們……”

  “住口!下次再擅自挑戰新來的修行者,別怪我把你封在懺悔閣十年。”

  那個叫龍云的男子動了動嘴角,想要說些什么,最終忍住沒有說出口。轉身想偏殿走去。

  “你就是新加入我劍宮的修行者?不錯,資質夠好”那魁梧的中年人說道。他的余光掃向一旁的辰子敬,震驚道:“子敬?你也是加入我劍宮的修行者?”

  “沒錯,白叔。十年前你叫我練劍時曾跟我說,以后我有了一定修為就來劍宮找你。現在我如期赴約啦!”辰子敬激動的說道。

  “沒想到當年的一句玩笑話還真讓你當真了。好,你小子可以啊!當年果真沒看錯人!哈哈哈哈。”那魁梧的中年人大笑道。

  “這位是與我一同通過入門考核的修行者,叫齊天。”

  “齊天,這位是劍宮現任宮主,白峰宮主。也是我白叔,當年與我父親最為要好。”

  “齊天拜見宮主。”齊天拱手作揖道。

  “白叔,那么咱們去主殿吧!別讓諸位劍宮兄弟等急了。”辰子敬說道。

  “嗯,時間不早了,走去主殿吧!”白峰宮主在前面帶路,齊天二人緊跟在后面。

  走了大約半個時辰,一座宏偉的建筑映入二人眼簾。那做建筑上用古老的文字雕刻著三個大字——萬劍殿。三人踏入主殿的大門,映入眼簾的是兩排劍宮弟子,中間站著兩名金袍男子。

  白峰宮主走上前站在512米兩名金袍人中間,大聲道:“蒼天在上,劍宮初代宮主為證。今日我劍宮新加入兩名劍修修行者。入我劍宮,眾弟子皆為兄弟,無師徒之分。入我劍宮,眾弟子不可生死相向。否則輕者重罰,重者必死。齊天,辰子敬,你等可愿入我劍宮,與我眾人結為生死兄弟?”

  “我等愿意。”齊天、辰子敬齊聲道。

  突然,門外一個悅耳動聽的聲音傳入眾人的耳朵里:“大家……我會來晚了。都怪那個可惡的小賊,下次再讓我碰到他看我不閹了他。”

  此人正是齊天捕殺二星魔獸是碰到的女子。

  “雨欣,你怎么才回來啊!入門儀式都結束了。這都第幾次了?罰你去懺悔閣面壁三日陪你龍云師兄去。”白宮主嚴厲的呵斥道。

  “啊?讓我陪那個人?不去,就不去。”那個叫雨欣的少女叛逆的說道。

  “你這個孩子,什么時候才能不貪玩啊!”白宮主苦笑道。

  “嘿嘿,父親我才十六歲,還是個孩子呢。你說我能不貪玩嗎?”雨欣撒嬌的對白宮主說道。“咦?這兩個就是新來的嗎?”說著就向齊天二人走去。

  齊天二人一回頭,就聽到白雨欣驚呼道:“哎!這不是辰子敬嗎?怎么,你也來我們劍宮了?”說著又向齊天看去。

  齊天對她露出一個燦爛的微笑。

  “啊?你...…小賊,怎么是你?”齊天定睛一看,也跟著驚呼道:“啊?流氓女?你……你是白宮主的女兒?”

  “怎么,你們認識?”白峰疑惑不解的問道。

  白雨欣又看向一旁的白峰,狠聲道:“父親,就是他,我好不容易碰到一個二星的魔獸,就是這個家伙害得魔獸逃走了!你快幫我把他閹掉扔進皇宮做太監!”

  齊天心中一驚,心想:“這個小妮子怎么這么狠毒,要是真的把我閹了怎么辦?我可不想做太監。”瞬間齊天將白雨欣的家譜上上下下問候一遍,卻聽到一個嚴厲的父親對女兒的呵斥:“放肆,齊天是我萬神宮的一員,萬神宮的規定是不可以更改的!去懺悔閣面壁一星期。”

  “父親,是他……”白雨欣那楚楚可憐的樣子讓人心生憐憫,她用那水汪汪的大眼睛看向白峰。

  “住口!這次若是容忍你,下次你還指不定做出什么大逆不道之事!此事休要再提。”白峰堅定不移的說道。

  白雨欣無奈,低頭走了出去。就在出主殿大門的一瞬間,她用惡狠狠的眼神看向齊天。仿佛再說:小子!你廢了,你等著我出來的,看我不把你閹了扔進皇宮做太監!

  齊天心中一驚,心里想道:“這小妮子也太狠了吧!”

  “入門儀式結束了,流云,你帶兩位兄弟去偏殿休息。”白峰說道。

  “是!宮主。”叫流云的男子恭敬的回答道。

  在去往偏殿的路上,流云一把拉過齊天,輕聲的問道:“喂,小子你問惹上這個小魔女了?”

  “我,我哪知道她是白宮主的女兒啊,當時我正在捕殺魔獸,他突然跳出來說魔獸是她的。然后我就騙她說魔獸跑掉了。在她回頭的瞬間,我將魔獸殺掉,扛起來就跑到不遠處的草叢里了。”齊天結結巴巴的回答道。

  “誒!兄弟,我原本對你的印象挺好的。既然你已經是將死之人了,我也不好再說什么了。告訴你,你生命余下的時光你要好好珍惜。”流云嘆氣道。

  “不會吧,不就是一個魔獸嘛?不至于把我弄死吧?門派規定同門弟子不得自相殘殺嘛?”齊天驚恐的說道。

  “噗嗤”流云一聲沒忍住笑了出來。“你小子到底有多單純啊?看看把你嚇得,逗你呢!”

  “………”齊天無語,表情很是平靜,但心中已經將流云家在世的不在世的都問候了一遍。

  “哈哈,到了,這就是我們休息的地方。”流云開心的說道。“對了,云幻大陸的一個統一規定,內核修行者入門派后必須有一個道號,我的道號就是流云,你可以用本名做道號,也可以取一個道號,你現在想想我一會還要跟宮主匯報呢。”

  齊天想了又想,腦海中浮現出兩個大字——玄戰。

  “流云兄,我的道號就叫玄戰吧!”齊天說道。

  “玄戰?嗯,很好。走吧,進去吧!”說罷,流云動身進去了。齊天也跟著進入到了這個偏殿。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