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20-08-08 17:03:20
  1. 愛閱小說
  2. 二次元
  3. 進擊的稻草人
  4. 第一章 變身稻草人

第一章 變身稻草人

更新于:2018-03-15 17:26:17 字數:4330

字體: 字號:
  那一天,他終于回想起被稻草人支配的恐懼……

  他叫秦小語,他現在正被一大群詭異的“稻草人”追趕。對,你沒有聽錯,不是巨人,而是稻草人!它們面目猙獰,像喪尸一般地從四面八方涌了過來,目的就是想把秦小語捉住……

  這群稻草人有單腿的,雙腿的,它們外面裹著殘破的衣服,就和我們平時在田里所見的無異。只是不知為何,它們這種沒有生命的物體,此刻竟然能夠自由行動,而且還是一大群,實在詭異。

  事情的經過是這樣子的……

  秦小語今天照常放學回家,因為家住在郊區,所以每天他都要坐完公交,然后步行一段距離。農村嘛,最不缺的就是田,自然也就能看見那各式各樣的稻草人。

  暮色西沉,天色很快就暗淡了下來。秦小語獨自一人在田邊上走著,這時,他突然聽見一個極為陰沉的聲音。

  “小鬼,你還記得十年前的約定嗎?哈哈,我終于等到這一天了……”那陰沉的聲音詭異地笑道,讓人一聽就覺得十分的恐怖。

  “誰,誰在說話?”秦小語急忙警惕地望著四周,但他卻沒有發現一個人,難道是聽錯了?

  “果然,你忘記了,小鬼,就是今天了!今天了!”那陰沉的聲音突然變得暴躁起來,似乎早已按耐不住。

  “究竟是誰在說話?”秦小語恐懼地四處張望著,但面前的田埂里卻始終看不到一個人影。這時,他發現面前不遠處,有個單腿的稻草人正嘎吱嘎吱的轉過身來,倒是有些恐怖。

  “難道是它?不會吧,那就只是個稻草人而已……”秦小語揉了揉自己的眼睛自嘲道,他甚至以為自己是出現了幻覺。

  沒過一會兒,那稻草人便轉過了身來。只見那被稻草編制的面龐上現出了兩顆黑色的空洞眼睛,還有一張彎曲的漆黑大嘴。此時,它全身冒著邪異的黑氣,乍眼望去,就好像鬼神一般,十分的恐怖。

  “呃……”秦小語恐懼地望著那個稻草人,這才開始有些相信起來。

  “小鬼,是時候獻上你的靈魂了!”稻草人露出邪異的笑容,用一副陰森的口氣說道。

  遇見這種狀況,秦小語唯一想到的就是跑路,他抬起腳,剛想往家里的方向跑去。

  “想跑,哼,沒那么容易!”稻草人冷笑一聲說道。隨即,只見它那稻草一般的枯黃色雙手迅速伸長,然后就纏在了秦小語的身體上,將其牢牢地束縛在原地。

  “放開我,你是誰,我不記得和你有什么約定?”秦小語掙扎地喊道,他不知道這個稻草人為何要找上自己?

  “也罷,我先讓你回想起來,不然未免太無勁了些。”那個稻草人冷冷說道。隨后,它的胸口中便飄出了一個小型的稻草人偶,而這個人偶的樣子,竟然和秦小語一模一樣,就仿佛是一個模子刻出來的。

  “小鬼,這個人偶里面埋著你的一撮頭發。相信很快,你就會記起來我是誰了。”稻草人淡淡地笑道,說的同時,它輕輕地捏了下那個人偶的大腿。

  “啊-----”秦小語頓時感覺自己的腿部傳來一陣劇烈的痛楚,他不由地尖叫了起來。

  “哈哈,感受到了吧,這個人偶便是對你的詛咒,你永遠都逃不出我的掌心!”稻草人低沉地笑道,然后,他又隨意地扭起那個人偶的小胳膊。

  頓時,那秦小語的手也跟著扭轉起來,發出咯吱咯吱的聲音,隨時都有可能斷裂。秦小語面容慘白,疼痛地喊叫了起來……

  “喔,對了,先辦正事要緊,別一不小心把你弄死了!”稻草人自言自語地說道,這才停止玩弄手中的人偶。

  只見它用枯黃的手指點在了那個人偶的額頭上,頓時一束白色的光芒在秦小語的額間亮起。他雙眸漸閉,逐漸地昏睡了過去。

  “原來,我只是……忘記了而已……”秦小語雙眸緊閉,低聲地呢喃道。

  腦海中出現了他六歲時的記憶,那時的他總能看見一些怪異的東西,就比如漂浮在人群中的幽靈,單眼的怪物等等。而這些,別人卻都看不見,他們便把秦小語當做怪胎,排斥他,甚至欺負他。

  也正因如此,從小到大,秦小語都是被孤立的,他沒有朋友,沒有人愿意相信他。他經常一個人躲在房間里哭泣,就算被那些惡靈追趕,他也只能一個人擔驚受怕。

  那一天,秦小語在回家的路上,遇見了一只巨大的黑色鼠怪。它的體型就像熊那般大小,兩只突兀的眼睛,還有布滿尖牙的大嘴,一看就像是什么邪物。它口水四溢,四條利爪不斷摩擦著地面,眨眼間,它便兇惡地向著撲了過來。

  那時的秦小語畢竟是個六歲的孩子,他跌跌撞撞地奔逃著,最后躲進了那茂密的麥田中。但是,他一個小孩子怎么跑得過一只兇猛如狼的怪物呢,沒一會兒,他就被逼到了麥田中的一個角落里。

  黑色鼠怪張開血盆大口,頓時那鋒利的獠牙上流下許多粘稠的液體,它面露兇光,一步步地就緊逼了上來。秦小語一臉恐懼地坐倒在地上,他雙手按在身后,慌亂地往后方爬去,情況岌岌可危……

  最后,他被迫停靠在了一根木頭上,他絕望地抬起頭,這才發現那是一個獨腳的稻草人。它戴著破舊的斗笠,毫無生機地杵在那里,就仿佛是在漠然地注視著一起。

  “這樣的世界,不活也罷。”秦小語木然地望著天空,腦海中閃過各種被懷疑,被謾罵的畫面,而這不由地讓他有些絕望了起來。

  黑色鼠怪瞪著兇光,擋在秦小語的面前,它不停地磨著尖牙,隨時準備撲上來咬斷他的喉嚨。果然,沒過一會兒,它就按耐不住,兇猛地咬了上來。

  秦小語雙眸黯然,似乎也不想抵抗……

  這時,時空卻突然停滯了,秦小語發現那只正撲咬而來的黑色鼠怪,竟然定格在了半空中。它張著大嘴,一動不動地浮在空中,倒是有些奇特。

  四周也出奇的安靜,感覺不到任何風聲,金黃色的麥穗筆直地定在原地,所有的一切,靜的就像是一幅畫似的。

  “怎么回事?”突然的狀況讓秦小語雙眸瞪大,他驚詫地望著四周,不知道發生了什么?

  這時,他頭頂上的稻草人突然彎下了身子,然后在那斗笠的下方,露出了一副十分詭異的笑容。隨即,它深沉地說道:“小鬼,我可以救你的命,不過你得答應我一個條件。”

  “你無非也是想吃了我吧。”秦小語警惕地望著頭頂上的稻草人說道。他已經見過不少靈異的東西,所以一個會講話的稻草人,對他來說也沒啥好奇的。

  “不,我不會吃你,其實我是一個天神。只因觸犯了天條,被貶下凡,奈何就變成了這副殘軀。“那個稻草人目光怨恨地說道。只見它揚起頭怒視著上天,頓時,它的身體散發出一股邪暗的氣息,令人畏懼。

  隨后,它低下頭來望著秦小語,低沉地說道:“只要你答應我,將你的靈魂奉獻予我,我不僅可以救你,還可以封印住你的雙眼,讓你再也看不見這些惡靈。“

  “你選擇吧,是現在死在這里?還是說把靈魂賭給我,然后繼續地活下去。”

  “……”

  秦小語一時沉默了起來,他低下頭,認真地思考著。過了一會兒,他抬起頭說道:“只要你能讓我的雙眼和常人無異,再也不用看見邪物,那我就答應你的條件。”

  “那么,契約生效!”那個稻草人陰沉地說道,一切都是在它的意料之內。

  它從胸口中掏出了一個小巧的稻草人偶,然后又在秦小語的頭上抓了一撮頭發。隨后,它將那搓頭發塞到了稻草人偶的肚子中,頓時一陣白光閃耀,只見那稻草人偶竟然變成了秦小語的模樣。

  “那是什么?”秦小語好奇地問道。

  “以后你就會知道了。”稻草人淡淡地說道,看來也不想解釋太多。

  “哦。”秦小語應了一聲,也沒再多問。他畢竟才六歲的孩子,心智尚不成熟,中了別人的詛咒術也在所難免。

  “小鬼,你別動,我現在封印住你的眼睛。”那個稻草人俯下頭,望著秦小語說道。

  只見幾搓枯黃的稻草化作了長長的手臂,然后覆蓋在了秦小語的雙眸上。秦小語頓時感覺面前一片漆黑,然后就暈了過去……

  等秦小語睜開眼睛的時候,天色早已變得漆黑,他恍惚地站起身來,愣了一會,才突然想起之前所發生的事。但是此刻,他的眼前只有一片金黃的麥田,那怪異的稻草人和黑色鼠怪都早已不見蹤影。

  從那以后,秦小語再也看不見邪異的生靈,他的日子也總算精彩了起來。漸漸地,他把這件事情拋到了腦后。

  ……

  “我記起來了,你就是之前那個稻草人,還是個天神!”秦小語突然睜開了眼睛,驚詫地喊道。此時,他正被那個稻草人五花大綁,束縛在了原地。

  “嘖嘖,終于記起來了嗎?那么,今天就是履行約定的時刻。”稻草人突然面露兇光,陰森森地說道。

  “你想干什么?”秦小語心中恐慌,掙扎地喊了起來。

  “沒什么,就是想讓你替我做件事情。”稻草人狡詐地說道,說的同時,它便把手中的那個人偶丟到了地上。

  頓時,那個稻草人偶就開始急劇地膨脹了起來,沒過一會,它就變得和秦小語一樣的體型,然后矗立在田間的地面上。

  “你究竟想做什么?”秦小語望著那和自己一樣大小的稻草人偶,心中開始不安了起來。

  “嘿嘿,馬上你就知道了。”稻草人陰險的笑道,只見它操控兩只手臂,把秦小語拉到了自己的面前。

  “移魂術!”稻草人念起了咒法,頓時一陣狂風刮起,它的身體上鬼氣不斷升騰,十分邪異。

  同時,那個仿制秦小語的稻草人偶也開始搖晃了起來,只見它的肚皮中伸出了一條長長的手臂,抓在了秦小語的腦袋上。隨后,白光閃爍,秦小語的靈魂從頭頂上,慢慢地被抽離了出來。

  “啊-----”秦小語雙眼泛白,不由地尖叫了起來。

  沒過一會兒,那人偶的手臂就扯著秦小語的靈魂,塞進了自己的肚子中。而此刻,秦小語的肉身則變成了一具空殼,它沉沉地倒在了地面上,就好像尸體一般。

  “就是現在!”那個陰險的稻草人突然嘶吼了一聲,然后化作一團黑霧,迅速地竄進了秦小語的肉體中。鳩占鵲巢,說的就是現在這個情況。

  隨即,秦小語的肉體又開始充滿了血色,一陣抽搐之后,它竟然又爬著站了起來……

  “哈哈,成功了,成功了,我終于自由了!”秦小語的嘴中突然發出了那稻草人一般的陰沉笑聲,只見他激動地打量著自己的身體,一副重獲新生的樣子。

  看樣子,那個陰險的天神已經徹底占據了秦小語的肉體,這便是他醞釀了十年的陰謀。他一直在暗中注視著秦小語,等待他長大,等待吞噬他的那一刻。

  “可惡,我怎么動不了……”秦小語驚慌失措地喊了起來,他剛要移動,這才發現自己已經變成了一個立在田間,無法動彈的稻草人。

  “哈哈,你就帶著那副模樣茍活下去吧。”邪惡的天神占據著秦小語的身體,無情地嘲笑道。

  “原來,你是為了這個目的。”秦小語憤恨地喊道,他也總算明白自己是中了他的圈套了。

  “哈哈,現在知道,未免太遲了些。哦,對了,告訴你一些必要的信息。只要到了白天,你的身體就會重新變回人的形態,這個時候,你可以自由行動;但是一旦到了晚上,你就會完全變成稻草人,而且你必須回到田里,不然你那身上的稻草就會自燃,直至滅亡為止。“

  “枉我一介天神,幾十年來卻要受盡如此折磨,實在可恨!不過,今天我總算自由了,哈哈哈……”

  一陣陰沉的笑聲響了起來,隨后那位天神便帶著秦小語的肉體,徹底消失不見。

  “別走,把身體還給我!”

  “可惡……”

  “我一定會把身體奪回來的,你給我等著!”

  秦小語憤恨地喊了起來,他實在無法想象自己竟然變成了那守在田間的稻草人……


閱讀更多二次元的小說,請微信掃碼關注公眾號(或者微信搜索公眾號“閱者悅心”關注),回復“1”繼續閱讀

微信掃一掃關注公眾號

關注公眾號方法:

1、將二維碼截圖保存至相冊

2、打開微信--掃一掃--相冊,選中相冊中的二維碼圖片后掃描關注

3、點擊關注,回復1閱讀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