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6 10:47:14
  1. 愛閱小說
  2. 都市
  3. 蒼穹血界
  4. 第三章 水星

第三章 水星

更新于:2018-03-17 12:49:29 字數:2162

  二人緩緩向外走去。

  “喂!師兄,能不能讓我下去玩玩。”聲音越來越小。

  “這是不可能的,連師父都不能隨便下去,你趁早打消這個念頭”

  “咔”“咔”“轟”大門被緩緩關上

  黑暗開始肆無忌憚的游走在整個密室里。但在它還沒來得急高興的時候,一道金色亮光驟然亮起。

  剛剛二人在時,光亮平滑的地面干凈的甚至連一粒灰塵都沒有。在楊白略在的時候那些玄奧神秘的符文在剛剛消失的無影無蹤。沒想到現在又重新出現了。

  符文金光熠熠,鮮紅血液依舊在上面艱難前行。在黑暗之下,顯得詭異至極。

  ......

  生活真是充滿了變數,每當你習慣了之后,它往往會給你來個急轉彎。楊白略就是最好的佐證。

  楊白略看著周圍習慣的一切,怔怔的楞了。他最開始無數次幻想著回到這里,但是殘酷的現實將他一次次的推向“毀滅”。以至于后來他終于放棄了,他不在相信自己可以回來。

  顯然現實又一次玩弄了他。當他終于在多次的努力下可以控制身體后。睜開眼后,映入眼簾不再是熟悉的黑暗,而是曾經的記憶深處中令人懷念的......一切一切。

  房間里的一切,就是因。與之相關的果就是腦海中如潮水一般涌來的曾經的記憶。這就像一場夢,他都不確定之前發生的一切是不是真的。因為這些記憶太熟悉,熟悉的好像根本就沒有這之間多年的時間間隔。

  “哥,出來吃飯了,快開門啊!”正在他恍惚的時候。一聲急促的敲門聲響起。隨之而來的便是一個清脆的,如銀鈴般的的聲音在門外傳來。

  楊白略神色一頓,隨之一喜,那是一種發自內心的微笑。這是他的妹妹,他的堂妹楊白雪。

  三步變作兩步,他快步過去打開了房門。他極力的控制自己的語氣與神情。

  “這不是開了嗎?我們的公主”即便控制語氣還是帶有些微激動的說道。

  “討厭了,說了不許叫人家公主了”楊白雪狠狠的說著,同時揮舞著小拳頭,好像在說著下次再這樣人家就叫你好看。

  看著妹妹可愛的樣子,楊白略感覺內心一暖。長久的黑暗早已讓他忘記了這種幸福。即便是以前沒有到黑屋之前,他也沒有感覺過。

  畢竟人往往不懂得珍惜的,沒有失去之前他認為理所當然。但往往失去之后才幡然醒悟,后悔莫及。現在楊白略失而復得,他才再次清楚的認識到幸福這個它自以為認識的東西。

  “哦!也不知道是誰以前老是讓人家喊她公主的,還說自己叫楊白雪,就應該叫白雪公主的。”楊白略微微一笑,略作疑問的問道。

  “哼!那是小時候,不作數的。現在被別人聽到了多丟人啊!再說了,就算我是公主,那你們還是七個小矮人呢!”楊白雪雙手叉腰,眼睛瞪的大大的,鼓著小嘴說道。這神情簡直...跟四嬸一模一樣啊!

  說曹操曹操到。“白雪,白略,你們兩個在干什么呢!還不快來吃飯”一聲嘹亮干脆的聲音從廚房傳來。

  “哦!來了,四嬸”楊白略應道。四嬸聲音依舊是那么...中氣十足啊!

  “媽媽,哥他罵我,你快說說他”在楊白略回應的同時,小調皮馬上往廚房跑去,口上還不停著告狀。

  因為穿著拖鞋,跑的時候兩條小腿邁的步伐顯得十分好笑。楊白略笑笑,也不以為意。慢慢向廚房走去。

  剛走出去幾步,楊白略就驚呆了。因為他發現這個房子好像不一樣了。不,裝修,家具,布置,還是老樣子。就是房子大了,家里的東西普遍都比以前好了一點。

  剛一這么想到,腦海中瞬間就閃過記憶棉花糖幾個字。接著就是這樣的一段信息。

  原來這個世界叫水星。由五塊大陸和無數小島構成陸地占整個星球的兩成,其余皆是海洋。其中亞洲、歐洲、北條洲連接為類似一個“人”型。美洲在“人”下面呈現“一”字。環洲包圍著四洲,原來它不被人們承認,畢竟寸草不生,荒無人煙實在難以被人們接受,但經歷多次海獸暴動之后,人們逐漸接受了它,也給予了它應有的名分。

  說到海獸,值得一提的是,在大面積海洋情況下,海洋生物出現遠遠比人類早,因此這期間誕生了數以億萬計的海獸。在時間與海洋的醞釀下同樣產生特殊海獸....

  但仔細的一想,他所有的家人,親戚,朋友,他所認識的人好像都在這個世界。給他的感覺就好像是不同的次元的相同的人過著不同或近似的生活。

  真的有不同的次元嗎?楊白略不禁想到。哦!現在顯然不是關心這個的時候。遭遇到這種匪夷所思的事情不是應該驚慌失措嗎?應該著急,無助,對未來的充滿迷茫的嗎?

  但這些好像與楊白略無關。他本來就放棄了重新回到現實,回到生活中的。但是他卻回來了,不僅回來了,他的家人親朋還都如從前,并且時間好像與以前是接軌的。這些讓他感到十分幸運,盡管他之前有難以言語的遭遇。

  就好像一個活不過明天的人,突然上帝說再給他一個重新來過的機會。但是他要換個生活環境。你說他會不會同意。顯然答案是肯定的。楊白略就好比是這個人。更何況本來就是求死不能的他,再加上父母親人具在,何樂而不為呢!因此楊白略毫不在意他是為什么來這里的,因為什么來這里的。

  說來話長,但也只是腦海中的幾個念頭。

  “我還不知道你嗎?你這丫頭是我身上掉的一塊肉,你動一動手指,我就知道你在想什么,是不是又煩你哥了”剛走到客廳的楊白略就聽到四嬸這樣說道。

  “哪有啊!明明是哥他笑話我的,哼!媽媽偏心,不理你了。”楊白雪狠狠的哼了一聲,歪著頭氣憤的說道。

  “沒有,四嬸,我和小雪開玩笑呢!”楊白略洗著手說道。

  “哼!聽見沒有,還說我。”楊白雪馬上順著說道。小嘴嘟著,好像受了天大的委屈。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