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6 00:42:36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法相神通
  4. 二,神通對決

二,神通對決

更新于:2018-03-18 07:04:18 字數:2703

  書接上回。左轉右折,梁昊來到一處寬大的院子,進了前廳,就見在主位上,坐著一個年約三十歲左右的貌美婦人,“昊兒,你剛好,怎么能到處亂跑的呢?如果你在這樣,我就叫你爹禁你的足。”婦人一見梁昊進來,故意板起臉來說道。前世的梁昊是一個孤兒,是以梁昊對家人之間的呵護和關心感到很是新奇,也有些渴望,梁昊回憶了了一下天穹梁昊平時的表現,于是故意板起臉:“姨娘,我已經不在是小孩子了,告訴父親已經不能威脅我嘍。”聞言,梁昊的二娘風火云煙忽然臉色一變,掩面哭泣道:“我從小疼愛的昊兒居然不在聽我的話了,我好難過,嗚嗚嗚……”“呃……好吧,我錯了姨娘,我在也不敢了。”梁昊有些無奈地道。“真的嗎?你不會騙我吧,你發誓嗎?嗚嗚嗚……”風火云煙依舊掩面哭泣道。“好吧,我發誓。”梁昊無奈道。“那太好啦,那我們中午吃些什么呢?昊兒你剛好,我叫廚房中午給你做些好吃的補補身體吧。”風火云煙一臉燦爛的微笑,臉上哪有絲毫的淚水。這個二娘太能演了。梁昊心里暗說道。又陪風火云煙說了一會話,梁昊知道風火云煙身體不好,常年臥床,有時在地下走一會,就會感到疲倦,于是起身離開,又一次來到書房,翻看這自己感興趣的書籍。

  時至正午,只見一輛豪華馬車緩緩地駛進了天穹府,一個高大白凈的中年男人緩緩走了出來,“把昊兒給我叫來,讓他到書房來找我。”中年男人緩緩的說道。“是老爺。”一個黑衣老人答道。中年人點點頭轉身向書房走去。

  梁昊坐在書房中,翻看著手中的書籍,對大陸一些風土人情有更深的了解。就聽“吱呀”一聲,一個身穿紫色錦衣,胸前繡著一條四爪金龍的高大白凈的中年人走了進來,梁昊一見來人不由一愣,這個人好重的氣勢,梁昊心說道。隨即梁昊意識到,整個梁府唯有一個人才會有這樣的氣勢,“老爸,您回來拉。”梁昊臉上堆起笑容道。

  梁振沉著臉走到書桌前,看著一臉痞笑抖著雙腿的梁昊,對著梁昊猛地就是一個爆栗,“臭小子,讀書也沒有一個樣,讀圣賢文章要,端正姿勢,好好揣摩圣賢做文章時候的心情。”

  “老爸,我看的是《少兒天穹大陸的傳說與神話》,少兒就是這樣的。”梁昊依舊痞笑這說道。

  “你個臭小子,好了小子坐好和你說件事。”梁振苦笑著對梁昊說道。聞言梁昊收起嬉笑的表情,端正的坐好,“兒子,你從小就要強,但自你十年前覺醒儀式失敗后,父親就知道你心中有著解不開的疙瘩,你身上背負著家族,背負著榮耀,可這些并不能成為你的負擔,而是你前進的動力,沒有法相并不能決定你不能成為一個強者,你可以在其他的地方站在世界頂端,看看我們夢幻帝國的文臣宰相,那個不是站在了權利之巔,一人之下萬人之上啊,沒有法相誰又能說他們什么呢?”

  梁昊聞言點點頭,一臉同意的道:“太對了父親,沒有法相并不代表比別人差呀,真正的強者,都有一顆自強的心。”

  “太對了兒子,說的好。雄鷹展翅,當鷹擊長空;金鱗潛底,終會化龍。”梁振拍著手,激動的道。梁昊也是一臉的堅強,前世做為殺手之王,沒有一刻堅定的心,如何能耐得住寂寞。這一天,梁昊父子兩聊了很久。

  入夜,梁府燈火通明,梁家人開始紛紛落座,梁振坐于主位,梁昊和二娘風火云煙分坐兩邊,梁昊的大哥二哥都不在家中,兩人現在都在圣堂斗尊學院學習,所以不在家。二娘的身邊坐著的是梁府梁昊爺爺那一輩的老人梁千,是唯一一個外姓人被梁家賜姓的人,梁府的大管家,也是唯一個可以和梁家子弟一個桌子上吃飯的人,在梁府就是梁振見了梁千都的恭恭敬敬得叫一聲千叔。而梁昊身邊坐的就是上午梁昊在小花園遇見的那個女孩,這個女孩笑顏如花,只是在面對梁昊時,臉上卻是一片冰霜,一頓飯吃的梁昊心里一陣莫名其妙。

  月光如水,梁昊躺在床上,腦中開始回想起今天發生的所有事情,這是梁昊從小就有的一個好習慣,每天都會總結這一天的所得。“磕巴”一聲輕響從屋外傳來,梁昊聞聲瞬間從床上彈了起來,身形一閃,化為一道輕煙悄悄的追了出去。天穹梁昊雖然沒有給梁昊強大的法相神通,卻為梁昊留下了一副絕對強橫的身體,這具身體比梁昊前世每天不屑努力鍛煉獲得的身體都要強橫許多。腳尖觸地,身體如煙飛快的向前沖去,腳下卻未發出絲毫聲音,這種全力先前沖刺的快感讓梁昊不住的迷醉,好像已經融化進了風中。

  緊緊跟隨前面的那個身影,來到了梁振住的主臥室,手一番,月光下,梁昊見到那個黑影手中捏著一張杏黃色的符咒,就對著梁振的臥室揮去,眼見符咒化作一道粗大的電光向主臥室劈去,眼見閃電就要落到臥室之上,可這到粗大的電光卻忽然仿佛泥牛如海一般,消失不見了。遠遠躲在一邊藏著的梁昊,看著消失的電光,梁昊不由撇嘴暗道:靠,就這樣就完了,光看到好看了,雷聲大雨點小。正揣測間,就見不知何時,主臥室前的花園中,站著一個身穿紫色長袍的白凈中年人,輕聲問道:“來者何人?”

  黑影怪笑一聲:“梁振我真理教連三,今日要拿你人頭祭祀真理天尊。”說著手一揮,一道道符紙揮出化為道道驚雷從天而降,向著梁振劈去,梁振長笑一聲,抬手一揮,那手仿佛有個黑洞似的,道道驚雷都消失在梁振手中,梁振冷笑一下,腳下一趟,鬼魅般的出現在黑影身前,這種速度,看的梁昊心神一陣搖曳,梁振抬手,一拳輕輕劈出,這一刻梁昊震驚了,天地間的一切都隨著梁振的一拳而消失了,梁昊眼中只剩下一片燦爛的星河,梁振仿佛是掌控星河變換的眾神之王,時間空間等一切的一切都在這一拳中消失了,一種天上地下為我獨尊的意志不住的沖擊這梁昊。等梁昊從這種震驚中醒過來時,那個黑影已經在梁振拳下化為齏粉,連一聲慘叫都未傳出,聽見遠處傳來父親親兵紫衣衛跑來的聲音,梁昊悄悄的返回了自己的臥室。

  在初來到這個世界的時候,梁昊一直以為憑借自己獨一無二的暗殺技術足以讓自己在這個奇怪的世界中保護自己,自問剛才那個黑衣人單憑自己的本事,梁昊也有信心殺掉他,但絕不會這么簡單容易,而且看剛才梁振的架勢,也絕對沒有用上全力。

  直到這一刻,梁昊才明白什么是神通,神通,就是擁有可以改天換地,超越神靈的一種力量。在這一刻,梁昊從沒有像現在這樣希望獲得這種強大的力量。

  天穹大陸極西,天柱騰山之上的一個如星宿一般的大湖之上,湖中心的一處小島上,一個廣闊無邊的空間,一處華麗的宮殿中,一個端莊圣潔的女子正在盤膝運功,猛地這個女子睜開雙目,秀麗的眸子閃現出一片嗜血的暈紅,漆黑的長發四散飛舞,狀若瘋魔,端莊圣潔消失不見,只剩下滿身的殺氣和一臉的瘋狂,“為什么?為什么?那個賤種還活著,為什么釋迦彩衣那個賤人生的賤種還活著,還有風火云煙那個賤人,你們都該死,該死,十兵衛,七侍劍去給我把這個賤種殺了,我不要他在這個世界上在存在。”話音剛落,就見十七道人影駕著劍光破空而去。

  欲知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