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22 08:52:47
  1. 愛閱小說
  2. 游戲
  3. 迷宮駭客巫師之章
  4. 第一章 迷宮駭客,世界的召喚

第一章 迷宮駭客,世界的召喚

更新于:2018-03-15 18:58:07 字數:3842

  “呼呼,我就知道......我不可能死的那么......奇葩吧!”

  氣若游絲般地呢喃聲響起。

  當我的手指輕輕抖動,重新恢復知覺時,我的嘴角已經咧開了得意的笑。意識早已經無比清晰,只是巨大的疲勞感使得我沒辦法很好地掌控身體,以致眼皮遲遲抬不起來。不過,出乎我意料的是,我的身體并沒有想象中的傷殘疼痛,“嗯,也有可能是,已經沒感覺了。”

  當我睜開雙眼,發現照入室內的光線有些昏暗,但我看到東西卻十分清晰,比如屋頂架梁上木頭的紋路,我都能看得一清二楚。

  我拱了拱鼻子,確認自己沒有戴眼鏡:“視力怎么突然變得這么好了?不會是誰給我做了矯正近視手術吧!”

  慢著......我好像沒抓住重點。我的眼珠子四轉,掃視了屋內的裝潢一眼,回過神來:“這間屋子怎么這么復古?哪家醫院這么拽?”

  “等等......貌似,這不是醫院病房?這房間的擺設莫非是......是誰家里嗎?”我疑云頓生,緩緩撐起了身體靠坐在床頭上。

  幾近古典的裝飾呈現在我眼前,一切家具,事實上只有木桌、木椅、衣柜、門窗等簡單的物什,全都暴露出手工制造的痕跡。

  我心中一震,“我去,怎么有種‘我穿越了’的坑爹錯覺!”

  “喵——”此時,一聲柔軟的貓叫在我右手邊突然響起。金黃色的柔順皮毛一動,身軀嬌小的貓咪輕輕躍上了棉布毛毯,隔著毯子蹲坐在我腿根之上。

  我回過神來,一雙汪汪大眼望向我。

  對,這雙眼睛非常大、非常可愛,然而,我卻只欣賞了一瞬。在兩雙不同的眼神接觸到的一瞬間,一股寒氣自我腳底直沖腦海,我首先打了個冷顫。

  橙色晶狀體內,在那一對豎瞳之中,我卻從其中清晰地看到了......一個陌生男子的面孔。

  貓眼中的男子面容精致,他的表情飛速變化:先是莫名奇妙,而后變得奇怪,當他的瞳孔聚焦到貓眼時,詫異、驚懼,嘴角無聲張開,直到久久之后,流露出憂郁而又復雜難明的神色。

  我雙目無神,凝眉思慮。

  面對這樣夸張的事情,我的第一反應便是拒絕。但,卻又不得不正視,我已經不是原來的我了!

  我伸手摸摸臉頰,根本不可能是整容所能達到的:“況且,整個身體的樣子已經變得完全不同了嗎?”

  頭發稍長,還是黑色的,但四肢和身軀的膚色和體型已與原本的我相差得極為明顯——可以確定的是,這是一具十五六歲、膚色偏白的少年身體。我以自殘的方式用拳頭錘擊頭部,發現這噩夢并不容易清醒。

  我環視了一下周圍的環境,一切的可能性在我腦海中盤旋,前因后果,想要求證于科學,卻更加無法解釋眼前的事實。

  “喵——”貓咪不安的叫聲打斷了我,看到這只貓,腦海中卻浮現出【迷宮駭客】的影子。

  “這么說來......呵,我確實已經死了啊。”我喃喃輕語,露出回憶的神色:“說起來,那時那種縹緲無依、空虛到極致的感覺,想想也很符合死亡這種上檔次的事兒了啊。”認定了結論,便有一點失魂落魄的感覺。

  心里空落落的,沉默下來。

  “很多事情還沒來得及去經歷......很多人還沒來得及見一面......就這么死了嗎?”

  “爸媽會很悲傷吧。”語氣說不上悲哀更談不上欣喜,徒留下無奈嘆息:“唉......”

  死亡,不是死者的悲哀,而是生者的悲哀......

  默然片刻后,我回過魂來。伸手摸了摸貓頭,它立刻瞇起眼,配合地露出了享受的表情,舒服地哼了起來:“喵......”

  小貓咪很乖巧,但我此刻已經無暇顧及了。

  既然事情不能用科學解釋,那就只能采取“不科學”的解釋嘍,譬如問問蒼天拜拜鬼神什么的。

  視線掃射到木桌的桌面上,幾只筆插在筆筒里,油燈、羽毛、紙片、書籍,整潔有序地擺放著,和我慣常的散亂風格相去甚遠。

  兩本書疊放在一起,從邊上棱角看去很干凈整齊,像是新買的一般。當我的目光堪堪觸及到上面那本書封面上的文字時,驀然驚覺,我的腦海中突然憑空浮現出許多知識!

  這些知識,迥異于時代,違背于科學,區別于現實,但卻仿佛從一開始就埋藏于我腦海中的一隅,只是以前未曾發掘的,充斥著迷信與魔法的知識!

  我的嘴角抽搐,躺倒在床上有氣無力地哼哼出聲:“呵呵,穿越是吧,聽起來比被自己筆記本炸死更獵奇呀。”

  作為一名準技術宅,我對于各類離奇事件的承受能力還是很強的。尤其是穿越,在我腦子里至少意淫了十回八回了吧,除了感慨,我已沒有半點驚詫的情緒。此刻,我已經開始想象我的后事了。

  “可不是,等等......我突然想起來,莫非我被筆記本分尸是真的,不是我的幻覺?”我忽然憶起“死前”看到的景象:“我的頭好像飛出去了吧。”

  “那死相一定很難看。”

  “希望不會嚇到我可愛的舍友們。再見了,你們啊!”我喃喃念道。

  “那我手機里藏的那些小黃文該不會......應該不會吧,不會有誰無聊到翻那些東西。”我難得露出了尷尬的神情......

  “喂!跑偏了吧!關注的地方完全不對頭啊喂!”

  “咳!清醒,現在不是想這些的時候!”

  拋卻那些殘念,現在理應想想更重要的事情。時間緊迫,因為我發現此時正是清晨,而非我一開始想的黃昏。

  我飛快地收拾了一番心情,決定謹慎地對待這段穿越加“附體奪舍”的狗血劇情。至少在天大亮之前,理清一些頭緒。

  放棄了思考“穿越這件事是否科學”以及“我是被哪路神仙抓來的”之類一時半會難以解決的問題,我集中注意力,努力去回想關于這具身體原主人的信息,前因后果,細細敘來......

  首先,這具身體的原主人叫做劉易斯·飛,奇怪嗎?有點。巧合嗎?我想,答案應該是否定的。雖然我不知道我究竟如何來到此處、附于此身,但這必定與【迷宮駭客】有關,這點毋庸置疑。

  “莫非是迷宮駭客世界在召喚我?”就像是《無限恐怖》中那句“想明白生命的意義嗎?想真正的......活著嗎?”,腦海中突然浮現出“迷宮駭客世界出版”這幾個黝黑詭異的文字來:“喂,你把我送到這里來,有沒有經過我的同意啊!又沒有問過我的感受!”

  咳,打住,此事休再提。

  劉易斯·飛,簡稱阿飛,從他的記憶中可以知道,他的父母早已不在。嗯,這倒是個好消息,至少我不用再侍奉陌生人。好吧,原諒我內心的黑暗,那畢竟不是我的父母。他的父親曾是個巫師,是一名貴族,在他生前,家里鄉間富裕而有威望,不過在其死后便沒落了。至于他的母親,抱歉,記憶力沒有。

  他的家族并不大,實際上只有一個叔叔,不過在他執意變賣掉他家所有的田地產業之后,便不再交往了。哦,這間屋子、這個小莊園也是屬于他的,還沒賣,不過據推測應該離賣不遠了。

  他是一個無能、墮落又愚蠢的人嗎?雖然家業不大,但這么多財富,足夠普通人不事生產、錦衣玉食地生活一輩子,卻被他在父母離世的短短幾年內揮霍一空。

  當然不是。

  雖然他還青澀,但他無疑十分聰慧,而且有天分。他懂得各類的知識,并且很樂于鉆研,因此他常常嘗試一些千奇百怪的實驗。隨著年齡的增長,他逐漸明白力量在俗世的重要性,因而,他開始涉及并癡迷于一個昂貴的領域——魔法,這才是讓他傾家蕩產猶不止息的根由。

  一個月前,他的天才打動了一個途經此處散播信仰的牧師,也即是他現在的準教師,埃洛因·甘。阿甘交給他兩本魔法書,并承諾如果他能在一個月內完成這兩個魔法,便會在回到主教庭時帶上他。

  不用奇怪他與牧師那中西結合的名字,這個世界的文明比地球更加多元。根據阿飛腦袋里的知識,他自己所知的種族就有人類、精靈、矮人、地精、龍等。而據我猜測,很可能也有獸人、惡魔、魔鬼等種族,還有地、水、火、風等元素生命,別問我為什么知道,小說是我的精神食糧。

  而劉易斯·飛這個名字,這顯然不是純種人類應有的,我推測,這應該是個雜種。別驚駭,這世界上還是有很多雜種的。從“飛”這個姓氏來看,極有可能是人與精靈的混血雜交,也就是說阿飛的身體里可能也流淌著精靈的血液(怪不得我發現我的手指這么修長英俊,這就是基因的優勢嗎,甩過人類兩條街啊!),從原主人的記憶里也隱約能夠證明這點。精靈為何物,我想所有人類都應該清楚。

  閑話少敘。

  話說直到昨天為止,他對那本《沖擊震蕩魔法》已經相當熟悉了,也已經可以準確地使用那一魔法。但另一本《召喚怪物魔法》,雖然他也已經讀完、記憶并且能夠理解,但卻不能成功施法——上次他強行施法的結果是,受到法術反噬,在床上休養了六天的身體。

  他清楚地知道,限制他施法成功的因素是他的精神,也即靈魂,他的精神強度還不足以支持這個魔法。

  人的精神生而有常,只能隨著年齡的增長,和長期不斷的鍛煉才有所加強。但他等不了那么久了,埃洛因·甘是托托教廷的主教之一,實力絕對強大的大法師,機會易失難再得!

  因此在昨天,他又一次強行施法,并不顧精神力急速的消耗,不達目的誓不罷休!結果可想而知,雖然最終他完成了那一魔法,成功地召喚出了一只果凍怪,但也導致了精神極度衰竭,陷入昏迷。之后,他被他的小女仆扛著送回了現在他正臥著的床上。哦,他的小女仆,那個身材嬌小卻力大無比的女孩,目前莊園內唯二之人,他昨天的打算應該是等他隨著埃洛因·甘老師走時,送她一筆金幣,遣回她的。

  現在嘛,嘿嘿嘿嘿。

  ......

  “原來如此。”我念叨著:“結果在昨晚被我趁虛而入了嗎。”

  “你們啊,你們......Tooyoung,toosimple,sometimes*****.”

  我默念:“沖動是魔鬼。”

  “不過......今天是最后一天吧。”我的眼睛瞥向側方的桌面上,上面那本書封面上不是漢文的文字對我來說毫無障礙......

  沒錯,它是——召喚!怪物!魔法!

  “真是令人驚喜啊。”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