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4 20:34:36
  1. 愛閱小說
  2. 武俠
  3. 天道易存
  4. 001.真武館

001.真武館

更新于:2018-03-17 21:14:56 字數:3166

  “老人家,請問您聽說過‘真武館’嘛?”我禮貌地問道。這條街上都是老大爺老大媽開的店,不過這也正是我挑這里問路的原因。“哪個‘zhen’?哪個‘wu’?”賣糖葫蘆的老大爺頭也不抬地回道。我拿出一封信遞到老大爺眼前,指著“真武館”幾個字:“這個‘真武館’。”“哦...”老大爺若有所思,“買串糖葫蘆我就告訴你。”“呃...”我遞給老大爺一張五塊錢。“一串十塊。”老大爺拿過錢又說道。“...”我又遞給老大爺一張五塊錢。“嗯...”老大爺滿意地收起錢,“沒聽說過。”“!...”我無語地看著老大爺。“我在這里生活了幾十年都沒聽說過,其他人就更不知道了!所以這十塊錢你花得可不虧,省了許多冤枉時間了。”老大爺笑著遞給我一串糖葫蘆。“謝謝老人家...”我接過糖葫蘆又去問下一家。“老人家,請問您聽說過‘真武館’嘛?”我禮貌地問道。“哎哎哎!你這個小伙子什么意思啊?當我是老騙子是不是?!”賣糖葫蘆的老大爺急得跳了起來,“我說了沒聽說過就是沒有!你問誰都沒用!”“老人家我不是這個意思,只是我有很重要的事情一定要找到真武館,哪怕只有一絲希望也不能放棄!”我堅定地說道。“哦...”老大爺又若有所思,“你叫什么名字?”“我叫易存,‘易如反掌’的‘易’,‘適者生存’的‘存’。”我禮貌地回道。“你姓易?!”不止老大爺很驚訝,其他店面的老板也都驚訝地圍了過來。我撓了撓頭,疑惑地看著他們,我姓易又怎么了?“你和易甲是什么關系?”老大爺激動地問道。“你認識我爺爺?!”我也激動地問道。“當然了!這里有誰不認識“斷魂劍俠”易甲啊?!你是易甲的孫子?!”老大爺顯得很開心,眾人也都議論起來。我沒有絲毫的喜悅:“是的,不過我爺爺三年前就過世了...”眾人一下都沉默了,老大爺悲愴地說道:“易大俠如果還活著,今年也有八十歲高齡了。七十七歲也算喜喪,大家別太傷心了,只可惜我們不能去給易大俠上一炷香了...”“老人家!”我的淚水決堤而出,“我爺爺不是病死的!他是被人害死的!”“什么?!”眾人大驚失色,“易大俠怎么可能被人害死?!”我放聲大哭:“我本來也以為爺爺是病死的,可是昨天突然收到了這封信!”我把之前問路用過的那封信遞給老大爺,信上只有短短兩句話——“預知亦假亦真之事,先尋斷魂鎮真武館”。我見大家有些疑惑便解釋道:“我爸爸叫易真,六年前突然失蹤了。過了三年爺爺過世了,又過了三年就收到了這封信。亦假亦真指的應該就是爺爺和爸爸,這一定不是巧合!”老大爺沉默了一下說道:“可是我在斷魂鎮生活了幾十年,從來也沒有聽說過這個‘真武館’啊,你們有人聽說過嘛?”眾人面面相覷,我忍不住跪了下來:“求求大家了!我絕不能讓爺爺死得不明不白!”老大爺趕緊把我扶了起來:“你這是干什么呀?易大俠的事我們一定盡心竭力!這樣吧,你把知道的事情都說一遍,我們也把知道的都告訴你,看看能不能推斷出些什么。”“謝謝大家!”我擦了擦淚水,然后回憶起爺爺和我說過的話————七十年前,武容國大舉入侵我國,并在皇都展開了一場轟動世界的屠殺。短短數月,皇都尸橫遍野,史稱“皇都大屠殺”。爺爺就是那場屠殺的幸存者,當時他只有十歲。據爺爺回憶,屠殺發生的時候他正在家里聽著私塾先生的課。一群武容國士兵突然闖了進來,見人就殺。整個房里除了私塾先生都是垂髫的孩子,可士兵沒有絲毫憐憫之心,如同狼入羊群。說起那個私塾先生,我仍記得爺爺提到他時濕潤的雙眼。他說私塾先生平時教課極其嚴厲,學生稍有不合意的地方就會被他用戒尺打手心。為此孩子們私下都恨死了他,爺爺甚至還咒罵過他“不得好死”。當時的這句氣話,讓爺爺愧疚了一輩子,他總覺得是自己一語成讖害死了先生————屠殺發生的時候,先生為了保護學生,居然揮舞著那把戒尺和一群手持刺刀的士兵拼命。先生身中數刀倒在了血泊了,卻仍然死死地抓住兩個士兵的腳踝。直到先生斷氣,他的手仍然沒有松開,那兩個士兵把先生的手砍了下來才掙脫。爺爺趁機拼命跑出去,卻發現整個莊園都是殺聲一片。士兵們如同惡鬼一般,燒殺掠奪無所不用其極。爺爺只是個十歲的孩子,當時就愣在那兒了,甚至連子彈從身邊劃過都不知道繼續逃跑。等反應過來的時候,爺爺已經被刺倒在地了。士兵們兇殘至極,對著已經倒地不起的爺爺又刺了好幾刀,刀刀都是致命的要害。但爺爺也是命不該絕,昏迷了幾天幾夜之后終于獲救了。獲救的那段往事爺爺沒有和我具體說過,似乎有些難言之隱。但我也想過,救援的人不可能只顧著爺爺一個人,而只有爺爺幸存了說明其他人都已經救不活了。據說我們易家原來是個大家族,在整個皇都都是赫赫有名的。也就是武容國屠皇都的時候,易家的人死得差不多了,易家由此一蹶不振。爺爺說易家是樹大招風,武容國滅了易家之后甚至就是把我們的莊園當做司令部的。想起本來至少應該是個“富四代”,我總是對武容國咬牙切齒。爺爺卻告誡我,一個家族的興衰榮辱根本算不了什么,真正應該謹記的是整個皇都百姓的慘痛經歷,武容國對我們犯下的血海深仇我們要永遠引以為戒!后來爺爺雖然幸存下來了,但一夜之間就要自食其力,在那個水深火熱的皇都里討生活。戰爭的那幾年是最艱辛的,雖然武容國沒有再發動那種大型的屠殺,但每天仍要面對死亡的威脅。一直熬到戰爭結束,爺爺已經長成了十八歲的少年。在較為和平的皇都,爺爺憑借讀過幾年私塾做起了生意。短短幾年里就擁有了幾個店面,還積累了一筆不小的財富。但爺爺沒有用這筆錢去成家立業,而是開了一間武館。說到這里,爺爺深深地嘆了口氣,他說小時候就被家里逼著練了些功夫,但是他覺得沒什么用就給荒廢了。經歷過那場戰爭才讓爺爺深刻地體會到,有些功夫防身是多么重要。如果當時皇都人人習武,武容國又怎么可能輕而易舉地屠殺掉數十萬的百姓?為了防止再發生這種悲劇,爺爺毅然決然地開了間武館。那個年代,習武本來是要經過正式的拜師,考察過人品和資質才能傳授的。而且學費還很高,普通百姓根本負擔不起。可爺爺的初衷就是為了百姓,所以但凡人品不差的,爺爺都愿意收為徒弟。而有些人品很好家境很差的徒弟,爺爺甚至還會接濟他們。但所謂“坐吃山空”,爺爺這樣無償地開館收徒,終于在三十歲左右耗盡了自己的積蓄。恰逢那個年代時局動蕩,不少幫派出來禍害百姓。百姓生活得苦不堪言,而許多壯丁也紛紛加入幫派,這么一來爺爺就更難立足了。當時風頭最盛的幫派叫做“皇會”,以秋風掃葉之勢兼并了許多幫派,赫然成為了皇都武林的領袖。皇會是一個叫做顧世的二十四歲少年創立的,而他不叫“幫主”,叫“會長”。皇會里的人也不叫“幫眾”,叫“會眾”,這應該是西方文化對他的影響。皇會的厲害之處在于,它已經不再是傳統意義上的幫派,而是一個分工明確,職能完善的組織。它不僅有負責四方征戰和出謀劃策的部門,還有刑罰醫療和神秘莫測的武學培訓部門。今天看來,那的的確確是一個跨時代的先進幫會。而皇會能輕松兼并其它幫派,不僅得力于先進的幫會體制,更依賴于皇會里的一個絕世高手——卓炎心。爺爺和我說了一句當時皇都膾炙武林的傳言——“天下武功出少林,萬世盡歸卓炎心”。我不是爺爺這種武林中人,但也能想象的到這是一個什么概念。據說當時只要卓炎心出馬,哪怕一個幫派的人同時出手都只有大敗而回。到后來,只要見到卓炎心,任何幫派都會乖乖接受兼并。仗著卓炎心的威名,皇會輕輕松松地統一了皇都武林。本來武林統一是一件好事,因為百姓就不會再遭到幫派爭斗的牽連。但皇會卻利用武林盟主的地位,干起了壓榨百姓的勾當,這讓爺爺義憤填膺。爺爺怕自己的徒弟遭到牽連,所以立刻關閉了武館,一個人去找卓炎心說理。萬幸的是,爺爺的義正言辭終于打動了卓炎心,并且贏得了顧世的尊敬。而皇會也改變了方針,做起了便民利民的民族企業,這才得以統領了皇都武林近四十年。說完整個故事,我的情緒平復了許多:“我覺得‘真武館’就是爺爺的那個武館!”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