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9 06:48:35
  1. 愛閱小說
  2. 歷史
  3. 回到大明當皇帝
  4. 第一章 穿越的少年

第一章 穿越的少年

更新于:2018-03-18 21:01:48 字數:2070

  今天風和日麗,王凱在一間出租屋內無聊著翻看著電腦上的新聞。自從大學畢業之后,王凱已經好久沒有正經的干過事了。每天都是無聊的呆在自己的屋內,看著每天的新聞,或者留意一下每天的股市行情。王凱畢業于安徽大學歷史專業。大學四年來,他一直單身,現在大學也畢業了,他還是單身一人。父母也一直在催著他找對象,但王凱就是對此無動于衷,一直以襲擊還太年輕還想多經歷一些世事為理由搪塞父母。王凱還有一個弟弟,今年大四了,也快要畢業了。他們兄弟兩個人以前在家的時候每天都會為了一些小事而拌嘴,現在王凱身居外地,有時候還真想念以前和弟弟拌嘴的時光。

  將近中午,吃午飯的時間也快要到了。王凱關掉自己的電腦,向出租屋附近的餐廳吃飯走去。當走出出租屋的時候,他看到街上的一切都是模模糊糊的,“是不是長時間呆在屋里視力變得退化了。”王凱心想。不管那么多,當王凱吃過午飯之后,走在回去的路上突然看到馬路中間有一個散發著黝黑光芒的一扇門。他心想當時來的時候還沒有這個東西,現在這東西是從哪里冒出來的。他迷茫的看著周圍的人,發現周圍的人好想看不到這有一扇門似的么熱切當路人從馬路中間走過去的時候竟然沒有發生什么異常,就那樣直直的穿過去了,好像那扇門根本不存在的一樣。

  看到別人來去自如,全無阻擋,那么王凱肯定一定是自己病了。這扇門的出現一定也是自己的幻覺。“天啊,我竟然病了,看來又要去醫院了。”王凱平時最討厭的就是去醫院了。就這樣王凱認為那道門是自己的幻覺。他熟視無睹,就那樣一步步向著那道門走去。隨著距離的越來越近,王凱已經可以清晰的看到門的邊緣的雕刻了,好像還很古樸的樣子。正當王凱驚訝自己的幻覺竟然這么逼真的時候,突然從路的那一邊走過來一個人,穿過這扇黝黑的門撞到了王凱的身上,當時王凱被撞了一個四腳朝天。“你這人有病吧?”走過來的那個人說道,“不好好走路,彎腰看什么呢?被我撞到了,算你倒霉!”說完就揚長而去,一句道歉也沒有說。王凱什么也沒有說,站了起來之后就毫不猶豫的朝著那扇門走去,進入那扇門之后原以為自己會出現在路的另一邊,可是當他走了進去之后,前方是黑洞洞的一片,他并沒有從門的另一邊出現。而王凱正想退回去時,卻發現自己已經無路可退,后面還是黑洞洞的一片。他心想這次完了,自己一定病的不輕,不然怎么會什么都看不到。此時只感覺自己像是一個大海中小舟一般,無依無靠。他下意思的向前走了兩步,發現自己還能走路,但周圍還是黑乎乎的,黑的安靜,就像是一片無盡的死氣正在包圍著他。“我的天啊,我不會就這樣死了吧?這邊該不會是黃泉路把?”王凱心里想到,“如果就這樣不明不白的死了的話,自己還真是沒有福氣啊。我還沒有嘗盡天下的美食呢,怎么可以就這樣死了?我還沒有施展我的才華呢,怎么就這樣死了?我還沒有女朋友呢,不能就這樣死了啊。。。”想著想著,王凱不知不覺的已經向前走了好遠的一段路。走著走著終于看到了前方有點點光芒正在閃爍。這原來是一條有盡頭的路啊,我還以為這是一條沒有終點的路呢。前方的白光應該就是出口了。這樣想著,他不覺加快了腳步。而隨著他的腳步的加快,前方的點點光芒也正在逐漸變大變亮。

  當抵達這片光芒之前時,王凱站在那里眺望著白光的另一邊,但另一邊白茫茫的一片什么也看不到。他就這樣呆呆的站在白光處,心里猶豫不決。到底要不要過去呢。萬一過去之后不是出口怎么辦?要不要原路返回呢?說不定仔細找找的話能找到回去的路呢。然而正當王凱考慮是否進入這片白光一探究竟的時候,這片白光卻突然越變越大,越來越亮。最后閃爍著向王凱襲來。驀然間,他被白光吞沒了,然后接著他就失去了意識。

  也不知道究竟過了多少時間,等到王凱醒來之后發現自己身處在一個富麗堂皇的宮殿里。“難道這就是閻王殿,好氣派啊,一點也不像電影里陰森森的感覺。”這是王凱醒來之后想到的第一件事,他還在認為自己已經死了呢。

  “賢弟,你終于醒了啊。”這是王凱醒來之后聽到的第一句話,出自一個二十多歲的青年男子口中。此男子器宇軒昂,身穿紋龍錦繡袍,一副天下唯我獨尊的氣勢。

  不由分說,王凱第一時間就認為這個人一定大有來頭,可是他又稱自己為賢弟,難道這里不是閻王殿?!王凱還在以為自己已經死了呢。“敢問閣下是誰?”王凱戰戰兢兢的問道。

  而此時旁邊另有一人,尖聲呵斥道:“什么閣下?!你應該叫陛下!”尖聲男子說完之后又對著身穿紋龍錦繡袍的男子拜了一禮。

  “沒有關系!”稱王凱為賢弟的男子說道,“賢弟,你是不是傷到腦子,忘記了一些事情?你難道不記得朕了嗎?”

  王凱聽后露出迷茫的表情,搖了搖頭。“陛下,這個我真的不知道。難道你是皇上?”他憑著對陛下這個稱呼的認識推斷出眼前之人一定是個皇上。

  “對啊,賢弟!朕就是當今皇上朱由校啊!想起來了嗎?”自稱皇上的人一臉關切的問道。

  “你是朱由校!你不是明朝的皇帝嗎?我怎么跑到明朝來了?!”王凱吃驚的自語道。“你剛才稱我為賢弟,那么我難道就是。。。朱由檢?!!!”

  “賢弟,對啊,你就是朱由檢啊,你真的不記得了嗎?”皇上說道。

  朱由檢?皇帝?到底怎么一回事?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