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8 20:33:08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修真三賤俠
  4. 第一章三少穿越

第一章三少穿越

更新于:2018-03-16 09:21:30 字數:2343

  不可思議!

  是的三少覺得很不可思議。

  我咋就和三這么有緣呢?還有這地方是那?

  沒人回答。

  三少原名叫狗三,是個孤兒,也不知道是得罪了那個神仙妖怪,愣是被人給叫出了狗三這個名字。

  還記得...那是一個陽光非常燦爛的下午,額,下午的陽光是燦爛的么?

  三少在河邊游泳!!呸,毛線,是三少躺在木盆里游泳。

  這時在不遠處的河邊,一顆老成歪脖子的柳樹下,一個滿臉皺紋的老和尚發現了他。

  老和尚捏了捏手里的念珠,滿是皺紋的臉上露出恐怖的笑容。

  霎時,只見周圍鳥獸齊齊停住鳴叫的聲音,眼帶恐懼的看著老和尚。

  “啊咪豆腐,小施主,你與老衲有緣啊!”

  只見老和尚打了一口禪機,用手死死的拽住老柳樹的一根嫩枝,那滿是皺紋的臉在用力的時候,越發的恐怖,光光的頭頂一粒粒汗珠順著額頭滑落。

  半晌總算是被他給拽下一條,烏黑的樹枝來,也就在這時候,裝著三少的木盆也隨著水流,飄蕩到了老和尚的不遠處。

  老和尚一手抓著樹枝,一手抱著老柳樹的樹干,就那么對著木盆勾啊勾,第三下總算是勾到了木盆。

  就這樣三少被老和尚給救了上來。抱起在木盆里的三少,老和尚那滿是皺紋的臉,頓時笑成了菊花樣,這讓原本正在享受著陽光浴的三少很不爽。

  于是乎,老和尚的臉上被一只肉乎乎的小手,給啪啪啪的扇了三巴掌。三聲脆響過后,老和尚再也笑不起來了!三少卻是咯咯咯的笑出了聲,周圍的鳥獸蟲鳴也同時叫了起來。

  所以嘛,老和尚便按照數字給三少取了個名字,三兒!轉眼間,十那個七八年過去了,三少便又多了個姓‘狗’,加上名字就是狗三了。

  這又是因為,我們的三少從小喜歡狗,每次從廟里跑出去玩的時候,他不找小朋友玩,專找那些流浪狗。久而久之,周圍的小朋友便叫他狗三了。

  又是一轉眼,三少十八歲了,和尚廟里的老和尚,早就在三年前,也就是三少十五歲的時候,去西天取經了。

  和尚廟也由于沒有了和尚,轉而變得破破爛爛的。而三少呢,卻是在這些年里被老和尚給送到了學校,從學校學了不少的tiaxi女同學的知識。

  今天,華夏的二零一四年五月十一日,三少正被房東大媽以沒錢給房租為由給趕了出來。

  好吧,這趕出來沒啥,不過這老天爺不干了,于是乎就下起了暴雨,偶爾還夾雜著兩聲雷鳴,一條條銀白色的閃電不時的在空中劃過。

  可憐的三少抱著那有他半個高低的大包袱,就那么落寞的坐在一個危墻之下,好運的是墻上的瓦還是很長滴,沒有讓他淋到雨。

  不過嘛,這天災人禍總是在你不注意的時候就降了下來,三少正蹲在墻角想著是不是回去廟里,把那佛祖像上面的銅皮給刮下兩層,用來做日后的生活費時...!

  “噼啪!”

  一道慘白慘白的閃電從天空直劈而下,就那么硬生生的對著三少的腦門而去了。

  三少:莫非是佛祖知道我要扒他的皮,所以降下閃電接引我去西方享樂?這是三少最后的想法。

  閃電來的快,去的也快,閃電是去了,三少也去了,地上除了那個賣去雜貨店也只值兩毛五的大包袱外,空空如也蝦米都沒一條。

  修真界,某個不知名的山上,某個山野散修正在渡著天劫,原本以為自己有著幾件靈器絕對能度過這個破嬰天劫,但是沒想到最終天劫雖然是度過了,卻被一個像人一樣的物體給砸死了。

  而他的神魂便在第一時間溜到手上的空間戒指中,失去肉體的散仙神魂又被天劫給傷到,在溜到戒指中后,便陷入了沉睡。

  當然這個從天而降的殺人犯就是被雷給劈了的三少了。

  由于穿越時空裂縫,雖然有著閃電的幫忙,但是三少卻是肉體凡胎,所以在一直都是昏迷著的,當然這也是幸福的,正所謂不知者不怪嘛。

  而天劫消失后,度過天劫的修士們都會得到天道的獎勵,也就是所謂的伐毛洗髓,脫胎換骨了。

  不過這可不是那些低級的丹藥作用,現在幸運的三少享受的是,被他砸死的散修渡過破嬰劫后的獎勵,只見空中一片七色霞光落下,正好包圍在三少身體周圍,慢慢的幫著三少洗伐著身體。

  七彩霞光持續了有一刻鐘,在全部消失在三少的身體上。

  要知道破嬰劫可是修真者進入元嬰期才渡的天劫,在現在的修真界,元嬰期可以算得上是一流的人物了,這樣的天劫后給的好處能才只有洗伐身體那么簡單?

  當然不可能,七彩霞光在幫三少洗伐身體后,剩下的全都進入了他的丹田里。

  這些霞光可都是最純凈的天地元氣,渡過破嬰劫的修士只有吸收了這些霞光,才能一舉突破金丹生成元嬰,要是那倒霉蛋散修知道自己的獎勵,被砸死自己的仇人得到了,不知道到會不會立馬從沉睡中醒來給他兩劍。

  霞光盤旋在三少的丹田里,分出千萬條細絲,不停的在他的經脈里流動,在這些霞光流動之后,一條條寬大的經脈充滿了韌性。

  淬煉完經脈后,剩下的霞光在三少的丹田里慢慢的形成了一顆拳頭大小的金丹,一舉成為了金丹期修士,不過也就是力氣大點耐力強點外加精神好點罷了。

  誰叫三少沒有修煉過呢,什么法術神通,劍法刀工都沒學過,也就對泡妞是精通異常。

  昏睡中的三少這會卻是,滿臉舒爽的表情,是不是嘴角還露出一點笑容,估計是正在做著什么美夢呢。一天后,三少總算是慢慢的露出了那雙白里帶黑的眼珠子。

  “嗯哼!”

  他只記得自己被雷電給霹了,然后便感覺到身體一輕,然后就陷入了昏迷。三少用手撐起身體,眨著茫然的眼睛看著四周茂密的樹林。

  “我這是在那?”

  當然這里除了他自己,就只有沒壓成肉餅的散修了,不過散修都已經成了肉餅,神魂也在戒指里陷入了沉睡,肯定是沒人能夠會答他了。

  我在墻下躲雨!我被雷電給霹了!然后?我就在這里了,難道我沒死?不可思議,難道我穿越了?

  “哈哈哈,我真的沒死!”

  在感覺到身體的溫度時,三少總算是確定了自己沒死,而且貌似還如同電腦中某些小說里的主角一樣穿越了。

  一陣開懷的大笑,驚起山林中鳥獸無數,導致的后果便是將近半年時間,這附近方圓千米之內無一只鳥獸。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